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多事的一夜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多事的一夜

        一条条暗褐色的触须在水潭上方扭曲蠕动着,任何耸人听闻的梦魇中都很难再现出这样诡异恐怖的景象,本就身受重伤的克莱门特在这些触须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几乎是瞬间,他的手脚和躯干就被十几条大大小小的触须给缠了个结结实实,感受着那滑腻冰凉的软体肢体一点点把自己勒紧,这位时常和各种恐怖黑暗魔法打交道的万物终亡教徒竟然都感觉到了一种寒彻心扉的恐怖!

        而随着这些触须一同从水中漂浮上来的,还有一个女性的上半身——提尔的身体从触须之间“挤”了出来,这位海妖此刻的模样全然不同往日,她的脸颊和上半身大片皮肤上都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鳞片,又有带着妖艳花纹的膜状物和周围的触须连接在一起,她此刻的样貌就仿佛大陆东部那些最迷信的水手们在烂醉之后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妖艳美丽的少女,却是海怪的模样,那反差巨大的姿态,足以把人拖入最甜美却致命的梦乡。

        提尔从水中上来,一双已经变成淡金色竖瞳的眼睛中倒映着眼前的景象,她看了看全副武装目瞪口呆的钢铁游骑兵队员,又看了看被自己卷住的陌生老头,眨眨眼:“我睡觉的功夫怎么还多出一个人来?”

        索尔德林和钢铁游骑兵们一样被吓了一跳,提尔现在的姿态简直平日里那懒洋洋的海毛虫怪判若两人,但他还是很快镇定下来,就要回答海妖小姐的问题——可就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他的视线却扫过了那些正在水面上不断蠕动的触须。

        其中一些触须上,布满了扭曲诡异、超出人类理解的怪异花纹。

        索尔德林的意识在这一瞬间便恍惚起来,那些花纹中仿佛带着强大的魔力,又蕴含着绝不应被凡人知晓的隐秘真理,他感觉自己的全部理智都在这一瞬间动摇了,大量难以名状无法听清的低沉呢喃在脑海中轰然作响,嗡嗡隆隆搅动着他的思绪,并有无数离奇的、荒诞的幻象浮现在他眼前。

        索尔德林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他前些日子曾经和高文一起去收容中心看过那神明血肉样本,并在安全距离上体验了一下直面神明的感觉,此刻他的感觉和当时是如此接近……他在直视与神有关的奥秘!

        高阶游侠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是徒劳无功的,他已经看到那些花纹,在脑海中和某些神明知识建立了联系,这些知识是无法被抹除的,他感觉自己的思维一点点被影响,被浸润着,在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的时光之后,他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然后震惊地发现——

        他没变成白痴,也没失去自由意志,更没被什么神明低语给逼疯,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心中充满了积极向上的乐观情绪:他这辈子都没这么愉快过!

        别说负面情绪了,他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正处于精神状态的最巅峰,不但开心的一比,甚至还想狂喜乱舞一下。

        话说狂喜乱舞是什么意思?

        索尔德林终于意识到眼下这种情绪也是不对劲的,赶紧摇摇头把那些不知为何不断往外冒的开心情绪都甩出去,不过他的精神状态还是好的不行——不管怎么说,这至少没什么害处,他就一边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要去看那些花纹,一边跟提尔说道:“提尔小姐,控制住那个人!他是敌人!”

        “啊?啊……哦哦,知道了!”提尔似乎还没睡太醒,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又从水里抽出几根触须缠在已经快被勒晕过去的克莱门特身上,“那我把他缠瓷实点……”

        “也别太使劲,别勒死了……”

        虽然过程好像跟一开始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最终结果好歹不错,在确认那个老头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之后,琥珀终于从暗影潜行的状态走了出来,她刚才也不小心看到了提尔那几条特殊的触须,这时候显得精神格外振奋(事实上周围的钢铁游骑兵战士们也差不多一样,那积极乐观的精神治愈效果甚至让所有人都忘记了刚刚看到提尔海魔形态时的些许恐惧),她快步来到水潭前,首先仰头看了提尔一眼:“你这样子……好厉害啊……你们海妖还能变成这样?”

        “参考大鱿鱼的模样变的,”提尔得意地扭了扭自己的另外几条触须,“怎么样,吓人不?”

        “……确实吓死人了——如果你别这么扭来扭去的话。你现在扭来扭去的样子特滑稽。”

        “嘁……”提尔撇了撇嘴,随后好奇地低头看着被自己绑瓷实的克莱门特,用一条触须拍了拍对方的脸,“话说这个人到底是从哪来的?我就睡了一会,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连那种被称作榴弹炮的东西都用上了?”

