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间探灵记录 > 背叛

背叛


        “那两个年轻人叫什么您知道吗?”

        我死死盯着女人,很期待却又很害怕她说出那个名字。

        女人想了一下说:“名字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一开始来找我丈夫的那个小伙子姓刘。”

        我心里一下子沉了下去。

        刘涛在之前就联系过校长?而且前两天他还出现过?之前接待我们的不是主任吗?怎么又成校长了?

        我心里疑问重重,便问女人:“能给我看一下你丈夫的照片吗?”

        女人点点头拿出手机开始翻照片,之后把手机递给了我。

        这个校长,果然就是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个主任,这么说来也是,上次离开学校之前我看到他的办公桌有一张职位表,主任的职位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照片,可能他是碍于面子才装作是主任的吧,怪不得初见面时我扭头就走,他的反应那么强烈。

        何昱萱问女人:“你丈夫是怎么死的?”

        女人用纸巾擦了一擦眼泪,哽咽着说:

        “我那天回去的晚,正好刚开门进去,他正好用菜刀把自己脖子划了一道,血一下子涌了出来,他看见了我,还朝我伸出手,我跑过去一把抱住他,他眼泪直流,左手的指头也被他自己一根根的剁掉了,菜板上厨房里全是血,我现在都不敢回去,不是害怕,是回去就控制不住情绪,甚至想跟他一起走。”

        “对不起,先失陪一下。”

        女人说完眼泪如瀑布一样,跟我们道了个歉就出去了。

        我把之前的事都告诉了何昱萱,何昱萱也十分诧异。

        “照你这么说,说明刘涛在前些天去找过这个校长,并且在学校里放了一个神像。”

        我点点头。

        何昱萱表情严肃起来。

        “现在你就但愿刘涛带过去的那个神像不是夜叉像吧。”

        我叹口气,掏出一根烟,也不管这里让不让抽烟,便开始吞云吐雾。

        “诶,亏哥,她不是都亲眼看着自己老公用菜刀抹脖子死了吗,那说明警察结案结的没错啊,我们这来是干嘛?”

        何昱萱也要了根烟边点边说:“你觉得现代人,不管他再有血性,他想死,谁有勇气往脖子上抹刀子?自杀的人大部分之所以选择跳楼都是因为死的很快,没有痛感,她丈夫把手指都剁掉了不说,还抹了自己的脖子,这事能不诡异吗?

        不过你也别自责,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巧合罢了,如果非要扯上点关系,那就可能和刘涛有关了。

        唉,这个女人也是可怜人阿,丈夫死前哭着向她伸手,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这个中滋味恐怕你我现在是都体会不了。”

        人都是自私的,在何昱萱为那个女人感到惋惜悲哀时,我却一心想着刘涛的事,眼下当务之急是赶快去看看那个神像到底是不是夜叉像,如果不是还好说,如果是,那刘涛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又推门进来了,看样子是刚调整好情绪。

        “不好意思,刚才实在是情绪难忍。”

        女人又坐了下来,跟我们说希望我们给她一个真相,她想知道她丈夫到底是自己要死还是被邪祟缠身,如果是邪祟,请务必用尽任何办法把邪祟打的魂飞魄散!

        何昱萱告诉女人:“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即使邪祟缠身,但是自杀的方式都会以简单为主,很少有如此残忍的方式去自杀,因为它们找的是替他们去偿还业债的人,它们只要结果,不会要多残忍的过程。

        我们可以帮你找一找邪祟,但是彻底消灭恕难从命。”

        何昱萱是佛家人,这种情况他自然是不会答应。

        女人脸色变得失落,但还是答应了何昱萱,希望我们找出邪祟。

        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上午,正好也到了饭点,女人就请我们在饭店里吃了一顿大餐。

        酒足饭饱,我告诉何昱萱想先去学校看看,不然我的心放不下。

        何昱萱点点头答应了,我们告诉女人需要先去看看神像,之后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邪祟。

        女人也答应了,给了我们一张房卡和她餐厅的卡,她这些天要忙她丈夫的葬礼,说可能没时间招呼我们,让我们自便。

        我们道了谢就出了饭点。

        “这个女人还是很会办事的,吃住都给咱们准备好了,这几天来这里也稍微放松放松,只是调查有没有邪祟,又不是要驱魔抓鬼,放轻松点。”

        何昱萱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我微笑点点头,可是内心却一直在翻涌。

        我和刘涛认识那么久,我们曾经那么有默契,本以为知根知底,难道他真的隐瞒事情隐瞒的如此完美?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何昱萱先是开车来到了女人给我们开好的宾馆,是一个星级酒店,价格也是十分昂贵,我们在各种团购app上发现这酒店最便宜的一间也要八百多。

        何昱萱看着房间跟我说:

        “这女人确实会办事,给我们最好的待遇,这样我们就不得不好好帮她做事了,她自己也会去忙自己的事,两边各不耽误,互不打扰。”

        我们把东西放了,就马不停蹄的感到了学校,看何昱萱之前开车很辛苦,所以这次我没有让何昱萱开车,既然这些天都要在这里活动,那就一直打车吧。

        何昱萱也同意我的想法,我们便打个车,又来到了学校。

        我直接冲了进去,没有管门卫的阻拦,一路奔到学校内部,来到教学楼门口,我终于看到了答案,一座比之前看到过的任何夜叉像都大十倍的夜叉像。

        刘涛,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把视频拍了下来,发给了刘涛,给刘涛发了无数条短信,打了无数个电话,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眼转已经到了晚上,我去便利店买了一些没有喝过的啤酒,坐在路边借酒消愁。

        何昱萱没有管我,也没有安慰我,只是坐在我旁边一直玩手机。

        我并不是伤心难过,我只是觉得一个很信任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我身边隐瞒着我,去做一些坏事,这让我很生气。

        我感觉受到了背叛,赤裸裸的背叛,他也许还知道我师傅的事情,他也许会的比我都多,可是他一直装傻子把我当宝耍,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想去原谅他。

        喝完两罐啤酒,何昱萱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也不用太过心烦,事情的真相还没出来,不能确定把夜叉像弄过来的人就是刘涛,也不能确定刘涛就是在为邪教办事,我觉得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因为他们的行动从来没有这么明目张胆过。”

        我又点了一根烟,心里很不爽。

        “亏哥,不管生与死,不管前路有多危险,答应我一件事。”

        何昱萱点了点头,示意我说。

        “不要隐瞒我任何事,夜叉像的事,我是肯定要参与了,他们已经完全悄悄的混入了我的生活,我不管我能力如何,我也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我是假半仙的徒弟,如果这一行中也分善恶,那正义的这一边,我站定了。”

        我现在心中只有愤怒,因为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中二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正义的一边,哈哈哈,大义凛然阿李大侠!哈哈哈。”

        何昱萱听我说完便开始调侃我,本来我一身正气的我瞬间没崩住,也跟着笑出了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5/25621/97330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