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场好梦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场好梦

  书房中终于只剩下高文、琥珀和康德子爵三人,菲利普骑士守卫在门口,一时间房间内显得格外安静。

  康德子爵缓缓呼了口气,感觉着自己正在渐渐恢复的体力,他露出一丝苦笑:“简直是一场噩梦。”

  “是的,简直是一场噩梦,”高文低头看了这位老子爵一眼,“我想你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管家突然性情大变的原因,是吧?”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是真的毫无头绪,”康德子爵似乎失神了那么一瞬间,随后苦涩地摇头,“他照顾我已经几十年了,一直忠心耿耿地服务于康德家族,但刚才他就好像变了个人……”

  “你听说过永眠者么?”高文突然打断了康德子爵的话,他盯着后者的眼睛直截了当地问道。

  旁边的琥珀不由自主地悄悄把手探向腰间的匕首,同时身子往高文的影子里缩了缩。

  “永眠者?”康德子爵皱起眉,随后缓缓点头,“是的,我听说过,他们是堕落的梦境之神信徒,据说会在人做噩梦的时候潜入受害者的意识,控制甚至取代后者的心智。难道说卡特是被永眠者控制了?”

  看到康德子爵这样的反应,高文面无表情,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情绪波动,随后他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好好睡一会,让体力恢复过来,而且我建议你最好多叫几个仆人来陪着你,你的年纪大了,这一次流逝了太多体力,需要有人在旁边照看才安全。”

  康德子爵诚心诚意地低下头:“谢谢您的关心。”

  高文和琥珀离开了书房,守候在门口的菲利普骑士立刻靠上前来:“大人,里面情况怎么样?”

  “康德子爵已经恢复健康——除了有一点虚弱,”高文一边快步向前走着一边低声说道,“目前的线索都指向那位老管家——最起码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菲利普骑士愣了一下:“表面看起来?难道大人您还有别的怀疑?”

  “那位卡特管家‘性情大变’的时机太恰到好处了,”高文皱着眉,“如果他就是永眠者教徒或者被永眠者蛊惑的超凡者,那他应该在咱们抵达城堡之前就做好一切应对,而如果他没能做好准备,那就干脆不要采取任何行动,因为所有捕奴计划都是康德子爵签的名,子爵夫人的‘复活’也会把嫌疑导向维克多·康德,那位卡特管家什么都不做,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不沾染任何嫌疑——嫌疑早就在康德子爵身上了。”

  琥珀眨眨眼,也慢慢回过味来:“我记得是在咱们正讨论康德子爵的嫌疑时,卡特管家突然行刺的……这是把嫌疑主动转移到自己身上?所以那个管家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在保护自己的主人?”

  紧接着她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那把匕首会避开要害!”

  “这样一来,我们反而可以更加确定康德子爵就是这一切的主使者了!”菲利普脸上露出一丝热切,正义感开始在这位年轻骑士胸膛中砰砰跳动,“大人,捣毁邪教徒计划的时机到了!”

  高文脸色严肃,他心中仍然感觉自己错漏了什么,但最后还是不得不点头:“确实不能拖延了。但在惊动康德子爵之前,我们要先找到那个维持‘幻象空间’的核心,把这个仪式魔法终止并把康德子爵和那个魔法核心隔离开。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维持这个魔法的东西应该是一盏提灯。”

  “提灯?那个子爵夫人手里是不是就经常拎着一盏提灯?”琥珀一下子想了起来——她对任何看起来比较值钱的东西都很敏感,而那盏提灯看起来就很值钱,“就是那个么?那我把它偷过来不就得了?”

  “模样确实一样,但莉莉丝·康德手中的提灯恐怕只是个复制品,”高文摇摇头,“那盏真正的提灯有着非常明显的魔力反应,它应该是被安置在莉莉丝·康德平常经常呆着的地方附近。”

  三人这时候已经回到客房,高文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但并没有喝,而是在短暂思索之后看向琥珀:“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做你的老本行。”

  “没问题,这种事我擅长,”琥珀顿时一脸得意地拍了拍胸口,“说吧,康德家祖坟在哪?”

  “……我不是让你去挖人家祖坟!”高文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心说幸亏自己还没喝水,否则肯定被这个万物之耻给呛死,“我让你去找到那盏真正的提灯——如果可以的话,把它偷出来!”

  “所以最终还是要偷灯啊,”琥珀翻了个白眼,“那个也得给个大致范围吧?这个城堡可大着呢!”

