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影之致郁系鸣人 > 第五十一章 卡卡西的过去

第五十一章 卡卡西的过去

  (✨算是卡卡西对于水门班相关的回忆章,情节没什么发展✨)

  ——{我所说出口的承诺,有哪次真正地做到了?}

  ——

  卡卡西清醒过后,发现自己在一个树林里。

  月亮的光辉使整片森林显得没那么黑暗,他低下头,看到了身旁的三人。

  “我等你好久了。”鸣人在堆柴火堆,佐助等着吹火,樱强忍着贴近佐助的想法,在那里安静得像个淑女。

  ——

  鸣人告诉他们说,今晚可能会听到很多卡卡西老师的故事。

  ——没准也能看到他的脸呢?

  之前在达兹纳家休养的时候,樱觉得,自己一直没有想到趁机摘了老师的面罩看看……有点后悔。

  但也不是很后悔,因为她只是好奇心作祟,答应像现在这样假装已经死掉……也只是因为好奇老师的过去而已,尤其是那只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

  那是和佐助相同的东西。

  ——

  “……抱歉,鸣人,我没有保护好你……佐助也是,樱也……没有保护好你们……”卡卡西握紧拳头,听声音似乎是在颤抖。

  “都过去了。”鸣人把削好的最后一块木头塞到柴火堆里,后退了几步,佐助吹了个小的豪火球将它点燃,然后以卡卡西为一个角向两侧呈九十度延伸,三人坐在了火堆中心向外的四个角上默然无语。

  鸣人记得佩恩时候,老卡和他那个白毛的爸爸也是坐在火堆前谈人生谈理想的,那个样子真的像是父子聚堆烤地瓜。

  可是他们现在扮演的身份是已故者,所以并不能烤东西吃,只能取暖。

  据说黄泉之下和所谓净土都很冷。

  ——

  “你们还小,本来会有更好的人生的,都是我的错……啊——”卡卡西痛苦地抱着脑袋弯下腰,手肘支撑在膝盖上面,压制绝望一般地无意义低吼着。

  樱有些不忍心看了,想过去安慰,被佐助抬手虚拦,只好坐了回去。

  ——如果我没有说什么任务继续之类的话就好了……但是那样的话达兹纳就会死,他的家人也可能会出事……

  ——鸣人看起来是很成熟,可实际上还是个孩子,他根本就没有以自主的意识杀过人,根本就没有身为忍者的经验,如果我那时能够替他检查一下再不斩是否还活着就好了……

  ——如果我那时没有说什么让鸣人去教樱的话就好了,都是因为我把事情都丢给了他,自己去休息,才会害他死掉的……

  ——如果我能早点解决再不斩的话,樱也是,佐助也是,一定会活下来的吧……

  ——委托人怎样了呢?……毕竟主要目标就是他啊,所以应该也……

  卡卡西的脑袋越来越低,最后双臂交叉叠起,把脸埋在里面痛苦地长吟着。

  像是濒死状态的痛苦叫声,无力又压抑。

  “大概今晚过后,我们就要分开了。”鸣人觉得如果不出声,卡卡西可能在那自己自责乱想个一夜不理他们。

  “……”卡卡西一颤。

  “呀……真不知道我会去什么地方呢?”樱终于可以说话了,“我也没做过坏事,大概会去天堂吧?”

  “我倒是想去地狱,那个人也一定会到那里的,生前无法复仇了,那就只能在死后再杀死他一次了。”佐助交叠的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冷漠地说。

  “我终于可以解脱了。”鸣人捡了块石头丢进火堆里,“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不要我了的家人呢……说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来着。”

  卡卡西抬起头,看向鸣人,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我的父母……大概会在等我吧。”佐助想到了他们的尸体。

  “我……这么一看好像会很孤单啊,家里人都好好的,而我却先他们死去了……”樱情绪低落地说,“我也没有认识的人在那边……”

  “卡卡西,你呢?有想见到的人吗?”鸣人也转头看向他。

  对视。

  “……有。”卡卡西又低下了头,“不过……他们大概都不会想见到我吧。”

  “为什么?”樱不解。

  “因为他们大多也都是因我而死的……像你们一样。”卡卡西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些许的颤抖。

  佐助安静下来了,樱察觉到气氛越来越沉重,开始思考这样真的好吗……

  ……

  “……第一个人,是我的父亲。”卡卡西缓了一会,开口。

  “虽然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死去的,但大家都在声讨他的时候……我也认为他是错误的,没有去考虑过他的想法、他的感受……当时的我,是他最亲近的人了,而我却也像别人一样没有给予他理解,所以……他才会心灰意冷地自杀了吧。”

  卡卡西很想哭。

  ——他知道了同伴的重要性,而让他知道了这个的那几人……都不在了。

  “他违背了忍者的规则,在任务面前选择了拯救同伴,但是却被同伴指责不应该……”卡卡西本不太想回想,但此刻已经都死了,就全都说出来吧。

  ——就委屈你们听我这个没用的人的诉说了。

  “第二个……就是让我知道了同伴比规则重要的人,他曾说过的话,就记在你们那本特别的忍者守则里面。”

