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梦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入梦

  听到高文的话,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永眠者?!”

  这是完全出乎他们预料的,就连一向沉稳的赫蒂都差点拿不住自己的法杖,她瞪大眼睛看了那个倒毙在地上的佣兵头目一眼:“这个佣兵是永眠者邪教徒假扮的?!”

  “不,他只是被永眠者当成了跳板,”高文揉着眉心,说着自己从邪教徒那里得到的情报,“这个家伙大概是在过去的某个时间不幸做了一个噩梦,而一个强大的永眠者邪教徒借助噩梦在他心灵中留下了坐标,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个一次性的‘载体’,可以让那个邪教徒在有需要的情况下快速‘降临’。”

  这般诡异的事实让琥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种邪教徒怎么听起来比什么万物终亡会还邪门?!”

  “永眠者确实比万物终亡会更加诡异,”皮特曼沉声说道,作为真正接受过传承的德鲁伊,他对邪教徒方面的事情了解颇多,“永眠者是梦境之神教会堕落、转化而来,他们原本是安抚人心、驱逐噩梦的牧师,但在堕落之后却变成了编织噩梦与恐惧的行家里手,最强大的永眠者主教们都有在人的梦境中行走的能力,而且他们可以把人和人的梦境串联起来,从而让自己更加神出鬼没,防不胜防。他们特殊的能力让他们比一般的邪教徒更令人恐惧,但多少算个好消息的是……永眠者的行事并不像万物终亡或者风暴之子那样极端血腥,他们只是把人拉入各种各样的噩梦或幻象中,偶尔做些绑架的事情,但很少会主动制造杀戮。”

  听到这,赫蒂也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也听说过永眠者教团的事情,他们确实很少制造大范围的死亡事件,但他们的行动却比别的邪教团更诡异怪诞,我个人感觉他们这种仿佛隐藏着什么巨大计划,平常不怎么杀人的邪教团体要更加可怕一些。”

  高文深有同感:“只要是黑暗教派,就没有不危险的,他们不杀人,就只能说明他们会做比杀人更可怕的事情,而那些事情比制造杀戮还防不胜防。再者说了……永眠者是除风暴之子外唯一一个跟万物终亡会打交道的黑暗教派,万物终亡与风暴之子都是残酷血腥的教派,能跟他们相处到一起的永眠者……不可能是良善之辈。”

  “我越听越瘆得慌了,”琥珀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仿佛要把鸡皮疙瘩搓下来一般,紧接着她好奇地抬头看着高文,“那刚才你是被永眠者拖到他们的‘噩梦’里了?然后呢?你跑出来了?”

  高文笑了笑:“我们在意识世界里较量了一下,然后那家伙就死了,多半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琥珀哦了一声,赫蒂也颇为崇拜且信服地看着自己的太祖祖祖爷爷,只有皮特曼怀疑地上下打量了高文几眼:“能够进行意念降临的永眠者……会是小角色?”

  “反正没我厉害,”高文耸耸肩,“反正那家伙已经死了,他生前有多厉害也不重要。”

  赫蒂显得有点忧虑:“但关键是一个永眠者邪教徒为什么会袭击您……上次的万物终亡会还可以说是个意外,那堕落德鲁伊真正的目标是坦桑镇,可是这次的永眠者明显就是冲着您来的,那个佣兵头目在被‘占据’的时候清楚地喊出了您的名字!”

  高文表情跟着严肃起来,他知道赫蒂的担心不无道理。

  死而复生的高文·塞西尔,确实已经开始引起某些黑暗势力的注意了。

  从那名邪教徒的残魂中读取的记忆虽然不多,但也可以拼凑出他在最近期的一些思想和经历。高文可以确定那名邪教徒在南境活动多年,他在这一地带数以千计的受害者身上留下了噩梦坐标,而那个佣兵头目正好是其中之一,他在捕奴行动中被高文抓获这件事本身只是个巧合——但那个佣兵头目背后的永眠者盯上自己却不是一天两天的。

  从交谈中得知,那个邪教徒很在意高文·塞西尔的某次秘密出航以及所谓的“永暗海域”,所以在高文揭棺而起并把消息传出来之后,那个邪教徒恐怕就已经在计划这次接触了。

  而恰巧落入高文手中的佣兵头目只是提前给了他个完美的良机,只不过那个邪教徒自己都不会想到,他竟然就直接栽死在了这个良机里……

  一个永眠者主教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袭扰的结束,高文认为肯定还有别的黑暗教派或者神秘组织在盯着自己——那所谓“永暗海域”和“秘密出航”恐怕牵扯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它足以让最警惕最隐蔽的邪教主教都铤而走险,自然也能引起其他潜藏者的好奇心。

  但问题是他高文自己也很好奇那所谓的“永暗海域”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事到如今,高文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那个永眠者主教死的很是干脆利落,他没有掀起一点波澜就死在了塞西尔家族的领地上,这或许能给某些窥探者一些警告。

  反正如果还有胆大的要来找麻烦,高文也没别的办法,他只能接着,毕竟他现在是拖家带口的,总不能一言不合其怂如风吧?