  “北塔,莉莉丝·康德常年居住在北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在地窖里,”高文说道,“名义上,她是因为体质虚弱和惧光症而待在那里,但那更像是某种软禁。”

  琥珀眉毛一挑:“地窖?那种场所阴影力量浓郁的很,是我施展的地方!”

  等琥珀出发之后,房间里只剩下高文和菲利普骑士,后者安安静静地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负责警戒,高文则捧着水杯,仔细思索着心中那一丝违和感的来源。

  菲利普骑士打破了沉默:“大人,让琥珀去盗取仪式核心真的没问题么?就凭她的战斗力……”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根本不需要战斗,而如果真的遇上敌人又难以得手,那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跑回来的。”高文摇着头说道,他的视线落在手中的水杯里,那微微荡漾的水面上倒映着他的面孔,而他的思绪则飘在更远的地方,在思绪飘荡之间,莉莉丝·康德手中的那盏提灯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

  他依稀记得,自己七百年前将那盏提灯送给赛琳娜之后,后者便将提灯的力量和自己的梦境神术融合在了一起,但具体的用法是什么来着?

  赛琳娜似乎提起过……她漫步于战士的噩梦之中,那梦境里经常充斥着扭曲错乱的道路和层层迷雾,而提灯则能够给她指引出正确的道路,让她不至于在梦境世界中迷失,并让她能看清梦境真实的模样……

  引路的提灯……提灯?!

  高文突然意识到自己最大的思维盲区在什么地方了。

  而意识到这个思维盲区的同时,一个古怪离奇的、让人难以置信的真相也在他的猜测中飞速成型,这个真相是如此违背常理,如此匪夷所思,但这恐怕才是这座城堡中真正在发生的事情!

  高文豁然起身,把手中水杯放在桌上,站在门口的菲利普骑士被吓了一跳:“大人?”

  “咱们搞错了!”高文飞快地走向门口,“从一开始就完全搞错了!”

  菲利普骑士被高文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的一懵:“搞错?搞错什么了?”

  高文的手按在门把手上,扭头皱着眉紧盯着年轻骑士的眼睛:“这不是康德子爵的梦!快跟我来!”

  二人离开了房间,而在快步穿过整条走廊的过程中,高文飞快地把自己的猜想和发现告诉了身旁的骑士。

  菲利普的眼睛越张越大,到最后整个人已经彻底愕然:“竟……竟然会有这种事?”

  紧接着他反应过来:“那琥珀岂不是真的会有危险了?!”

  “不,根据我的判断,现阶段她还不会遇到危险,因为造梦者还未醒来,”高文飞快地说道,“只不过现在咱们必须分头行动了……菲利普,我有个任务交给你。”

  “大人请吩咐!”

  “去城堡主建筑的后面,找到一个废弃的马棚,用你的侦测邪恶能力搜寻一下……”

  菲利普骑士领命而去,高文则飞快地走过走廊,走上阶梯,来到了维克多·康德的书房前。

  书房仍然跟之前一样笼罩在诡异的晦暗氛围之中,维克多·康德子爵静静地坐在那张沉重的书桌后面,仿佛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

  这位老子爵的视线落在眼前的几张纸上,直到高文走到他面前,他才迟钝地抬起头来,用一种淡然的语气开口说道:“您来了,公爵。”

  高文静静地看着这位子爵的眼睛,从对方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悲哀,还有一丝释然,但却没有恐惧。

  “你似乎……知道我要来。”

  “有些预感而已,”康德子爵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您现在可以做您想做的事了。”

  “我来这里,只是想给你讲一个故事,”高文自己从角落搬来了一把椅子,坐在康德子爵的对面,他看着对方那张苍老的面庞,语气平缓而温和,“这个故事的开端在三十多年前,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

  “在那一晚,康德领年轻的子爵,也就是你,乘坐一辆马车疾驰在雨夜中,车上坐着你的妻子和儿子。

  “因为一块打滑的泥巴或石头,马车滑入了山涧,而很不幸的是,你被甩出了车厢。

  “维克多·康德先生,你是当场毙命——还有你的儿子。

  “而你那更加不幸的妻子,莉莉丝·康德夫人,很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和压力……

  “所以,她选择让自己‘死去’,而让她的丈夫和儿子‘幸存下来’——至少在她的梦境中,事情是如此发展的。

  “这就是全部了,子爵先生。”

  维克多·康德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突然发出一声叹息,他的声音飘渺的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简直是一场噩梦,不是么?”

  “是的,简直是一场噩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429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