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领的客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德领的客人

  皮特曼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引起了高文巨大的兴趣,同时也让他产生了大量无法抑制的联想。

  很多人会把野史怪谈当成不值一提的荒诞故事,但同时也有很多人愿意承认,哪怕再荒诞不羁的野史怪谈,也总有一些源自现实的映射存在。

  而在那些寿命悠长、对历史记录远比人类详尽且连贯的精灵身上,高文更加相信他们的传说故事是有事实可循的——尤其是那些关于在海面上空漂浮疾驰的方舟、永远夜幕的海域、通天的巨塔方面,这些超出洛伦大陆凡人认知的事物在白银精灵的传说中竟然被描述的那么详细,那么确凿,这让高文不得不有所联想。

  在这块洛伦大陆之外,果然存在其他的大陆?

  在这块大陆上的文明发展起来之前,别的大陆上已经出现了文明?

  “原初精灵”乘坐一种在海面上方漂浮疾驰的方舟逃离了故土,那方舟的本体是什么东西?从描述上看……难道是某种类似地效飞行器的事物?或者大型气垫船?

  永远笼罩在夜幕中的海域呢?难道是位于极夜范围内?在这颗星球的南北极同样存在极昼极夜现象么?

  而那座在传说中的巨塔又是什么?它显然不是某种自然产物,而更像是人造出来的,塔里面还有着星空的投影和动物植物矿物的影像资料……难道和那个留下了监控卫星的远古超级文明有关?!

  如果当年的高文·塞西尔所进行的秘密出航真的是找到了永暗海域,找到了那座巨塔,那么那些水晶就是对方从巨塔中带出来的东西?

  无数的信息好像在这一瞬间串联到了一起,事情的前因后果仿佛要露出一些眉目,可是当高文仔细探寻分析的时候,却发现仍然分析不出什么结果来。

  情报太过凌乱破碎,中间又夹杂着很多语焉不详的传说、怪谈、推测,不确定的东西太多了,完全不足以让他把当年的真相完全拼合到一起!

  这一刻,高文甚至产生了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想要造一艘大船,直接跑到王国北部边境出海探险的冲动,去找到那永远笼罩在夜幕中(也可能在特定时间会处于长时间的极昼状态)的海域,去看看那座传说中的巨塔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这种冲动在他胸膛中鼓动着,他不得不深吸了口气,默默思索着领地目前的资源储备,科技基础,工业生产能力,以及山中宝库剩下的金银,把这些东西挨个过了一遍之后,他的冲动完全消失了,而且心拔凉拔凉的……

  “先祖,您没事吧?”赫蒂关切地看着高文,后者脸上的情绪变化让她很担心老祖宗会不会有再次去世的可能(而且看情况这次去世还很不安详),但幸好高文及时回了神,对着她摆摆手:“别担心,没事。”

  “您对永暗海域感兴趣?”旁边的皮特曼说道,并紧接着皱了皱眉,“但恕我直言,哪怕是在强盛的白银帝国,永暗海域也只是个故事而已,总所周知,风暴、迷雾和错乱的魔力场封锁着整片海洋,哪怕以精灵的技术力量也没办法做到在远离海岸线的海域进行导航,技术衰退之后的人类各国就更是不可能了。当年风暴之神教会还没堕落的时候,风暴祭司们还能引导船长们在大陆周围的一些特定航线内航行,但现在风暴之神教会已经堕落成了风暴之子,再也没有人可以在海洋上航行了……”

  难得这个小老头可以用这么严肃认真的态度规劝一下自己,高文还是颇为感动的,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已经七百年了,各国还是被困在大陆上,无法前往远海么?”

  “偶尔会有大胆的探险家去挑战海洋,但活着回来的不足三分之一,而且哪怕回来也多半疯疯癫癫,被远海中的混乱魔力环境弄坏了头脑,”赫蒂摇摇头,“而且挑战大海又有什么用呢?财富皆源于陆地,不管矿物还是作物都只有在陆地上才能得到,挑战海洋实在看不出必要。目前大陆上唯一对海洋有些开发的就是提丰帝国,但他们也只不过是在近海的地方找到了一些魔法材料而已……”

  高文闻言忍不住皱起眉看了赫蒂一眼:“你真的认为海洋中没有财富么?”

  “海洋中的财富?”赫蒂一愣,“人是一种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海洋中能有什么对我们有用的财富?”

