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零三章 收编

第四百零三章 收编

        与只能在旷野和丘陵地间仓皇逃窜的贵族联军不同,塞西尔战斗兵团一直都能得到来自本土以及莱斯利地区、康德地区的支援,尽管由于道路、交通方面的限制,这些支援并不及时,但在这个局面下,这些支援已经足够让战士们稍有喘息和轮换了。

        在第十天的下午,拜伦骑士带领着来自塞西尔本土的一千部队和大量物资给养抵达西部,和菲利普骑士率领的第一、第二混合兵团顺利汇合,而他们汇合的时候,瓦尔德?佩里奇正带领着第二兵团的将士们将成群结队的贵族联军战俘捆起来送往后方。

        拜伦找到了带队的菲利普:“我带来了更多的‘说服者’轻型炮弹和替换用的加速导轨组件——话说你这边看起来情况还不错啊。”

        由于多日的行军作战,菲利普骑士脸上带着一丝倦意,但精神仍然昂扬:“这些东西来的正是时候——粮食可以依靠携带的干粮和从敌人那里缴获,但炮弹这东西确实消耗挺严重的。”

        拜伦抬起头,看着那些表情麻木、步伐僵硬、行尸走肉一般被绑住双手的俘虏,从这些俘虏的精神状态中,他知道这场追逐战已经快要到尾声了。

        “要尽可能让这些人活下来,这是领主交待的,”他对菲利普说道,“贵族联军里绝大部分都是各地征募起来的农民和猎户,还有各种农奴兵、奴隶兵,这些人都是劳动力。”

        “我知道,”菲利普点着头,“不过说实话……敌人越跑越散,尤其是在进入开阔地区之后,有好几个贵族带队朝着不同方向逃窜,我们用炮火消灭和拦截了一部分,但还是有几支部队冲进了更西边的森林里,我认为至少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敌人逃脱了。”

        “这种情况在领主预料之内,”拜伦点了点头,“我们有强大的火炮和射线枪,但毕竟人数有限,要把敌人全部消灭或收编都是不现实的。但是不用担心,我出发之前领主说过一句话——贵族有他们放不下的城堡和地产,他们不可能永远流窜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解决掉那些跑掉的家伙的。”

        “但愿如此吧,”菲利普深深地出了口气,抬起头望着那长长的、几乎看不到尽头的俘虏队伍,“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整个王国南部就变成一个整体了……”

        在追击的第十二天,贵族联军的核心——超凡者组成的骑士和法师队伍,以及督战的贵族们终于彻底崩盘。

        本就缺乏组织和纪律性的贵族私兵原本不可能坚持到今天,他们之所以能一直逃亡下去,大半原因都是联军中的超凡者还在用强韧的意志力以及威慑力维持着局面,但当这些超凡者的意志也抵达极限之后,整个联军队伍的崩盘几乎就是在一瞬间。

        贵族联军开始成片成片地投降,并且是由骑士、法师甚至贵族领主亲自带队的投降。

        其实按照一般规律,贵族们的投降应该更加轻易才对——按照通常贵族战争的“规矩”,在战场上投降被俘的贵族将得到符合其身份的待遇,作为交换赎金的筹码,他们的生命安全将得到保障,甚至会被礼遇有加地送到战胜者的城堡里,成为座上宾客,但塞西尔人可怕的作战方式以及高文?塞西尔不遵守贵族规则的风格让那些人吓破了胆,他们根本不敢把自己的性命交到那些塞西尔士兵的手上。

        但当体力和意志都被消磨到极限之后,即便再多的顾虑和恐惧也无法让他们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前走了。

        那些失去斗志的贵族兵——包括骑士团和征召兵——就像吓傻了的山羊一样待在平原上,他们大多吃完了最后一口食物,甚至连曾经骑着的战马和路上抓到的老鼠都已经被他们用来果腹充饥,他们多日无法躺下睡觉、无法安稳吃喝,满脑子已经只剩下炮弹爆炸的隆隆声响,这些人有的几十个一堆,有的几百人一群,零零散散地到处都是,而塞西尔士兵所要做的,就是在广阔的平原上到处跑着收拢这些人,再把绳索交到他们手上,让他们自己把自己捆起来。

