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朝歌叹晚欲长安 > 第四百三十五

第四百三十五

  白延脸色阴沉,叶安安敢用这样的打法,定是胸有成竹,留有后招,他又如何消耗的起?

  含怒道:“如初坊确实是白家的过错,白家定会百倍千倍赔偿给神女,还请神女给白家一次机会。”

  叶安安冷言道:“白家家主觉得…我如此做法,还差白家的百倍千倍吗?”

  白延一愣,问:“不知神女所求何物,白家一定会竭尽全力满足。”

  “既然白家如此诚意,不若先惩处了朱管家,让我看到你的诚心。”

  月末随之从衣袖中掏出匕首,冰冷的泛着寒光,扔在茶桌上。

  白延一口应下:“好。”拾起匕首,转而阴晦看向朱管家,道:“要怨就怨你不应该晕了脑袋,得罪神女。”

  “老爷…老爷不要啊…”

  朱管家惊恐的向后缩缩身体。

  白延果断,正当朱管家要爬起身来时,匕首对准脖颈一抹,鲜血四溅,朱管家指了指白延,未能说出半个字,后仰倒在血泊中。

  白延一脸鲜血的看着叶安安,道:“神女,这便是白家的诚意。”

  “白家家主果真是做大事的人。”叶安安惊叹道。

  根据调查,这朱管家是白家四十几年的老人,也是白延的左膀右臂,刚刚那一下,没有半点的犹豫。

  月末上前几步,猛地拿回了白延手中的匕首,擦拭一下,放入衣袖之中。

  白墨趁热打铁道:“多谢神女夸赞,不知白家的事,神女考虑如何?”

  “白家家主客气,至于白家面临的困境,我自然会相助白家的人。”

  白墨喜上眉梢。

  连胜道:“多谢神女,神女对白家的恩泽,白延没齿难忘。”

  叶安安手指轻轻敲打茶桌,道:“不过,你需要先见一个人。”

  “什么人?”白延惊诧的挑眉,心有不安。

  “你也认识。”叶安安狡黠笑道,起身至一旁的摆饰用的瓷瓶旁,两瓷瓶一转,身后的书架缓缓移动,露出一扇门。透过门看去,那头也是一厢房。

  白墨踏步而出,浅笑道:“家主,好久不见。”

  白延惊讶的肚子上的肥肉都有抖三抖,不明所以的问:“你怎么在这?你们是什么关系?”

  “家主,为什么这么惊讶?是不想我在这吗?”

  白延道:“你们怎么可能会在一起?怎么可能?”忽然想起什么,怒道:“是你们一起计划打压白家的对吗?”

  “白家家主倒也不笨。”叶安安巧笑,慵懒的走到座位让坐下,剩下的便就给他们两兄弟,她只需看戏便可。

  白延怒不可赦,“白墨,别忘了你也是白家的人,你怎么可以联合外人,打压白家,你对的起列祖列宗吗?!”

  异常的激动,唾沫横飞。

  白墨淡然:“那你做的那些事,又何曾对的起列祖列宗,白延,你没有立场指责我。”

  “你!你,我做过什么?什么都没有,而你,背叛了白家,要被逐出白家。”

  白墨冷哼:“怕是你没有这个权利了。白延…父亲是不是你害死的?还有我的母亲?是不是?”

  “是又如何?你能怎么样?他们都该死!如果他们还在,我又怎么可能如常所愿,我是白家的嫡长子,凭什么那个老不死要偏爱你?要将白家给你,这不公平!这一切都不公平,这所有的所有本来都应该属于我的,我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何错之有?!”

  白延肥硕的脸涨的通红。厉声厉色指责白墨。

  白墨也因白延一席话,变得激动,“拿回自己的东西?你大可以拿走!可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们?为什么?”

  白延嗤笑:“别假惺惺的,什么报仇,无非是看中白家家主的位置,说的倒是容易,若是你你会拱手相让吗?我若不杀了他们,我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坐上?而你呢?却一直狼子野心,如今竟然对白家动手,你会不得好死的!”

  白墨悲痛叹息,转而看向叶安安,问:“主子怎么做?”

  “主子?呵?”白延轻哼:“白家的人竟然甘愿认一个女人为主子?!你是不顾白家的颜面了吗?”

  白墨不欲理会,只是等候叶安安下达命令。

  叶安安弯弯嘴角,唤了声月末。

  月末领会,将拿把刚刚擦拭干净的匕首从衣袖中拿出,递道白墨手中便退至叶安安身旁。

  叶安安指了指白延道:“最近做的不错,我也说过帮你夺回白家,而他,是我送给你的家主贺礼。”

  白墨紧握住匕首,目光一禀,看向满脸惊慌的白延。

  白延吓得往后退,自己刚用它杀了人,转眼的功夫,它却要要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白墨缓缓靠近,白延越发惊慌:“你,你别过来,神女,你别忘了,白家上头还有七王爷,日后的太子爷,你若杀了我,七王爷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叶安安缓缓一笑,看来君临是白家最大的一张牌了。

  “可惜阿,七王爷对你不是很满意,所以选择了白墨,日后摆弄便是白家的新一任家主。”

  说来也怪,她还未说,也没有去信,什么条件也没有提,便接到了南疆的来信,直言道,不会插手白家之事。会支持白墨任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白延不敢相信的大喊,眼底的光逐渐落寞。

  瞧着越来越近的刀刃,慌不择路的扒着门,想往外逃。

  月末见状,几个飞身至白延身旁,一脚踢中他的小腿骨,不由自主往后仰。

  给了白墨机会。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你长兄阿!你会遭天谴的!”

  白墨冷哼:“无妨,只要报仇,无论怎样都无妨。”

  白延嗤笑的问:“你杀我,和我又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双手染满亲人鲜血的人吗?!”

  白墨微微一怔,“不一样,你该死。”

  上有月末钳制,白延虽肥硕却不结实,动弹不得,看着白延步步逼近。

  “白延,你亲自下去给父亲道歉吧!”

  白墨怒道,举着匕首对白延的胸口的地方一插,鲜血溅满了衣裳,脸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5/25580/5000647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