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儒之剑 > 第二百五十章 决战天雷殿(五)

第二百五十章 决战天雷殿(五)

          夏秋寒的笑让碧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笑让她愤怒,也让她不安。
          
          为了这个魔界特使,她付出了多少只有她清楚,她知道她已经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她变得易怒,这是她踏上修行之路后,从未有过的,她始终以乐观的心态应对修行路上的每一次磨难。没想到这次下山,她已经无数次的失态,心境再也不是以前那种的包容。  
          
          她变得焦躁,她一直以平和的心态地度过修行枯燥的日子,不急不躁。这次下山,接连的判断失误,就是无法平静。  
          
          她变得不自信,就是这个魔界使者让她一次一次感到了挫败,甚至出现了无力感,在来到龙门镇的第二天,她就怀疑她的判断。明明是正确的判断,却不敢断定,往日的果决,如今变得迟疑。  
          
          她背负了业力,业力是每一位修仙者的禁忌,是心湖上边上的一棵树,肯定会有叶子落在湖面,搅乱心湖的平静。李天许父亲的死,始终是她心头挥不去的阴影。
          
          她结怨岱宗门,作为神州修仙界领袖的昆仑墟,从来就是善待每一个仙门,从不仗势欺人,从而获得了所有修仙门的尊重。而她这一次,擅闯别人禁地,彻底开罪碧霞元君,而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她错了。
          
          她顶撞了道祖,天下修仙界奉为至高无上信仰的道祖,他的律令也同样崇高,结果,她就给违背了。不光如此,还将道祖刻意隐藏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她有负师尊和仙门的期望,对付一个魔界使者,她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呢,法宝一个接一个地讨要,援手一波接一波地索取,场面搞得越来越大,闹得整个修仙界和凡间付出巨大的财力和物力。这些都是在挥霍昆仑墟的威望。
          
          她有了恶念,邪念和杀意,这些就是一把双刃剑,在斩向别人的同时,也斩断了自己的慧根。  
          
          她明显的感到道心不稳,心境出现了裂痕,执念过深!以至于她已经觉察到,她开始偏离了大道。
          
          她甚至想到了入魔,就像那个少年讲过的:‘碧瑶,我看你更像魔’
          
          也罢,今日所有的一切就当作是魔,既然是魔,那就挥剑斩了。
          
          这件事的了断,就是斩灭魔心!
          ——————  
          碧瑶抬起脚,她要一脚踩碎夏秋寒所有的希望,尽早的结束这场梦魇!
          
          然而就在此时,远离战场,坐在天雷殿门口的白长老睁开了眼,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他明白,随着他的加入,整个战局就会扭转。胜利始终站在正义一边,魔界余孽不过是苟延残喘。
          
          白长老将目光转向夏秋寒,夏秋寒的微笑同样让他不爽,所有事情的种种,都是来自于这个魔界使者,就是她将神州搅的翻天覆地,就是她,让本来大好前程的小夫子陷入绝境,真是为这个修仙界的后起之秀而感到不值。
          
          所以他恢复过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夏秋寒。
          ——————  
          白长老的想法,瞒不过碧瑶。
          
          碧瑶必须亲手解决掉夏秋寒,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劫,当然李天许更是她的劫,只有手刃这个魔界使者才能渡过此劫!
          
          她已经感受到慕容冬雪的灵力在衰减,重水锁链在松动,碧玉剑在嗡鸣,这一切都明显的表示,慕容冬雪将要崩溃,或许就是在下一刻,她不能分心,必须立即解决掉她。
          
          目前让她分心的就是白长老,还有脚下的令牌!
          
          碧瑶会心一笑,就好象是在回应夏秋寒!一道一魔在此种境界下,相视而笑,皆是发自于内心。  
          
          “白长老,这个女人归我,你保护好这个!”碧瑶说完,飞起一脚,将令牌踢飞。
          
          这个牵动所有人神经的令牌就这样飘飘悠悠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白长老飞去。
          
          两个女人笑得更浓!
          ——————  
          突变,就出现在令牌飞行的半途。
          
          首先,碧瑶就觉得重水锁链猛然传来巨大的冲力,刚才的颓势荡然无存!比耐力,在场无人是慕容冬雪的对手,强大韧性,也是资质的一种体现!  
          
          那从重水锁链传来的力道,顿时将碧瑶的防御全部摧垮,就在碧瑶踢飞令牌分心的刹那,就在碧瑶因微笑而分心的刹那,就在碧瑶因算计而分心的刹那。
          
          碧瑶彻底失去了与碧玉剑的联系,非但如此,重水锁链向她攻来,如排山倒海!
          
          谁说慕容冬雪单纯,单纯不代表没有心机,资质高的人怎么会没有心机!
          
