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丝马迹

第二百五十五章 蛛丝马迹

        高文仔细听取了巡逻队士兵的报告,从这些报告中,他了解到巡逻队所遭遇的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亡命强盗或者流亡佣兵,而应当是一群经验丰富组织度极高的职业士兵。

        巡逻队的报告不会有错,因为他们的队长是一个从旧塞西尔时代就为塞西尔家族效命的资深老兵——领地中所有的老兵以及后来成长起来的优秀士兵都已经被分散打入到各个新兵队伍里充当“种子”,这些人是不会在战场判断中出什么大问题的。

        如果不是塞西尔战斗兵的黑科技武装对这个年代的常规军队而言简直是天顶星造物,如果不是巡逻队长及时察觉了敌人的存在并且准确应对,那想必会变成一场艰难的恶战,但战场上没有如果,面对完全无法理解的武器和战斗方式,这些试图渗透到塞西尔领的可疑武装分子遭遇了惨败,十人队伍到最后只有两个人活下来。

        高文看着巡逻队带回来的缴获品——武器铠甲,行囊背包,很多东西都有被灼热射线烧穿熔毁的痕迹,但也有不少保存完好的物件,只不过所有这些东西都看不出丝毫的从属标志,甚至连明显一点的风格都没有,虽然每一件都是精良品质的装备,但显然它们的主人不希望用这些装备来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琥珀提到的那些绘制地图用的工具和绘制出来的草图则被放在一张单独的桌子上,另外还有一些在琥珀看来相当可疑的东西也都放在一起。

        高文拿起那些绘有黑暗山脉山道走势的粗糙地图,皱着眉仔细观察着,他注意到那上面不但有地图,还有一些看不明白的暗号标记——但即便看不出名堂来,猜也能猜到这些符号是在表示什么。

        琥珀虽然在专业领域相当精明,但这种场合显然跟她的专业不对口,她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些工具,好奇地问高文:“你说这些人是从哪来的?”

        “还用想?当然是我们的‘好邻居’,”高文耸耸肩,随手把那些草图扔回到桌子上,“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从黑暗山脉渗透进来,一路绘制地图收集情报,你说会这么干的人还能有谁?”

        一边说他一边撇了撇嘴,看着那些没有标记的武器装备:“还专门准备了这些白板装备掩人耳目……这是把安苏人当傻子呢么?”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赫蒂走了进来,她听到了高文的话,忍不住摇头:“也不能这么说——虽然只要这些人被抓到,安苏的边防军就对他们的来历心知肚明,但只要没有证据,抓到也只是白抓,毕竟目前两个国家还没有明面上的宣战,不管谁的间谍被抓到了,大家不承认就行了,大部分贵族都是一种既讲脸面又厚颜无耻的生物。”

        琥珀瞪着赫蒂:“哎哎,你也是贵族哎,你全家都是贵族!”

        “但这不影响我对其他贵族作出评价,”赫蒂难得没有一棍子敲在琥珀脑袋上(大概是人太多了要保持优雅),她只是瞥了琥珀一眼,随后走向高文,“先祖,我已经安排矿场那边增派了人手,拜伦骑士也亲自过去了。”

        高文赞许地点了点头,而赫蒂则露出一丝带着忧虑的神色,“先祖,您认为这些帝国兵是开战的信号么?”

        “他们已经跑进了黑暗山脉,战争不远了,”高文这种时候没有说什么宽慰人心的话,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自己的判断,“安苏帝国东部防线固若金汤,罗伦家族是一块啃不动的石头,唯有从安苏一直延伸到提丰境内而且紧邻着刚铎废土的黑暗山脉算是整个国境线上的薄弱点——只不过这道天险并不允许大军通过,提丰只能派出小规模的渗透部队进来搞些事情,而只有当他们确实已经做好战争准备的时候,这些渗透部队才会派上用场。”

        说到这,高文微微闭起了眼睛,整个黑暗山脉的卫星俯视图随之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黑暗山脉在安苏境内蜿蜒延伸,并在提丰边境向南转向,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最终山脉的山势在提丰和刚铎废土之间渐趋平缓,融入大地。

        他几乎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这些提丰士兵的行动路线来。

        “我担心渗透进来的部队不止这一批,”高文张开眼睛,看向那两个躺在垫子上、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的提丰战俘,他走向他们,低头俯视,“你们知道自己被谁俘虏了么?”

        其中一个俘虏毫不畏惧地与高文对视,虽然伤痛让他面容扭曲,但他的声音倒是还很平静:“我听说你是高文·塞西尔。”

        “有什么想交待的么?”

