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二十章 “师徒传承”

第三百二十章 “师徒传承”

        年轻的低级女法师玛丽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通往魔法实验室的阶梯上,镶嵌在走廊两侧的魔晶石灯散发出恒定明亮的光辉,但这光芒却丝毫不能驱散她心中的不安。

        这段时间来,整座塔里的学徒都在承受着同样的不安——老魔法师的精神问题似乎正在朝着一个新的方向发展恶化,那个乖僻阴沉的老人好像在上次“连接”中受到了什么刺激,他首先让学徒们昼夜不休地拆掉了塔中的那些精神防护法阵,随后又毫不犹豫地将三座魔法实验室之一给拆除一空,并在里面设置了大量让人难以理解的、新的实验装置,他整日整日地把自己关在新实验室里,研究着学徒们看不懂也不敢去打听的东西,他开始更加频繁地自言自语、咕咕哝哝,有时候还会突然在实验室里手舞足蹈地哈哈大笑……

        他好像是彻底疯了。

        现在学徒们唯一感觉庆幸的,就是老法师的新疯狂似乎让他无暇去惩罚旁人,这么多天里竟然没有一个学徒遭到鞭打和责骂,老法师貌似已经完全沉浸在他那错乱的精神世界里,甚至都忘了自己还有一群学徒存在。

        所以玛丽此刻觉得自己大概是所有学徒里最不幸的一个——因为老法师丹尼尔在疯狂之中竟然还记起了自己,并派奴仆通知自己去新实验室里找他……

        是新的疯狂实验?还是莫名降临的惩罚?亦或者只是老法师在神志不清状态下随口的一次招呼?

        阶梯到了尽头,一条灯光略有些昏暗的走廊出现在眼前,走廊的尽头就是魔法实验室,一个穿着黑色短袍的奴仆从走廊走了过来,在玛丽面前微微弯腰,用僵硬低沉的嗓音说道:“主人在等你。”

        “我知道了。”玛丽点点头,越过奴仆向前走去。

        法师塔里的奴仆皆是老法师购买来的奴隶,除了那个不知道已经多大年纪、总是阴测测的老管家之外,所有奴仆都接受过神经元改造手术和法术洗脑,这些僵硬而缺乏情感的“活死人”照料着老法师和所有学徒的生活,在必要的情况下,也充当老法师的实验材料。

        玛丽曾经惧怕过他们,也曾经同情过他们,但现在,她对活死人奴仆已经只剩下麻木,和看待魔偶没什么两样。

        反正这塔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差不多的。

        她走过走廊,推开了新实验室的大门,并看到老法师已经在里面等着自己——他背对着大门,似乎正在盯着实验台上的什么东西发呆。

        玛丽吸了口气,走进实验室:“导师,您找我?”

        老法师背后的几根人造神经索抽动了一下,随后他转过身,用那褐黄色的眼珠盯着女学徒:“玛丽,你来的正好,过来——把门关上。”

        玛丽心怀忐忑地走过去,并打量了一下这间刚刚经过翻新的实验室。

        那些盛放动物样本以及魔药的架子都被搬到了别的地方,原本的几个石质炼金台也都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位于房间中央的一个大型试验台,以及在房间两侧的几张长桌和魔法材料存放柜,新的实验室和之前那个阴沉恐怖的地方看起来截然不同,倒更像是一间比较正常的魔法实验室了。

        年轻的女学徒来到实验台前,正想询问自己的导师有什么吩咐,却看到实验台上摊开着很多张图纸,以及许多写满了计算式的草稿纸。

        “你,你是我所有学徒里数理能力最好的,我选择了你——来和我一起完成主人交待的任务!”老法师看了玛丽一眼,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你先拿着这些,把这几道题做出来!”

        做题?

        玛丽一头雾水,但不敢违背导师命令的她还是接过了那些纸张,开始认真阅读上面的东西。

        她理解的有些艰涩,虽然那些纸上的都是用数理能力就能解决的数学问题,但遣词用句却和她以往遇上的魔法概念有很大不同,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硬着头皮看了下去。

        随后,她开始尝试用自己的理解,去解决那个计算符文域范围的难题。

        在解题到一半的时候,一只枯瘦的手指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玛丽顿时一惊,并紧接着听到导师的话从旁边传来:“白痴!你的平方符号呢?!”

        玛丽额头被吓出了一层冷汗,但预料中的电击或鞭打并未降临,导师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改过来!你想把题做错吗?!”

        玛丽慌忙改正了自己写错的地方,并继续做下去。

        但她做的仍然很是艰难——数理她都懂,但那些定义和公式对她而言实在是太新鲜,又太抽象了。

        理解题目为她增加了额外的难度,以至于原本会做的东西也会出现失误,很快她就又听到导师在耳旁吼道:“你没有脑子吗?!理论值是277!实际干扰值已经超过它了!你竟然还在继续做下去?!”

