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巴德·温德尔的情报

第一百四十二章 巴德·温德尔的情报

  邪教徒的身份似乎已经毋庸怀疑。

  巴德·温德尔,提丰帝国前代狼将军,一个原本有着辉煌地位和无可估量的未来的公爵之子。

  但他却出现在这里,以一个五级堕落德鲁伊的身份被高文打败,最后甚至还被一个手雷炸掉条胳膊。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能发现邻国(而且现在还可以说是敌国)高层的一个巨大污点当然算是收获,但高文此刻更好奇的是这位巴德·温德尔到底经历了怎样不可思议的人生历程才走到今天,这种惊人的变化可不是一点人生起起落落能解释的,简直是人生的起起落落落落落落——他忍不住开口询问眼前的代理人小姐:“我对当今的各国贵族都不太了解,那个巴德·温德尔和他家族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能告诉我多少?”

  “秘银宝库不是专门的情报组织,我们所知的也仅限于那些能流传出来的、不涉及机密的事情,”梅丽塔微微点了点头,“巴德·温德尔,裴迪南·温德尔公爵唯一子嗣,天资卓越而勤勉,同时是虔诚的战神凯尔信徒,他自小接受贵族精英教育以及战神教派的教导,并在十岁那年展现出凯尔的灵性天赋——皈依之后,他迅速成长为一名强大的神眷骑士,实力逼近高阶,是提丰上一代年轻人中最出色的超凡者。”

  “停,”高文打断了梅丽塔,“也就是说,他的超凡职阶是神眷骑士?”

  “没错——至少外界都是这么说的,而且我认为这个情报不会有问题。”

  “和我交手的时候,他只有很强的剑术技巧,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凯尔神力,”高文严肃地说道,“他所有的超凡力量都属于德鲁伊法术,这一点我能肯定。”

  “或许是某种原因导致他失去了战神凯尔的庇护,”梅丽塔猜测道,“这说不定正是他投身邪教的原因。”

  “不管了,你继续说——你刚才提到巴德十几年前失踪了,那是怎么回事?”

  梅丽塔点点头:“在通过战神凯尔的考核与试炼之后,巴德·温德尔正式从其父亲手中接过了他们家族传承的‘狼将军’称号,并被提丰皇帝提升为骑士领主,成为提丰帝国骑士团的高阶指挥官之一,但他仅仅在这个位置上呆了一年——在一次安苏-提丰边境的例行对峙中,他和一支精锐骑士团被派往城外执行侦察,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入了一团浓雾,并随即与浓雾一同消失,直到三天后,才有数名已经疯掉的骑士被人发现游荡在荒野上,而巴德·温德尔和剩下的精锐骑士们至今下落不明。”

  说到这儿,梅丽塔顺口补充了几句:“近年来提丰和安苏之间的关系愈发恶化,巴德·温德尔的失踪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这种趋势——提丰的人认为是安苏用邪术谋害了他们的指挥官,而安苏的人则认为这是提丰自导自演的闹剧,目的就是为增兵找借口。事实上这在当年几乎导致双方直接开战,但在局势最恶化的时候,巴德·温德尔的父亲,裴迪南公爵主动宣布了自己独子的失踪与安苏并无关系,让战争没能爆发。”

  高文轻轻捏着下巴:“裴迪南·温德尔?他是反战派么?”

  “不,恰恰相反,他在那之前一直是提丰的军事重臣,而且是稳健的主战派,提丰的几次军制改革都是他帮着他的皇帝陛下完成的,所以那个老公爵突然站出来阻止战争的时候真是惊掉了一帮人的眼球,而且在那之后,老公爵也从原本的主战派转变成了中立——他仍然在推动着提丰的军制改革,但却多次以时机未成熟等理由延缓帝国边境的军事行动,虽然后来很多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没有问题,但他的这种转变仍然让外界议论纷纷……”

  高文慢慢呼出一口气,并捏着眉头思索起来。

  原本光辉万丈的明日之星,信仰虔诚而且实力强大的“狼将军”在一次简简单单的军事行动中失踪,十几年下落不明之后突然出现在安苏南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但神眷骑士的力量全失,还变成了个五级的堕落德鲁伊;原本主战派的老公爵在失去儿子之后不但没有找“疑似嫌犯”的麻烦,反而多次阻止开战——这两件事中间的联系是什么?那个老公爵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才有后来的转变的么?

  能让一个信仰虔诚的神眷骑士背叛信仰,而且还背叛到别的宗教所形成的邪教里去,这其中缘由可不会简单,高文脑海中突然冒出个想法——会不会,那个巴德·温德尔是得知了“众神已死”的真相?!

