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王妃安知君卿意 > 第八十九章 大庭广众

第八十九章 大庭广众

   

  今天本是风和日丽、清风徐徐的晴朗日子。在如此明媚春光的照拂下,讲道理,人的心情也应该是美美的。

  但是,以往和谐无比的太子府,大早上的就传出了鸡飞狗跳的声音,惹得经过太子府门前的路人听得是十分好奇,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森严的侍卫却令他们望而却步,谁也不敢进去。

  当然,守在门口的侍卫们也很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闹得动静这么大?

  要知道以往就算太子妃跟太子殿下吵架了都没有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过。

  若是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真的只能是到了太子府里面才能一探究竟。

  但是这些侍从们也不知道,他们即将要迎接两位客人,使得他们有机会能够一睹府里面的究竟。

  齐舒大早上收拾好就出发了,昨日宁泽来了帖子,说是已经到了约好的时间,让齐舒好好准备明日同他一道前往太子府。

  齐舒深知没法拒绝,无奈只得让人禀告了父亲,然后申请库房的钥匙,进去取一件有些贵重的宝物出来,作为送上门的礼物。

  能够跟太子府长久保持良好的来往,这自然是齐尚书乐见其成的,要是齐舒一直是死脑筋不肯跟外人交际的话,对他的仕途也是大大不利的。

  齐尚书大方的命人跟着齐舒,要把那件他新近得的那件红玛瑙女子饰物一套,还有那张献之先生的字画,将这两样统统给送到太子府去。

  毕竟齐舒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到太子府上了,怎么着也得表现表现些诚意出来,齐尚书在送礼这点上是毫不手软的。

  他收礼,但是也送礼,每年的进出流水账都是他本人亲自经手的,从不让旁人来干涉。因而在有些家丁的眼里,尚书老爷有的时候就有点抠门了。

  “父亲,真要送如此贵重的东西吗?”齐舒有些犹豫,太过贵重要是被有心人得知了,拿来做文章就不太好了。

  “无事,这两样是我经过精挑细选的,旁人说不得错,听我的,就送这两件。”

  出门前齐舒跟齐尚书说的话还言犹在耳,盯着面前的那被红色盖着的礼物盒,齐舒不自觉的就陷入了发呆。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今天的藕粉色很配小姐的气色呢!”绿橘轻轻拍了拍齐舒的手,将齐舒游走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嗯,没事,”齐舒笑了笑,摇了摇头。

  跟那些权贵打交道比跟那些药材打招呼难多了,尤其是太子府上的那位太子妃,对于齐舒来说真的是个不好相与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太子妃对她充满了敌意,搞得齐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惹得太子妃不高兴。加上姬南时常不在府中,常去校场,姬南同齐舒见面的机会就更加少了。

  所以,久而久之,齐舒也不怎么往太子府这边走动了,尽管惹姬南想让齐舒也能跟莫兰多来往来往。

  为了不失礼节,齐舒化了淡妆雾眉,朱砂轻点也不敢殷红的过分,头发则是用簪子挽在了脑后,选了藕粉色的衣裙也是为了低调做人,低眉顺目,怎么隐藏自己的存在感怎么来。

  虽然绿橘和墨竹都觉得在春日里要穿些明亮鲜艳的颜色,但是齐舒还是坚决的拒绝了她们的提议,毕竟要去见的是太子妃,着装方面不可太出挑,不然那位爱听鸡零狗碎事情的习性肯定会针对到齐舒身上来。

  而这边的宁泽也是精神焕发的起了个大早,在天还微微亮的时候,他就醒了,沐浴更衣束发整冠。然后让福达给他挑选最是好看的一套衣物出来。

  福达有些不明所以,为何自家王爷能够这么郑重的捯饬自己,难道说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联想到昨夜王爷回来之后,找了大夫医治舌头?手腕上还包扎的很严实,担心的他一整夜都没睡好,快把他这把老骨头都快折腾散了。

  今天这番光景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有些不懂自家王爷到底要做什么。

  选了一身水墨淡青色的衣袍,衣衫合身得体,一支桃木簪束冠,稍稍修饰了一番,宁泽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似的,福达看了直喊刺眼,尤其是那脸上的笑容,是怎么遮掩也都遮掩不住。

  不行,他今天一定给跟过去看看,王爷是不是要去齐府去提亲了,不然怎么笑得这么欢实?

  伺候宁泽用饭的时候,福达正给他布菜。

  宁泽嘴角含笑眼睛眯的弯弯的,看着福达语调十分雀跃的说道:“福达,你可认得范西、施定二人?”

  福达在自己的脑袋里搜索了一下,首先排除肯定不是少梁城里的人,但是王爷突然提到这两个人,必定是跟今日的王爷要做的事情有关,难道说?

  “王爷,是媒婆吗?奴才倒是听说过几个不错的,要不介绍给你认识?”福达一早上都在想着宁泽是不是去提亲了,脑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下意识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什么媒婆?胡说八道!”宁泽听到了福达说的话差点没笑出声。

  “那是?”

  “范西、施定二人是魏国的顶尖棋手,今日要到太子府内教棋,教太子棋,有幸会看到此二人对弈一番,他们二人目前正是棋艺巅峰时期,据说此二人之间的对局乃是出神入化、景象万千。关键之处杀法精妙,惊心动魄,甚是震撼人心!”