        “你见过哪个魔法阵的符文结可以不成对的吗?那个多余出来的起始符文你是打算把它接到自己的脑子里么!”

        “石英砂是负性,是负性!你以为它是秘银和精金吗?让你去设计魔法阵,你迟早把自己炸死!”

        导师的斥责和怒吼几乎每隔一会就会响起,每次都让玛丽忍不住哆嗦一下,但慢慢的,她却发现了一件事——导师其实是真的在教导自己一些东西。

        自从几年前导师完全沉迷于进行“连接”仪式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再度教导学徒实际内容!

        自己一愣神的功夫,导师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还愣着干什么?你还有两道大题没写!不写完卷子不准吃饭!”

        玛丽赶紧低下头,认认真真阅读起最后两道题的题目,但一种古怪的感觉却从她心中浮现出来:难道……导师最近不是彻底疯了,而是真的在魔法研究上有了巨大的突破,所以完全沉浸在研究之中么?

        她是知道的,让老魔法师精神出现问题的最初原因,就是他在魔法研究过程中遇上的某些令人绝望的巨大难题,几十年无法突破才一点点让这位原本强大睿智,前途无量的天才法师变得阴沉乖僻,冷酷扭曲——那诡异可怕的“连接”仪式只是放大了他的精神问题而已。

        十几分钟后,玛丽把稿纸推向丹尼尔:“导师,我做完了……”

        老魔法师看了她一眼:“检查过了么?”

        “我……检查过了。”

        “让我看看。”

        老魔法师一把夺过了玛丽手中的纸张,然后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

        在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玛丽仿佛从导师那张总是阴沉的面孔上看到了一丝丝的微笑。

        “嗯……马马虎虎,”老魔法师的表情变化稍纵即逝,下一秒他已经重新板起脸孔,“比我做的时候差远了,多用了一倍的时间。”

        玛丽却从这句话里听出一丝别的内容:这些题不是导师自己出的么?他在出题的时候也做了一遍么?

        显然,老法师不会解释自己的话,玛丽也没有胆量去询问这种细节,她只是低头听着,听老法师继续说下去:“虽然你用的时间长,但差不多及格了。这些资料你拿回去,认真看,都学会,然后教给那群躲在塔底的废物和白痴——告诉他们,三天后我要考验他们,学不会的,就等着被我做成活死人吧。”

        玛丽缩了缩脖子,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导师,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这些是伟大的知识!”老法师张开双手,很是激动地说道,显然他此刻心情不错,还很有耐心跟自己的学徒解释,“是我伟大的主人赐予的知识!你必须好好学,等你学会了,我就教你该怎么组建魔网,怎么简化法阵——这是你莫大的荣耀,能为主人效劳,是你莫大的荣耀!”

        玛丽慌忙点着头,她开始怀疑自己刚才那乐观的估计——自己的导师,恐怕仍然是疯的。

        他在接触了一个恐怖的存在并与之做了交易之后,真的是彻底疯了。

        这时老法师突然皱了皱眉,随后不耐烦地挥着手:“出去吧,今天能教你的就这些了。我的主人在召唤我,我必须立刻回应。”

        玛丽知道老法师口中的“主人”是个恐怖的神话生物,或者是类似的神秘存在,于是一刻都不敢多呆,赶紧点头后退。

        在离开实验室之前,她听到老法师远远地喊了一句:“你表现好,晚上可以吃肉!”

        玛丽鞠了一躬:“谢谢您,导师。”

        等年轻的女学徒离开之后,老法师低声咕哝了一些含混不清的话语,随后慌慌张张地站到实验室角落的一个魔法阵上,激活周围的预警和保护符文之后,他的精神迅速放空,神经索开始帮助他和周围的符文建立连接。

        下一秒,他便看到自己周围的环境天翻地覆,那个有着高远蓝天、无尽水面、大量金属平台的空间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果然,只要连接到心灵网络中,他就必然会被带到这个地方——域外游荡者的控制是绝对的,根本没有任何漏洞可钻。

        老法师早已经放弃抵抗,他恭恭敬敬地对着眼前那个金发的身影弯腰致敬:“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先做点卷子吧,”高文随手变出两套题,“我看看你掌握的怎么样了。”

        老法师:“……谨遵您的命令。”

        片刻之后,高文的呵斥声开始响起:

        “你脑子呢?地址映射的基本定义忘了吗?!”

        “谁告诉你开放端口不可以伪装的!”

        “唯一有效编码是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它必须和精神频率始终匹配!让你去设计ip索引,你迟早把自己的脑子烧掉!”

        ……

        “最后……你检查过了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351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