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兰

第三百三十五章 帕蒂?葛兰

        听到侍从汇报的内容,看到罗佩妮?葛兰脸上表情的变化,高文立刻就猜到发生了什么。

        就如他所知,以及推测的那样——帕蒂?葛兰便是葛兰领的领主之女,而且那个小女孩现在的状态一定不怎么好,她之所以连接进入永眠者的心灵网络,恐怕也和她的身体状况有关。

        高文掩饰着内心中的波动,脸上只是带着单纯的好奇:“葛兰女士,发生了什么事?”

        “请不用担心,您在此稍事等候即可,”罗佩妮女子爵控制住了自己脸上的担忧神色,她对高文微微弯腰致歉,语调低沉而快速地说道,“我需要离开一下,很快就会回来。”

        高文略一思索,点了点头:“……请随意,去处理你的事吧,不用在意我们。不过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随时乐意效劳。”

        罗佩妮女子爵快速地道了谢,然后便脚步匆匆地跟着侍从离开了会客厅。

        高文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但直到最后都控制住了进一步询问的冲动,也没有提出任何想要和对方的女儿见面的想法——因为那太突兀了。

        帕蒂?葛兰应该只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高文则是刚复活没多久,目前正在大南边开荒的边境公爵,这八竿子打不着的情况下突然要见对方的女儿也着实可疑了点,总不能拉着人家单身妈妈开口就是一句“老乡,我听说你家还有个闺女?”——真要那样的话自己一世英名肯定没了……

        为了防止引发罗佩妮的警惕和抵触,他要让自己的言行自然一些才行,所以高文只是默默目送着女子爵离开了房间,他知道自己总能找到机会见上那个“帕蒂?葛兰”一面的。

        挥手让那些聒噪的竖琴和七弦琴都安静下来之后,高文开始颇感兴趣地在会客室中转来转去,观察着那些来自前葛兰子爵的收藏品和创作品,一边看着那些颇有个人特色的事物,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关于前葛兰子爵的种种记叙和流言——那些事情距今短的只有数年,长的也不过是十几年前,但却已经在这个年代混乱的记事习惯和某些别有用心的扭曲中变得荒诞不堪,仿佛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黑暗故事一般。

        在那些各种版本的流传故事中,前葛兰子爵是一个深受恶灵或者遗传疾病困扰的精神病人,他同时兼具着智慧过人和精神癫狂的特点,他用充满智慧的手腕聚敛财富,但又把财富肆意挥霍,败坏着家族的传统和名声,将领地上的秩序搞的一片混乱,他曾经是年轻一代南境贵族中的佼佼者,是无数贵族小姐心中的理想情人,但他最后却堕入了对禁忌知识的渴求中不可自拔,甚至自身都最终丧命在魔法实验室里……

        高文脑海中不断拼凑着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一大半都是琥珀派人调查的结果,当他再度把那些故事梳理了一遍之后,他转过身对正在舔盘子的半精灵点了点头:“吃饱了么?”

        “吃饱啦吃饱啦!”琥珀特别没出息地拍拍肚子,“看你这表情这个语气……肯定又要让我干活吧?”

        “不是很麻烦的事,”高文笑了笑,“你去城堡大门口一趟,去看看那扇门……”

        ……

        在傍晚的舞会开始之前,罗佩妮?葛兰终于再度出现在高文眼前——当然,琥珀比她更早一步回到高文身边。

        这位女子爵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之色,但情绪显然已经平静下来,高文见到她之后带着好奇很自然地问了一句:“刚才我听到了侍从的话,帕蒂?葛兰是……”

        “是我的女儿,”罗佩妮女子爵淡淡地笑了起来,似乎唯有在提及自己女儿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才会柔和自然一些,“她的身体不是很好……”

        “希望她能早日恢复健康,”高文说道,“有机会的话,我想看看那个孩子——我的领地上有一位相当优秀的德鲁伊,说不定能有所帮助。”

        罗佩妮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和高文说话时的语气也比之前真诚了些许:“感谢您的仁慈,但恐怕并没什么德鲁伊能治好帕蒂的病。当然,您可以去见她,我想帕蒂应该也很高兴可以认识像您这样传说中的人物——她小时候经常听您的故事。”

        舞会如期开始了。

        在葛兰堡最大的宴会厅中,美食美酒摆满餐台,葛兰家供养的演奏者们在大厅角落的一座木台上演奏着舒缓优美的安苏宫廷音乐,身着盛装的绅士和淑女们走入宴会厅,在这繁盛奢华的地方展开他们贵族式的社交,而这些来自葛兰领周边的中小贵族或贵族子嗣们都没有忽略那个坐在大厅尽头平台上的人——时不时有人把视线投向那个高出地面的地方,看着正在上面交谈的塞西尔公爵和葛兰女子爵,并猜测他们究竟在谈些什么。

