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进攻的序幕

第二百七十二章 进攻的序幕

        塞西尔领就如同一台全功率运转的机器,当指令下达之后,这台机器的每一个零件便都会飞快地运转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干什么,明确的命令和规章制度是让塞西尔领有别于其他贵族领地的最大依仗,人们只需要按照命令去做自己范围内的事情,这台庞大的机器便可以完美地运转起来,爆发出让每个人都为之咋舌的力量。

        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领地南部防线再一次进行了加固和增筑,从黑暗山脉到城墙之间的大片开阔地被设置了层层的路障和栅栏,而路障栅栏之间则遍布雷场,上千名士兵中有六成被派至南部城墙,剩下四成则作为后备队和机动力量在其余防线上活动,另有治安队在领地中维持秩序,并随时传达来自领主的新命令——尽管一场危机正在逼近,然而领地中的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气氛让城内略有些慌乱的气氛迅速平静了下来。

        塞西尔领的人口是爆发式增长的,大量外来的流民并没有经历过第一次领地防御,也没有经历过完整的灾难演习,哪怕有人安抚他们,他们也难免会陷入惊慌,在通常情况下,贵族并不会在意这些“贱民”是不是陷入了恐慌,因为贵族信任的唯有自己手下的骑士、法师和私兵军队,然而在塞西尔领,政务厅第一时间便对所有人发布了明确的指示,并让治安队进行不间断的局势宣告,而这些举措的效果好的出奇——哪怕是惊慌的新移民,也在得到上层明确指示之后快速转入了安定,这种变化让赫蒂都为之惊讶。

        在领地南部城墙上,高文正带着赫蒂等人检查最终一道防线的布置,当听到事务官报告的城内情况之后,他笑着看向赫蒂:“说到底,人们的恐惧来源于未知,正是因为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恐惧才会在他们心中无限放大,而这时候只要你给他们一些明确的消息,甚至是明确的命令,他们都很容易安定下来。哪怕你让他们集体去搬砖,他们也会感觉到安心——有应对,至少就说明局势还是可以控制的。”

        此时一个充盈着奥术光辉的身影出现在城墙上,士兵们纷纷让开一条道路,卡迈尔径直穿过人群,来到高文面前:“两座魔能方尖碑已经激活,整段城墙都已被魔力场覆盖了。”

        高文点点头:“辛苦了——在这么短时间内增加两座方尖碑想必不容易。”

        “其实还好,您发明的那些机械设备都很好用,我原本还以为没了刚铎帝国的魔能铸造厂之后,我要在这个时代制造东西会更艰难一点,现在情况比预想的好多了,”卡迈尔嗡嗡地说道,随后微微升高身体,眺望着整段城墙,“这真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象。”

        在旁边的赫蒂好奇地问了一句:“您没经历过战场么?”

        “我是一个研究人员,虽然作为魔导师也有过实战经验,但确实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战场,”卡迈尔坦然承认,“而且我生活的时代是刚铎帝国最强盛的时期,那时候整个大陆都没有任何国家敢和我们开战。”

        “那你可以好好见证一下战场是什么模样了,”高文笑了笑,“新时代的战场。”

        “正好,我也很好奇你们提到的畸变体是什么东西,”卡迈尔身上的奥术光辉显得明亮起来,“在魔潮中出现的怪物么……应当很有研究价值。”

        高文点点头,随后看了看四周,突然有些好奇:“瑞贝卡去哪了?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她。”

        “她上午离开了城墙,说是要回去准备一下战斗用的装备,”赫蒂说道,“她不是很擅长指挥,但充当火力还是可以的,我就让她去了。”

        “战斗用的装备么……”高文眨眨眼,“不知道那丫头又想干啥……”

        领主府,瑞贝卡自己布置的“实验室”内,某个铁头娃正在将一堆符文基板小心翼翼地组合在一起。

        作为一个只会大火球,而且毫无实验常识的三级法师,瑞贝卡是没有自己的实验室的,然而在她展现出自己的数理天赋,并且在发明创造上屡屡立下功劳之后,赫蒂便放松了对这个人形自走火球发射器的监控,瑞贝卡就偷偷自己鼓捣了个实验室出来——说是实验室,其实就是她在自己套房的杂物间里布置了一处工坊,这里没多少跟法术有关的装置(毕竟她也用不了),反而有很多机械加工装置,比如小型的钻台和机床,在这里,瑞贝卡鼓捣出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以及奇葩的东西。

        提尔盘在实验室的角落,看着瑞贝卡把那些符文基板用红铜铰链连接在一起,组合成宽宽的金属带状,并用挂钩和绑带固定在身上,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这是新型的铠甲么?”

