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康德领发生了什么

第一百六十五章 康德领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把做工很精良的匕首,虽然并非附魔武器,但材质却掺入了少量的精金和紫钢这让它在光线下会反射出一种特有的淡紫色泽,这种材质的武器并不能带来什么超凡力量的加成,但如果要对付附魔的铠甲护具,往往会有不错的效果。

        而在匕首的握柄上,高文发现了一个像是棕熊头一样的标记,那标记周围还有一圈花环装饰。

        在这个年代,很多徽记是不可随意乱用的相当一部分猛兽与花草都被视作贵族的“私有象征”,将猛兽的头像和花草组合起来的标记在很多情况下就意味着某个家族的记号,而平民随意使用这些记号便会不知不觉侵犯了贵族的权利,根据高文所掌握的纹章和安苏贵族法律,这个匕首上的标记从结构上很明显是某个家族印记。

        七百年来,这些贵族的家族印记仍然遵循着古老的传统。

        这把匕首应当来自某个贵族的“赐予”,据高文所知,贵族在赐予别人武器的时候有着非常严格的讲究:战斧、战锤、长戟之类的兵器只有国王才有权下赐,并且只会赐给有战功的贵族;各种型号的剑(主要是长剑)则是更常见的赐予物,任何贵族可以以任何理由赐给别人一把剑,但接受赐予的人必须也是一个贵族,至少得达到骑士阶级;而匕首、小刀、短弓之类的武器则被视为“不上台面”,贵族会把这类东西赐给他们所中意的“平民”,而目标通常是表现卓越的护卫、亲随,或者……鹰犬。

        “看样子就和我判断的一样,那些佣兵是由贵族家族‘驯养’的,”高文拿起那把匕首,仔细端详,“只是不知道他们效忠于一个家族,还是同时效忠于几个家族……”

        “你认识这上面的标记么?”琥珀好奇地凑了过来,“啊,我一开始就是看这玩意儿好看……”

        “不认识,”高文仔细辨认了一番,最终摇摇头,“我活着的时候这个家族应该还没出现。你去把赫蒂叫来,她应该比较了解南境的贵族们。”

        很快,赫蒂便来到了高文的帐篷里。

        在仔细辨认过匕首上的标记之后,她很肯定地道:“这是康德家族的徽记。”

        “康德家族?”高文皱着眉回忆了一下,终于在近期恶补的当代常识中找到了这个名字的来源,“莱斯利家族北边的那个子爵?”

        “是的,越过白水河北部的荒野山林,就在您之前带回那些流民的地方更北方,便是康德家族的领地,”赫蒂开始介绍起康德家族的简单情况,“那是一个在三百年前兴起的家族,因战功被分封于此,在塞西尔家族‘出事’的时候,他们正好效忠于现在的王室,所以躲过了南境大清洗,目前算是南边这片土地上少数几个拥有百年以上历史的家族之一。”

        高文随口问道:“他们和塞西尔家族关系怎么样?”

        “算不上远,也算不上近,”赫蒂答道,“一百年前南境大清洗的时候他们既没有帮忙,也没有落井下石,始终保持中立。那是个比较神秘的家族,他们与外界交流不多,家族成员也很少出现在上层社交圈子里虽然南境这边的上层社交圈子本身就很松散,但康德家的人还是出现最少的。”

        “他们的主要产业是什么?田地?矿场?还是牧场?”

        “康德领主要出产粮食,还有各种优质草药,包括魔药,但没有矿场。”

        “那就有问题了,问题大了……”高文敲了敲桌子,“一个没有矿场,主要依靠田地的贵族领,入冬前掳掠一大群奴隶是打算干什么?而且从这把匕首判断,这群佣兵是专门帮康德家族做事的,他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在荒野里捕奴这么多奴隶被送到康德领是干什么的?”

        “这个……”赫蒂也意识到了问题的诡异之处,并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来还有一件事很奇怪,康德领的主要产出一向是粮食,草药与魔药都只是副业,但最近几年,那边对外出售的草药和魔药数量在逐年上升,尤其是魔药,不但产量已经翻了一倍,质量也越来越好,隐隐已经要超越他们的粮食产出,变成康德家族的主要支柱了。但从魔力散布的规律上,这种情况是很难解释的……”

        由于存在着各种超自然力量,这个世界的“药用植物”分为两种,除了具备一般效果的草药之外,还有可以用在各种魔法仪式中或者直接作为施法材料的“魔药”一,通常情况下,魔药的生长很受当地魔力环境的限制,它的产量天生会有一个上限,魔力环境不佳的话,那么不管怎么精耕细作或者改良种子都不可能增加魔药产量单纯增加数量反而可能导致药材中蕴含魔力的减少。

        但康德领的魔药产量却在逐年上升。

        在这个万物缺乏统计的年代,除了专门做生意的商人之外,贵族很少会意识到周边领地的作物产出波动情况(事实上他们连自己领地的作物产出都不一定很清楚,这都是顾问和总管关注的事),但赫蒂作为一个魔法师,而且是家道中落的魔法师,平常自然会很关注周边的魔药市场变动,也就敏锐地发现了这个异常现象。

        琥珀本来只是在旁边无聊地旁听,但这时候她的尖耳朵突然激灵一下子抖动了一下,满脸惊悚的神色:“妈呀!康德家族该不会是拿活人当肥料种药材呢吧?!”