          她对爱她的天许没有心机,如何爱也告诉他,如何恨他也告诉他,坦坦荡荡,明明了了。
          
          对奎木狼她就动用了心机,她如何不知奎木狼是如何所想,她如何不知道天许是身处险境,所以她与奎木狼虚与委蛇,目的就是在关键时刻帮助那个真正爱她的天许。
          
          对碧瑶她就动用了心机,相持之下,既能困住碧瑶,让她无法随心所欲地加入其他战团而维持平衡,一旦平衡似乎要被打
  破,她就毫不犹豫地示弱,然后把握住机会奋起一击。
          
          巨大的力道袭来,让碧瑶立即明白了:那个夏秋寒为何会笑。  
          ——————  
          我让你笑!我拼着受伤,也要让你们的希望彻底断送,时间是在我们这边,后面的援手还在不断地向龙门镇靠拢!
          
          “白长老,毁掉令牌——!”
          
          这声喊,让魔界使者的希望彻底葬送。
          
          这声喊,也让碧瑶彻底放弃与慕容冬雪角逐和对抗。
          ——————  
          碧瑶被重水锁链击飞,就像飞在空中的令牌,同样的一道弧线。
          
          气血翻涌,神魂震荡,胸腹的疼痛,这一切都没让碧瑶喊出声来,也没让碧瑶眨一下眼睛,因为她一直盯着同样在空中的那个令牌,她要看着那个令牌的粉碎,她要看着夏秋寒笑容的僵硬。
          
          然而她看到的是夏秋寒笑得弯弯的眼睛,别说,这个魔界使者还真是美丽,尤其是在笑的时候,让她这个女人都有些嫉妒和喜欢,如果她不是魔界使者多好,一定认她做姐妹。
          
          夏秋寒你还笑,有你哭的!可惜了,这个美丽的对手。
          ——————  
          然而就在白长老伸手要接住令牌的瞬间,一只胖胖的小手,抢在那只干枯手的前面,握住了令牌!
          
          王欣儿似乳燕穿林般地冲进了院门,抢走了令牌!
          
          一切都发生的突兀,发生的不可思议!
          
          张不明和奎木狼依然在战斗,此刻,他们的世界只有对手和刀剑,其它一切都选择性的忽略、无视。  
          
          其他的所有人都停止了战斗。
          
          而让所有人更加不能相信的是,那个小女孩敏捷的身形快得如一道闪电!
          
          当碧瑶看到那只小手后,终于明白了,夏秋寒为什么会笑的那么灿烂。
          
          此时,周身的疼痛袭来,碧瑶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口鲜血喷出!这次她可受伤不轻,本命剑被硬生生夺走,重水锁链的重击,其实最让她受伤的是她与夏秋寒的较量,再一次告败!  
          ——————  
          王欣儿来到雷神庙,战斗已经开始。
          
          王欣儿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如此的局面让她困惑,但是就在她困惑的时候,她感受到自己被人盯上了,那是非常玄妙的感觉。
          
          那道目光就是夏秋寒的视若无物,夏秋寒见过这个叫欣儿小女孩,那是在七巧节的夜里,天许和这个小女孩在林荫道上,那晚少年误将这个小女孩叫作雪儿。夏秋寒清楚地看到这个小女孩流下眼泪,作为女子,当然明白小女孩的心意。
          
          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看到这个小女孩,夏秋寒心头也是一酸,这个天许还真是福缘深厚。有三个女人在为他拼命,一个女人,一个少女,一个小女孩。  
          
          虽然对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已经是金丹境的修为,肯定资质不凡。
          
          的确资质不凡,这个小女孩立即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她因此会心地笑了,向那个小女孩投去了鼓励的笑容。
          
          王欣儿自然感受的到,这个眼神让她感受到一种默契,于是,她开始狂奔,她像利箭一般冲进了天雷殿!
          ——————  
          小女孩的闪亮登场,已经让所有人惊讶,然而更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那个小女孩没有冲向李天许,没有冲向夏秋寒,而是直接冲向了碧瑶。
          
          同时以极其诡异的手法,祭出一柄黄色飞剑,抵住跌落尘埃,毫无反抗之力碧瑶胸前!
          
          “天许哥哥,我来救你!”小姑娘郑重其事道。
          
          众人一片哗然!
          
          “你们不许动,谁敢动我就杀了她!”小姑娘威胁道。
          
          “咳咳,呵呵,你,你是谁家的弟子,你不知道李天许是魔么?”碧瑶有些艰难地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稚嫩的小女孩,嗤笑道。
          
          “啪!”的一声,小姑娘抡起剑在碧瑶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下,打得碧瑶的头偏向了一边,下一刻小姑娘的剑又抵在碧瑶胸口,而且是狠狠地戳在胸口!
          
          这一声响,就如同抽在所有人心头,一个漂亮的仙子,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孩拿剑抽在脸上。
          
          碧瑶的脸上立即红肿,口中又渗出鲜血,小姑娘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而且出手狠辣!
          
          “呸,你这杀人的魔鬼,也配说我家哥哥!许伯伯就是因你而死,你还扬言杀落霞村全村!妄为天下第一仙门,不知羞!”小姑娘手不软,嘴更如刀子!
          