  在目前他所掌握的情报中,唯有这一条能解释发生在巴德身上的惊天变化!

  高文的思想忍不住延伸下去:如果是接触真相导致了巴德·温德尔背弃信仰,那是否意味着,他原本的神术力量也是在同时因同样的原因失去的?

  只要无法维持对神明的信仰,就会失去对应的神术么?

  那神术是什么?只要坚信有个神在忽悠……护佑着自己,就能得到的一种“廉价”超凡能力?

  但那么强大的力量,它总得有个来源吧……

  所以绕来绕去,高文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前不久刚困扰过自己的那个问题上:

  在“众神已死”的当下,那些仍然保持虔诚,通过祈祷和仪式获得神明威力的神官和信徒,他们所祈祷膜拜的对象……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公爵大人?”梅丽塔见高文半天没动静,终于忍不住开口,“公爵大人您在听么?”

  高文迅速惊醒过来,他揉了揉眉心随口问道:“巴德·温德尔有子嗣么?”

  “他在失踪之前留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安德莎·温德尔,如今十几年过去,那个小姑娘已经成长起来,而且温德尔家族的血脉也在她身上显现出影响:她的剑术和她的父亲一样出色,”梅丽塔不紧不慢地说道,“安德莎如今也已被提丰皇帝任命为骑士领主,担任帝国骑士团中一只分团的指挥官,这大概是某种补偿,但那个小姑娘在这个位置上干得还不错,外界认为只需要一两次战功,安德莎·温德尔就能像她的父亲一样接过‘狼将军’的称号,成为温德尔家族的下任家主了。”

  “当年那个愣头青给自己起的名号,现在还真成家族荣耀了,”高文晃着头评价了一句,接着问道,“所以那个安德莎·温德尔也跟她父亲一样,信仰战神凯尔,属于神眷骑士?”

  “不,这就有意思了——她是通过最正统的骑士训练和魔力训练成为超凡骑士的,据说裴迪南公爵禁止安德莎皈依任何宗教,所以那位年轻的女指挥官到现在还是个无信仰者。”

  “确实,这就有意思了……”高文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有意思了……”

  梅丽塔微微一笑:“公爵大人,我能提供的情报就这么多,您有想到什么吗?”

  “想到一些事情,但都很凌乱,天知道一个本来前途无量的神眷骑士是怎么会沦落成一个前途无亮的堕落德鲁伊的,”高文呼了口气,面对并不算熟悉的梅丽塔,他没有把自己所知的那些惊天秘密都说出来,“感谢你的情报,要是你没来,恐怕我永远也猜不到那个邪教徒的身份竟然会这么……离奇。”

  “那么,您要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么?”梅丽塔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睛微微变弯,“在安苏境内活动的万物终亡会邪教徒,真实身份竟然是提丰的前贵族,这个消息的价值可不是几个金币能计量的……”

  “不,”高文摇摇头,“现在散播这些没意义——负面消息太过离奇,说出去反而也就没人会信,更何况如今两个国家眼瞅着都要打起来了,这时候互相骂街多难听的话都能出来,从一个安苏人口中说出提丰贵族的黑历史,你觉得有人会当真么?”

  高文这边话音刚落,一只琥珀就从旁边的阴影中蹦了出来:“安苏和提丰人不当真,也可以让邪教徒紧张一下嘛——这么重要的秘密都暴露了……”

  高文看着这个半精灵,嘿嘿一笑:“想太多,人家都豁出去当邪教徒了,还在乎这点声望损失?你介意有人说你是个小偷么?”

  琥珀一瞪眼:“介意啊!我现在都洗白了好吗?我是公爵旁边的首席护卫诶!”

  高文:“……你偶尔按正常套路出一次牌行么?!”

  梅丽塔面带好奇地看着高文和琥珀在这儿日常拌嘴,但很礼貌地没有掺和,只是趁着俩人都歇口气的时候开口道:“那么,公爵大人您还有更多问题么?”

  “有,”高文立刻说道,“你们秘银宝库应该收藏着不少宝物吧?”

  “这是当然,有这样一句话:在任何情况下,秘银宝库都收藏着这个世界上一半的珍宝,而正是因为能长久保有这么巨量的财富,那些大人物们才会选择让我们来保管他们的宝物……”

  高文打断了梅丽塔的吹比:“那你们宝库中的东西,有能拿来卖的么?”

  “这……”梅丽塔犹豫了一下,但随即微笑起来,“当然有。总有些宝物脱离原主,总有些奇珍无人问津,我们很乐意在价钱合适的情况下,给它们找到比价钱更合适的主人。”

  “永恒石板怎么卖?”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2738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