        “……虽然我觉得以某些贵族的道德观他们真能想到这种事,但真正做出来还是不太可能的,”高文眼角抽抽着摆了摆手,“种植魔药的田地通常藏不起来,外人一眼就能看见,而且活人当肥料也提高不了魔力环境的浓度啊……这算哪门子黑魔法?”

        高文这边正着,突然帐篷外传来了贝蒂的声音:“老爷!老爷!皮特曼来找您啦!”

        高文一怔,想起了刚才交给德鲁伊的任务,脸上忍不住露出微笑:“看来他的‘特效药’已经管用了。”

        因为早已料到普通的拷问对那些佣兵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从一开始高文就拜托了皮特曼去想办法对付那两个抓回来的“俘虏”。

        德鲁伊并不是个擅长“拷问”情报的职业,他们的法术在这方面远远比不上血神信徒或者那些专精折磨与苦痛之道的亡灵法师,但只要换个思路,获取情报并不只有“拷问”一种方法。

        至少在高文·塞西尔的记忆里,就有很多借助德鲁伊药剂与仪式来从敌人口中套取情报的手法,这些手法哪怕过了七百年,也一样好使。

        在一处临时作为监牢的小屋里,高文见到了已经被灌下药水、额上涂抹了药膏、还被仪式熏香熏了整整一个小时的两个被俘佣兵。

        俩人这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

        皮特曼还站在旁边一脸炫耀:“我就跟您嘛,我的药水和仪式都很管用的,尤其是这个熏香,再坚强的人也会在它的魔力中迷失自我……”

        确实如小老头所,此刻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浓郁到近乎令人反胃的熏香气味,哪怕皮特曼的仪式已经结束,这熏香中不再具备干扰心智的法术力量,高文仍然被这气味熏的直皱眉头,连旁边的琥珀都大呼小叫起来:“哇老头你这是要做熏肉啊?”

        “照你这熏法,哪怕不用灌药水大部分人恐怕也招了吧,”高文不得不给自己加了个气息防护的效果才敢在屋子里站住,“我现在甚至怀疑你这个仪式就是直接把人熏晕了而已,关魔法什么事……”

        皮特曼在旁边笑呵呵地点头:“您还真到点子上了其实很多年前我就考虑过改进这个法术,我觉得哪怕不用魔药,直接给目标熏大粪也管用可惜当年刚提出这个想法就被自己的导师揍了一顿,结果不得不放弃。但您这次是提醒我了,不定……”

        “你敢实践一个试试?!”高文一听这个顿时对小老头怒目而视,“你真给这俩人熏一个钟头大粪,哪怕他们愿意招我都不愿意问的!”

        皮特曼顿时一缩脖子,仔细看了看高文的腱子肉,初步判断出眼前这个出土传奇至少能打他的导师二十个,于是决定放弃自己大胆的“改良仪式”计划。

        而高文则皱着眉看向眼前两个已经五迷三道的佣兵俘虏,他们带着一种呆滞的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的地面,魔法药水、药膏以及熏香的力量已经将他们拖入到介于真实和梦境的状态中,在这个状态下,他们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中回答问题还是在梦境中阅览自己的回忆,在魔法力量从他们体内消退之前,他们几乎会回答一切问题。

        “是康德家族的那个……”高文发问道,但刚开口就突然忘了康德家族目前的掌权者叫什么,于是略有点尴尬地扭头,“赫蒂,康德家现在是谁掌权来着?”

        赫蒂微微偏过头去:“维克多·康德子爵,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子爵。”

        “对,维克多·康德,”高文转向两名佣兵,“是他派你们捕捉奴隶的?”

        两名佣兵中的法师似乎还有一些抗拒,但那个佣兵头目却先一步开口了:“是的……维克多·康德子爵派我们为他捕捉荒野上的流民……但并不是当做奴隶。”

        “不是当做奴隶?”高文眉头一皱,“那是干什么?”

        “帮助他……”佣兵头目一开始还眼神呆滞地回答着,但后半句话却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高文,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入梦,高文·塞西尔阁下。”8)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3788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