        “该问的,你的人都已经问过了,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那名提丰士兵梗着脖子说道,“哪怕你真的是高文·塞西尔,我们也不会说任何东西。”

        “我知道你们还有同伴,分散成几个队伍潜伏在黑暗山脉里,一边勘测地图一边向着安苏境内渗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甚至还会在安苏境内潜伏下来,等待命令伺机破坏,对吧?”高文面色平静如水地说道,凭借着高文·塞西尔的经验知识,以及他自己的敏捷思维,他很容易就能想到这些渗透部队在成功进入敌国境内之后都能派上些什么用场,而他每说一句,那两名俘虏的脸色就更差一分,“你们的情报显然有误——我猜猜你们的指挥官在你们出发前是怎么描述安苏南境的……不毛之地,无人开发,守备空虚,仗着黑暗山脉天险承平百年,对吧?所以他才放心大胆地让你们跑过来。”

        “不,我们知道你的存在,咳咳……也知道你的开拓领,”另一名俘虏开口了,“咳咳……我们的情报比你想象的灵通,如果你真的是七百年前那个大英雄……你必须知道,时代变了……”

        高文略感惊讶地看着这两个被俘的士兵,对方这极佳的心理素质和耐压性让他非常意外,并不是谁都可以在一个复生传奇面前保持强硬姿态的,哪怕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也一样——这个年代的大部分职业士兵都很少有荣誉感和“家国信仰”可言,可眼前的这两个俘虏显然不同,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效忠。

        提丰是如何训练军队的?他们也意识到了给士兵进行价值观灌输的重要性?

        高文不动声色地释放出了强大超凡者的威压,哪怕他的实力比原版的“高文·塞西尔”要打了折扣,这种威压也不是寻常人可以忍受的,在魔力侵蚀和精神力的双重压迫下,两名俘虏的脸色迅速变得惨白,而高文则不紧不慢地说道:“别对自己的情报太有自信,‘这个年代的士兵’,你们忘了自己是怎么落败的么?”

        两名俘虏的眼神明显动摇起来。

        “在山中巡逻的只是塞西尔领的普通士兵,最普通的那种——他们就足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像你们这样的所谓‘精锐’,你们可以稍微思考一下,你们的同袍和一整支拥有同样武装的军团遭遇会有什么后果——你们的情报太落后了,年轻人。”

        说完这句话,高文直接收起了威压,他没有继续尝试从俘虏口中得到情报,而是迈步走向门口,临走的时候对莱特留下一句话:“这两个人就交给你照看了,尽量治好他们。”

        等离开关押室之后,赫蒂追上了高文:“先祖,您是打算恐吓一下那两个人,然后让莱特牧师治好他们并给他们创造逃跑的机会,最后让他们主动跑去警告自己的同伴,咱们好追踪上去一网打尽么?”

        一同跟着跑出来的琥珀听到赫蒂的猜测之后顿时一脸惊讶:“还能这么干?”

        紧接着她就感叹起来:“你们当贵族的心真脏。”

        然而高文却直接摇了摇头:“别想了,这种专门训练出来的士兵都是接受过培养的,他们不会上这种当。”

        赫蒂一听这话大感奇怪:“那您最后跟那两个俘虏说的话是……”

        “说两句场面话再走会显得比较厉害。”

        赫蒂:“……”

        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复一个会随口把“显得比较厉害”几个字说出口的老祖宗,才会显得自己恭孝有礼还不失优雅,所以她干脆地催眠自己忘掉刚才高文说的话,愣是把话题接了下去:“那您之后还要继续去审问那两个俘虏么?”

        “短时间不会审问出结果,但他们的同伙恐怕已经潜伏到这附近,那些家伙短时间内会不会搞出大破坏就不好说了,”高文皱着眉,看向黑暗山脉的方向,他并不担心领地本土的守备——四面八方的岗哨、围墙以及魔法陷阱、符文报警装置足以保证本土安全,而且小股的渗透部队也不可能失了智来进攻一座有着军队守护的开拓城镇,但他很担心那些在领地外面孤悬的矿场、伐木场以及开拓据点,“我有必要亲自进山看一下。琥珀,你也跟我来。”

        “啊?”琥珀下意识地愣了一下,但紧接着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近卫身份,耳朵耷拉下来,“哦……”

        山里遭遇战的战场还没打扫干净,巡逻队人手有限,只是带走了俘虏和一部分缴获品回领地复命,高文和琥珀赶到现场的时候,后续派来收尾的塞西尔士兵正在搬运那些仍然挡在山道上的尸体,高文带着琥珀检查了每一个尸体以及整片交战区域,最后有一样东西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张掉落在山道旁的纸片,似乎是某个上级写给这些士兵的命令,纸片本身已经被灼热射线烧毁一半,剩下的一半上则只留下了几个支离破碎的、完全串联不起来的单词。

        可就是那几个支离破碎的单词,让高文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啦?”琥珀看到高文停下,忍不住好奇地凑了上来,“这张纸上写的啥……看不明白嘛。”

        “这笔迹……我看着有点眼熟,”高文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是那家伙?”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9127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