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影之致郁系鸣人 > 第二百一十章 熟悉的送餐、回收员

第二百一十章 熟悉的送餐、回收员

  晚上并不需要吃太多,只在即将吃空第一锅的基础上加了些面条就结束了今日的晚餐时间,鸣人从带土身边爬起来将这些收拾了下去。

  带土剥完橘子没有扔皮,而是直接用起将果肉包着放在了桌子上,既不用额外去拿盘子,也不用担心会弄脏。

  他拦住了想去帮忙的樱,递给她一个剥好的橘子。

  “谢、谢谢……!”樱规规矩矩地接过橘子道了谢。

  不该问的不要问,实力足够前不要多管闲事。

  这是以前的鸣人让她知道的道理。

  所以她就算非常好奇这位是什么人,也得憋着不去问。

  “这里还有苹果喔!”蓮说着,拿起一个小碟子,装了一些切好的苹果递了过去。

  “谢谢啦!”樱冲她笑。

  态度差得太明显了。

  带土又看了眼蓮。

  蓮坐直身体,回樱以微笑。

  ——被带土这么看着,感觉压力有点大。

  一个锅和炉,两双筷子和两只碗,鸣人很快就刷完了这些,拿了湿布出来整理了下桌面,挪了碟子擦了一下。

  再次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餐桌上的三份便当盒。

  “……”

  然后他就坐在便当盒最近的那个椅子上。

  ——[说起来,你平时是怎么联系止水的啊?还有,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能同时和他说话吗?]

  他很好奇。

  ——《联系的话就像这个一样,不过没办法同时和两个人说话。》

  带土从之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挂断。

  之前买了不少橘子,他现在仍在剥。

  还挺认真,没有剥太快,剥出来的皮都很完整。

  好些个了。

  和蓮那边的一堆苹果数量有得一拼。

  毕竟水果不嫌多嘛,虽然橘子一次吃多了不好,但是可以放冰箱里之后再吃啊。

  ——[这样啊,那你不挂的话没问题吗?如果他有急事想联系你的话怎么办?]

  鸣人托腮看他。

  ——《没有什么会令我着急的事情。》

  带土还在剥橘子,头都没抬一下。

  ——[也是呢。]

  鸣人将视线移回到便当盒上。

  止水会来的吧?

  会来的吧!

  因为带土并没有帮忙把这些收走啊。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好多年都没看见他了呢。

  也不知道他变没变样。

  长没长高?脸上那个是不是还在?

  他死死地盯着便当盒。

  能不能抓住,就要看自己的反应了。

  ——

  带土剥完橘子没事做,开始和蓮与樱讨论起来喜欢吃什么水果。

  “嗯……葡萄吧?”蓮把苹果分装到小碟子上。

  “我的话倒是都挺喜欢的……”樱小心翼翼地加入话题。

  “我的话就是苹果了,听说每天吃苹果的话对身体比较好,还有就是草莓。”带土拿了碟苹果移到面前,就只是放着,也不吃。

  “草莓的话感觉不太好洗呢……葡萄倒是可以加点面粉,很好洗,草莓的话,加进去会感觉味道变怪,有些麻烦。”蓮看了眼他,又推了一盘到带土旁边,然后也给樱推了一盘。

  “确实,香蕉和橘子都不用洗,很方便。”带土点头。

  ——

  鸣人看着便当盒,听着那边的聊天,总感觉有点无语。

  现在的带土好像是混入了平安京女子会的荒一样,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面前空气闪了一下,紧盯着的便当盒上面出现了只手臂,要将这些揽走。

  “站那!”鸣人大喊,同时迅速伸手按住了那只胳膊。

  止水躲了一下没躲开,因为鸣人也有写轮眼,他躲哪就捉到哪。

  被炉边的那几个人都看向了这边,樱放下橘子,站到了蓮和带土前面作出了战斗姿势,蓮能猜到些什么,而只有带土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有些无语。

  “停下吧。”带土发话了。

  止水停下来要敲晕鸣人的动作。

  他没来得及看清这是谁,也没躲过去,刚寻思着就只能用武力了。

  “那个M……额。”止水刚想叫一声斑大人,一回头发现带土在那边悠闲地坐着,边上还有个人。

  而且还有一个女孩很戒备地看着这边。

  什么情况?

