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二百三十章 余波与动荡

第二百三十章 余波与动荡

  当永眠者在群星归位事件之后重整士气、重启计划的同时,那些同样受到这次事件影响的、位于人类文明边缘之外的其它群体们也在各自平息着这次戏剧化的混乱。

  在无尽之海东部的前沿岛礁上,数道潮汐屏障被紧急设立起来,强大的魔法力量在岛礁边缘形成护盾,以代替在之前被巨浪摧毁的海岸防波工事,而在屏障之内,勉强恢复了元气的风暴之子们正在昼夜不停地忙碌着,他们要修补岛屿上的魔法阵,重建被摧毁的沿岸建筑,抢救还未受到污染和未发生腐烂的粮食、药草,在下一次风暴来临之前,他们必须让这些至关重要的前沿岛礁重新恢复运转,至少要恢复到可以自持的程度。

  在安苏境内的某处地下巢穴中,万物终亡会的德鲁伊们终于重新封印了“伪神之躯”,而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所损耗的海量生物质却难以短时间内得到补充,新的血肉增殖计划已经开始执行,而在事件中耗损严重的大教长则已经回到地穴深处,进入可能会长达一整年的休眠状态。

  在深海,数以万计的海妖们整整齐齐地趴在海床上,一边打饱嗝一边讨论这次核心融合塔能运行多久。

  然而位于洛伦大陆上的凡人国度们却不会知道这些,随着严冬降临,平静正在笼罩他们的王国与帝国——表面上的平静。

  提丰帝都,奥尔德南,贵族区。

  距上一次见到冬堡伯爵已经有两个月了,在听说这位北方伯爵即将离开帝都之后,裴迪南·温德尔大公再次造访了这位伯爵位于帝都的宅邸。

  一个是帝国最有权势的公爵,一个是位于帝国北方寒冷地带的伯爵,二人身份爵位显然有着差距,但事实上人人都知道裴迪南大公和冬堡伯爵的私交甚密——这两个家族在很多年前便已经是亲密的盟友,温德尔家族所控制的冬狼军团主要驻扎地位于帝国西北方的边疆,而那里便毗邻着冬堡伯爵的世袭封地,冬狼军团中二分之一的战士皆是出自冬堡地区,冬堡家族不但为冬狼军团提供青壮,也长期为后者提供物资给养,而温德尔家族则充当着冬堡家族在帝国权利网中的保护者,这一关系数百年来从未改变。

  而二十年前在北方边境战场上的一次互助则奠定了裴迪南·温德尔与现任冬堡伯爵帕林·冬堡之间的私人友谊,他们的友谊一直持续到今天。

  比起上一次见面,冬堡伯爵显得更加憔悴了一些,这位强大的施法者恐怕已经很多个日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他的脸色灰暗,脸颊凹陷,就连充盈着魔法光辉的双眼也显得比往常浑浊很多,裴迪南大公不得不首先担忧起自己这位老友的健康:“你还好吧?帕林?你看起来简直已经有三天三夜没睡觉了!”

  “算上今天,确实是第三天了,”冬堡伯爵坐在宽大的高背椅中,脸上愁眉不展,“我实在无法入睡……我们的皇帝陛下愈发让人担忧了。”

  “我听说陛下再次驳回了你的提议,而且命令冬堡地区为来年的战争做好准备……他……”

  “陛下已经完全听不进任何劝阻的话,不管是你说的,还是我说的,”冬堡伯爵摇着头,“现在绝不是开启全面战争的好时机,我的公爵,没有人比你我更了解安苏那个东境守护家族,他们是难啃的硬骨头——确实,帝国的军队强而有力,有着全新的战术和更精良的装备,而安苏则在这方面陈腐落后,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能毫无代价……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和你一样,我们都从未怀疑帝国的力量足以战胜敌人,但关键在于代价的大小,”裴迪南大公紧皱眉头,“然而我们的皇帝陛下却好像失去了这方面的判断,他……太激进了。”

  “不仅仅是激进,公爵,不仅仅是激进,”冬堡伯爵的语气严肃起来,“我怀疑……那个疯狂的诅咒已经开始影响皇帝陛下了。”

  裴迪南大公的眉毛顿时一跳:“你观察到什么了?”

  他知道冬堡伯爵是一位强大的施法者,同时也是神秘领域的博学大师,自己或许在武力上远胜对方,但在魔法和诅咒领域,整个帝国能超过冬堡伯爵的人也不会太多,他看到有魔法的光辉从自己这位老友的眼中溢出,后者的表情变得沉重肃穆:“我没有观察到什么,但有些疑点是不需要魔法参与也能够察觉的——皇帝陛下在刻意避免被我的‘魔法之眼’注视,在见面的时候,他身旁站了四个皇家法师,强大的魔法干扰让我什么都看不见,而这恰恰是最令人怀疑的地方。”

  “陛下知道自己出了问题……”裴迪南大公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但他有意识地阻止你去帮助他?!”