  “他是我的……好友,是宇智波一族的人,这个眼睛也是他赠予我的。”卡卡西苦笑着睁开了左眼。

  佐助认真地听着。

  “当时我们接受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但是……另一个同伴被抓走了,他要去救,我不同意,因为曾经有过父亲的教训,所以我认为他的行为是错误的……然后他就对我说了那句话。”

  “凡是违背忍者世界规则和铁律的人,都被称为废物。但是……无视同伴的人,才是最差劲的废物。”

  “而我就是那个最差劲的废物。”卡卡西陷入了回忆之中,“他这么说着,就一个人跑去救人了,我深受触动……大家都那么关心我,我凭什么那么无情?……踌躇许久,最后还是去找他了,当时有人正在偷袭他,解决了一次攻击之后没注意着了道,我左眼的伤疤就是这么来的,同时……眼睛也废掉了。”

  卡卡西抚摸着左眼皮部分疤痕的凸起,似乎还在隐隐作痛。

  “然后他哭了。”说到这里,卡卡西很温柔地看向火堆,“他擦干了眼泪,再次睁眼时,两眼都变成了双勾玉的写轮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现场开眼的……”

  “……然后我们救出了同伴,但那时敌人用了一种土遁,……土遁·岩宿崩。”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因为这个忍术,所有的岩壁都碎裂成了岩石,大小都有,因为左眼看不见,视线受阻,被石头砸到了,他当时抱起了我就把我甩到了一边然后……自己被石头压到了,那是一块非常大的石头。”

  卡卡西捂着脸,“……他另一半身体都被压碎了,只剩下左半边……没有救了,那块石头真的是很大啊……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

  鸣人能想象到那个画面,因为他看过。

  他招呼了一下樱和佐助,三人一起抱紧了卡卡西。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就全都说出来吧,憋在心里也是很难受的。

  鸣人是这样想的。

  “……谢谢。”卡卡西好些了,但是没有推开他们,“……当时我十二岁,刚刚成为了上忍,然后他就决定,把完好的左眼送给我……很讽刺吧,我伤到的也正好是左眼……”

  “他说他即使是死了,也还可以成为我的眼睛,继续看到未来……可我让他看到的都是些什么啊!”卡卡西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腿。

  ——居然还会疼。

  “我……亲手将他临终前托付给我的人杀了……”

  他毕业以后,第一次哭是因为带土。

  第二次哭,是因为杀了琳。

  “那是第三个人……是我们的第三位同伴,当时………………她成为了人柱力,或许你们不清楚那是什么,我现在告诉你们,那是和鸣人一样的存在……体内封印着强大的怪物,当时的我还不清楚那些,但是我现在知道了。”

  “……那是灾厄。”他稍稍起身把鸣人抱过来,“那是至少能够毁掉一个忍村的存在……就像是佐助你出生的那年一样,当时……这个马上就要说了,先等一下吧。”他摸摸鸣人的头,希望着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形容而不满。

  “那之后我再醒来,眼睛就已经是三勾玉的了,对查克拉的消耗也增加了一倍不止……所以我不用的时候都会遮上。”

  卡卡西说着就拉下了护额。

  “……所以说,你让他看到的,多是黑暗呢。”鸣人抬头,隔着护额戳了一下他的左眼。

  “……也是。”卡卡西无奈地笑笑,“但是一直用着写轮眼的话,我真的承受不住,上次看你放个电就不行了……”

  “然后,我们的老师成为了火影……嗯,就是四代目。”

  佐助仔细打量了一遍他,似乎在想他:他这样的人居然会是四代目火影的弟子。

  樱非常地吃惊,捂住了嘴巴让自己不喊出声,震惊的同时也很惶恐。

  ——今晚听到了好多秘密啊,要是之后卡卡西老师发现这是个骗局……

  樱不太敢想下去了。

  “老师让我加入了暗部,给我找了点事做,然后……然后我就一直在暗部了,直到和鸣人开始生活才辞了几个月,后来他失踪了我就又被赶着回去……直到五年前又被赶出来,说是让我当指导上忍,带个班,如果我当时没有退出来的话,也就不会把你们带到现在的情况了吧……”说着,卡卡西又消沉了。

  “……”鸣人比较想听家里那对夫妻的事情。

  “好像突然就跳了很多,咳,是这样,不知道进入暗部多久以后,老师给我分配了一个任务……虽然是机密任务,但是现在告诉你们似乎也没所谓了。”卡卡西勉强地笑了一下,“可不要说出去喔。”

  “嗯。”鸣人点头。

  “……”佐助点头。

  “嗯……”樱非常愁,也点头了。

  “那个任务就是保护……鸣人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任的九尾人柱力,保护她直到鸣人顺利出生……”

  卡卡西偷偷看了一下鸣人的表情,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鸣人的母亲也是……”樱又捂住了嘴巴。

