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

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迈尔和贝蒂

        卡迈尔来到高文的书房,但却没看到高文的身影,书房里只有那个看起来呆呆的小女仆正等着自己。

        “卡迈尔先生,”贝蒂看到卡迈尔推门飘进来,立刻便捧着个大茶壶迎上前,“老爷稍微离开一下,他说他马上就会回来,让您在这里稍等。”

        经过这一路的思索和沉淀,卡迈尔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听到贝蒂的话他还有些庆幸——在高文回来之前,他还能多花几分钟稍稍调整自己的心情并整理一下自己的发现。

        “他有说他去哪了么?”卡迈尔在书房一角随意找了个位置休息,同时随口问道。

        “老爷去实验室啦,说是图纸上有个地方还不确定,要再测试一下……嗯……”贝蒂很努力地回忆着自己从高文那里听来的话,“测试一下‘数据’!那个词是这么说的。”

        “数据?图纸?”卡迈尔顿时好奇起来,“是关于什么的?”

        贝蒂仔细想了想,一仰头一挺胸:“忘啦!”

        卡迈尔默然无语——忘了,而不是不知道,这说明高文肯定还交代过这个小女仆别的事情,但她显然没记住……不过这也并不令人意外。

        卡迈尔认识贝蒂,虽然这小姑娘只是个女仆,但她据说也曾跟着领主出生入死,极受领主一家的信任和喜爱,在领主府里总是能看到这小丫头跑来跑去的模样,有时候她还会在书房里跟着领主学写字,如此特殊的一个小姑娘当然会给卡迈尔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卡迈尔认识贝蒂,不但认识她,还知道这个小姑娘的一些事情,比如知道她有些呆,知道她很喜欢写字,知道她总是会忘记那些对她而言不太好理解的事情……坦白来讲,卡迈尔也是很不能理解这么个不靠谱的女仆是怎么成为打理整座领主府的女仆长,还能指挥好这里的几个仆役的……

        只能说,那位平易近人的领主对府中仆役实在是太过宽松了——不过卡迈尔对此并不打算多做品评,他只是个研究人员,对学术问题之外的东西很少会感兴趣。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他开始研究书房墙壁上悬挂着的一幅地图,那似乎是领地周边相当广阔一片区域的地形图,它的精细和详尽程度令人吃惊,简直不像是这个技术断代的时代人们所能绘制出来的东西,贝蒂则站在旁边,捧着个大茶壶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位客人,似乎陷入了很纠结的思索之中。

        在努力思索一番之后,贝蒂终于开口了:“卡迈尔先生,您要喝茶么?”

        卡迈尔愣了一下,扭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女仆,略显尴尬地摆摆手:“啊,不用了,谢谢。”

        贝蒂眨眨眼,捧着茶壶回到桌旁:“哦。”

        但过了没一会,她就又走上前来:“卡迈尔先生,您要喝茶么?”

        卡迈尔:“……真的不用了,谢谢你小姑娘。”

        “……哦。”

        又过了一小会,贝蒂的声音第三次在卡迈尔身后响起:“卡迈尔先生,您要喝茶么?”

        卡迈尔终于觉得自己没法继续研究地图了,他转过身,用最大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小姑娘,你没发现我没有嘴么?”

        贝蒂好像这才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东西,她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紧接着便有点失落地把茶壶放在书桌上:“哦……”

        看着这个呆呆的小姑娘,卡迈尔突然忍不住想说点什么,但迟疑半天,他也只说出来干巴巴的一句话:“不过还是很谢谢你……的茶水。”

        “老爷说招待客人要记得上茶,”贝蒂看上去还是很沮丧,“但我总觉得自己没做好……”

        “你已经努力做好了……是我的情况太特殊,我想任何一个女仆大概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待我这样的‘客人’,”卡迈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小小的女仆说这么多话,但他就是忍不住说道,“你服侍塞西尔家多久了?”

        贝蒂这次是认真计算了一下——她以前从来算不清年月,但现在她已经懂得数数,也想明白了很多以前没想明白的事情:“六年啦,不过最开始两年只是在帮汉森太太洗碗……”

        她现在也不过十六岁而已……也就是说,十岁的时候就作为仆人被卖到了城堡么?洗碗女童?

        卡迈尔知道自己没有理由继续问下去,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你喜欢这样生活么?”

