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43 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143 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袂这个院长到了,门口的男护士也没有再阻拦绯洛四人。

  亓晟这小子,舌尖顶住嘴腮,在看到黝轩的那一秒冲到了最前面,“黑子。”

  病床上的黝轩任由亓晟摇晃,纹丝不动。

  “他怎么了?”亓晟松开他,转身揪住袂的衣领,目光像是要吃人的老虎,“你把黑子怎么了?”

  “晟子,别冲动。”龙隽赶紧拦住他。现在可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袂好像这才注意到龙隽,目光漫不经心,语气轻悄,“你也在啊。”

  对于龙隽还活着,袂没有丝毫惊讶。

  “对,没想到我还活着吧。”将亓晟推到自己的身后,龙隽面带讽刺的微笑。

  “不,你根本不会死,龙门伤不到你。”袂轻语,目光流转。

  下一秒,他拽住龙隽手腕,把住他的脉搏。

  “你做什么?”一旁的亓晟警惕的想要拽回龙隽。

  袂一个闪身将龙隽带走,迷人的桃花眼轻眯,食指放到嘴边,冲亓晟摇摇头,“嘘……”

  “你……”袂这人虽然长得一脸无害,却带摄人心魄的气势。

  “不错,吸收了龙门的能力,精神力加强了。”袂满意的点头,随后扔开龙隽的手。

  龙隽一脸蒙圈。什么意思?

  他随手抽过桌边的纸巾,细致地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像是在擦拭什么名贵的艺术品。

  “黝轩没事,不过是跟我打了一场,一对一。他太弱。”袂轻蔑地开口,气场强大。”

  绯洛眉头拧住,一双深邃的眼带着寒意。身边的云柔不安得抚住他的肩膀。

  绯洛这个人,骨子里与袂相同,都带着股阴狠劲,虽然坐在轮椅上也无法让人忽视。

  不对,有一个人从出现开始一直在刻意的忽视他。

  那就是末小鹿……

  末小鹿全程没有看绯洛一眼,丝毫不在意他的伤,更过分的是她若有似无的站到袂的身后。

  袂那张妖孽般的脸,挑衅得看向绯洛,张扬的眉眼上挑,别提有多得意了。

  绯洛见状只觉得心间莫名烦躁,眼底隐隐有一股寒意流动。

  收敛住眼底的情绪,绯洛语气清冷,“你的目的是什么?”

  先是给绯黯下毒,又是将龙隽送进龙门,现在又将黝轩打伤,这一连串的事情,这男人究竟想做什么?

  “目的?”袂反问,一步一步靠近绯洛,弯下腰,妖孽般的脸与绯洛仅有一尺的距离。

  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我的目的就是你。”一字一字吐露,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

  “我?”绯洛不解,自己究竟有什么让他针对的地方?

  “没办法,你先祖得罪了我,我就要从你身上的讨回来。”袂起身,带着肆意的笑,目光邪佞带着狂妄。

  绯洛皱紧眉头,只当这人故意在侮辱自己的先祖。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不要扯及先祖。”绯洛厉声说道,清冷的目光渐渐蓄满怒气。

  “哈哈……”袂狂笑不止,“你这性格到是跟绯帝有些差别。”

  这要是五万年前的绯帝,自己刚刚那些话足够自己死上好多次了。

  “你也知道绯帝?”揪住那个人名,绯洛开始正视袂刚刚的话。

  “当然了。”袂说着,再次弯下腰,靠近绯洛。

  绯洛顺势抓住他的脖子,手下的肌肤温热传递而来,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袂跳动的脉搏,他压低声音:“你是从五万年前来的?”

  这屋子他是唯一见过末鹿鹿的人,是唯一知晓末鹿鹿存在的人。

  龙隽虽然得到先祖的记忆,但并不知道当年的公主已经来到现世。

  亓晟与云柔更不用说,完全不知情。

  一旁的末小鹿总算有了反应,上前硬生生拉开绯洛的手。

  绯洛本就坐着轮椅,行动不方便。

  末小鹿又是用了十足的力气。

  眼见着自己垂落的手,与不断后退的轮椅齿轮。

  绯洛轻笑,开口讽刺道:“怎么?害怕一个坐轮椅的废人?需要女人保护你?”

  袂丝毫没有被刺激到,对于末小鹿的出手帮助,欣然接受并且表示十分受用。

  “如果是来自她的保护,我不建议当个懦弱的人。”袂扯嘴角,轻笑,目光中带着喜悦,像是一个得到糖吃的小孩子般。

  绯洛抿嘴,挑眉。

  手转动着轮椅操作器。

  “末小鹿,我们单独谈谈。”

  突然被提及姓名,末小鹿有一刻精神迟缓,她呆滞得看向他。

  当与他目光对视上的那一秒,又急忙错开,“为什么?”

  “你不觉得我们需要聊聊?”末小鹿的质问让绯洛心间升起一股子躁热,语气夹杂着不耐烦。

  “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你……”

  不等末小鹿把话说完,绯洛已经自己操纵着操作器出了病房门。

  云柔下意识想要跟着,却被龙隽拦住。

  龙隽冲她摇摇头,云柔只能听话的停住脚步。

  末小鹿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还没等两秒,自己的身子被一只大手推了出去。

  末小鹿诧异地回头。

  却看到……

  居然是袂推的自己。

  难以置信……

  他想让自己与绯洛单独谈谈?他不知道自己与绯洛的关系吗?

  他冲自己摆摆手,一副你快出去的样子。

  末小鹿心中不解,面露疑惑。

  却也冷静过来。自己确实该跟他好好聊聊。

  从回到华夏到现在,她与绯洛独处的时光只有摩天轮那一次是正常交谈的,其余的时光都是……

  眼底一抹晦涩,嘴角带着苦涩。

  从回到华夏,他们之间好似除了那件事,就没有其他了……

  推门出去,绯洛正等着自己。

  他操纵者操作器,往人少的楼道去。

  末小鹿在身后跟着。

  两个人静静地,一前一后。

  末小鹿注视着他的背影,坐在轮椅上的他,明明应该是狼狈的、是落寞的,但是他却偏偏依旧孤傲、依旧冷意,还是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到了那走廊的尽头,楼道的门口。

  周围没有人,绯洛才停下来。

  末小鹿捏住衣角,踌躇开口:“想说什么?”

  “照顾我,离开那个叫袂的男人。”绯洛开口,口吻是命令的,自信的。

  “为什么?”末小鹿皱眉。

  “我的伤有一部分原因因为你,你不觉得你有责任吗?”绯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漆黑的眼底暗藏汹涌。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208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