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40 继承幕水家

140 继承幕水家


  幕水渊昨晚眼睁睁看着袂将末小鹿带走,却无能为力。

  他有些怨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参透幕水行医录。如果他能够医治绯黯,末小鹿也不用因为解药的缘故跟袂走。

  思及此,幕水渊重重的叹了口气。

  “水渊,你已经叹气好多次了。哎……”末子晨本就烦躁,这身边的叹气声真真是让他感同身受,不免也跟着一起叹气了。

  末子晨是在今早到的华夏国。昨天上午幕水渊见过闵孝媛两个小时之后给末子晨打了电话。

  他虽然放闵孝媛走了,但是不证明他就不会帮末子晨。

  闵孝媛的走涉及到末小鹿的生命安全,这绝对不是儿戏,末子晨必须知道。

  末子晨处理好维立国的事情马上赶来华夏国。

  现在两个人正坐在一家咖啡厅里。

  幕水渊犹豫之后,缓缓开口:“哥,我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末子晨不解得问。

  “我……”幕水渊嘴唇轻启,却没有说出话来,他好像有些犹豫,或者是头脑里的线理得还不清晰。

  “想好再说。”

  “我当初是不是应该继承幕水家?”幕水渊开口,表情有些苦涩。

  末子晨身子一僵,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点点星光,闪亮的星光又慢慢暗淡,“是后悔没有参透幕水行医录吧。”

  幕水渊点头。他的遗憾不在于他没有成为参透幕水行医录第二人,而是在于帮助末小鹿抑制血液的方法他没有学会,他控制不了末小鹿血液上的暴动,以至于末小鹿活不到二十五岁。

  也同时,害得……

  幕水渊抬头。面前的末子晨虽然依旧西装笔挺,但是面容有些憔悴,愁眉不展。

  这样的他没了意气风发,没了斗志昂扬。像是明珠蒙上一层灰,有些暗淡的意味。

  如果他参透幕水行医录,末子晨与闵孝媛的孩子就可以留下,即使是个女孩也不用担心,她可以像当年的末小鹿一样。

  “水渊,其实……”末子晨抿唇,眼底一抹晦涩,“哥这次来有事情求你。”

  幕水渊的手瞬间握紧了咖啡杯,目光闪躲。

  他有预感……

  他知道末子晨要说什么……

  “回到幕水家,做回嫡子,继承幕水行医录。”末子晨连连开口,目光却带着小心翼翼。他明白这是自己的自私,但是他还是大胆的说了出来。

  话说完,末子晨不堪得低下头,有些不愿意面对自己刚刚说出的话。

  幕水渊就知道,末子晨来是为了说这个,不然他大可以直接开始找闵孝媛,不用特意约自己来咖啡厅。

  他苦笑,“你明明知道……”继承幕水行医录就意味着放弃末小鹿。

  “哥只能求你了。幕水墨心思根本不在幕水行医录上,他心性暴躁易怒,让他处理黑色地带我十足放心,但是幕水行医录他真的不行。”末子晨开口,眼底晦涩不堪,他盯着手中的杯子甚至不敢再去看幕水渊。

  幕水渊想为幕水墨说些什么,但心中也明白幕水墨的心压根就不在幕水行医录上,“我哥他其实……”

  “水渊,你明白哥的意思。”

  “鹿儿只能活到二十五岁,这是你我共知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学会幕水行医录就可以救她,当年的小娜姑姑之所以可以在小鹿出生后依然活下去就是因为你的亲生父亲。”

  末子晨皱眉,这一方霸主在此刻红了眼睛,深邃有神的眸底,仿佛飘荡着层层烟雨,“我承认我是有私心。”

  “闵孝媛怀了我的孩子,这次我真的舍不得了。第二个孩子了,我舍不得。”他捂住脑袋,无助绝望。

  幕水渊感觉自己除了苦笑,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我想赌一把,但是我怕,我怕这赌一次会害到我的亲妹妹。”

  “我……”末子晨实在太纠结,所以只能来求助幕水渊。

  “可是我已经被过继给父亲了,我还有资格吗?”幕水渊松了口,心中虽然难过,但也意识到好似只有自己继承幕水家才机会保末小鹿活过二十五岁。

  “末家可以放权,只要幕水家几位长老愿意让你恢复嫡子的位置,末家可以放权。”

  幕水家虽然世代是末家下属家族,本份上要为末家提供各种医学上的帮助,但是实则这么多年过来,早就有人心生怨念,不愿意遵守祖训。

  幕水家的几位长老实则就是幕水家的一些老人,他们早就想要独立起来,不想再依附末家。

  “你要拿放权来换我回去?”幕水渊震惊。

  放权就等于独立,独立就等于以后的幕水家再也不用年年向末家提供药材,提供医学帮助。

  那之后的幕水家将成为真正的大家族,不再听从末家。

  “对,我来之前已经跟父亲谈过,他同意了。”末子晨开口,“只是……,我们尊重你的决定。”

  幕水渊苦笑,他怎么会做出别的选择呢?

  已经接二连三出现人来告诫他,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娶得鹿儿,倒不如他放弃心中执念,保鹿儿一世平安。

  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逝去的。

  “对不起,水渊。”末子晨站起来,深深的鞠躬,弯腰九十度。

  “哥,你别这样。”幕水渊连忙站起来扶住末子晨。

  他虽然一直叫着末子晨为哥哥,但实则他是主自己是仆,即使两人关系再好,幕水家也不过是末家的一个家庭医生。

  末子晨完全有能力直接命令自己回到幕水家,但他没有。

  末子晨有来亲口求自己,这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尊重了。

  他哪儿里还受得起末家下任继承人末子晨这样的鞠躬。

  “是哥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没有注意措施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僵持的状况。”

  “原本你已经与鹿儿订婚,你们不久就可以结婚了,但是却因为我跟媛媛的缘故,不得不让你继承幕水家。”末子晨脱开幕水渊的手,又是深深的一鞠躬。

  “哥,你别这样。”

  幕水家现在的状况是真正的家主幕水流疯癫痴傻了,由幕水漾代为家主责任。

  本来幕水渊过继给幕水漾之后,上头就是排了一个幕水墨,名义上幕水渊变成第二顺位继承人但实则根本丧失继承权力,也就注定他当不了幕水家下一任家主。

  但如果他恢复嫡子的身份,那就是名正言顺的首位继承人,可以直接要求代位管理幕水家的幕水漾下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266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