        瓦尔德?佩里奇和他带领的第二战斗兵团主要负责收拢这些俘虏,并将其押送到后方,俘虏的数量是如此庞大,以至于负责押送的人还比不过他们押送的俘虏的数量,然而他们一点都不用担心俘虏在半路上逃亡——那些人已经在多日逃亡中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而且即便他们反抗,手无寸铁的征召兵俘虏也对付不了塞西尔战斗兵手中的射线枪和熔切剑。

        而随着俘虏越来越多,战线越来越长,一个尴尬而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塞西尔人手不足。

        第二战斗兵团的押运队开始出现短缺,甚至瓦尔德让骑士团从康德地区调来了后备的一千人来前线接收战俘也还远远不够,非但不够押送所需的人手,甚至就连在平原地区就地看管那成千上万的贵族征召兵战俘也显得捉襟见肘。

        当菲利普和瓦尔德两位正统派骑士为这预料之外的尴尬局面而发愁不已的时候,拜伦骑士自告奋勇地带了一队人马前往南部调集援手。

        菲利普骑士平素里对拜伦那吊儿郎当缺乏骑士操守的行事作风颇有微词,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位佣兵出身的老同僚在解决一些意外局面的时候总有着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奇点子——虽然有时候他的点子也令人眼前一黑,但总体而言还是很能解决问题的。

        抱着期待等了一些日子之后,菲利普和瓦尔德两位骑士等来了从后方返回的拜伦——他还是带着自己当初带走的那队人马,除此之外连一个人都没多。

        在已经愈发混乱的霍斯曼地区的平原上,菲利普惊愕地看着似乎无功而返的拜伦:“领主没有给你拨人么?训练兵也可以啊……”

        “我就没回塞西尔,否则哪能回来这么快,”拜伦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就去了一趟莱斯利领,见了见安德鲁子爵……”

        “然后呢?”菲利普疑惑地问道,并不住地看向拜伦身后,可是除了当时拜伦带走又带回来的一队人和许多辆马车之外,他看不到任何支援的人手,“安德鲁子爵派来的人难道还在后面?”

        “我借了五千把斧头,”拜伦指着自己带来的那些马车,“之后安德鲁子爵还会派人运一批粮食过来用作暂时过渡,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莱斯利领那边人手也不多,他们还帮忙看着从白水河里捞出来的几千人呢。”

        菲利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斧头?你带五千把斧头过来干什么?”

        “发给那些俘虏,让他们去砍掉霍斯曼领东侧的树林,就地建造战俘营,另外等一下你从战俘中找找,应该有霍斯曼伯爵身边幸存下来的人,带着他们去接收附近的农庄和粮仓——如果没有,那就多带几门炮过去。”

        菲利普听着一愣一愣的,简直想不到拜伦这满脑子的神奇操作都是怎么冒出来的:“你的意思是……让这些俘虏自己去盖个战俘营把自己关起来?”

        “你都可以发给他们绳子让他们把自己绑起来了,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自己盖个营地把自己关起来?”拜伦摆了摆手,“这些人已经被彻底消磨了斗志,起码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过来,要趁着他们还在这个状态,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些人彻底控制,之后再分批输送到塞西尔——最后这句是领主交待的。”

        菲利普无言以对,只好承认拜伦说的很有道理。

        于是,在这场漫长追击的最后一天,霍斯曼平原上最后的贵族联军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戏剧化方式结束了他们漫长而痛苦的逃亡。

