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极赋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细微之处

第五百六十八章 细微之处

          巡游的军队,在年关将近的时候,抵达了姑苏城。
          钟南,张工等率众亲自迎接,对于南方的将士来说,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元正,见识到李尘将军,以及李尘将军的凤翅镏金镋。
          不过这一次多出来了一个生面孔,便是沈天雄。
          在来这里之前,钟南就已经知晓云端之巅里多出来了一个天雷大将军,尤其是知晓奔雷军的旗号之后,钟南的心里是说不出来的高兴,这么神异的一支劲旅,进入云端之巅的麾下,意味着很多事情。
          比如说,往后,也有不少心仪云端之巅的猛人,会因为沈天雄的原因,进入云端之巅,因为奔雷军本来就是传说中的一支劲旅,无形之中影响着很多将士们的心扉。
      进入姑苏城之后,花椒和茴香拉开门帘,元正缓缓走出马车,看了一眼姑苏城的风景,冬季,没有想象之中的银装素裹,北方的话,这会儿绝对是大雪纷飞了。
        有些清冷,有些萧瑟,也非常的秀丽,江南的好处在于,其秀美,并不受四季轮回的影响。
        钟南上前说道:“府上已经备好了酒席,五千龙骑军一路护驾辛苦,理应嘉赏一二。”
          元正进入了城主府,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一次我是来到了你的地盘里,想要如何赏赐,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
          钟南嗯了一声,同时,除却花椒和茴香之外,还有一位陌生的女子来到了这里,便是杨芳。
          张工第一眼就察觉到了杨芳的存在,打量了一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面容秀美,可眉宇之间,也有几分英姿飒爽,看面相的话,不想是大魏的人。
        众人一一落座。
      天雷大将军坐在了李尘的身边,这一路上,两位天字号的将军,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不过惺惺相惜的意思还是有的,彼此都很欣赏对方。
        李尘是一个话不是很多的人,而沈天雄,平日里也是沉默寡言的主儿,两人的交流,颇有些无声胜有声的意味在其中。
        花椒和茴香安静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身为剑侍,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剑侍,永远都不会和自己的主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关于这件事,元正也曾苦口婆心的劝告过花椒和茴香,怎奈何,这两位绝美的剑侍,一直都不愿意,恪守着自己的本分,让元正的心里过去不去的同时,隐约之间,也有几分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要说佩剑的话,元正不敢说自己的佩剑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要说剑侍的话,元正的剑侍,还真的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剑侍。
      元正看着张工,温柔笑道:“大总管一直以来操劳政务,也到了应该成家立业的年纪,结果因为公务繁忙,也没有给自己找到一个媳妇儿,不知道最近在这件事上可有所发展。”
          张工之前一直都念叨着南海深处的美人鱼,不过去过一次南海,和那里的美人鱼接触过后,还真的觉得,年纪不是问题,种族真的是距离。
          只能放弃了,寻找人族的女子。
          可是人族的女子,大多数和张工也说不到一块儿去。
        一来是因为当初张工坎坷的经历,其实也不是多么的坎坷,无非就是一个猎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郁郁不得志而已。
          可是啊,大多数女人都不太喜欢那种郁郁不得志的男人,也很反感男人给自己倾诉衷肠大吐苦水,会觉得这样的男人,不像是一个男人,却不知道,很多时候,男人也是一朵花,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只是这一朵花,比较坚韧罢了。
            张工知道元正是什么意思,故意应道:“有劳主上挂念,实不相瞒,在下还真的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女子,不知晓主上可否介绍一二。”