  高文看着赫蒂,很想来一场慷慨激昂的启发和教育,但很快他便发现这些说教对于知识与眼界受限的赫蒂而言根本没什么用,所以最后只能叹了口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这片大陆对于启迪了心智的人类而言,实在太狭窄了——别的不说,来一场魔潮都没地方躲啊。”

  来一场魔潮……没地方躲……

  这句话立刻给了赫蒂一些触动,但她刚想再问些什么,高文却已经提起了另一件事:“先不说这些了,赫蒂,我想让你帮我收集一些书卷资料。”

  “还是各个派系的基础法术和施法理论资料么?”赫蒂下意识问了一句,这方面的资料是高文最经常让她去收集的。

  但高文的回答却让她很是意外:“不,是关于我的生平传记。”

  “关于您的……生平传记?”赫蒂困惑地眨眨眼,这个要求实在怪异得很,普天之下大概也就只有自己这个死着死着就突然蹦起来的老祖宗能提出来了,“您是指哪种形式的?王国官方发布的英雄传记么?”

  “不光要那种,还有各种民间版本,任何一种描述我生平的东西我都要,”高文实在不好跟对方解释他是想寻找那次明明发生过,但却消失在高文·塞西尔记忆中的秘密出航的线索,便只能提出这种笼统的要求,“哪怕野史杂谈,甚至乡下人吓唬孩子的荒诞故事都要。”

  赫蒂的表情古怪起来:“您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高文刚想编个理由,比如对这七百年里人们的思想变化感兴趣啥的,旁边的阴影中就突然蹦出个琥珀来,而且这个琥珀还在balabala:“他闲的呗,想看看这七百年里哪个刁民想黑他……要么就是看看大家是怎么夸他的,自个暗爽一把……”

  在琥珀从阴影里蹦出来的一瞬间,赫蒂就已经轻车熟路地抄起法杖摆了个平沙落雁的起手式,但半精灵小姐自从上次被敲打过一波之后自己也涨了记性,瞎BB完的一瞬间就窜到了高文身后,把后者当成掩体挡在身前,还探出半个脑袋挑衅着:“rua——我就不信你敢对着你祖宗……妈呀疼!!”

  她后半句话没说完,就被高文顺手拽着耳朵拖了出来,高文一边拖着还一边特好奇:“你是怎么想的,编排完别人之后还躲到当事人身后找安全,难不成我就不打你了?”

  “哎妈我错了错了错了!”琥珀几乎是连窜带跳,“耳朵要抽筋啦,耳朵要抽筋啦!”

  于是,帐篷里就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派出信使数日之后,来自维克多·康德子爵的回信被送到了塞西尔家族的领地上。

  那位老子爵对高文公爵的造访意愿表达了极高的热切,并盛情邀请高文去参观康德家族引以为傲的古城堡和庄园,于是,在信使返回的第二天,早已做好准备的高文便踏上了前往康德领的旅途。

  他乘一辆马车出发,刻意没有多带随从,除了驾车的马夫和两名士兵之外,他只带上了担任贴身护卫的琥珀,以及前不久刚刚护送流民返回领地的菲利普骑士。

  在康德领边缘的村镇与农庄剪影出现于道路尽头的时候,天色便渐渐阴沉下来,寒冷的风裹挟着湿气与泥土的气息在大地上席卷,风中带来了雨水将至的信号,似乎在这霜月之末、雾月降临前的时刻,这片土地将迎来一场豪爽的降雨。

  在这场雨之后,安苏王国短暂的秋季也就宣告结束,接下来便是这个北方王国漫长的冬天,首先是长达六十天的、多雾且湿冷的雾月,随后便是六十天的冷冽之月,全国性的降雪将断断续续地持续到复苏之月降临为止,即便是塞西尔领所处的“南境”,也会被霜雪覆盖。

  毕竟,整个安苏王国都是在大陆北方的。

  也不知道荒野上的流民们在最冷的日子来临之前是否来得及抵达塞西尔领接受庇护,不知道领地上的冬季建设计划是否能按预期的实现,不知道安苏与提丰边境是否会在这个冬天开战……

  高文拉开车厢侧面的盖板,在逐渐阴沉而变暗的天色中,他已经可以看到康德古堡耸立在侧前方的一片山坡上,那座古老的石质建筑从领地上最高的地方拔地而起,几个黑沉沉的塔尖直指着正布满阴云的天空,而在城堡下面的广阔土地上,则是鳞次栉比的城镇建筑。

  现在夜幕与阴云同时将至,天色的提前变暗让城镇中渐渐亮起了稀稀落落的灯火,高文细数着那些灯火的数量以及分布,判断着这片土地的贫富和秩序。

  灯火比想象得多,而且城镇各处皆可看到。

  一滴雨斜斜地穿过了马车车棚的挡板,落在高文脸上,随着雨滴一同穿进来的还有萧瑟的寒风,琥珀在车厢一角使劲裹了裹身上的毯子,迷迷糊糊地嘀咕起来:“高文,关窗户……”

  高文笑了笑,把挡板放下,防水木板制成的车棚顶上已经响起了渐渐密集起来的雨声。

  马车从康德领肥沃并且已经完成收割的农田之间疾驰而过,在马车来时的方向上,通往领地外的道路渐渐被雨帘遮蔽,变得模糊一片,不可辨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4009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