        在数千塞西尔士兵的监督下,联军战俘们挥舞着借给他们的斧头,昼夜不休三班轮替地砍光了霍斯曼领地边缘的一片树林,然后自己盖了一座战俘营,把自己关了起来。

        而在这最后一批联军战俘被塞西尔人接收的时候,卡洛尔子爵和他最后的亲随、伙伴正跋涉在霍斯曼地区北部泥泞的湿地中。

        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子爵已经风光不再,他华丽的外套变得肮脏不堪,马裤和长靴被荆棘撕扯的破破烂烂,有着繁复花纹的披风上还有几个被热能射线枪贯穿的枪眼,多日不洗的头发就像油腻的水草一般贴在他的额头上,而在他身边,是比他还要狼狈的康思科子爵和马里?奥兰子爵。

        他们侥幸从饿狼般的塞西尔人手中逃脱,但却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往何方,严重的疲惫正摧残着这三位贵族的思考能力,他们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和这泥泞的湿地一样糟糕稀烂,全然看不见希望。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突然从后方传来,让正在艰难跋涉的卡洛尔子爵和他的同伴们紧张惊恐地停了下来。

        但等他们回过头之后,却发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塞西尔人。

        罗佩妮?葛兰女子爵停在他们面前,这位女子爵身后还跟着一支颇有规模的队伍。

        “葛兰女子爵,您也逃出来了?!”卡洛尔子爵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贵妇人,他发现对方的情况比自己要好的多,虽然看起来也有些狼狈,但她不但有马可骑,身边的护卫看起来也装备完整,真不知道这位女子爵是如何在混乱中做到这一点的,“这些人……”

        “我收拢了在平原上走散的人,”罗佩妮微笑着,“卡洛尔子爵,看来您又和队伍走散了。”

        这一幕似曾相识,卡洛尔子爵依稀记得,在碎石岭的山道上大军陷入混乱的时候这位女子爵也是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并且收拢了那些溃散无序的队伍,而此刻这样的情况竟然完全再现了,他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奇妙:“我狼狈的模样总是被您看到……”

        “跟上来吧——我还有几匹多余的马,”罗佩妮?葛兰对眼前这些落魄的贵族伸出援手,“我们要团结起来才行。”

        几位落难的贵族以及他们带领的最后亲随们加入了罗佩妮的队伍,马里?奥兰子爵忍不住对这支队伍的未来感觉好奇:“我们这是要去哪?”

        “往北,”罗佩妮?葛兰回头看了马里?奥兰子爵一眼,“我们要去磐石要塞。”

        “磐石要塞?”卡洛尔子爵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顿时忍不住迟疑起来,“那我们要穿过我的领地……那些塞西尔人……”

        “塞西尔人已经从那里离开了,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好不容易逃脱追击之后还会返回去,”罗佩妮?葛兰说道,“他们数量有限,不可能短时间占领每一个贵族的领地。”

        “他们离开了……”卡洛尔听到罗佩妮的话,突然忍不住心中一动,“那我……”

        “不要想着回到你的城堡里,子爵先生,”罗佩妮?葛兰知道卡洛尔在想什么,她立刻转过头严肃地警告道,“别忘了,那些塞西尔人在你面前炸塌了你的第一道城墙——那他们同样可以炸塌你的城堡。”

        一边说着,她一边回过头,视线中似乎有着无穷的坚毅:“南境已经没有一块地方是安全的,先生们,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寻求圣灵平原的帮助,寻求庞贝伯爵的帮助,就是前往磐石要塞——那是一座无比坚固的要塞,它的城墙中浇筑着魔导金属,能够抵御大魔法师的攻击,和卡洛尔领的城墙完全不一样,塞西尔人是攻不破它的。”

        或许是同样对磐石要塞充满信心,也或许是严重的疲惫影响着卡洛尔子爵的判断,他轻而易举地被罗佩妮?葛兰说服了,他点点头:“好,我们前往磐石要塞……”

        “当然,但在那之前,我们还要尽可能收拢失散的同伴,”罗佩妮?葛兰微笑着,那微笑显得格外有感染力,“一同从塞西尔人的追击中逃出来的还有几支队伍,我们要把所有失散的人都集中起来,而只有我们的队伍足够大,聚集的贵族足够多,磐石要塞才会意识到情况的严峻,才会更加认真地接待我们……”

        (这几天应该暂时没法双更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813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