          元正淡然一笑道:“果然啊,都是聪明人,我身边这一位叫做杨芳,来自于秦国,同我一起在江湖上游历过,她年纪同你相仿,你们两个人,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兴许会有很多的悄悄话要说呢。”
          杨芳看了一眼张工,和元正描述的一样,身材不高,相貌普通,可是仔细一看的话,还有点耐看,眉宇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英姿勃发,属于磅礴而内敛的那一类男人,表面上来看的话,这一类男人往往都比较轻浮,不太招年轻姑娘的待见,可是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了一定阅历的女人,都很喜欢张工这一类型。
        不过那样的女人,大多数都已经有了家室,也没有张工可以下手的余地。
        张工挤出一抹还算是温柔的笑容,对杨芳说道:“姑娘,在下张工,还请多多指教。”
            杨芳简单应道:“嗯,有机会的话,也希望总管大人,给我也多多指教一二。”
          元正微笑道:“这不就对了嘛,有些时候,男女之事,还真的看年纪,年纪相仿的人,同时也不是太年轻的那一类人,总还是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共鸣。”
        “同样都是年轻人的情况下,会因为人生理想的不对,看待爱情的态度不同,也没有经历过这世上的风风雨雨,故此都比较潦草,也没有多少深刻的往事。”
          “比较之下,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对于男人来说是黄金岁月,其实对于女人来说,也是黄金岁月。”
          三十岁的老姑娘可不是黄金岁月了,不过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在黄金岁月的。
            杨芳尚未婚嫁,还是一个老处女,这样的一个姑娘,张工心里当然会是满意的。
          张工很懂事的应道:“还是主上明察秋毫,洞彻人心啊。”
        元正哈哈笑道:“好久不见,你都已经这么会拍马屁了,官场上的起起伏伏,看来让你有太多感触。”
            张工道:“感触倒是没有多少,反正就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做事。”
          大多数人,都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做事,就连元正很多时候也是如此。
            元正转移了话题,说道:“这一次我巡游江南各地,总感觉,这里的民生比较起之前的话,似乎强盛了许多,看来没有世家大族的层层剥削,老百姓的日子也快活了不少。”
          “看来许氏一族,最近这一段日子非常的低调,知道安安静静的干出一些实实在
  在的事情了,不错,很识时务。”
            钟南微笑道:“主上这一次的巡游,好处颇多,也变相的替我解决掉了许多棘手的事情,更是让我们的麾下多出来了天雷大将军,可谓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
          “不过主上也看见了,人文环境来说的话,还比较冷清,许多老百姓们,对于咱们云端之巅的接受程度还不是很高,依然心心念念着大魏庙堂,舒化人文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个小事情,眼下尚无战事,我们应该抓紧人文关怀,由此,我们的根基,也会更加的夯实。”
          元正喝了一口酒,最近这一段日子,元正还是挺喜欢喝酒的,觉得酒水的味道也还不错,就是刚开始的时候不是那么的适应,适应了之后,发现自己也慢慢的有了酒瘾。
          这对于元正来说并非一个好事情,故此,每一次喝完酒之后,都会用真元卸掉体内的酒劲,让自己恢复神清气爽,对于有武道修为的人来说,有没有酒瘾,影响还真的不是那么大。
          元正道:“三教之争,自古以来,都是没完没了的。”
          “龙虎山的高人们,如今也吃着大魏的俸禄,咱们直接撬墙角的话,似乎吃相有些难看了。”
            “而江南之地,经过我大哥数年之前的灭佛大事,佛教一直死不了活不旺。”
          “而我们这里,着实也缺乏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儒来给我们的脸上添彩。”
            “我心中道教第一,儒家第二,佛教第三。”
            “可是三教之争的人,还真的没有多少在我们云端之巅的疆域之内,反倒是江湖上的下九流数量颇多。”
                “以各位之见,此事如何处理?”
