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莱蒙特的末路

第三百九十九章 莱蒙特的末路

        崎岖难行的黑暗山脉中,莱蒙特主教用最快的速度一路狂奔着。

        他撕掉了长袍的下摆,扔掉了在山林中行动格外碍事的主教冠冕,代表着教廷权威的华丽手杖也被他当成了拐杖,用来在崎岖的山道上开辟道路,掌握平衡,他感觉自己一生都没有如此狼狈过,巨大的挫败感和耻辱感让他怒火中烧,然而他却丝毫不敢去释放这怒火——因为那不断攀升、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混乱魔力所带来的压迫感仍然紧紧地攥着他的心脏。

        一直跑到山林深处,跑到一个再也看不到战场的地方,他才敢稍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做过的路。

        即便看不到,他也知道那些教廷骑士应该已经死了——即便没有被那个强大到匪夷所思的能量生物杀死,也肯定死在了熊熊燃烧的圣光之中。依靠献祭战友来逃出生天的莱蒙特主教此刻心中毫无愧疚,因为他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大的公义:教廷骑士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主献出生命,一个地区主教则是确保教会力量存续和发展的基础,用前者来保证后者的安全,这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剧烈地喘息了一阵之后,莱蒙特主教终于稍稍缓过气来,他抬起头,看着四周阴暗的、被山间枯木怪树环绕的山路,脸上的表情突然困惑起来。

        他为什么要逃?他为什么会如此恐惧?他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不堪?

        莱蒙特困惑着,并在巨大的困惑中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精神状态的不对劲。

        他确实是个爱惜生命的人,而且在圣光教会所有的地区主教中属于能力较低、个人实力较差的,但他再怎么说也是个地区主教,即便遇上了极端险恶的战局导致不得不撤退,他也绝不至于狼狈到这种程度,不至于因恐惧而一路狂奔,像个丧家之犬一样!

        莱蒙特主教突然握紧了手中的权杖,一层细密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渗透出来,他意识到自己的思想可能受到了外来因素的影响,有什么东西,某种无法被圣光屏障抵御的东西,进入了他的大脑,放大了他的某些性格弱点,让他在战场上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并导致他几乎毫无作为地迎接了今天的失败。

        否则的话,以他的实力哪怕仍然无法对抗城墙上那个可怕的能量生物,也至少可以掩护一部分教廷骑士撤退回来,至少可以不用败的这么狼狈,这么惨烈!

        “出来!”莱蒙特主教突然高声喊道,一道又一道的圣光笼罩在他身上,增强着他对各种魔法效果的抵御能力,但即便这样,他也没有产生丝毫的安全感,他只能通过大声喊叫来增加一些底气——即便他清楚地知道,这种大喊大叫的反常行为也正是自己受到意识干扰的证明,“从我的头脑里出来!我知道你的存在!出来!”

        连续这样大喊大叫了好几次,山道中都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回响,这位老主教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但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一个女性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一个穿着白底紫边长袍、手中提着一盏提灯的女性,她的长袍说明了她的身份:一位女神官,而且极有可能是高阶神官,然而那长袍的样式却不同于目前大陆上任何一个正统宗教,莱蒙特用自己的宗教知识判断了半天,才隐隐约约地看出那长袍可能是七百年前永眠者教会的样式。

        这位手执提灯的女神官脸上带着温和恬静的微笑,那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母性”的笑容似乎有着某种令人解除心防的力量,即便莱蒙特已经抱着最大的警惕,他在看到对方微笑的一瞬间还是险些放松下来——但幸好,在最后关头他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用疼痛确保了自由思考的能力。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真的站在那里,他能从那栩栩如生的身影边缘看到一些仿佛梦境般动荡虚幻的轮廓,他知道自己看见的只是一个幻象——一个位于他脑海里的、投射在他视觉中的幻象,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或看到这个提灯的女人。

        在旁人看来,他很可能只是满脸戒备警惕地看着山道上的空地而已。

        “你是什么人?!”莱蒙特主教紧握权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镇定一些,尽管他知道自己现在丝毫没有主动权——一个能够直接将如此清晰的幻象植入他头脑的对手,这已经是他无从抵御的力量了,几乎就和塞西尔城墙上那个狂暴的能量生物一样无从抵御,他甚至没期待眼前的“女人”回应自己——

        但那个女人还是开口了,嗓音就和她的面容一样温柔恬淡:“莱蒙特主教,很高兴看到你能活下来。”

        “你是什么人?”莱蒙特主教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想干什么?”

