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际女 > 第四十二章 慵懒的隐幻亲臣

第四十二章 慵懒的隐幻亲臣

        近于黄昏时,青丘地域的上空,淡淡的染着七彩霞光,隐映得整个青丘都像着了色般斑斓绚丽。

        子七蹲坐于水池边,反复吸气吐气。

        与风苏泰乙那家伙待久了,会把心神五脏六腑都气得焦黑。

        贝念紧蹲于她身侧,安慰着,莫要同他置气,听闻他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所以才不懂人情事故,不懂说话温暖寒凉。

        子七巴眨几眼,唉得一声叹了个长气,羽青那个老不死的还不来接她回紫昆山,不会把她给忘了吧。

        又细算一番,风苏泰乙,终归是欠了他的人情,可这人情欠得特别的憋屈。

        日月神潭之事后,她便同她的子玉阴差阳错分开,一个被带至九重天,一个却留在凡尘。

        记得在凡尘竹林时,听他说子玉为救俊一身负重伤,她满心记挂着她的子玉,可怪自身没修成一点法力,独自去不了凡尘寻找,接着又不得已且莫名其妙的跟来青丘。青丘这地境内,她除过他,其他亲认的长辈她自然不敢使唤,只得把去凡尘寻找的希望放于他身上。

        问题是,一开始请他帮忙去凡尘寻找,他竟不理会,却是让她一而再的请着,最后近于求,他才趁长辈们不注意时,极其不情愿的去了趟凡尘。

        可回来时,却说子玉身负重伤,不能不宜搬动,他要静养,且师姐蓝玲在照护。

        听得她内心焦成一团。

        不免心底咒骂着羽青,这么久也不来寻她,到底他又在干嘛。

        若羽青来了,或是一切都不是问题。

        而她的父君,他让贝念带话来竟是让她在青丘好好修养心神。

        她心神万好着咧,哪来的受损。

        “羽青,那个老不死的,还不来接我回紫昆山。”子七再次深深的吐了口长气,继续着埋怨道,“父君或是想着这里繁多的奇异瓜果,天天鲜香的花草,灵池里每天都升燃鲜灵之气好养身子,可我又不曾哪里受过伤,而且这里一点都不好,长姨母太过严肃了,小姨母总是柔柔弱弱的,时不时的还掉几滴泪,于她跟前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吐气重了把她给吹倒了,小姨父见我总是怪怪的叹气‘这娃儿若是男孩儿该多好。’昨日还问我,‘你跟随羽青主圣于紫昆山已是修了二十来年,细算去也近三十年,可曾学会什么术法。’我若要学会了些许的术法,我早奔走了,那还用得着天天在此受,恰同幽禁,现在连风苏那小子也摆脸色给我。”

        “风苏泰乙那小子,你可以忽略他,当他不存在。他一来生情如此;二来跟随羽青主圣久了,也沾染了些羽青主圣的桀骜,却又没得羽青主圣捏拿有度的分寸,所以他修成的都还是粗糙的劣质气韵。”

        贝念啧得唉了口气,暗自也怪自己法力不及他,不然痛快的打一架,将他制服,那可多好。

        “昨个,好话怠话讲着大半天才请动他再去趟凡尘,要他无论如何把我的子玉带过来,他去了回来竟然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话,‘子玉受伤严重,不好带回来,蓝玲师姐在照护’。这里多好养伤啊,还让子玉留于凡尘,要果酱没果酱,要什么没什么,连千年灵芝都没有,带回这里要什么有什么,他就那么蠢。”

        子七说到气愤之处,两手紧握拳头,敲打着自己的腿脚。

        “我怎么听着你们前后之话相互冲撞啊,前句说这里如何如何不好,后句却是说这里如何如何好,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子七和贝念一同回过头去,一俊俏男子站于她俩身后。