  皮特曼看了看表情严肃的高文,又看了看一脸忧虑的赫蒂,他轻声叹息,同样露出严肃的表情说道:“公爵大人,我认为您这次是时候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辞职申请了……”

  “你要真想跑,现在就已经没影了,你是那种会在跑路之前好好跟老板打招呼的人么?”高文瞥了这个德鲁伊之耻一眼,随后摆摆手,“反正来了我就接着,三两个小鱼小虾还不至于能掀起多大风浪,我就不信那帮夹着尾巴过了七百年的邪教徒现在敢组织一波大军打过来。”

  随后,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仍然昏昏沉沉的那名法师佣兵。

  赫蒂见状立刻问道:“先祖,还要继续审讯么?”

  高文摇摇头:“已经不用了,把他继续关着,过一段时间再看情况。”

  他没有考虑要直接处死这个法师佣兵,但也并不打算把对方放掉——将北方荒野的那次解救流民行动视作一次战斗的话,眼前这个佣兵就是塞西尔家族的战俘,按照这个时代的法律,此类战俘会被直接当成奴隶,以终生劳役来弥补其主人在战场上抓捕他而损耗的武器和人力,可是高文现在还没想好要给这种“战俘奴隶”安排什么样的劳动改造。

  塞西尔领现在很缺人,所以高文并不介意让这样一个俘虏通过充当劳动力来发挥价值,这比处死或流放都划算得多,但对方毕竟是个二级的施法者,把他直接扔到西边的矿山里挖矿一来浪费,二来高文还不放心,所以具体让他干什么……还真得好好考虑考虑。

  赫蒂对高文的安排没有异议,不过她还是很在意这些佣兵在白水河北部的旷野中捕掠流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不调查康德家族雇佣这些佣兵捕掠流民的事情了?”

  “啊……对,”高文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看来与那个邪教徒在意识世界中的交锋还是造成了影响,他竟然完全忘记了审讯这两个佣兵的原本目的,“我有点疲惫,把这件事忘了。好吧,赫蒂,皮特曼,这件事交给你们两个,趁着药水和仪式的效果还没结束,询问一下康德家族在霜月捕奴到底是为什么。我得回去休息一下,你们之后把审讯的结果告诉我就行。”

  在安排完这边的事务之后,高文便返回了自己的帐篷。

  他确实疲惫了——精神世界深处的疲惫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浮现出来,让他意识到自己与那个邪教徒的交锋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

  哪怕身为卫星精,调动那庞大的记忆去吞噬另外一个心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回到帐篷之后没过多久,他便在自己的床铺上沉沉睡去,并飞快地进入梦乡。

  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中。

  这条走廊是典型的安苏风格,与南方贵族喜欢的城堡建筑有着同样的内饰和支撑结构,走廊两侧的支撑柱均半埋在墙壁里,而每个支撑柱上都镶嵌着一盏点亮的魔晶石灯。

  可这并不是塞西尔家族以前的古堡,也不是坦桑镇的莱斯利家族城堡,不是高文记忆中所知道的任何一座城堡内部的样子。

  几乎在第一时间,高文就意识到自己恐怕又进入了一场梦境,而且还是以意识清醒的状态进入的梦境,刚刚与邪教徒接触过的经历让他瞬间全神戒备地警惕起来,并在心中忍不住嘀咕:

  “怎么这么快就又来一波?这帮邪教徒是救爷爷的葫芦娃么?”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次的情况与之前不太相同——他并没有在一个完全混沌的空间中醒来,也没有人神神叨叨地闯入自己的梦境,他还有一种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醒来的感觉,比起被永眠者拖入假想空间,这更像是一场正常的梦。

  唯一与入梦不同的,就是自己保持着异乎寻常的清醒。

  不,还有更多的不同……

  高文心有所感地看向自己的手,有意识地勾勒了一下某样物体的形态,下一秒,他便发现自己手中多出了一罐听装的可乐。

  在这个清醒的梦境中,他似乎可以创造出自己内心所想的事物。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3914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