  “这就是最令人不安的部分——陛下有意识地放纵自己的疯狂,这比纯粹的疯狂更可怕,”冬堡伯爵看着裴迪南大公的眼睛,“我已经失去了陛下的信任,他命令我返回领地,除非得到恩赦否则不准再踏入帝都,所以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能采取行动的只有你——你要盯紧皇宫,并为陛下彻底陷入疯狂的那天做好准备。根据我的估计,陛下现在仍然保持着大部分的清醒,他只是性格发生了变化,所以在治理国家时他仍然可以是一位合格的君王,但这种状态恐怕持续不了几年了……”

  “我忠于皇帝陛下,”裴迪南大公突然说道,说完这半句话之后他沉默了几秒钟,才继续慢慢开口,“但我更忠于这个由先烈们开创的国家。”

  “这是你会说的话,”冬堡伯爵露出一丝微笑,而微笑的表情很快便变得古怪起来,“说到开国先烈……我们那个腐朽衰落的邻居倒真的站起来了一位先烈……”

  裴迪南·温德尔的表情也跟着古怪起来:“你是说……那传言中死而复生的高文·塞西尔大公爵?你相信那是真的么?”

  “不管是不是真的,它都已经是个既定事实,而根据我掌握的情报以及几次占卜的结果,真实的可能性还更大一些,”冬堡伯爵严肃地说道,“你应该也得到了情报,那位复苏的‘开拓英雄’目前正在安苏南部的黑暗山脉一带,他建立了一座开拓领,并尝试将人类文明重新拓展到刚铎废土附近,而且他还在这个过程中解决了几次邪教问题,这些行为很明显不是为了享乐——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安苏制造的一次谎言,他们可没必要把戏演到这种程度,一个复活的开国英雄接到王都里充当图腾,用来增强他们那个私生子王朝的正统性才是最合适的。”

  “我确实得到了这些情报,那位开拓英雄的行动完全符合历史描述……只是这件事还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管是不是匪夷所思,我们都要把这当成是个变数考虑其中,”冬堡伯爵认真说道,“现在安苏境内邪教徒肆虐,他们的贵族为了解决这些内部问题而焦头烂额,这也导致了我们的皇帝陛下决意趁此机会发动战争,他已经下令边境的冬狼军团对安苏展开新一轮的渗透,而一部分渗透路线……离黑暗山脉很近。”

  老公爵立刻就知道了冬堡伯爵想说什么:“安德莎在那里。”

  安德莎·温德尔,温德尔家族的继承者,巴德·温德尔之女,史上最年轻的狼将军,在其父巴德·温德尔于战场上失踪之后,这个年轻而天赋卓越的女孩便迅速成长起来,她就好像要洗刷家族在边境失利的耻辱以及为父亲报仇一般上了战场,站在了她父亲曾经驻扎过的边境线上,而那条边境线便位于安苏的东南角——离东境守护塞拉斯·罗伦的领地很近,也离黑暗山脉很近。

  如果皇帝陛下的渗透命令传达到前线,那么安德莎毫无疑问会选择黑暗山脉作为渗透路线——那里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是危险的污染废土,但对精锐的帝国战士而言却是进军之路,而且它还能很好地绕过安苏东部防卫军团的主要防线,裴迪南·温德尔自认如果他还担任冬狼指挥官,他自己也会选择这条路线。

  “如果运气不好,他们会一头撞上那位高文·塞西尔公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宁可相信那位公爵的所有传说,包括他的复活都是真的,”冬堡伯爵诚恳地说道,“安德莎是个勇敢而强大的战士,我亲眼看着她成长到了今天,但对上一个七百年前的传奇英雄……”

  “她应该知道分寸,作为指挥官,她不会亲自行动……”老公爵皱着眉,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想到了自己那个孙女固执的性格,以及她在父亲失踪之后对安苏产生的仇恨之情,于是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会提醒她,让她不要冲动行事。她手下有强大的精灵游侠,我会提醒她,让她派那些更合适的人去执行任务。”

  二人相谈了很久,关于帝国的形势,关于边境的局面,关于安苏,关于复活的开拓英雄,两个人都很明白——这恐怕就是他们在帝都奥尔德南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在这之后,冬堡伯爵要返回他的冬堡,裴迪南公爵则不可能随意离开奥尔德南,两位已经不再年轻的战场老友深知时间的宝贵,但时间终究是有限的。

  太阳下山了。

  帝都的灯火渐渐亮起,看着被灯火照亮的城市,站在马车前的裴迪南大公便忍不住想起了那个传说中的年代——那个人类文明沦入黑暗,刚铎帝国的后裔们在荒蛮的废土上开拓求生的年代。

  那时候,夜晚是黑暗的,人心却是明亮的。

  “你说,那位复活过来的塞西尔公爵看到这个时代之后会是什么感想?”他在马车前驻足,扭头看了自己的老友一眼,“邪教肆虐,社会腐朽,边陲荒废,而曾经亲如兄弟的人类国度……正在准备一场战争。”

  “……大概对我们所有人都很失望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7449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