        “……不知道,”贝蒂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愣了一下才回答,“但是瑞贝卡小姐和老子爵对我都很好,还有赫蒂夫人,还有老爷,他们都对我很好。而且以前小的时候我和家里人都总是饿肚子,自从我进了城堡,我们就都能吃饱饭了……”

        卡迈尔用了几秒钟才想明白这期间的道理——无非是因为贝蒂在城堡里有了一份最低等仆人的口粮,而她的家人则不但卖了钱回来,还少了一张吃饭的嘴罢了。

        这便是这个时代底层贱民在走投无路之下的求生之道,甚至这还需要一些运气才能实现——因为并不是任何时候领主都需要购买仆人的。

        这是这个时代的人们当成常识的一件事,然而对于从刚铎帝国全盛时期来到这个时代的卡迈尔而言,这期间实在有着太多的难以想象。

        然而他却没办法改变整个时代的现状,千言万语最终也就汇聚成一句感慨:“真是个残酷的时代。”

        “老爷也这么说过,”贝蒂听到这句话却突然开口了,“不过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领主也这么说?”

        “是的,老爷说这个时代很残酷,还说要建造新秩序什么的……”贝蒂使劲回忆着,“总而言之就是很复杂的东西,我听他跟瑞贝卡小姐还有赫蒂夫人说过。”

        “原来如此……”卡迈尔默默地听着,轻声感慨,“这也很正常,他是经历过那个辉煌年代的人,必然不能忍受现在的愚昧和黑暗。”

        贝蒂愣愣地看着卡迈尔,她并不是很懂对方咕哝的那些话的意思,卡迈尔则低头看了贝蒂一眼,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跟这个小姑娘说这么多。

        “我曾经有个妹妹……啊,和你长得并不像,但我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和你差不多大,”古代的魔导师静静地说道,“她那时候……很喜欢泡茶给我喝。”

        贝蒂眨眨眼:“您的妹妹也是个大魔导师么?”

        “……不,她没有魔法天赋,只是个普通人,而且在成年之前她就病死了,”卡迈尔用一种很淡然的语气说道,“如果不是这样,我或许也不会离开帝都,成为‘忤逆’计划的一员。”

        贝蒂低下头:“唔……”

        “都是过去的事了,”卡迈尔低下头,想要摸一摸贝蒂的头发,然而在他那充盈着奥术能量的“手掌”接触到后者之前,已经有星星点点的奥术火花在贝蒂的头发附近跳跃起来,看到这一幕,这位古代的魔导师慢慢收回了手,发出一声轻叹,“唉……”

        贝蒂感觉到头皮有些发痒,忍不住挠了挠头发,但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卡迈尔已经飘到别的地方:这次交谈结束了。

        小女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回到书桌旁,继续发呆。

        不久后,书房的门被人推开,高文拿着一卷图纸回到房间,他看到了貌似正在研究书架的卡迈尔,以及正站在书桌旁神游天外的贝蒂,便忍不住微笑起来:“都等得不耐烦了?”

        卡迈尔转过身向着高文飘来:“不,我刚才在和小姑娘聊天,并不无聊。”

        贝蒂则捧着大茶壶跑到高文面前:“老爷,卡迈尔先生不喝茶!他说他没有嘴……”

        “咳咳,知道了知道了,”高文略有点尴尬地摸了摸贝蒂的脑袋,让小姑娘先退下,“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暂时用不着人了。”

        “嗯!”

        贝蒂啪嗒啪嗒地跑出去了,留下高文一脸尴尬地看着卡迈尔:“这孩子有时候说话比较愣……”

        “没关系,我没在意,她是个很可爱的姑娘,”卡迈尔淡淡地说道,“领主,我有件事想要向您汇报。”

        高文本来正准备让卡迈尔看看自己的火炮设计思路,此刻闻言一愣:“哦?什么事?”

        “是关于那些畸变体的,”卡迈尔的神色无人能够明白,但他此刻的语气中带着十足的严肃,“我想……我知道它们来自何方了。”

        “你搞明白了畸变体的来历?”高文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他立刻快步走向书桌,把手中的资料图纸随手放下,“他们是从哪来的?”

        “我们制造出来的,”卡迈尔慢慢说道,“忤逆计划的产物。”

        “……”

        高文沉默了,几乎有十秒钟都没有说话,直到连卡迈尔都感觉有些不安的时候,他才无声地笑着摇了摇头:“竟然还真是这么个答案……”

        “您早有所料?”

        “一个猜测而已,”高文呼了口气,“在知道你们的忤逆计划之后,我根据自己当年冲出刚铎废土时接触的情报产生了这方面的一丝猜想,只不过我没想到……情况竟真跟我想的一样。说说看吧,你是怎么发现的?”

        “提尔小姐给了我一块畸变体样本,是消除混乱魔能之后、可以被魔法分析的洁净样本,我在那样本中发现了ii型遗传因子变异的迹象,而这种变异……正是当初我们制造出来的‘神孽’的特征。”

        “坐下吧,”高文叹了口气,在书桌后落座,并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我们可能要好好谈谈这件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108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