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零二章 行尸走肉

第四百零二章 行尸走肉

        领主传来的“清扫”命令在塞西尔士兵之间传播着,这场追击战已经进入一种近乎机械化运作的阶段——至少对塞西尔战斗兵团而言是如此。

        每天,前方斥候以及安插在贵族联军中的密探都会将最新的情报送到战斗兵团指挥官的手上,而即便没有这些情报,已经完全失去秩序的贵族联军在逃窜时也几乎无法隐藏自身的行踪,塞西尔兵团以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锁定着那规模庞大的敌军,只要对方停下,炮火轰炸便会立即展开,没有正常的进食,没有正常的睡眠,甚至几乎没有停下脚步的时间——事实上这对于追击的双方而言都是一种意志力的考验,但很显然,贵族联军受到的考验会更加艰难。

        塞西尔的士兵们有着轮班休息的机会,胜利之后乘胜追击的澎湃斗志也在激励着他们继续向前,沿途不断捣毁贵族各个领地的驻屯点为他们带来了足够的补给,而在塞西尔本土安全之后,从领地方向还派来了几次接替的援军,这进一步减轻了追击部队的压力。

        反观贵族联军……他们正在迅速被逼近极限。

        事实上他们早就达到极限了,以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任何凝聚力和纪律性的贵族私兵而言,当重型魔晶炮弹摧毁了整个前锋部队、具备超凡之力的贵族老爷和骑士、法师们也和普通步兵一样死在战场上的时候,这支联军中的绝大部分普通人就已经没了丝毫的战斗意愿。

        他们之所以到今天还在持续逃窜,其中一个原因是联军中的骑士和贵族们还在努力维持最后的体面,塞西尔人的“天火爆炸”虽然可怕,但近在咫尺的超凡强者对普通士兵的威慑力更加强大,长久以来这些“上层人”所积累的威压已经被深深印在那些农奴兵、私募兵、青壮征夫的脑海里,至今还在勉强维持着队伍的局面。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在开战之前霍斯曼伯爵所做的那些宣传,以及至今仍然在联军残兵之间流传的谣言——不少人坚信塞西尔人是依靠施行邪术、亵渎神明才崛起的,落入塞西尔人手中的下场会比死亡还惨,塞西尔的土地上遍布着谎言、罪恶、亵渎和疯狂的混乱,这种无端的谣言本应被理智者一笑置之,但却在那些迷信又无知的私兵脑子里深深地扎下了根,而随着塞西尔人无情的追击以及可怕的武力,这些偏见的力量甚至让本应毫无凝聚力可言的贵族私兵们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但不管他们坚持多久,他们的体力和意志终于是要到极限了。

        寒冷的夜风吹过平原,夜风中带着春铃草的清甜,来自克里特兰的骑士巴尔特尔坐在一个冰冷的土坑里,和他的两名骑士同伴、九个扈从一同默默地数着时间,而在他们身边,是稀稀落落的几十个人,几十个来自巴尔特尔地区的私募兵、弓箭手、苦力和农奴兵。

        这些就是从巴尔特尔出发并幸存下来的所有人,他们的领主已经死了,他们的一百多个兄弟姐妹在逃亡的路上失散,就连他们自己,也在入夜之前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夜幕里,没有人敢点亮灯火寻找同伴,甚至没有人敢开口呼叫可能就走在旁边的其他贵族兵团,失散之后好不容易重新聚拢起来的几十个人只能聚集在这黑暗寒冷的夜幕中,静静等待明天。

        等待那个不一定会降临的明天。

        没有人说话,即便朝阳的一线辉光已经出现在天边,也没有人抬起头来向着地平线看上一眼。巴尔特尔低着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脚下的地面,饥饿和困倦同时撕扯着他的神经,让他不想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个动作。

        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几天几夜没有睡觉,即便超凡者也会在这种情况下濒临极限,更别提那些普通人。巴尔特尔现在只想躺下,只想睡觉,只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庄园,喝一口热辣的姜汁酒,然后一觉睡个三五天,但他知道自己没机会了——他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庄园,因为就在昨天,他的队伍已经从那座庄园经过,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被从天而降的炮弹赶了出去。

        巴尔特尔把手探入怀中,沉默着摸出了自己最后的食物:一小块仿佛木头般粗劣的黑面包,而伴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人也从身上摸出了最后的食物——小块的面饼,奶酪干,面包片,或者什么都没有。

        这些东西不是他们的军粮,而是他们在逃亡路上从沿途的田庄或村落中抢来的,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甚至连抢一口食物的机会都不会有——那些塞西尔人一直在努力驱赶着他们在荒芜的旷野中奔逃,就像狼群驱赶羊群一般。

