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万物终亡会的巢穴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万物终亡会的巢穴

        地下宫殿,通往最深层的道路。

        漫无止尽的台阶仿佛通往深渊地狱,古老深沉的黑色石壁似乎封印着这个世界最初的恶意,一排又一排的魔晶石灯镶嵌在这条倾斜向下的阶梯两旁,然而那明亮的光芒却似乎无力对抗这条通道中盘踞的黑暗,魔法水晶所发出的光亮仅仅只能照亮墙壁和台阶上一小部分的范围,在灯光无法抵达的地方,永远是令人生畏的黑暗。

        一阵藤蔓和根须摩擦的声音在阶梯和走廊之间响起,贝尔提拉不紧不慢地走在这条通往血肉之渊的通道中,隐隐约约的疯狂呓语在她的脑海中回响,她的身影在魔晶石无力的光辉中向前移动着,而黑暗则在她身后不断合拢。

        通往宫殿最深处的阶梯分成了数层,基本上每过一段漫长的倾斜坡道,就会有一层较为平缓的走廊,这些较为平缓的走廊似乎是给不断向下的阶梯提供了某种缓冲,可以让行走在坡道上的人稍微休息,减轻那足以令人疯狂的心理压力——但事实上贝尔提拉很清楚,想要安全通过这条阶梯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在任何地方停留。

        每道平缓走廊都有两扇石门,每通过这样的一“对”石门,前行者就会受到更深一层的影响,令人疯狂的呓语和那种仿佛不断被黑暗吞噬的恐惧会越变越强,在这条路上每多停留一分钟,就意味着离疯狂和死亡更进一步。

        一扇格外沉重古老的石门出现在贝尔提拉面前,这扇石门表面描绘着扭曲的血肉、植物,以及压根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神秘星空:这是通往“密室”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石门前,两个高大的身影微微弯下腰来,沉默着对贝尔提拉行礼致意。

        那是两个令人生畏的生物——尽管人类的特征还残留在他们身上,但他们实在已经不能用“人类”来形容。他们有着布满赘生物、肿胀畸形的头颅,眼睛和耳朵都已经严重退化并变成了蜿蜒蠕动的触须状结构,他们的四肢比人类更加粗壮,并用绷带层层包裹,以防止那些失控的血肉从身体上分离——他们是地宫的“看守者”。

        这些看守者不能言语,不能看,不能听,甚至连思维和感知方式都已经变异成非人的状态。

        在成为看守者之前,他们都是万物终亡会最狂热最忠诚的成员,他们付出人类难以想象的代价,甚至变异成这幅令人不寒而栗的状态,为的就是可以长期把守这座地底宫殿最深处的秘密——因为普通的人类守卫在这条通道中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想到那个从七百年前便一直待在“密室”里的大教长,就连贝尔提拉都忍不住感到一阵微微的战栗,她对看守者点了点头,随后一脸肃然地向前走去。

        沉重古老,不知何人建造的石门在贝尔提拉面前自动打开,一个有着三条岔道的小厅出现在她面前。

        中间的岔道通往真正的“血肉之渊”,左边通往“献祭场”,右边才是大教长身处的密室。

        贝尔提拉向前走去,在跨过大门的一瞬间,无数疯狂的呓语声陡然加强,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在她脑海中回荡着,这位女教长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后在疯狂呓语声的纠缠中走向大教长的密室。

        站在密室前的“看守者”仍然是沉默着对贝尔提拉行礼致意,并帮忙开启了密室的门。

        在走进密室的一瞬间,所有疯狂的呓语便瞬间消失,那种始终压在身上的错乱精神压力也统统不见,贝尔提拉松了口气,她知道,这便是那位大教长的力量。

        密室不大,里面除了一些石质的桌椅家具之外便看不到任何多余的装饰,那位令人敬畏的大教长就位于密室的中央,他坐在石质的书桌后面,正在翻看着一本厚重古老的大书。

        贝尔提拉忍不住看了那本书一眼,一种强大的精神吸引力立刻将她紧紧摄住,但在彻底被那本永远无法读完的“终极之书”控制之前,她强行转移开了视线,并对书桌后面身披黑袍、面貌模糊的大教长鞠躬致敬:“大教长。”

        大教长的声音从兜帽下面传来,里面混杂着嘶哑的声响:“我听说你行动暴露,还受了伤?”

        “……是的,”贝尔提拉迟疑了不到一秒钟,但还是点头坦白,“我大意了。”

        “没关系,小事而已,”大教长淡淡地说道,似乎真的对这点失败毫不在意,“我们很快就不用遮遮掩掩了,那些精灵造成不了多少麻烦。比起这个,我命你调查的事进展如何?”