        他身着松松垮垮的碧蓝衣裳,隐约的露出胸前一大片似雪般煞白的肌肤,漫过腰身的长发和垂地的宽袖,加以他稍许倦怠的神情,活脱脱的勾勒出一幅极其慵懒的模样。

        只是他头顶套冠一枚玉簪,玉簪上系着长长近于垂地的五彩丝线。

        这五彩丝线,咋一看,特显眼;不咋着看,它还是引人眼目。

        不难猜到,这般耀眼的丝线绝对是出自天蚕的精品,不然也不会自带闪耀之光。

        风一过,那五彩丝线飘飘绕绕比他长长的发丝还绕人心神。

        “多看会,我头都要晕了。”子七用力眨巴几眼。

        “不要看他的丝线。”贝念揉了揉她的眼睛,训斥道,“你是谁,见着我殿下,还不行礼!”

        “我桑目,青丘太子苏木的隐幻亲臣,怎得向一个魔族姑娘行礼,传出去岂不笑掉大牙。”

        “他不是魔族姑娘,她是我黄龙天族极品仙家风家的血脉,她名唤风玉七柃,小名子七,往后便可同苏木一同唤她为子七。”风苏泰乙慢悠悠的走过来。

        桑目摇头叹笑,可刚才就明明听见她俩在说魔族之事,还真真切切的叫天魂古生为父君。

        风苏泰乙,平静的哦了句,而后继续着讲道,或是造化她仙身时,出了点小岔子。

        桑目听此,点头也哦了句,叹着一口气,絮叨着,一身两族,两族本是互为陌路,且又暗相较量,她这夹生饭的身份有意思,着实有意思。

        “你们。”子七一个猛起身冲上他俩,挥着拳脚打去,却没打着一个也没踢着一个。

        桑目稍避着些,对风苏泰乙叹道,“她这身上还是有魔族的戾气,只有魔族姑娘才会如此焦躁。”

        “呃,我天族的蓝玲师姐也同她一般,较之暴躁。”风苏泰乙驳回桑目。

        “怒可本宜,给我把他俩杀了!”子七怒吼。

        贝念唯唯诺诺的上前,“小殿下,我们走吧,怒可本宜大尊还被你父君关在魔宫的寒冰室里。今日我们不与这俩异货计较,他日待羽青主圣来接你时,再让羽青主圣好好教训这俩异货。”

        “你哪里来的自信,羽青主圣就会来此接你回去,他擅自消减复博天君法力仙量,遭了反噬,本于沁心洞里自解反噬困力,怎奈天魂古生,哦,你父君带兵带兽闯入紫昆山,他不得已又出了沁心洞,如此一番折腾,却是错过自解反噬困力最佳时机,现是生是死都不知,紫昆山六大授主是轮着班的来此拿仙灵之物给他固心神。”

        桑目伸手顺了顺被风吹移至脸侧的长发,而后用力向后一甩,真真的甩出一幕风情万种之姿。

        就连风苏泰乙,也看瞪了眼。

        子七心底一沉,她再没心情去理会桑目那妖娆之姿,她问向风苏泰乙,可是当真。

        风苏泰乙轻点了下头,“你的意外也只是个意外,但此事还轮不到你担心,我身为他的子徒也近不了身,你自然便别提,而此姑母羽胜北君在照护,又加以青丘的仙灵之物,或是不久便可如往常。”

        “也不知羽青主圣体内反噬困力发作时是何等恐怖之状,可怜我的青丘太子还处在紫昆山回不来,更不知他会不会受到反噬困力的影响。”桑目话完轻瞥着一眼子七,“全因你而起,你却在此舒适自如,半分愧疚都没吗?”

        贝念听此,唤出她的精蓝磷火,瞬间火焰一团一团攻向桑目。

        “放肆,几次三番羞辱我殿下,看我不教训你。”贝念怒气中,运着超于平常的法力,使得精蓝磷火的火焰高燃凡尺高。

        来不及回攻的桑目,他只得左右飞速闪躲。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22459/8271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