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78 洛玫承担不起

078 洛玫承担不起


  末小鹿冲到绯洛的面前,激动得扶住他轮椅上的扶手,哭泣的脸与绯洛面对面。

  澄澈明亮的眼底,那股痛可以轻而易举的被人发现。

  “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是爱我的?可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对我只有恨。”她皱着眉,鼻子涩涩的酸,眼睛一眨不眨地直视着。

  反观,绯洛自始自终没有任何表情,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

  末小鹿自嘲的笑,“我知道了,你根本没有心。”

  她松开手,虚弱的身体不停的颤栗。

  她步步向后退,直到退到幕水渊的怀里,她才停下。

  幕水渊顺势揽住了她,手扶在她的肩膀上。

  见此,绯洛凉薄的唇勾起,目光带着轻蔑,“你们蛮配的,你又何必一直纠缠我呢?”

  绯洛的话,每个字都如同一柄尖刀狠狠刺进末小鹿的心房。

  末小鹿抬眸,失望的眼神看向他。面前这个绝情冷酷的男人究竟还有能说出多少让人伤心欲绝话?她想。

  幕水渊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让虚弱的她靠在自己的胸膛。

  绯洛眼神中一抹肃杀很快掠过,随即仿若丝毫不在意末小鹿的情绪,他抬手。

  景韫立即受意,弯下腰,“二少爷。”

  “云柔来了吗?”绯洛问道,目光如炬直直的看向末小鹿,说话的声音好似提及那个名字都软上几分。

  “马上就到,已经在路上了。”景韫掏出手机,看了之后回答道。

  闻言末小鹿暗暗握拳,晕红的双眼,泪水还没有干,本是苍白的脸色早已经染上愠怒的红。

  她转身,轻轻推开幕水渊,虚弱纤柔的身姿如弱柳扶风,摇摇欲坠地走至病床边坐下。

  “不好意思,我要休息了。”轻轻柔柔的声音,下着逐客令。

  绯洛盯着她坚挺着的后背,像是要看穿她一样,目光中都仿若带着火,像是要把她燃烧殆尽一般。

  幕水渊挡到绯洛面前,遮住他的视线,丝毫不客气的开口:“请你们离开吧。”

  景韫纹丝不动,手扶着轮椅,四十多岁的男人浑身透露着一股子沉稳老练的气韵。

  没有二少爷的话,他是不会将二少爷推走的。

  绯洛垂眸,瞥了眼身后的门,不说话也不走。

  幕水渊清秀的眉头皱紧,理了理身上的西装,“绯洛,你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今后鹿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离开了。”

  绯洛垂眸不语,唯一灵活的那只手摸了摸唇角。

  “咚咚咚……”清脆急促的敲门声。

  绯洛眼底骤缩,忽明忽亮的眼神,让人看不出情绪。

  屋内没有人去开门,绯嫣叹了口气,迈着小短腿,费力地拉开门。

  门开,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刚刚绯洛提及的云柔。

  屋内的人看向她。

  景韫眼睛里一抹震惊是那么明显。这女人为什么?与洛玫长得一模一样?他下意识看向绯嫣。

  只见绯嫣冲自己憋瘪嘴,小手一摊。

  绯嫣小小的身子试图挡在云柔的面前。

  云柔依旧是一袭白裙,泼墨般的长发披在脑后,黛眉清秀,如翩翩仙子一般。

  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穿白裙子?觉得很清纯吗?绯嫣心中吐槽着。

  眼神中闪过一抹复杂,之后勾起笑容,甜甜的喊道:“云柔阿姨,你怎么来啦?”

  绯嫣的声音像是一条闪电,直直的劈醒了末小鹿。

  末小鹿瞬间挺直腰板,下意识的想要整理一下身上的旗袍,想以最优雅端庄的姿态见云柔,却恍然想起自己刚做完手术,穿的是医院的病服。

  她有些泄气地拽了下身上的病服,嘴角带着苦涩的笑。

  不管她如何逞强,她终是输了。

  她的孩子没了……

  云柔见绯嫣也没有说话,直冲冲地进来,慌张得喊着:“绯洛,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会受伤啊?”

  “为什么会坐轮椅?伤得这么重吗?”

  “我看看。”云柔着急得上上下下的摸着他。

  绯洛下意识想要向后退,左手臂错位,右腿错位,他现在根本用不上力气。

  坐在床边的末小鹿只能苦涩的笑。

  云柔蹲在绯洛的面前,一连串的问题,妙语连珠的说着:“你为什么要去格斗场?绯爷不是下令再也不许你去的吗?为什么还要往那里去?”

  绯洛轻轻一笑,伸手拉过云柔柔软的手,“不用急,我这都是轻伤,养养就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知道吗?你现在哪儿有时间去养伤啊?”云柔的表情好似带上一抹愠怒。

  绯洛眉头皱起,深邃的眼睛一抹复杂一闪而过,之后很快就平复,他悠悠开口,“给你见个人。”

  “什么人?”云柔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长裙,疑惑得问。

  “就是他。”绯洛回首拉过景韫的手。

  景韫不懂绯洛想要做什么,不解的看着他。

  “看,这是谁?”绯洛嘴角带着一抹笑,希望这是给洛玫的一个惊喜吧。

  “师傅?”云柔这才注意到他,只是一眼,便惊喜地喊出来。

  随即扑倒景韫的怀里,景韫敞开着手没有回抱她,目光疑惑得看向绯嫣。

  绯嫣再次无奈地憋嘴,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动动嘴型,‘假的。‘

  景韫见此只得皱眉。

  “师傅,玫儿好想你。”云柔摇晃着景韫的手臂,试图撒娇着。

  景韫的眉头就一直没有平复过,他疑惑得重复着:“玫儿?”

  “对,师傅,我没有死,我还活着。”云柔开心得诉说着,依靠在景韫的肩膀上,“当时龙门事件,我的灵魂被龙门带走,之后在云家小妹云柔身上重生。”

  一旁的绯洛一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景韫不着痕迹地推开她的手,“所以你现在叫什么?”

  “我现在的名字是云柔,如果师傅觉得不习惯,依旧叫我玫儿就好。”云柔嘴角带着微笑,看向景韫的目光里带着依赖。

  洛玫是景韫带着长大的,两人情同父女。

  但是云柔这个假货哪儿里知道,景韫出名的严厉。

  在洛玫年幼习武时,没少鞭打她,所以洛玫虽然心中崇拜景韫,却从来不会与他主动亲近,像是这种纯父女的相处模式,洛玫从来没有过。



  ------题外话------

  潇湘原创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8736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