        “永眠者高阶主教,赛琳娜?格尔分,希望我没有吓到你。”女人微笑着说道。

        “永眠者?!”莱蒙特主教顿时大惊,“你……你们这些邪教徒想做什么!?”

        “能够‘捕获’一个高阶神官的机会并不多,”赛琳娜?格尔分似乎很有耐心地回答着莱蒙特的问题,但她的答复显然不是后者希望听到的,“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才在圣光教会的主教级成员中埋下种子,但你的表现却让我们失望,你竟愚蠢地挑战域外游荡者和祂建立的力量,我们才不得不提前动手,在你彻底失去价值之前把你‘抢救’出来……”

        “埋下种子……”莱蒙特主教惊怒交加,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你们早就在我的头脑里动了手脚?!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曾经有很多计划,但现在你的价值已经所剩无几,我们只能物尽其用,”赛琳娜?格尔分轻声叹息,缓缓走向一脸惊恐的莱蒙特主教,“主教先生,借用一下你的大脑,我们需要看看你们的神……在这七百年间的变化。”

        ……

        城市南部不断传来的爆炸声终于结束了,这也是这一日所有战斗的尾声。

        高文看了一眼放在自己手边的开拓者之剑,这把长剑静静地依靠在桌旁,在今天一天的战斗里,它都没有上场。

        敌人的力量比他预想的还差劲,以至于整场战斗都不需要他出面去救场。

        赫蒂推门走进了房间:“先祖,南城墙的来犯之敌已经被歼灭了,进攻者除一人逃脱外全军覆没——除了南城区的两条街区暂时能源中断之外,我方没有损伤。”

        “很好,看样子卡迈尔可以得到他想要的实验数据了,”高文其实已经知道战场上的情况,但在听到赫蒂的汇报之后还是点着头说道,“这样一来,这场战争的走向就基本上不会再有变化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我们竟然就这样赢了……”赫蒂脸上仍然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她已经收到从北部和西部前线传来的情报,这场本应浩大而艰难的战争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奠定了胜局,这实在超出了她的想象——哪怕之前高文就表现出对战争胜利的十足信心,她也一直以为那是先祖在安定人心而已,而且此刻她还有个问题没想明白,“先祖,其实我有个问题……您是怎么知道那些教廷骑士会从南城墙发动攻击的?”

        当然是用卫星的魔力环境成像图看见的——但这话可不能直接说出来。

        高文摸了摸下巴,带着一脸“局势尽在你祖宗掌握之中”的表情说道:“排除掉北部和西部两个方向,如果有人想突袭我们,他们能选的只有东部的矿山路线和南部的黑暗山脉——矿山并不是个好选择,因为一旦他们从那里进攻,而且没能第一时间拿下整个矿山镇,那么塞西尔主城就会被惊动,他们就失去了突袭的优势,所以他们一定会选择黑暗山脉。”

        高文顿了顿,接着说道:“黑暗山脉和南城墙距离很近,而且地势复杂便于隐匿,即便有哨兵巡逻,高阶超凡者也能依靠地势潜伏到离城墙很近的地方,并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霍斯曼伯爵的军队主力进攻方向是塞西尔领的北方,在这种情况下,从另一边夹击突袭才是正常方案。”

        赫蒂被高文的分析说服了,不再有别的疑问,只是带着一丝忧虑说道:“先祖,我很担心那个逃跑的敌人,如果情报没错的话,那极有可能就是圣光教会南部教区的地区主教——虽然圣光教会在南境影响力较弱,但仍然很有势力,他们的地区主教如今领着教廷骑士以讨伐邪恶的名义直接进攻塞西尔领,这便已经不再是协助贵族战争那么简单,而等同于正面宣战了,如今那名主教已经逃脱……不知道他会引来多大的麻烦。”

        高文挑了挑眉毛,颇感有趣地看着赫蒂:“如果是以前的你,这时候首先担心的肯定是我们跟圣光教会的南部教区正面开战会有什么不利影响,但现在你的注意力好像已经不会纠结在这种事情上了。”

        被高文这么一提醒,赫蒂也意识到了自己思维方式的变化,这位为塞西尔家族整天提心吊胆的女士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变化,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甚至已经和整个南境所有贵族开战了……我还担心南部教区干什么?”

        高文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担心,在开战之前我就派索尔德林领着一支精锐小队在黑暗山脉里待命了,他们这时候应该……”

        高文话音未落,索尔德林的声音已经从门外传来:“那个主教死了——我们发现了他的尸体。”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795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