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27 他祖宗抢了我妻子

127 他祖宗抢了我妻子


  袂烦躁得抬眸,目光如剑,弓起的背脊像是猛兽要发起攻势一般,“五万年了,你们幕水家的人依旧这样狂妄,你觉得我会再次让你从我手中夺走她吗?”

  “什么意思?”幕水渊疑惑得问,澄澈温柔的眼底闪过迷茫。

  末小鹿对于“五万年”这三个字很敏感,这是她第二次听说五万年,上一次是龙隽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听闻的。

  她还记得当时的龙隽执拗得叫着自己公主,说自己是五万年前最受宠的公主。

  这一次听到是从袂的口中。

  她抬眸看向袂,弯弯柳叶眉皱起。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吗?

  “字面上的意思。”袂的手臂收紧,直接命令的语气说道,“她现在归我,过些日子我会亲自送到古末岛。

  “你……”幕水渊被袂的口吻气得郁结于心,怒目而视。

  “还有,顺道看看末默,给他讲讲故事,最重要的是提提婚事。”袂继而低头看向怀里的末小鹿,最真诚的眼神出现,那是袂有史以来最认真的目光,“以身相许,我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经过了五万年。

  如此炙热的眼神,盯得末小鹿浑身不自在,她推搡着他,语气礼貌而又疏离,“您虽然帮过我两次,我很感激,但是以身相许这种玩笑开不得。”

  “这是你给我的承诺,我只是来要回我的承诺。”袂丝毫不在意末小鹿对他的排斥,他有信心,这个女人迟早是自己的。

  因为只有他有资格站在她身边。

  幕水渊在一旁气得郁结,直接冲过去,想要推开袂。

  却被袂轻而易举的闪开,一道风过,速度之快……

  幕水渊有些呆愣。这速度?是正常人的速度吗?

  末小鹿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就被袂带走好远,诺大的医院大厅,她再一回头,人群几乎淹没幕水渊,她有些看不清幕水渊的脸。

  幕水渊快速拨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不顾安静的医院环境,大声质问道:“你究竟是谁?来自哪儿里?”是不是与末鹿鹿一样来自龙门?来自五万年前?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注视着他。

  本来就好多人在偷偷看着他们,这下幕水渊的一吼,引来如此多的关注,让袂当下觉得心烦意乱。

  “我?”袂语气中夹杂着不耐烦,“我是袂呀。”目光中带着轻蔑,好似在看一个痴傻的人儿。

  “你明白我的意思。”幕水渊再次开口,眼神中带着肯定,“我见过她,五万年后的她,所以……”你一定是来自五万年前。

  “你见过她?”问眼前,袂惊讶得抬头,这一刻他才真真正正地正视幕水渊,“她可以出来了?”

  话落,袂低下头看看怀里的人儿,伸手搬弄着她的脸,试图要找出她的不同。

  可怀里的脸色不温不火,倾国倾城的脸上只有淡淡的忧伤与愁苦。

  没有任何活泼开朗与热情洋溢的情绪。

  “看来,她虽然出来过,却无法控制。”袂有些失望的开口,目光有些失落,禁锢着末小鹿的手也有些松懈。

  末小鹿实在不明白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语,她想顺势推开袂的手,却没有成功,只能气愤的开口:“如果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要处理,请不要带上我。”

  她刚失去孩子已经够难过的,她不想再牵扯些其他有的没的的事情里。

  她奋力推开袂的禁锢,实在推不开,只能脚下用力踩到对方脚面上。

  袂丝毫没有想到,一向优雅端庄、贤淑温柔的末小鹿会使阴招。

  猝不及防下,被狠狠踩了一脚。

  他吃痛得松开手,脚趾传来麻麻酥酥的感觉,诧异的看向末小鹿。

  幕水渊几乎忍不住笑意,迅速拉过末小鹿,将其再次藏在身后。

  袂无奈道:“我很可怕吗?你总藏着她做什么?”

  幕水渊与其对视,澄澈的眼底可以看到袂的影子,“所以你与末鹿鹿一样?”

  “嗯哼?”袂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轻轻摊手,“你心中不是已经有想法了?那就是你想的那样。”

  幕水渊瞳孔怔缩,将末小鹿拉得更往后。

  “我跟她来自同一个地方,是命定要在一起的人,而你……”袂轻蔑的眼神看向他,修长的手指划过下巴,“你知道你的命运,你注定跟她没戏。”不管是五万年前,还是五万年后,你都没有资格。

  幕水渊的松几乎就要因为这句话松开了,但是末小鹿却紧紧抓住他的手,他回头。

  看到末小鹿迷茫的眼神,心中一瞬间像是被激励了一样,坚定地回握住她的手。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弄成一副我要强拆鸳鸯的样子。”袂叹了一口气,手托着下巴,目光却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步冷冽。

  他转身,背过末小鹿与幕水渊,“游戏结束,我不想再陪你们在这儿说些没有用处的话。”

  “绯黯长睡不醒已经很久了吧。再过四天,什么医仙在世都救不活他,即使你参透幕水行医录也没用。”袂说着。

  末小鹿惊得抬眸看向他,猛得脱开幕水渊的手,几步走过去,“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黯哥受伤的事情?”

  幕水渊在一旁皱着眉头。

  “因为是我毒的呀。”袂轻描淡写的说着,随意的转动着手指上的白玉戒指。

  末小鹿皱着眉头,眼睛突然闪过一阵亮光,“你……?”

  袂轻轻的哼出声,“嗯?”

  这个白玉戒指,难怪她第一次见的时候就觉得眼熟。

  这个白玉戒指就是当初在墓地害绯洛手受伤的人,她还记得这个男人当时手里拿着枪,直直的指向绯洛。

  自己挡在绯洛面前,昏暗的墓地,只能借着月光看到他手指上反射着光芒的白玉戒指。

  “当初在墓地的人也是你?”末小鹿震惊得开口。

  “认出来了?”袂丝毫不在意的,继续转动着那枚让自己身份泄漏的戒指。

  “你为什么要伤害绯家两兄弟?”末小鹿大胆地走到他的面前,质问他,目光灼灼。

  “因为宿仇呀。”袂轻飘飘地说着,仿若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祖宗抢了我妻子,我报仇呀。”袂摆摆手,魅惑众生的语调,好不在意的态度。

  末小鹿也是要被这人气晕了,只能先摆开绯洛的事情先不说,先解决绯黯的事情。

  既然他愿意开口,就说明有缓解的余地。

  “要怎么做才可以给我解药?”末小鹿直截了当地开口,娇嫩的嗓音带着强势的语气。

  ------题外话------

  潇湘原创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6225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