                道家还是比较难以下手的,天下道家,都是以龙虎山为尊,龙虎山的天师若是站在了哪边,天下道人的心就会站在哪一边,而今的大魏,气数未尽,龙虎山依然在大魏的疆域之内。
              这件事还真的比较棘手,稍有不慎,一旦得罪了整个道门,惹出来的麻烦不在少数。
              古时候,一位雄才伟略的皇帝,大兴土木,徭役,外勤征讨,导致内乱横流,本来想要重点扶持一下道门,结果道门都认为那个皇帝乃是正儿八经的暴君一个。
              故此,宁愿死在屠刀之下,也绝对不愿意为那个皇帝做任何事情。
          事实上,那位皇帝陛下,也没有干出对不起道教的时候,内心深处,对于道教,还是颇为尊敬向往的。
            只可惜那个皇帝,有些着急了,本应该数百年才能完成的伟业,想要压缩至数十年之内做到,一时间,将三教之中的人得罪了一边。
          更是侵犯了不少门阀世家的利益。
            最后,内院起火,遭遇众臣相逼,自饮鸩酒,结束了轰轰烈烈极尽辉煌的一生。
            虽然在那个时候,那一位皇帝的确没有干出什么像样的事情来,可是在当下来看,他所修建的水利,驿道,还真的薄古后今,属于正儿八经的爷爷种树孙子吃果的好皇帝。
          可是也没有办法,任何朝代的皇帝,都不喜欢那一位皇帝,尤其是世家大族,非常的不喜欢那一位皇帝,在史书之中,他只能成为一个志大才疏的暴君。
          这也算是元正如今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天,却没有扩充兵马,而是将百姓的生计放在头等地位。
          老百姓虽然自古随大流,可是得民心得天下这个道理,也是亘古不变的。
          民心所向,无往不利,因为基数一旦过大,稍微跺一跺脚,就会出现天摇地动的雄伟异象。
          元正也不指望自己疆域之内的老百姓会念自己的好,只是希望,在背地里说自己坏话的老百姓,能少一个人,那就少一个人。
          扶持道教这一件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不过这会儿,云端之巅的人,的确需要信仰,老百姓的内心深处,需要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
          天雷大将军沈天雄却说道:“立下信仰一事,其实有无三教之中的人参与都可以,只要主上克己奉公,勤修政道,竖立一个好榜样,许多重大政治举措,有利于百姓,也能符合老百姓的心愿,同时,也有中正平和的意思在里面,时间长了,老百姓自己也就懂了。”
          “虽说假手于三教之中的人可以少去很多的烦琐事宜,可是,自己付出努力得到的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
            这话一出,整个宴席之上寂静无声。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天雷大将军果然字字犀锋啊,这话说得,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我成为众生的信仰,或者说,我扛起众生的信仰,这还真的是一件颇为间距的任务,比拿下整个大魏都要来的艰难。”
            钟南仔细想了想,沈天雄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虽然有些好高鹭远,可这件事真的落实下来,那边意味着,云端之巅的疆域,真的就是传闻中的王道乐土。
              言道:“我的意思,主上也可以走这一条路,只是会显得有些艰难,不过初期,还是要得到三教的认可,即便他们的嘴巴里不认可,可是他们的内心深处和老百姓的内心深处认可就行了。”
            “可是这样一来的话,主上的人生也会变得格外的沉重。”
            元正感觉自己把事情给摊上了,不过上古时期,有人皇的时候,也没有所谓的三教之争,整个人族也是空前的团结一致。
          仔细一想说道:“也是,可这会儿,想要从政治上下手,略有些困难,咱们毕竟还身处于大争之世,这个天下就像是睡着了的老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苏醒过来。”
          “不如,先从律法上改变一些事情吧。”
          虽然元正得到了很多的地盘,可是律法上,依旧沿用着大魏律法。
            起初本来也想要更改的,可那个时候,战争忙碌,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完善这些事情,这会儿尚无战事,倒是可以下手了。
            修改律法这件事,还真的为难住了钟南,对于律法上的研究,钟南只能说是稀松平常的水准,不敢说登峰造极。
      
        这也是钟南唯一的一个短板,也没有办法,多数人只是遵守律法,却从来想过更改律法。
            人生习惯如此,怪不得钟南,不过今日,也算是给钟南提了一个醒。
            钟南虚心问道:“以主上之见,可否给出来一个大方向,让我们好好参悟参悟。”
            元正沉思道:“男女平等是我很早之前的想法,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女人也是人,也没有必要非要伺候着谁,虽然说女人和小人最难养也,可这个世上,懂事儿的女人还是不在少数的。”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男女平等的事情还是稍微缓一下比较稳妥,毕竟行军打仗这些事情,主要还得依靠男子汉大丈夫,女人上了战场,裨益不是很大,只能让局面更加的混乱。”
            “符合人文关怀,同时也要人们发自内心的去遵守。”
            “这件事我也不太好说,还是交代给我的苏仪师兄吧。”
            “不过,在大力安抚民生的事情上,还是要将老百姓引导向一个自由平等公平正义的氛围里,要让老百姓的手里有选择的权力,但同时,给老百姓的权力也不能太大了,太大了的话,难免又会人心浮动,内斗不止。”
