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39 他早就忘记自己姓名

139 他早就忘记自己姓名


  “你不会是个活了五万年的老妖精吧?”末小鹿呆呆地开口。早就忘了什么古末岛上的优雅端庄,她连自己的表情都控制不住了。

  袂神秘的微笑,妖孽般的脸猝然凑近,突然做了一个鬼脸,“是呀……”

  “啊……”末小鹿惊得后退,吓得失去表情。

  “哈哈哈……”袂瞬间笑得弯腰,明媚真实的笑容,仿佛有光照在他的脸上,“当然不是了。”

  末小鹿气愤得跺脚,她一直以来的好脾气都在今天被袂打破,她气急败坏得叫了一声:“袂!”

  “哟,这声觉得好听,再叫一次。”袂一脸无赖样子,手扶住耳朵,凑到她的嘴边。

  末小鹿气急,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喊道:“你是不是有病呀?”

  “哈哈哈……”袂不在意得狂笑不止,见末小鹿皱巴巴的表情,尴尬得咳了一声,“咳咳。”之后正声,一本正经地开口,“想不想听故事?”

  “不想听故事。”末小鹿憋嘴,低头,“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是怎么了?”平静下来后的她担忧得看着自己被包扎得像个包子一样的手。

  突然皱眉说道:“你到底是不是医生?你们医院包扎都是这样的吗?”

  “半吊子医生。”袂挑眉,怡然自得地说道。

  末小鹿叹气,冲着他换了换受伤的那只手,“你们医院是怎么想的?招你进来?”

  “我是院长啊。”袂随意的坐到沙发上,踢开了脚边昏迷的黝轩。

  末小鹿抚住额头。她居然忘记了他是那家医院的院长。

  “不对,我们现在要研究的不是这件事。”

  “我现在想知道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的血有治愈的能力?末小鹿从小到大,虽然受伤次数不多,但是也流过血,也没见过自己的血液有如此大的作用。

  袂摆摆手,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无法解释,活了一千年第一次见。”

  “哎……,活了一千年都没见过,那……”末小鹿失落得开口,随后眼睛突然一亮,“你说什么?活了一千年?”

  “对呀。”袂悠悠一笑,托着下巴注视着她。

  为什么她生气、惊讶的时候这样可爱?

  “你不是说……你不是老妖精吗?”末小鹿一脸警惕,红润的脸都白上几分,好似深怕他下一秒变成什么鬼怪吃掉自己。

  “我是说我不是五万年妖精。”袂舔了舔唇,邪肆得模样,蔷薇色的唇轻启,声音魅惑动听,“我是一千年妖精。”

  “……”末小鹿偷偷拉过袂脚边的黝轩,挡在黝轩面前。

  “怎么样?现在对我的故事感兴趣了吗?”袂随意得转动着手指上的白玉戒指,他好似特别喜欢转动它,不管是开心的时候,还是思考的时候。

  “你讲吧……”末小鹿长长得舒了一口气。三个大陆都能融合,自己的血都能救人,洛玫都能重生为云柔,龙隽龙门走一遭能得到先祖记忆,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她镇定得坐到沙发上,准备认真听他讲。

  末小鹿坐下的那一刻,袂瞬间站起来,“哈哈,我不想给你讲了,自己猜去吧。”

  “你……”深深的呼吸,末小鹿告诉自己要镇定,要端庄,要淑女。

  “哈哈哈……”

  袂逗趣末小鹿的时候,医院的医生已经赶过来。

  如果年龄可以评定一个人的医学地位的话,这四个医生一定地位崇高。末小鹿无奈地想着。

  已经确定了黝轩没有问题,怎么还来了这么多医生。

  大约五十多岁的男医师,毕恭毕敬地走进来,“袂少,请问病人在……?”

  “喏。”袂随意得踢了踢地上昏迷的人。

  “你别总踢他。”末小鹿急得推开袂。

  “我就踢。”傲娇得说着,袂又踢了一脚,随后还冲末小鹿做了一个鬼脸。

  袂活了一千多年,还是第一次这样开心,末小鹿仿佛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他忘却孤独。

  一旁的医生护士尴尬得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把病人带走。

  “袂!”末小鹿气愤地叫了一声。

  “哟,就是这个调调,再叫一次,如果后边加上相公两字就更好了。”明明只是怒气的叫了一声,袂却故意曲解。

  单字的叫起来确实会有些亲密,末小鹿无奈得开口,“我可以问你姓什么吗?”

  “我?可能姓银吧?”袂低头沉思,眉头皱紧像是遇到难题,“我早就不记得我的姓氏。”

  一千年来,他的名字一直在换。

  华诺大陆的文化一直在进步,但是他的面容从未改变,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只好不断变换住址,变换姓名。

  袂的表情有些落寞,目光戚戚哀哀,迷人的桃花眼仿佛蒙上一层薄雾,“……我没有姓了。”

  他的表情让末小鹿觉得自己问道了人家的伤心处,一时间有些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问的,我不知道……”

  “哈哈,逗你的,我本来就没有姓。”袂狂笑,修长的手指拖住下巴,“你为什么这么好骗?”

  “你可以拿演员奖,你去当演员吧,真的,你很适合。”末小鹿气得要发疯了,这家伙活了一千年就是为了气自己的吗?

  “哈哈……”

  主人在逗趣小姑娘。一旁的医生护士们有些尴尬,年长的那位摆了摆手示意旁边人赶快把病人带走。

  几个人就这样蹑手蹑脚的,将病人抬走。

  末小鹿有些不放心得,嘱咐着,“他身上有好多伤,不知道有没有伤及肺腑。”

  “他麻烦你们了,谢谢。”最后礼貌地致谢。

  “不不不,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年长的那位连忙摆手,变色发白,下意识地看向袂。见袂没有任何不悦,才安下心来,毕恭毕敬地说道,“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医好他,尽快使他恢复。”

  一旁的袂挑挑眉,稍稍带上些不耐烦,“你们可以走了。”

  “是的,我们现在离开。”仿佛得到特赦令,年长那位带上和蔼却又谦卑的笑意迅速带着医生护士往外走。

  “袂,我建议平时温柔些。”末小鹿叹了口气,这袂平时得是多么凶神恶煞才会把这些人吓成这样。

  “温柔?你第一次见我时我不温柔?”袂憋嘴,蔷薇色的唇高高嘟起。

  他就知道她喜欢温柔的,像五万年前的末鹿鹿一样,所以初次见面为了留下好印象,他故意装得很温柔的模样。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2663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