        “什么铠甲,这是我自己发明的战斗法师增幅器!”瑞贝卡一边努力把那些符文基板固定结实,一边抬起眼皮看了正在打哈欠的提尔一眼,“你怎么又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是说进入什么兴奋状态了么?还要兴奋个把月什么的……”

        “判断失误,低估了自己的懒劲儿,”提尔毫不在意地伸个长长的懒腰(因为腰真的很长),尾巴尖都在伸懒腰的过程中舒服地抖动起来,“话说你们马上就要打仗了吧?这种时候你还在这里折腾玩具,不怕被你太祖爷爷爷爷揍么?”

        “你懂什么,我这个就是为作战准备的!”瑞贝卡一脸严肃地说道,同时终于扣上了“战斗法师增幅器”的最后一个锁扣,“倒是你,难道你还打算回去睡觉?你真的不去城墙上帮忙?”

        “再说吧,再说吧……”提尔说着说着就已经要打起盹来,但还是努力撑着眼皮,“话说你把我叫来到底是要干什么的……不会就为了找个观众来看你是怎么用一个奇奇怪怪的铁腰带把自己绑起来的吧?”

        “当然不是,我让你帮我当个保险,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增幅器的效果能达到什么程度,”瑞贝卡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按在那些符文基板之间的某个扳机装置上,随着她按下控制器,所有的符文基板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明亮起来,“你看着点啊,我先测试一下……”

        提尔懒洋洋地看着瑞贝卡拿起旁边的法杖,懒洋洋地看着对方搓了个火球,懒洋洋地……吓一大跳地惊呼起来:“卧x你那个火球是什么玩意儿!!”

        南部城墙,东侧延伸段上,一队特殊的“守城士兵”正在将一箱结晶炸弹搬运到投石机所处的塔台上,而索尔德林则站在一旁,监督着这些战士的工作情况。

        他们正是目前仍身为战俘的那十六名提丰士兵。

        提丰骑士巴尔托弯下腰,将最后的结晶炸弹放在投石机旁,随后他站起身,回头眺望着身后的城镇方向。

        在这个地势很高的地方,他可以很轻松地看到大半个城市,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曾经被关押的地方。

        今天已经是离开牢房的第三天了,而作为一个提丰战士,他已经在这段城墙上帮安苏人搬了整整三天的砖石和弹药箱。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但作为战俘,巴尔托知道自己并没多少选择的权利——他能活着在牢房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便已经是最大的幸运,更何况他还被告知说自己在这里的工作是为了对抗来自刚铎废土的怪物——不是和自己的同胞作战,这至少还不算太糟。

        而在这三天的搬砖过程中,巴尔托和他的同袍们也没有忘记观察四周,没有忘记抓紧一切时间去了解这片神秘的开拓领,了解那个神秘的古代公爵和他神秘的新式军队,而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感觉惊讶万分。

        他原以为安苏是一个腐朽落后的荒蛮国家,深陷于衰退的泥沼之中,贵族腐化堕落,平民饥寒交迫,边陲凋敝,内部暗潮汹涌——提丰国内是如此对民众宣传的,而边境的冬狼军团士兵们所打听到的真实情报也同样如此,可是在这里,这片塞西尔领却完全不符合巴尔托对安苏的认知。

        他并未见过塞西尔领的日常状态是什么模样,但他已经见到了这片领地在敲响警报之后是什么模样,他看到这片领地在以惊人的效率运行,看到军队在有序调动、积极备战,看到各个部门紧密协调,毫无推诿迟滞,看到那个名为“政务厅”的管理机关就好像整个领地的大脑一般不断发布井然有序的指令,将一切指挥的井井有条,而在城市内,原本应该混乱、愚昧、麻木的无知愚民竟全都像是训练有素的民兵或见多识广的市民一样,他们非但没有丝毫陷入动乱的迹象,反而在全力支援着城市的防御以及维持着正常的生产生活——除了第一天进入紧急状态重新分配生产目标时停了半天工之外,整座城市的运转竟然丝毫不受战争状态的影响!

        平心而论,巴尔托甚至不认为提丰有哪座城市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

        越是观察,巴尔托和他的同袍们就越是心惊——如果安苏其他地方也发展成这样,提丰与其开战还是明智的么?

        然而这位骑士的思考并没能持续下去,因为一阵心悸的感觉突然浮上了他的心头。

        伴随着直觉的指引,他扭头看向城墙南部的山脉屏障,在超凡者所具备的强大视力中,他看到一片不详的黑红色烟云正从山体与平原的交界线上升腾而起,而无数扭曲狰狞的身影则浮现在其中。

        他听到自己的一位同袍在身旁喃喃自语:“那是……什么东西?!”

        城墙上敲响了最急促的警报,瞭望塔上的哨兵一边敲钟一边发出高声的喊叫:

        “它们来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025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