        “永眠者将高文称作‘域外游荡者’,他们似乎得到了一些情报,并依此判断高文?塞西尔的复活其实是一幕假象,他们认为有某个外来的‘邪灵’或‘不可名状者’占据了那副躯壳。”

        “域外游荡者……”大教长喃喃自语着,随后貌似随意地将手在那本“终极之书”上轻轻拂过,后者立刻发出一阵嗡嗡的声响,书页自动飞快地翻动起来,并停留在某一页上。

        大教长看了那页一眼,微微摇头:“终极之书上没有关于域外游荡者的信息。”

        贝尔提拉谨慎地说道:“那么……这个情报是假的?”

        “也有可能是超脱了凡人理解,涉及神明的秘密,”大教长将终极之书合拢,语气淡漠地说道,“高文?塞西尔不可能复活,这一点你是清楚的。”

        “是,”贝尔提拉微微低下头,“那我们之后对高文?塞西尔要采取的行动是?”

        大教长再次打开终极之书,并将手在书页上轻轻拂过,这一次,终极之书的书页以更加疯狂的速度和幅度翻动起来,并在几秒种后停在某一页上。

        “终极之书的答案未变,”大教长淡淡地说道,“不接触,不干涉,保持距离。”

        “是。”

        大教长微微点了点头,从兜帽下传来他低沉的声音:“我们在安苏和提丰的布置已经启动了么?”

        “遵照您的命令,战争将在虚假的和平中降临。”

        大教长沉默良久,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这是凡人挣脱命运必须付出的代价。”

        “有一件事令人很在意,大教长,”贝尔提拉突然说道,“圣光教会近期的活动正越来越过激,他们借着打击异端的名义,开始在各地压制其他教派,并大规模地吸纳浅信徒和新信徒,短时间内他们的规模已经膨胀了一倍……”

        “浅信徒……想要借助于数量么……”大教长自言自语着,并最终摇了摇头,“自寻死路……再继续发展下去,他们迟早会被自己信仰的圣光吞噬,他们此刻的所有努力都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编织绞索而已。”

        “但如果他们真的成功,圣光之神恐怕会成为一个无法抗衡的存在……”

        “其他教派不会坐以待毙,圣光的力量越强,它所要面对的反抗之力也会更强,”大教长微微摇头,“不管怎样,现在还不是我们插手的时候。”

        “是。”

        几十分钟之后,贝尔提拉离开了地宫的底层,穿过那充斥着疯狂呓语、黑暗恐怖的深邃走廊,将所有幻听幻觉都甩在身后之后,这位女教长微微呼了口气。

        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地宫走廊,她轻声自语:“连终极之书也无法给出解答的‘域外游荡者么’……”

        圣苏尼尔城,皇冠街四号的塞西尔宅邸前,访客络绎不绝。

        自从塞西尔家族一夜之间跌至谷底,整整一个世纪以来,这是这座宅邸第二次这般热闹起来。

        上一次还是高文?塞西尔公爵重返王都的时候。

        桑提斯发出的多个招募信息确实产生了效果,即便人们对黑暗山脉的疑虑仍在,也还是有很多人会抱着看看情况的心态来了解一下——不过大多数响应招募的人只能在工匠协会、学者协会里和桑提斯留下的接头人进行见面、报备,有资格来皇冠街四号的,至少也得是具备正式超凡者级别的法师协会成员,或者有大人物的推荐信函才行。

        可即便有这么一道“过滤”,皇冠街四号白天也接纳了几十个来访的客人。

        响应者如此之多是有道理的——在半年前,高文第一次在王都发布招募信息的时候,南境开拓还只是一纸空文,除了一个开拓计划之外,人们看不到任何保障和前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响应者,但如今再怎么说也是大半年过去,南境的开拓队伍至少是确确实实地站稳了脚根,这便等于打破了关于黑暗山脉的大部分恶劣流言,桑提斯这个法师协会成员在这时候拿着公爵的命令,领着光鲜的队伍,在王都进行正式的公开招募,情形自然会不一样。

        至少,这一次王都的学者、法师、工匠们可以看到一些实际的保障了。

        那些有所成就,不愁生存的人或许不会动摇,但那些本就落魄,只为了讨个生存的人中难免会出现动心者。

        在所有响应招募的人中,数量最多的是在工匠协会报名的符文工匠和机关师,其次是在学者协会报名的落魄学者、书记员,法师数量是最少的,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只是保持着观望的心态。

        “女巫”吉普莉站在宅邸的一层客厅中,面带微笑接待着那些身穿法师长袍或短袍的拜访者,并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每一个人神色间的细微变化。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376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