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79 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079 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那一边在认亲,末小鹿独自一个人坐在床上倒先得格格不入,她站起身来。

  刚做完手术的身子虽然虚弱,但是强挺着昂首挺胸她还是能做到的。

  她带着恬静地、毫不在意地微笑,知性温婉、端庄淑雅的从他们面前走过,丝毫看不出来刚刚失去孩子的样子。

  既然他们不愿意走,那我们走。末小鹿心想。

  绯洛眉头皱紧,像是要拧出一个川来。眼见着两人离开。

  云柔疑惑得看向他们,见末小鹿一身病服,“小鹿也受伤了吗?”

  绯洛的眼神在末小鹿离开之后,越来越暗淡,他没有理会云柔,他抬手。

  景韫受意,推着绯洛去到病床边。

  葱白的指尖划过被褥,被子上仿佛还有末小鹿刚刚坐过的余温。

  他的目光闪过种种情绪,那些情绪最终都被悲伤所替代。

  云柔站一旁怔怔得看着,心中好似明白了自己能来的原因。

  那边末小鹿刚出门,她虚弱的身子只够坚持她走出那道门,流过产的身子带着剧烈的疼痛席卷着她。

  她痛得扶住墙壁,弯下腰。

  幕水渊见状连忙扶住末小鹿,末小鹿仰头挤出一道苍白的微笑,试图给予他一个让他安心的表情。

  “水渊,我想去你的医院,这儿的医院我不太喜欢。”末小鹿的唇有些苍白,语气带着虚弱。

  “好,我们现在就走。”可是刚迈出去几步,幕水渊脑海中闪过十分钟前与袂的对话。

  那个男人说他带不走末小鹿,还说他是会抢走鹿儿的人。

  那个男人就仿佛地狱来的撒旦,一张魅惑众生的脸,挂着肆意的、志在必得的微笑。

  幕水渊摇摇头,他不信他带不走末小鹿。

  可事实确实是他带不走末小鹿,他们刚走至二楼大厅,二楼大厅那个清晰明目的标志格外惹人注目,末小鹿觉得那个标志有些眼熟。

  但是只是看了一眼,毕竟她心中有些挺不住了,想早点回幕氏医院,但是刚要出大厅,被大厅里的医护人员拦住。

  一群小护士一同围上来,紧张得开口,每个人都挂着一副要哭的表情,“末小姐,您是要离开医院吗?”

  “您不能离开医院啊!”

  “如果您离开了这所医院,我们所有人都不会被院长辞掉的。”一个个小护士,一张张清秀的脸,带着乞求的表情。

  末小鹿有些迷惑,虚弱地靠在幕水渊的身上,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末小姐,我们院长下通知,如果您离开这所医院去其他医院就医,那我们的工作就都保不住了。”

  “这份工作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我真的不能丢啊。”

  “对啊,末小姐行行好,千万别走。你看我们医院在京都都是数一数二的,您就在这儿吧。”

  七嘴八舌的劝阻,让末小鹿越来越模糊,她仰头望向幕水渊,企图让聪明的他给予自己答案。

  幕水渊不在意的轻笑。没想到袂所说的自己带不走末小鹿是这个意思,他是了解末小鹿的脾气,不会眼睁睁看着一群陌生人因为她而失去工作,他要利用末小鹿的善良与同情心。

  但是袂就没有调查过自己是干什么的吗?

  “这所医院不收你们,你们可以到幕氏医院,那里会收留你们。”幕水渊开口,心道,这不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嘛。

  可是,这些小护士听闻这话像是遇到洪水猛兽一般,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们对于鹿袂医院是衷心的,我们不会跳槽到别家医院。”

  闻言幕水渊疑惑不解,心中可是道着:这袂究竟有多可怕,为什么这医院的小护士会这么听话?

  末小鹿被一群小护士夹在中间,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重重的喘息着,心里还在迷惑当中,她仰头望着幕水渊,皱着眉头,“我们不能离开吗?”

  “不能。”就在这时,那个妖孽般的男人出现,一身西装笔挺的打扮,头发被梳成中分是烫过的,一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放着电。

  周身的气场十足。

  他修长的腿,几步便迈过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轻轻凉凉的一句话,瞬间让之前七嘴八舌求情的小护士们一哄而散。

  也许这才是这些小护士们的作用,只要拦住她,袂自然会搞定接下来的步骤。

  末小鹿抬眸看向他,有些惊喜的开口,“袂?你怎么会在这?”

  “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啊,你忘记了吗?”他俯身,有些心疼得揉了揉末小鹿的头发。

  末小鹿第一次被这样对待,还是一个只见过三面的人,她有些尴尬得向后退了一步。

  袂也不恼,只是轻笑,“上次,你就是在这家医院的分院挂号看病的。”

  “原来这是一家医院啊。”末小鹿抬眸,难怪觉得二楼大厅上的那个标志有些眼熟。

  幕水渊对于两人谈话的状态很不悦,他皱眉,拉住末小鹿的手顺势将人揽在自己的怀里。

  对面,袂的眼神以一种清晰可见的速度变得狰狞可怕,他的目光注视着幕水渊的手,如果目光是一道闪电,这会儿的幕水渊估计已经被劈死了。

  袂轻轻拉过末小鹿的手,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手心打转。

  末小鹿怔怔得看着他,几乎忘记了反抗的动作。

  袂他好似带着一种独特的魅力,能够蛊惑人心的魅力,他的眼睛就好似一道漩涡,能够让人陷进去,她像是魔怔了一般,身体的疼痛都忽然不见了,她的肢体好像不受她的控制!

  她就这样任由对方在她的手心里打圈圈。

  幕水渊皱着眉头,想要拉回她的手。

  另一边的袂却没打算放手。

  一时间末小鹿被夹在中间,纤细羸弱的身姿被两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夹在中间。

  她只能仰着头去看他们,袂的‘魔力’好似带走了她身上的疼痛,她苍白的皮肤渐渐恢复红润,变得莹白如玉,唇间好似也带上些许色泽。

  幕水渊震惊地看出末小鹿的变化,“你……”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题外话------

  潇湘原创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873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