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游走在诸天万界浪子 > “第一章,颖川书院”

“第一章,颖川书院”


        光和七年,颖川书院

        清晨,太阳初升,书院内便传来阵阵朗读声,一众学徒俱是聚精会神地翻阅着竹简,呈现出颖川书院独有的书卷气,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坐在末尾,仰躺着呼呼大睡的一个消瘦青年。青年披头散发,坐姿不整,与学堂内一众翩翩学子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周遭学子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对其视而不见!

        “奉孝,奉孝,醒醒,夫子来了!”

        这时,青年右手边一个儒雅学子忽然戳了戳他,轻声叫道。青年似乎睡得太沉,完全没反应。

        “咳咳!”

        一道咳嗽声传来,几个白发大儒走了进来,咳嗽声正是其为首一人发出。这人名叫司马徽,正是一众学子的老师!

        “郭奉孝!”

        司马徽也注意到了那名青年,低声道!

        没有回应!

        “郭奉孝!”

        司马徽稍微提高了些音量,依旧没有回应!这时,他身旁的几个大儒已经幸灾乐祸的偷笑起来了。其中一人还低着头,嘿嘿笑道“这便是司马兄最得意的一届学生了吗,在下算是见识了!”这是大儒卢植。

        绕是司马徽养气功夫深,在好友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面子上也是挂不住,当即怒发冲冠“郭奉孝,给老夫起来!”他已是气急败坏,再也顾不上大儒风范了。

        “夫子,你更年期又到了吗,每次都是这一句话,能不能来点创意?”

        郭嘉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一脸无奈的说道。

        闻言,司马徽气的胡子都直了,瞪着大眼睛怒道“郭奉孝,你给我出去!”

        “遵命!”

        郭嘉低头应了一声,嘴角微微一勾,得计也!再抬头,那一丝笑容已经收起,缓缓朝门口走去。

        “慢着!”

        就在郭嘉走到门口的时候,又一人开口了。

        “你便是郭嘉,尽得徳操兄真传的鬼才郭奉孝?”这是庞德公,与司马徽相交莫逆。

        郭嘉轻笑一声,瞥了眼仍然余气未消,大口喘着粗气的司马徽,道“夫子学究天人,嘉所学尚不及万一,怎敢言尽得真传?”

        “啪啪啪!”

        庞德公轻轻拍了几掌,抚须笑道“之前还觉得徳操有些夸大其词,如今才知所言不虚,不知不觉间,徳操已经身陷你的激将法而浑然不知。”

        郭嘉眉毛一挑“前辈说笑了,在下读书乏了,一时不察便睡着了,可没有设计夫子!”

        “郭奉孝,又着了你的道了!”

        庞德公还没来得及说话,司马徽开口了“若是平常,老夫还不至于如此轻易上当,可你利用老夫好友来访的时机,刻意让老夫颜面尽失,一怒之下将你赶出学堂,你好跑去青楼喝花酒,是也不是?”

        旁边几人讶然,之前还以为是司马徽教导不严,现在想想,以司马徽的性格,又怎么会收一个不思上进的学生,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闻言,郭嘉多少跳脚了。

        “夫子冤枉,嘉一穷二白,哪里喝的起花酒,你这是欲加之罪,学生不服!”

        司马徽冷哼一声,道“你是一穷二白,可荀文若有的是银子,你喝花酒的钱,可是荀文若给的?”

        “我郭嘉是那种吃搓来之食的人吗?”郭嘉挺直了腰板,一脸正气的说道。

        “你吃的确认不是搓来之食,你写诗与荀文若换钱,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吗?郭奉孝啊郭奉孝,你有这等天纵之才,却为何要如此自甘堕落?”司马徽痛心疾首的说道。

        “卖诗?”

        又一人惊叫出声,看向司马徽“此话怎讲?”这是蔡邕,著名才女蔡文姬之父,极擅诗词音律。

        司马徽长叹一声,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郭嘉,无奈道“近年来声名鹤起的鬼才便是他郭奉孝,荀文若堂堂正人君子,不屑盗用别人的诗词,便将他卖的诗以鬼才之名公布天下!”

        荀彧起身,朝司马徽行了一礼,道“荀彧有罪!”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蔡邕低头喃喃几声,忽然抄起戒尺朝郭嘉冲去,口中还叫道“竖子!”

        见状,郭嘉大惊失色,急忙朝门外跑去。

        “老头,大家熟归熟,该有的尊重还是要走的好不好!”

        “哎哟,杀人了……”

        学堂内,郭嘉哀嚎的声音传来,引得众学子纷纷大笑。

        “郭奉孝这算是自食其果了,正应了他那句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司马徽抚须笑道!

        “这正是一物降一物”庞德公赞同地点了点头!

        ……

        “哎哟,老头,你够了,我卖我自己写的诗与你何干?”

        藏书阁内,郭嘉苦着脸看着手臂上的几处淤青,当真是欲哭无泪!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剽窃了几首诗救济吗,下手这么狠!

        “竖子!诗文这等高尚之物竟被你拿来换取铜臭,气煞老夫了!”蔡邕大口喘着粗气,怒骂道。

        闻言,郭嘉不屑地撇了撇嘴“诗词能吃吗?再华丽的诗词,也比不上银子来的实在!”说着,忽然看向蔡邕“要不,我卖你几首,不过看你也没有荀彧那么财大气粗,给你打个八折,四百金如何?”

        “竖子!”

        见郭嘉竟重操旧业,诱导起自己,蔡邕顿时气急败坏,再度举起戒尺!“今日我便替徳操兄教训教训你这个不肖弟子!”

        郭嘉吃过大亏,早就有所警觉,见情况不对,顿时撒腿便跑。就这样,两人就在书院内你追我跑,闹得鸡飞狗跳。一代大儒蔡邕此时已经头发散乱,衣冠不整,再无一丝大儒风范。

        “父亲!”

        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两人俱是一顿。郭嘉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绿衣女子正款款走来。那女子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书卷般的清气!一时间,郭嘉竟看的痴了。

        那女子见郭嘉愣愣地盯着自己看,不由得俏脸微红。

        “竖子!”

        蔡邕原本被女儿看到自己这副衣冠不整的模样还觉得有些难为情,但见郭嘉色咪咪地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看,顿时又是怒发冲冠!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22258/8198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