  说到他们的时候宁泽真的是赞不绝口。

  哦,原来是去看棋啊,福达还是觉得有些哪里不对劲,就算是看棋也不至于如此的开心吧?

  “齐舒也会去。”捧起青菜小粥吃了一口,宁泽接着说道。

  福达布菜的手有些颤抖,拿勺子也拿的有些不稳了,合着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那福达就先恭喜王爷又能一亲芳泽了。”

  “胡说什么?!本王岂是那种人?!”当然,如果时机允许的话,他自然是愿意的,如果时机不到,那便是只能望洋兴叹了。

  用完了早点之后,宁泽就不急不慢的准备骑马出行。

  齐府跟他的王爷府在通向太子府的路上约莫有三条路,只要宁泽瞅准了齐府的马车,就能跟她一起并肩而行了。想着她坐马车,他骑马护在一旁,宁泽的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满足感。

  与以往表面上冷冷的宁泽截然不同,福达都不知道是该高兴宁泽有了生气有了喜怒哀乐,还是该慨叹宁泽放下了身段,竟然愿意为一女子做到如此,就不知道那位到底对他是有心还是无心了。

  齐舒和宁泽时差不多时辰到的,也就是前后脚的事情,现在负责齐舒的马车的是宁三,自然也是中途找机会给了宁泽信号。

  宁泽在原地稍微等了一会儿之后才慢慢骑马接近齐舒。

  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盯着她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感觉只是那么看着,就觉得是满心欢喜。

  因为宁泽时不时就会来太子府上作客,半是处理公务,半是找太子殿下吃茶喝酒休闲,所以太子府上的侍卫也是多数都认得宁泽的。

  “王爷!”异口同声。

  宁泽冲着他们点点头,目光流转到了齐舒的轿子身上,这么大的声音她应该知道自己也在场吧,还不赶紧出来?!

  里面的齐舒不由得暗暗叫苦,怎么哪里都有他?不是说好只是看棋子吗?怎么搞得好像是他护送自己过来似的,怎么回事?

  墨竹和绿橘面面相觑,不知道小姐脸上一副叫苦连天的样子是为何意,不就是个王爷吗?至于那么恐怖吗?她们觉得广寒王还不错啊。

  身份高贵,长得还一表人才,哪里差了?差是肯定不差的,可这不是还是要避嫌吗?

  如果宁泽懂事的话,这个时候已经先行一步进去太子府里面了。

  “郡主可是出什么意外了?怎么迟迟没有动静?本王实在放心不下……”宁泽话还没说完。

  担心自己被撩帘子的齐舒忙不迭的就从马车里钻了出来了,冲着宁泽打了声招呼,说是马上就下来,不劳烦宁泽费心了。

  齐舒小心翼翼的靠近车边,准备踩着凳子下来,但是宁三故意动作放的很慢,拖延了点时间,宁泽也不傻,直接从马上下来,然后走到了齐舒的身边,一把打横抱起然后抱了下来也放了下来。

  整个过程不过眨眼之间。

  但是却看呆了所有人,包括不知所措的齐舒,有些人的嘴巴里简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宁泽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旁边围观的人群又皆是一震,他们从未看过面目清冷俊逸的广寒王竟然会作出如此的行为,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实属不可思议。

  齐舒咽了咽口水,忍不住低头斜着怒视宁泽,眼神里传来出来的控诉有“你为什么要这么多做,你这不是害我吗?”

  但是宁泽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朝着太子府门走去,准备进府。

  齐舒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多待,只得也是款款往宁泽所去的方向追过去,比起在大门口被人围观,还不如早点进府躲避那些眼神算了。

  她要跟上去质问宁泽,为什么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如此?莫不是想让人误会?

  宁泽走到了跟前,就等着侍卫开门进去,侧头看了下右后方的齐舒,她正阴沉着小脸从那边走过来,看样子是要找他算账的。

  但是宁泽早就看出来了,齐舒根本就不会拒绝人,而且极其容易心软,以前他做过一些较为大胆的事情,也是成功惹恼了他,但是后来不是都原谅他了吗?

  所以宁泽觉着觉着,就应当让齐舒习惯他偶尔的小过分,然后容忍了他的大过分,最后委曲求全就那么嫁给他了,岂不美哉?

  宁泽想的挺美的,但是就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诶?不对,他怎么听到了隔着门后面传来的一些嘶吼尖叫声?

  “快把门打开!快!”宁泽嘱咐道。

  “是!”侍卫老早就听到了里面的各种声音,但是碍于府里的并没有喊着要开门,所以他们也就一直没开门,眼下广寒王就这么过来了,所以开门也是应当的。

  宁泽看着侍卫拉开硕大沉重的太子府门,不知道哪里升起的不详的预感,宁泽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但是齐舒已经在三步两步之间由快到慢走到了近前,两个人皆是正对着大门等着门开。

  齐舒也没在意,只是专心的盯着面前的道路,她总不能就盯着宁泽看吧?

  太子府门打开了,尖叫声伴随着几道黑影冲向了府门前正站着的齐舒和宁泽二人。

  齐舒什么也抛在了脑后,眼睛里留下的只有那尖锐的扑腾过来的爪子!格外吓人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9/29680/564606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