        高文其实只是在和罗佩妮闲谈,他在看过这场舞会的规格,现场所用餐具的质地,乐师的数量和服饰之后微笑着称赞了一句:“一场不错的舞会。”

        “能得到您的这般评价是我的荣幸,”女子爵答道,“我已经尽我所能让这场舞会能配得上您。”

        高文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在接下来的某个瞬间,他注意到了罗佩妮?葛兰看向大厅中那些贵族成员时的一丝眼神变化。

        那是深沉的敌意,是蔑视,是一丝近乎仇恨的火焰。

        这一丝眼神变化被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高文正好捕捉到,恐怕以他的观察力也会忽略过去。

        高文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用很随意的语气说道:“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有多少在十天前也曾出现在卡洛夫?霍斯曼伯爵的宴会场中呢?”

        罗佩妮?葛兰的表情似乎僵硬了那么一瞬间,但她所有的异样都转瞬即逝,在下个瞬间,她已经坦然自若地开口了:“看来哪怕七百年过去了,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情仍然瞒不过您的眼睛。”

        “不,有很多都能,只不过我恰好在事后知道了其中一两件而已。”

        “……霍斯曼伯爵用不光彩的手段窃取本属于您的财富,幸而葛兰领没有染指其中。”女子爵在沉默两秒之后说道,并且不动声色地规避了高文一开始的问题,没有把话题引向那些聚集在这里的贵族成员们。

        但高文本身也不是追究这件事来的,他只是随口提了一句,看了看罗佩妮?葛兰的反应,随后便假装忘记了这个话题,转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你的丈夫,在我看来是个了不起的人。”

        “……那个了不起的人,只给我留下了一团混乱。”

        高文微微笑了一下,转头看着那些在宴会厅中翩翩起舞,谈吐优雅,仿佛舞台剧演员一样拿捏着腔势的南境贵族们,突然间,他的视线被宴会厅门口门缝里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吸引了。

        他看不清那是什么,但他知道确实有人在门缝那里——因为旁边的罗佩妮?葛兰已经站了起来,并带着惊讶和紧张、担心的神色看着相同的地方。

        这位女子爵显得有点无措:“公爵阁下,请允许我先……”

        高文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不用在意,去吧。”

        女子爵几乎是立刻便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她从大厅侧面快速穿过,走向宴会厅的大门,而高文则很自然地也跟了过去。

        宴会厅中有人惊讶地注意到了这一幕,但在罗佩妮摆手示意之后,音乐声继续响起,参加舞会的贵族们便没有离开,但很多人的注意力显然已经到了大门那边,并跟随着罗佩妮和高文的身影。

        罗佩妮推开宴会厅的门,高文站在她的身后向外看去。

        一张用木头打造的、带有轮子的椅子停在门外的走廊上,一个略有些惊慌的女仆站在椅子后方,一个蜷缩的小小身影坐在椅子里面。

        那个小小的身影是个女孩,她身上披着白色的、被特殊裁剪过的“衣服”,那衣服只有一只衣袖,腰部也有着很大的开口,因为穿着它的人皮肤脆弱溃烂,恐怕已经不能接触任何布料;她用一个歪歪斜斜的姿势坐在椅子里,数根皮带将她的身体固定在那里,以防止她滚落下去;在她的裙摆下,一条腿已经从膝盖被截断,干瘪萎缩的残肢无力地搭在椅子上;她的半个躯干仿佛被烈焰炙烤过,皮肤焦黑起皱,又随处可见开裂、结痂之后形成的层层伤疤,一团扭曲怪异的血肉粘连、生长在她那焦黑起皱的半个身体上:那是她曾经的一条手臂。

        她就这样像个破破烂烂的洋娃娃一样被绑在椅子上,头颅艰难地支撑起来,并不断地轻微抖动着,似乎难以让自己的脖子固定在任何角度。

        但她仍然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正好奇地盯着高文。

        她三分之一张脸上都是丑陋扭曲的紫红色伤疤,但她还是笑了起来,看起来很开心的模样:

        “你真高!”

        随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就和爸爸在故事里讲的一样!”

        高文在椅子前蹲下身,让小女孩不必再费力地抬着头,他看着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唯有这双眼睛,还是和梦境之城中那个活泼的女孩一模一样。

        “你好,帕蒂。”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4399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