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变革者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变革者

        小女孩有点愣愣的看着高文,很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高文微笑着,轻轻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你似乎也知道我。”

        “你是高文,很久以前的大英雄!”小女孩高兴地说道,但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嘶哑,与梦境世界里那清脆悦耳的嗓音很不相同,“爸爸以前跟我讲过你的故事……女仆们都在说,你来城堡里了……”

        小女孩说着说着,气息有点跟不上,便停了下来开始喘气,她似乎过于兴奋,以至于忘记了自己身体的状况,高文见状赶紧说道:“慢点说话,不着急,我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的。”

        “我的天……”琥珀的声音这时候才从高文身后传来,这位半精灵脸上带着不忍,语气中充满惊愕,“她怎么会这样……”

        站在椅子后面的女仆低着头,在罗佩妮女子爵面前显得很是惶恐:“对不起,女主人,但是帕蒂小姐她……”

        “我知道,”女子爵看着自己的女儿,语气中却满是无奈,“带小姐回房间休息。”

        帕蒂立刻努力抬起头:“可是妈妈,我想再……”

        “听话,回房间休息。”罗佩妮女子爵再次强调道,然后略有点犹豫地看了高文一眼,高文不等对方开口,便主动上前对小女孩说道:“听你母亲的话,先回去休息吧,我会去看你的。”

        “一定要来啊!”帕蒂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高文,她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就是自己在心灵网络中见过很多次的“塞尔西叔叔”,而只是对一个从故事里走出来的“主角”充满兴趣。

        面对小姑娘的期待,高文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女仆带着帕蒂离开了,用那把看起来是特别制作的、仿佛某种简陋轮椅一样的椅子,高文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城堡深邃的走廊中,随后才扭头看向罗佩妮女子爵:“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女子爵显然不是很希望提起这方面的话题,回答的很是模糊:“在她小的时候,遭遇了一场火灾。”

        “火灾?”高文摇了摇头,“是罗曼?葛兰子爵遭遇的那次事故吧……”

        罗曼?葛兰正是罗佩妮?葛兰的丈夫,葛兰子爵领的上一任领主,那位在贵族和吟游诗人口中“疯癫、狂妄、身负诅咒”的年轻贵族。

        罗佩妮的表情明显略微僵硬了一下,眼神也跟着有了一丝淡漠疏离,她转向宴会厅的门,吸了口气:“公爵大人,我们不应该让客人等太久。”

        “一场舞会可以持续到天明,期间主人离场也自会有管家处理好一切,”高文在罗佩妮身后淡淡地说道,“我们或许可以聊聊‘土地法案’和‘自由民法’。”

        罗佩妮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盯着高文的眼睛。

        高文淡淡地说道:“让里面的人等着吧——他们的时间并不宝贵。”

        “我对您提出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女子爵说道,“那些都是失败和错误的产物。”

        高文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你就不好奇你的丈夫当年为何会失败么?”

        罗佩妮沉默了片刻,挥手招来刚刚来到厅外观察情况的管家,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才看向高文:“我们可以去二楼的书房。但我仍然要强调——我对您要谈的那些事情已经没有兴趣了。”

        高文和琥珀跟在女子爵身后,不久后便来到了位于城堡二楼的书房,在这间书房中,高文再次看到了罗曼?葛兰子爵的画像——那位面带微笑的年轻人在画框里坐着,似乎仍然在这书房中办公一样。

        但让高文比较尴尬的是——罗曼?葛兰子爵的画像对面还挂着另外一幅画,那上面是他……提着开拓者之剑和守护者之盾站在高高的山岗上,器宇轩昂地看着前方,算是高文?塞西尔流传最广的形象。

        琥珀立刻在高文身后捅了捅他的腰:“哎哎,你看,你挂在墙上哎!”

        高文不动声色地躲开琥珀的手指头,颇有些尴尬地开口了:“我还以为在我‘起身’之后,大家都已经把我的画像从墙上摘下来了……”

        “我的丈夫视您为偶像,”罗佩妮女子爵淡淡地说道,“在他离开后,这间书房就始终保持着原先的陈设。”

        高文默默地点了点头,信步走到书桌旁,轻轻敲了敲桌面:“当年,他就是在这里写下自由民法的么?”

        “我说过,那已经是失败和错误的产物了——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一切,”罗佩妮冷漠地说道,“所以这才是您来到此处真正的目的么?并不是见见新邻居,也不是来谈生意,而是来讨论我丈夫生前犯下的错误?”