        没有烤架,没有煮锅,升腾的炊烟会招来塞西尔人的“天火”,这是逃亡日子里大家总结出的为数不多有用的经验。这一小撮逃亡队伍把最后的食物送到了嘴边,在朝阳的第一线阳光照到脸上之前,他们开始默默地进食,巴尔特尔用力咬着在往日里他绝对不会吃一口的劣质黑面包,布满血丝的双眼中满是疲倦。

        他想睡觉,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现在只想睡觉,他想吃饱,然后躺下,不要有任何东西,不要有任何东西来阻止他。

        一种尖锐的呼啸声从远处传来,从高空飞过。

        这尖锐的呼啸声是魔鬼的语言,是死亡、灾祸、诅咒诸神的声音,在这呼啸声响起的一瞬间,巴尔特尔只感觉自己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下意识地收紧,但在肌肉即将下意识地将他从地上撑起之前,他的动作却因另一个更加强烈、更加没有理智的原因停了下来。

        他不想起来,他只想休息,只想静静地待在这里,去?他?妈?的生命和尊严!他不?想?起?来!

        巴尔特尔的双眼充血,近乎咬牙切齿地看着脚下的地面,而在他周围,两个骑士同伴,九个扈从,几十个私兵,所有人在短暂的颤抖和紧张之后,竟全都待在原地。

        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只有几双麻木的眼睛抬起,用毫无生气的视线扫了周围一眼。

        尖锐的呼啸声划破了天空,令人胆寒的爆炸从远处传来,身子底下的地面都在这爆炸中微微颤抖着,那是足以让高阶骑士和法师都尸横遍地的恐怖力量,巴尔特尔听着那似乎不是很远的爆炸,默默拿起了手中的食物,把它送到嘴边。

        他身旁的同伴们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短暂的迟疑之后,继续进餐。

        第二轮啸叫声从空中传来,片刻之后,第二轮爆炸响彻天地。

        爆炸的震动和身体本身的虚弱让巴尔特尔手中干硬的面包掉在地上,他近乎麻木地看着那沾满泥土的面包,面无表情地伸手把它捡了起来,继续塞进牙齿之间,仿佛咀嚼木头一般恶狠狠地咬着。

        第三轮啸叫声传来了,这次的爆炸似乎更近了一点。

        哪怕“天火爆炸”落在头顶上,他也不想起来!他们也不想起来!

        他们撕咬着仅剩的面包和面饼,人类的分享精神甚至从一些人的脑海中涌了出来,尚有食物的人把食物分成了两份,送到了身旁早就饥肠辘辘的同伴嘴边,在天火爆炸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来自克里特兰的骑士和他们带领的兵卒们沉默地吃着这些最后的食物,直到爆炸平息,直到魔力爆炸之后特有的刺激性气息飘到他们身边。

        然后他们就静静地在土坑和石头之间坐着,躺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当塞西尔的一支“回收小队”发现这支队伍的时候,小队的队长大吃了一惊。

        几名贵族骑士带着几十个私兵坐在距离最后一次炮击仅有数百米的地方,一半的人都已经昏睡过去,而保持清醒的人则带着麻木的表情看着塞西尔战斗兵出现在他们眼前,那仿佛死人般的眼神让回收小队的队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多年之后,回收小队的队长这样描述他看见的场景:

        “……在越过那个极限之后,他们(贵族联军)的意志完全被摧毁了,他们就像行尸走肉一样在平原上挪动,等到体力耗尽之后就停下,随便坐在什么地方,我们的炮弹落在他们身旁,他们也完全不为所动,他们会吃完最后的食物,然后就那样等着。投降?不,他们不是要投降,他们根本不思考这个,他们就只是在那里待着而已,只不过当我们到了之后,他们就很配合地把武器都扔了出来,他们唯一要求的,就是睡一觉……似乎只要能让他们安安稳稳地休息一下,让他们干什么都行。”

        在碎石岭战斗结束之后的第八天,逃亡的贵族联军开始大批量地投降——或者说停在原地,静静地等待塞西尔人对他们进行“收编”。

        菲利普骑士和瓦尔德?佩里奇看到了他们从军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景象:彻底失去斗志的人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成批成批地在平原上游荡,抓捕俘虏不再需要任何战斗,只需要随便在那些人脚下开几枪,或者向远处扔一枚结晶手雷就可以。

        他们自然会停下来,甚至如果给他们绳子的话,他们会自己把自己的手捆上。

        在碎石岭战斗结束之后的第十天,塞西尔战斗兵团进入了南境的西部地区,通过一连串的迂回,他们在卡洛尔-康斯科一带绕过了一条长长的弧线,并向着霍斯曼领继续“追击”,而在这天的下午,拜伦骑士率领着来自塞西尔本土的一千支援部队和大量物资给养完成了和菲利普兵团的汇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807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