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圣灵平原的所见

第三百六十六章 在圣灵平原的所见

        磐石要塞,牧师莱特对这座要塞的记忆很深刻——并不是因为这座要塞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故事,而是因为他的童年便是在这座要塞北方不远处的镇子里度过的。

        那时他还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修道院院长收养的小杂役,在要塞北方那座小修道院中的几年时光是他人生中最平静和惬意的日子,虽然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觉醒圣光天赋,还没有成为被普通人敬畏的“超凡者”,但那时候,修道院的老院长还活着。

        磐石要塞本身是一座巨大的城池,但它并不能自给自足,要塞中的许多用度都要依靠周围的城镇村落提供,而莱特当时栖身的修道院便负责为要塞中的骑士们提供圣水、圣油和护符。每个月的月末,莱特都会跟着老院长一起,坐着吱嘎作响的老马车从镇子一路赶到要塞,把新的圣物送到要塞长官手里。

        这座庞大的军事设施中满是凶悍的骑士和好斗的士兵,但他们对从修道院里来的人还都很客气,在送货的日子里,莱特便会在那些士兵的眼皮子底下,在要塞下层区的墙垛之间转来转去,黑漆漆而且镶嵌着发亮铜条的城墙,以及安置在城墙上的投石机是当年最让莱特着迷的东西。

        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没几年,老院长便被调派到圣灵平原的中部地区,莱特也跟着去了中部,再然后又过了几年,老院长离开人世,新的院长接管了修道院,莱特成了牧师,又被编入中部教区的神官团……转眼十几年就过去了。

        再一次见到磐石要塞,便是在两年以前,他作为传教牧师被中部教区的主教一脚踢出教堂,然后沿着多尔贡河的河岸一路南下,昔日离开这里的小杂役变成了传教士,穿着牧师长袍回到了这个地方。

        那一次,莱特并没有在磐石要塞停留太久——虽然这座城池中有很多值得他回忆的地方,但要塞中所熟悉的面孔几乎已经都看不见了,就连当年那个强壮凶悍,令人畏惧的要塞长官也在几年前因为旧伤问题离开了岗位,所以他只是匆匆停留,补充了干粮和水之后便离开这里,踏入了南境那片荒凉野蛮的土地。

        他没想到,在短短两年的传教时光之后,他就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在入城必经的关卡前,他看到了两支长长的平民队伍,一支走向城里,正排着队接受检查,另一支则从城里出来。这些队伍的主要成员是赶着大车的商旅,另外一些则是穿着铠甲带着刀剑的佣兵和冒险者,只有少数普通百姓混杂在队伍里,而那大多数都是在附近城镇居住的平民——在这个年代,平民想要弄到贵族签发的通行证可不容易,除了塞西尔领庞大且源源不断的移民队伍之外,很少有普通人会进行“长途旅行”。

        莱特老老实实地在队伍里排着队,等了很久才终于轮到自己,他在那张登记姓名、检查通行文书的桌子前停下,一边从怀里掏证明文件一边对桌子后面懒洋洋的士兵说道:“愿圣光庇护你。”

        感觉到一个堪称庞大的阴影笼罩过来,正在桌子后面犯困的士兵激灵一下子睁大了眼睛,随后他就听到了那声嗓音低沉的“愿圣光庇护你”,抬起头,他看到一个比自己长官还强壮的男人正站在面前,对方穿着一身陈旧的牧师长袍,而且从长袍里掏出了两份证明文件——一份带有圣光教会的印记,显然是证明神官身份的,另一份则应该是贵族签发的通行文书。

        这个懒洋洋的士兵顿时清醒过来,一边麻利地接过文书一边颇有些殷勤地打着招呼:“圣光庇护你——牧师先生。其实你可以不用排队的。”

        虽然眼前的牧师身穿的长袍略显陈旧这点有些奇怪,但牧师就是牧师,是超凡者,是上等人,而且这还是目前正强势的圣光教会的牧师,他当然不敢怠慢。

        “大家都在排队,”莱特温和地笑了笑,并随口说着,“人很多啊——我记忆中这里平常没这么多人的。”

        “咳,那是去年,今年可不一样了,”士兵摇着头说道,“一大批商人在圣灵平原和南境之间倒腾起了药水生意,而且还有很多破产的农民不知道听了哪的鬼话,要跑去南境讨活路——很多商人带着大公爵签发的通行文书,专门负责把这些人往南运,你看见那些挂着三束稻草的大篷车了么?那些就是,他们是往白水河码头去的……”

        莱特眨眨眼,心中有些感慨:即便在这里,领主所做的事情也产生着这么大的影响么?

        正说话间,士兵已经检查完了莱特的神官证明,并看到了下面通行文书上的印记,这名士兵说到一半的话顿时停住,他表情有点古怪:“又是塞西尔公爵的证明文件……”

        莱特好奇地问了一句:“怎么,有问题么?”