        “不,我来这里最初的目的真的只是拜访,而在了解到一些关于罗曼?葛兰子爵的情况之后,我对他的生平也产生了一些兴趣,但我并不认为可以用简简单单的‘错误’两个字来概括他的一切。”

        高文不紧不慢地说着,脑海中由琥珀调查出来的、关于罗曼?葛兰子爵的事迹也慢慢在他脑海中拼凑成型,在抹去那些刻意扭曲和被无知世人曲解的部分之后,一个改革先行者的形象渐渐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禁止一切奴隶贸易,将领地上所有的农奴和奴隶解放为自由民;重新丈量土地,收缴所有逾制的、不义的、未登记的土地并分给新自由民;允许任何人经商、做工、狩猎、开垦,并在领地内取消‘贱民限制法’,允许获得自由的奴隶学习手艺成为工匠;取消了贵族子弟成为骑士的特权,让平民和贵族子弟一样可以接受骑士学徒选拔……”

        高文一条一条地说着,看着罗佩妮?葛兰的表情一点点变得阴沉,最后他摇了摇头:“都是很伟大的想法。”

        没错,这就是通过军情局的调查和梳理之后,高文所掌握的、关于罗曼?葛兰子爵的情报。

        一个在他揭棺而起之前便曾站出来,努力想要改变这个时代的先行者。

        在十年前,一个年轻的南境贵族觉醒了,他用不同于常人的眼光看到了那些隐藏在繁华之下的黑暗肮脏,意识到了安苏现行制度的落后,意识到了贵族体系对这个社会的限制,意识到了各种传统法律对平民的无端压迫,以及在这个压迫过程中所浪费掉的生产力,他甚至可能已经意识到了人民的力量——或者至少说是人民的“价值”。

        然后他展开了改革,带着年轻人的锐气展开了改革。

        在最初阶段,领主的强势权威和旧贵族体系的迟缓笨拙让他的改革顺利开启,他在一部分领地上实行了新的法令,并收获了一些成果……

        但这个最初阶段异常短暂。

        反弹的力量凶猛无比,几乎没有任何人理解这位年轻贵族所做的一切,他被冠以“神经错乱”、“离经叛道”、“被魔鬼蛊惑心智”的种种骂名,几乎是在眨眼间,年轻有为的子爵就成了破坏王国秩序、腐化贵族体统的罪恶代言人,几乎小半个南境都在对他口诛笔伐。

        在那之后的记载变得模糊凌乱,没有任何可靠的文字或不可靠的吟游诗人能描述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琥珀只从某个散落民间的诗册中找到了罗曼?葛兰子爵最后的下场:

        “在那风雨交加的夜晚啊,子爵钻进了他的试验场,他要继续索取禁忌的知识,好填饱他那永远饥渴的胃囊——但幸好神明及时阻止,派出了圣洁的使者来结束子爵的疯狂,一场大火从天而降,净化的火焰光芒万丈!”

        那诗册多半是某个胆大包天的吟游诗人的,而胆子那么大的吟游诗人……恐怕早已经被吊死在哪个广场上了,再想找其源头也是不可能的。

        但罗佩妮?葛兰仍然记得那时发生的事情:

        “暴徒冲进了城堡,他们穿着佣兵和平民的衣服,里面混杂着拥有超凡能力的骑士和法师,他们一路冲上山,打破大门,冲进内厅,原本应该护卫城堡的骑士和法师在关键时刻都不见了,我的丈夫只能独自面对那些暴徒……直到城堡的魔力中枢爆炸,”罗佩妮脸色冰冷地说道,“然后,暴徒突然停了手,来自周边几个领主的‘援军’则‘及时’赶到,乒乒乓乓一通混战,暴徒退去了,我的丈夫死了,我的女儿则奄奄一息……”

        高文看着罗佩妮的眼睛:“因为必须维持贵族的体面,‘暴民’可以冲击城堡,可以杀死贵族,但绝不可攻陷城堡,不可毁灭一个姓氏——所以在幕后的人就要在关键时刻跳出来,在那些暴民完成冲击之后,以正义使者的身份出场,清除一切不光彩的证据。”

        “您果然目光如炬,”罗佩妮冷笑着,“那么您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一场清算和交易,你表达了自己重归正道的意愿,贵族们则宣布罗曼?葛兰子爵只是受到魔鬼诅咒所以才性情大变,冲击城堡的暴民被判有罪,数百人被绞死在葛兰城堡的城墙上,尸体风干之后扔下悬崖——正义得到了伸张,秩序重回正轨,至少人们是这样认为的。”

        罗佩妮女子爵突然咬着牙,脸颊上的肌肉难以抑制地颤抖着:“您知道那些冲击城堡,然后被绞死的都是什么人吗?”

        高文面无表情:“能被抓到并定罪的只能是没有超凡力量的普通人,那些混在人群中的骑士和法师,那些真正‘出了大力’的人,早在一开始就跑掉了,所以被绞死的是那些获得土地的农奴,是那些获准经商的平民,还有在新法案施行之后富裕起来的猎户和工匠们——在城堡的大门上,不只有刀剑劈砍的痕迹,还有草叉和锄头敲打出来的凹痕,那就是确凿的证据。”

        “那些人是有罪的!”罗佩妮?葛兰咬牙切齿,她努力维持至今的淡然终于被打破了,在得知高文已经调查一切,是知晓当年真相的人之后,她终于不再掩饰什么,“那些得到好处的,获得自由的人,他们就是暴民!他们应该被绞死——如果不是死亡只能有一次,我甚至恨不得让他们复活过来,然后再被我绞死一次!”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443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