            “这件事听上去不是一个事情,实际上还真的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律法修改的稍有不慎,就会动摇根基,重则亡国。”
            钟南应道:“明白了,此事也只能徐徐图之了。”
            宴席上,众人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杨芳和张工也没有想象之中的眉来眼去,刚开始的接触,还说明不了什么事情,三十岁的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往往都是格外的谨慎。
            宴席结束之后,李尘和沈天雄一起在姑苏城里转悠了起来。
            元正和钟南自然还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书房里,茶香四溢,花椒和茴香站在门外护驾。
            钟南将这一段日子发生的大小事宜,一律说了一遍。
            元正闻后,内心深处没有多大的感受,整体而言,得到了江南之地后,并未因为广陵江上的数百万亡魂而导致人心不稳。
              遇难将士们的家眷,也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钟南的抚恤金。
            元正问道:“孙玉树在条谷之山修路的事情,而今进展的如何了,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去过条谷之山呢。”
              钟南道:“明年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竣工了,如今只是完成了一半。”
              “这条路修通了之后,大军可以随时进入大周境内,进入华阳之城,同时也在苍茫平原上修建了多座小城池,瞭望台,用以放牧。”
              “眼下的苍茫平原里,已经有了咱们自己的马场,自己的战马,虽然数量比较多,但也都在潜移默化的增长当中。”
                元正问道:“泰明的伤势如何了?”
              钟南道:“差不多已经痊愈了,但也只是差不多,想要彻底恢复,估计要等过完年,不过我心想,今年过年的时候,你应该不会在云端上城,而是要返回武王府吧。”
            元正嗯了一声,有些愁人的喝了一杯茶,说道:“也不知道我的大哥会不会返回武王府,如果回去了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对待我的大哥。”
            “大哥,是一个好大哥啊。”
            钟南没有多说什么,这是元家的家事,钟南是一个外人,没有办法在这种事情上多嘴。
          而是说道:“师尊他老人家,今年过年会陪着我和子珍一起。”
          元正喜出望外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萧老爷子,已经在姑苏城里安家落户了?”
            钟南摸了摸下巴说道:“本来我想要给师尊修建一座气派的府邸,可是师尊他老人家不喜欢这样虚头巴脑的东西,我也没有办法,他在姑苏城郊外的一座小山上安家落户了,我给他修建了一座还算是看得过去的木屋。”
          “至于洗衣做饭这些事情,我给他安排了一个手脚勤快的老妇人。”
            “小日子过得虽然不错,可我总觉得,师尊有些过于潇洒了。”
            如果萧老爷子愿意在云端之巅谋取个一官半职的话,元正必然会在萧老爷子做足了文章,身为一代大儒,也不算是大儒,算是一尊大神,只要打出萧老爷子的旗号,会导致普天之下,许多有才之士,自觉的往云端之巅走来。
          可转念一想,萧老爷子也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这么搞事情着实不太体面,也会寒了老一辈人物的心。
          元正道:“不妨你多写上一些诗词歌赋,用来吸引普天之下的才子,以你之才,写出一两首绝世篇章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钟南无奈的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卖弄文采,故弄玄虚,从而招蜂引蝶?”
            元正道:“我可没有这样说,不过你若是愿意这么做的话,我是真的不介意,咱们的麾下,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学家,谁来挑这个大梁?”
            “沈越之才虽然可以勉强支撑,不过沈越大好韶华,应该多做一些正经事情,不能在诗词歌赋里陷得太深,而荒废了自己的主业。”
            钟南道:“我明白了,只要是大才,不管是什么样的大才,其实你都来者不拒,声名远扬的戏曲家,木匠,以及书法家,你都不介意。”
            “只要他们来,就会显得咱们的疆域之内,其实也有着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
            元正道:“我就是这个意思啊,可是我这个人啊,文不成武不就,不太适合来搞这些事情,可你呢,也日理万机,恐怕也忙活不过来。”
            钟南道:“这有何难,许多不错的诗人,诗词写的不错,怎奈何没有银子,咱们给那些人足够的政治地位,足够的钱财,正面承受他们是大才,以国士待之,不就好了。”
            元正道:“这恐怕要花很多银子吧?”
            钟南道:“兴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在,我们反而能多赚一些银子。”
            元正恍然大悟……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3/23602/387324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