  止水不太清楚,然后突然想到面前好像还有个人来着。

  他低下头,

  喔,鸣人。

  “……好久不见。”止水也是戴着面具的,他无奈地对鸣人笑了笑。

  “我想你啦。”鸣人面无表情地说着热情地话,没有松开按着止水胳膊的手。

  万一松手就跑了呢?

  止水看了眼带土。

  带土移开了视线,“被抓到的话那就留下来吧,明天再走也不迟。”

  虽然说了要等鸣人有中忍的实力以后才能还给他但……在那之前破例让他们见个一面也不是不可以。

  “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的……”鸣人拽着他的胳膊起来,和樱他们打了个招呼,但是不清楚是什么关系。

  朋友?不是。

  宠物?哪里不太对。

  嗯,那就只能是仆人了。

  鸣人抬头看他。

  “……你们好,我是他的朋友,也可以算是他的哥哥吧。”止水捂住了鸣人的嘴。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能给自己留点面子。

  “啊,你好……”樱挠头,退回了被炉边,让开了蓮和带土的脸。

  鸣人掰下了他的手,查看了一番。

  嗯,涂的还是那种闪闪发亮的指甲油。

  “机会难得,我们聊聊天吧。”他把止水拽到了蓮的对面,让他坐下。

  然后他不挨着带土了,而是和止水挤在一侧。

  “……”带土沉默,樱不知道说什么。

  而蓮看看带土,看看鸣人,把刚刚推到了原来鸣人位置的苹果又挪到了现在的鸣人那边。

  “吃苹果吧!”鸣人抬起装苹果的碟子,直接把止水的面具揪了下来。

  嗯,蓮可能没见过,但樱肯定没见过。

  “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你已经算是我们的同伴了。”鸣人塞给还有点愣的止水一块苹果,对樱说。

  “啊……嗯,我不会说出去的……”樱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啊,他是”“咚——”带土敲了鸣人的脑袋,一拳把他捶到了桌面上。

  止水无奈地笑笑,扶起来给他揉后脑勺。

  \感觉鸣人有好多秘密呢。\

  嗯,不该问的还是不要问了,不该知道的就算听了也当作没听见好了。

  樱暗自思量。

  “可我想告诉她,不然她什么都不知道,我觉得还是知道了以后才能决定怎样保密……不然就算想保密也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要是露出马脚了就完了。”鸣人绕到了止水的另一侧,瞪带土。

  比如有人问:你知不知道xxxxx。

  被问到的人已经接触过了,但又不清楚,所以会说不知道。

  看起来很正常吧?

  但……比较正确的回答是微皱着眉,表现出疑惑,问“xxx?那是什么(指什么)”——

  有时候不清楚但明白不能说,一紧张就会有些结巴,那样也不行。

  比如要让对方了解一下,即使只是浅层的……不然对方连为什么保密都不知道,心里还是疑惑的,以后可能会反水坑到自己也说不定。

  至少事先说明了大概的话,对方会认真地去思考该怎么对待这件事情。

  樱本来不那么好奇的,知道很多事情都不能告诉自己,但……如果不让她了解到'因为什么所以才不能说'的话,那她大概会很轻易地被人套了话。

  清楚了一点以后,她就会自己去决定怎么去做了,虽然有些时候看不过去但……樱是学霸来着,除了对和自己有关的感情之外,中期情商也蛮高的。

  ——

  “那个,我觉得她没问题的。”蓮举手,看着带土,“不然让鸣人给她弄一个咒印也行,这样你应该会放心了吧?”

  ——

  ——

  ——

  ——

  ——

  (非计费字数:2019.05.17.)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5/25627/444542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