        “……哦,当然没问题,这可是公爵的印记,不可能有问题,”士兵慌忙说道,并紧接着有点尴尬地解释,“只不过最近每天看到的通行文书里有一半都带着塞西尔的徽记……”

        “开拓领总是需要人丁和物资的,”莱特不紧不慢地说道,“只不过这么多年没有新的开拓领出现,大家恐怕都忘记这些了。”

        “反正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士兵嘟囔了一句,把检查过的证明文件交还到莱特手里,“你可以进城了,牧师先生。”

        莱特接过文书,贴身放好,转身走向了那座在记忆中很熟悉的、包覆着黑钢和铜条的沉重大门。

        穿过深沉的城门,穿过要塞坚固的第一层和第二层城墙,便是磐石要塞的内城区域。

        作为一座巨大的堡垒,磐石要塞并不只是个军事建筑,它是南境和圣灵平原之间最重要的通关屏障,也是往来商旅歇脚、集散的场所,为了实现这些功能,也为了保证要塞中近万士兵和骑士、法师的生活,要塞的内部其实就是一座设施齐备、繁华热闹的城市。

        这座城市仍然没什么变化。

        莱特走在磐石要塞的街头,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画面在这些熟悉的街景面前逐渐重新清晰起来,他看到了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糕饼店——在每个月来这里送“货”的日子里,他有八个铜币的零花钱,正好可以在店里买一份便宜蛋糕或甜饼,他还看到了那座油腻腻的“屠宰广场”,看到了广场边缘竖着的高高的木架子,他记着那木架子是用来鞭打小偷和逃兵的——但由于南境久无战事,在要塞里当兵完全是个安逸的好差事,所以它的主要作用还是鞭打小偷。

        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有小偷被绑着双手吊在木架子上,被鞭打的皮开肉绽,而磐石要塞城内的居民和很多士兵最大的消遣就是来到“屠宰广场”欣赏这种鞭打的场面,而且莱特还记得,在每年火月的第二个休息日,磐石要塞城里还会有庆祝城市落成的庆祝活动,其最主要的一环就是把火月抓到的第一个小偷绑在上面鞭打一个小时。

        如果当月没有抓到小偷,则用抽签抽中的奴隶代替。

        奴隶主们都很乐意把自己的奴隶送到这里鞭打,这对于他们似乎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塞长官会对此有金钱补偿——甚至如果奴隶在鞭打过程中不小心被打死了,那么补偿的金钱足够奴隶主再买两个健康的新奴隶,所以城里有奴隶的人甚至会把火月的庆祝节当做一次抽奖活动,还会为此收买负责鞭打的士兵……

        莱特脑海中冒出这些回忆,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曾经觉得这野蛮,觉得这残忍,但他从未像今天这样,觉得这充满罪恶。

        在塞西尔领看到那么多农奴、奴隶、奴工在勤劳工作之后换来自由,有了自己的房屋和财产,甚至上了学认了字,成为和大家一样的“塞西尔公民”,亲眼看到了那些被视作“蠢笨劣种”的人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充满尊严地活着,他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接受中部地区这些所谓“文明社会的高雅娱乐”了。

        而且还有这座一成不变的城市……这座几十年,甚至一百年都没有变化的城市。

        视线中甚至连一座新筑的房屋都没有。

        莱特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屠宰广场,并再也没有了在这座城市中停留、休息的兴致。

        他只是补充了一些干粮、清水和便于保存的啤酒,便很快地离开了磐石要塞,穿过要塞北部的大门,他便正式踏上了圣灵平原的土地。

        他在城外的荒野上走了很久,直走了一整个白天,才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看到一座小小的村落。

        看了一眼天色,莱特决定在村子里休息——他的路费不多,但村里人通常不会拒绝一位牧师的投宿,他还可以帮人劈柴来换一顿晚饭,这比在城市里过夜要省钱得多。

        他走进村子,在那坑坑洼洼的烂泥路上走着,身旁是一座座低矮破旧的茅屋和木屋,他打听清楚了村子管理人的位置,便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但一阵突如其来的骚乱声从身后传来,让莱特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烂泥路上的行人正在散开,而两名身穿铠甲的士兵则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和头发,把他从附近的房子里拖了出来,一个身穿破旧裙子的女人从屋子里跑出来,哭喊着跪倒在那两名士兵脚下——在那两名士兵身后,则跟着走出来一个身穿神官长袍,头戴白色金边软帽的圣光牧师。

        显然,身为超凡者的圣光牧师是控制局势的人。

        莱特立刻迈步走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他来到那个身穿长袍的圣光牧师面前,皱着眉问道,“这个男人犯了什么罪?”

        那个跪倒在地上的女人看到又有一个牧师出现,立刻更加大声地哭喊起来:“大人!我们真的没有信邪神啊!那只是个旧账本——”

        女人的哭喊声戛然而止,因为一道律令-沉默的神术落在了她身上,她只能张大嘴巴瞪着眼睛,用力抓着自己的喉咙,而释放神术的那名圣光牧师则收回手,略有点好奇地看了眼前的莱特一眼——确认这是教会同胞之后,他才开口了:“兄弟,这不关你的事——我怀疑这家人跟邪术祭祀有染。”

        被两名士兵拖行在地上的男人低声咕哝着:“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莱特皱着眉看着这一幕,并以最大的耐心看向眼前的牧师:“有什么证据?”

        “在他家里搜出一本书,”那牧师扬了扬手里的一本陈旧册子,“这就是接触亵渎知识的证据!”

        倒在地上的男人哭了起来:“那只是个旧账本……我只是想教我的婆娘认几个字啊……”

        他的话没说完,旁边的士兵便用铁靴子踹在他身上,让他把剩下的话都随着血沫子咽了下去,那士兵踩着他的头,语气严厉无比:“不准蛊惑人心!平民认什么字!平民家里怎么可能有书?”

        “平民家里有藏书就是个危险的信号,这藏书很可能是魔鬼放在他们家里的,哪怕书上记载的是看起来正常的文字,亵渎的知识也会隐匿在字里行间,不识字的平民看着这些书,看的不是上面的字,而是魔鬼的话,”那名牧师在胸前画了个圣光之主的符号,一脸严肃地说道,“这是梅高尔主教做出的警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6315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