          少年上前,拍拍小姑娘的头,“好样的,是你救了哥!”说罢,拎起碧瑶,封住她的气海,交到慕容冬雪手中。
          
          慕容冬雪更不客气,重水锁链立刻将碧瑶捆的结结实实!同时也拍拍小姑娘的头,对这个小女孩充满了好感。
          
          小姑娘本想躲开,但是没躲开,手中的剑始终没离开碧瑶的胸口。  
          
          “你们退后!”少年狂吼道,手中的神水弓开满月,蓝瓦瓦的水精箭遥指众人。  
          
          “李天许,你不要乱来,一切都好说!”霓裳和刘方清连忙高声喊道。仙盟众人纷纷远离对手,向后退去。此刻谁也不敢动,魔界之人不能以常理猜度,放跑魔界使者事小,谁若乱动,伤了昆仑墟的碧瑶仙子,那可就是大事了!  
          
          “仙盟的都不许走!你们可以退走了,大恩不言谢!我自有办法脱身!”显然这是对十二蒙面暗卫说的。
          
          带头的蒙面人也不矫情,躬身一礼,撤身便走!
          ——————
          现在天雷殿只剩下仙盟的人,还有那两个鏖战正酣张不明和奎木狼,两人眼里只有对手,手中只有刀剑,完全进入忘情无我的状态。
          
          少年绕过争斗的两人,来到祭坛旁边,让夏秋寒扶住自己,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道:“寒姐,怎么走?”  
          
          “天许,你真了不起,可是,姐不能走了!”
          
          少年大惊!问道:“如何不能走?”  
          
          夏秋寒苦笑地摇摇头,没说话,来到传送阵旁,单掌一挥,将传送阵上的杂物清理掉。
          
          回头看看王欣儿和慕容冬雪,笑了笑道:“你们谁跟天许走?”
          
          欣儿迈步上前道:“我跟许哥哥走,无论到哪里,我都跟许哥哥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慕容冬雪惨淡地笑了笑道:“我不能跟你走,天许,我可以那我自己的命换你的命,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走,天许,忘了我!”
          
          “你可以不跟我走,但是,你现在已经无法在神州立足啊!”少年焦急道。
          
          “慕容姑娘,你确定不跟天许走?”夏秋寒淡淡地问道,看似风轻云淡。
          
          慕容冬雪点点头,表情坚定。
          
          “好!我可你保证慕容姑娘没有问题,天许,你走吧,记着你的使命,寒姐不能再陪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好你自己!”
          
          夏秋寒将少年和欣儿推进传送阵!
          
          然后回过头来,盯着霓裳道:“霓裳仙子,我跟你做个交易,可否?”
          
          霓裳既紧张,又充满道:“夏姑娘,你好,只要你放了师姐,怎么都答应你!”
          
          夏秋寒苦笑道:“我用你师姐的命,换慕容姑娘的平安,你们以你们的道心发誓,护佑慕容姑娘的平安!”
          
          “好好,慕容姑娘本来就不是魔界的人,如果,她肯留下,我们不但不会找她的麻烦,定会护佑她的平安!”霓裳和众人纷纷发誓。
          
          “慕容姑娘,放了碧瑶吧!”
          
          “好的!”慕容冬雪将碧瑶的重水锁链去掉!霓裳赶紧上前,将碧瑶搀回!  
          
          碧瑶满眼的怒火,盯着夏秋寒,仿佛要把眼前之人吃掉!
          
          “碧瑶仙子,我知道只有我的死才能化解你心中的愤怒,只有我的死才能让你放下对慕容姑娘的怨念!我成全你!”
          
          “什么!寒姐!你不能死,我们可以一起走的!”站在传送阵里的少年狂喊,他知道夏秋寒肯定有不与他一起走的理由,但绝不应该是陨落。
          
          “是啊,寒姐姐你和我们一起走!”欣儿也是大哭,她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姐姐充满了好感。  
          
          “是啊,寒姐,你走吧,我没事的!”慕容冬雪也是含着眼泪劝道。
          
          夏秋寒微笑道:“天许,世上哪有两全事,你能走脱,已经是大幸了!”说完毅然举起传送令牌,注入仅有的灵力,传送令牌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碧瑶!魔界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其实,真正的魔,从来都不是来自于魔界,是人心中的魔!”夏秋寒声音已近没有了底气,然而声音还是那么清晰,清晰得每一个人都听得见。
          
          然后,夏秋寒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变得憔悴,头发变得灰白,脸上爬满皱纹,急速地衰老...  ...  
          
          一个呼吸间,原本漂亮的夏秋寒已经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妪,而且还在老去...  ...
          
          夏秋寒回过头来,干瘪枯萎,爬满皱纹的脸上,一双灰暗的眼睛,贪婪地、留恋地看着少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孱弱地说道:“天许,爹的死,对不起...  ...别看了,姐不好看了......忘掉姐,姐不能陪你啦...  ...”  
          
          “姐——!”
          
          “夏姐姐——!”
          
          ....    ...
          
          三人同时哭喊!  
          
          然而,夏秋寒再也听不见了,她的身体在继续地干瘪枯萎,最终化作一堆灰烬...  ...
          
          一股阴风吹过,飘散在空中...  ...
          
          这时,传送阵亮起白光,那个少年和小女孩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4/24102/48720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