  “是啊,不过那时候木叶对尾兽还没有现在这样……”卡卡西抬头看天。

  “在鸣人出生那天,他的母亲对于九尾的封印,因为分娩而减弱,听说是被……一个宇智波趁机控制放了出来,那天木叶死了很多的人……。”

  佐助握紧了拳头。

  “那个不是你哥……不是那个人,因为他当时在照看你,所以控制九尾的另有其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五年前的那晚,我也是在现场的,不过是在外围,看到的不只是鼬,还有另外的宇智波……控制着九尾。”卡卡西拽住了佐助的胳膊,“因为那个人的存在暴露出来会引起恐慌,所以大家都传是鼬控制的九尾……”

  “咳,回到正题,因为九尾造成了无数死伤,我同期许多人的父母亲也都在那时为了保护村子而丧命了……老师他……四代目大人也为了村子,以自身将九尾封印,封印到了鸣人的身上……因为他有着漩涡一族的血统,所以似乎会很适合当人柱力。”

  卡卡西再次摸了摸鸣人的头,“漩涡一族的标志就是中忍背心和上忍背甲后的那个涡卷形的标志,似乎是初代时期木叶与他们联合了,直到漩涡一族被灭族,只剩下流落在外的几位漩涡家的人,我想应该是不多,顺带一提,袖子上的标志也是那个喔。”卡卡西指了指自己的胳膊。

  【灭族……】佐助听到了熟悉的词语,他心情复杂地看着鸣人。

  “四代目大人和鸣人的母亲……一起牺牲了,他们封印了九尾,保住了离现场最近的鸣人。”

  卡卡西抱紧鸣人。

  “漩涡玖辛奈,是鸣人母亲的名字,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是玖辛奈的丈夫,鸣人的……父亲。”

  樱觉得再听下去很不妙,非常不妙,但是又想听……

  佐助再次把目光从卡卡西那里移到鸣人身上。

  “但是,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了掩饰他的身份,并没有告诉大家四代目火影大人是鸣人的父亲,就连鸣人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不知为何,大家却都了解到鸣人是被封印着怪物的存在……明明这个才是最需要保密的事情啊。”卡卡西很不理解,“村里人都很讨厌鸣人,认为是他毁了木叶,杀了那么多人……但他那时还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换你们你们能做到吗?”卡卡西问佐助和樱。

  他们沉重地摇头。

  “就是说啊,而且九尾还是在毁了村以后才被封印到鸣人身上的,所以……他非常的无辜。”

  鸣人也感觉很沉重,虽然他早就知道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反应比较正常。

  “他放电的能力也是通过攻击磨练出来的,我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电他,他根本动不了,还不能说话,之后昏迷了好多天……持续了好几个月之后,他就会放电了。”卡卡西开始揉鸣人的头发,“说起来你为什么要称自己为皮卡丘?”

  他好奇很久了。

  “皮卡丘是一种非常可爱的动物,它会放电,所以我就自称为这个了。”鸣人回答。

  “那你以后就是木叶的皮卡丘了。”卡卡西苦笑着。

  {虽然没有以后了}

  “我没有保护好同伴,甚至连被托付于自己的同伴也没有保护好,老师的水门班只剩下我了,而我连他唯一的孩子都保护不好……让他自杀了那么多次,还被拐走了两年……现在还让他死了,我真的是很没用。”老卡叹气。

  ——说出来的确感觉好些了。

  “那么多次?”佐助除了和已逝的止水看过一次鸣人顺势自杀未遂以外,只见过被他杀的情况,不过那时候鸣人被……那个人带走了那里。

  “对,我可以和他们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吗?”卡卡西征求了一下鸣人的意见。

  “……嗯。”

  [你都说了不少了啊。]

  “是这样——……”卡卡西说了鸣人自杀的那几种情况,描述了他遇见自己前的生活。

  “他到现在都没有放弃去死的想法,我还想着你们或许能够改变他,没想到我们现在都死了……”老卡感慨。

  鸣人知道,今晚过后,对自己特别好的人将会多出来两个,还是将来的夫妻档。

  之前的佐助不算,现在算了。

  “我困了。”鸣人打断他的回想,解开了披风。

  披风只有下摆被撕了几片布,整体还是完好的。

  “我们一起睡吧,挤在一起会暖和些,冥界可是很冷的。”鸣人说着,站起来展开披风将佐助、樱、老卡包裹在一起,自己则挤到了卡卡西的怀里。

  “嗯。”

  盖不到披风的只有鸣人,卡卡西准备把他抱紧一点挡挡风。

  死了以后感觉夜风特别冷。

  ——

  樱知道了很多自认为不该知道的事情,忧愁着睡了。

  ——睡着了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佐助没听到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事情,不过至少更了解了鸣人一些。

  ——我居然还会嫉妒这样的鸣人……

  卡卡西也合上了眼睛,准备在睡梦中迎接自己死去的第一个早上——如果死了以后还能看到太阳的话。

  …………

  是格外寒冷的夜。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5/25627/459759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