        看着眼前的敌人,琥珀脑海中闪过了她所看到的那些惊人场面——被刺杀的国王,明显参与其中的王子,还有国王手上的暗影玺戒,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出大事了——如果没错的话,这个人是我从东部边境那边带过来的,他刚才当着我的面杀了国王!”

        “哦,我还以为探索遗迹的时候睡觉有多大罪过呢,要被你们用榴弹炮炸,”提尔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那你说的这事儿好像挺严重的?要不要赶紧去通知你们的领主?”

        “当然要!”琥珀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转头看向索尔德林,“游侠,你帮忙在这里看着,我这就回去报信!”

        长风要塞,华丽的休息室内,埃德蒙王子取出机械表,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

        那位“克莱门特大师”看样子是回不来了。

        他很早就听说过,贸然闯入暗影界的人将面临极大的危险,古往今来有很多暗影大师找到过进入暗影界的大门,但其中一大半的人最终都死于非命,在那个与现实世界扭曲对应的世界中,疯狂而又扭曲的生物会撕碎一切闯入者,而且那些生物在暗影环境中的力量强大到匪夷所思……

        “万物终亡么……被邪教洗脑的人果然脑子都不是很好。”埃德蒙合上了表盖,最后低头看向自己那已经彻底失去生命的父王,他脸上终于隐隐浮现出一丝伤感来。

        “父王,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结局……但为了摩恩家族的重新辉煌,也为了这个王国的复兴,只能请您先走一步了,”埃德蒙在弗朗西斯二世的尸体前弯下腰,轻声说道,“您曾经说过,当国王最要懂得的,就是妥协的艺术,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每一位安苏之王都是依靠妥协,才能坐稳王位……

        “但是时代变了,父王,妥协结束了。”

        年轻的王子直起身,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屋子,他来到走廊上,看到塞拉斯?罗伦公爵正静静地等着自己。

        “今夜真是多事啊。”东境公爵面无表情地低声说道。

        “安苏之王遇刺了,”埃德蒙?摩恩说道,“来自王都的刺客杀死了我们的国王。”

        “维尔德家族对摩恩后裔逐渐脱离他们控制的情况不满已久,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了摩恩后裔中最有能力的人离开王都,白银堡中只留下一个好控制的棋子,他们当然会忍不住动手,好让国王和储君都无法回到城堡,”塞拉斯?罗伦看着埃德蒙的眼睛,表情相当坦然,“这是顺理成章的。”

        “没错,情况就是如此,”埃德蒙微微点头,“塞拉斯?罗伦大公爵,我最信赖的人,去点选兵马吧——腐朽的安苏需要一场血与火的洗礼才能重获新生。”

        “当然,我未来的国王,”罗伦公爵微微鞠躬,并向后退了一步,“但在点选兵马之前,这里首先需要一场大火,来为我们的国王送行。”

        埃德蒙微微点了点头,但在罗伦公爵转身离开之际,他又叫住了对方:“公爵,你是效忠于我的,对吧?”

        “当然,罗伦家族永远忠诚于摩恩王室,”东境公爵停下脚步,看着埃德蒙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绝不是北方那群贪婪的山狼。”

        西方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亮起了一点红光,那是安苏人所建造的长风要塞所处的方向。

        此刻天气晴朗,夜色正深,即便在冬狼堡,那点红光也清晰可辨。

        冬狼堡最高的塔楼上,罗塞塔?奥古斯都站在明净的水晶窗前,静静地注视着从长风要塞升腾起来的那一点红光——那红光正飞快变大,在短短的时间里,甚至连那个方向的天空也微微显出一些红色来。

        即使中间隔着一片小平原,即使整座塔楼都笼罩在魔法屏障里面,罗塞塔?奥古斯都也仿佛仍能从空气里嗅到一些烧焦的味道来。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罗塞塔?奥古斯都转过身,看到那个温德尔家的姑娘脸色匆匆地走进了房间——他认得这个姑娘,是个很优秀的高阶骑士,年纪轻轻便接管了冬狼堡,在边境线上立下过不少功劳。

        温德尔家血统优良,继承人从来都不让人失望。

        “陛下,”安德莎?温德尔进屋之后迅速行了一礼,随后飞快地说道,“鹰眼哨兵观察到安苏人的长风要塞有火光升起,似乎出事了。”

        提丰皇帝点了点头,语气毫无波澜:“知道了。”

        “陛下,我们是否需要……”

        “不需要,那是安苏人自己的事情,”罗塞塔打断了安德莎的话,这个气质阴郁的男人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我们已经和安苏人签署了和平协定,不是么?”

        看到皇帝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意,安德莎不由得感到心中一颤。

        短暂的两秒钟沉默之后,年轻的狼将军轻轻吸了口气,躬身后退:“我明白了,陛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742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