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75 你是谁

075 你是谁


  “你看我的眼神……”袂轻笑,抬眸直视绯嫣,眼神中透露着狠戾、邪肆,“你见过我。”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在这一周之前,很少有人见过我。你却见过……”袂带着神秘又邪肆的微笑,“我猜猜。”

  “难道是十几年前见过?”他的目光带着揶揄,看样子他十分肯定自己的猜测。

  绯嫣同时抬眸,心中有些慌乱,但还是故作无畏的眼神,带着天真的疑惑,奇怪的咬着手指,“漂亮哥哥,你在说些什么啊?”

  “龙门是什么?是好吃的吗?”

  “你有吗?嫣嫣想看看。”绯嫣连续快速地发问。

  袂神秘地摇摇头,最后遗憾的叹了口气,“本来想告诉你关于龙门的事情……”

  引诱的眼神看向她,故作姿态,“但是你好像并不感兴趣。”

  “或者说,好多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毕竟龙门走一遭,怎么会不知道一些事情呢。”他神秘的笑着,蔷薇色的唇勾起的角度适中,带着魅惑人心的魔力。

  “漂亮哥哥,你真的好奇怪,你在这样嫣嫣不喜欢你了。”绯嫣掐着腰,嘟着嘴,气愤地说道。

  一大一小对视着,房间里的空气都仿佛凝结住。

  就在这时,幕水渊赶来医院。

  没有敲门,直接冲了进来,慌张地扑倒末小鹿的床边,拉起末小鹿的手腕,把住她的脉搏,仔细的听着。

  良久,眉头皱得死紧,“流产……”

  幕水渊迷茫住了,他给末小鹿把过无数次脉,却从来没有发现过末小鹿怀孕。

  并且已经三个月了!

  三个月……

  绯洛三个月前出现在华夏大宅,是那个时候吗?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幕水渊震惊得退了一步。

  小小的绯嫣奋力的扶住他,有些吃力,差点要摔到,“水渊哥哥。”

  “不好意思,嫣嫣。”幕水渊回过神来,蹲下身子,抱住绯嫣。

  一旁的袂,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幕水渊抬眸,这才注意到袂的存在。

  第一眼看到袂的时候,幕水渊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之后迅速隐藏掉这抹情绪。

  “您是?”礼貌地询问。

  “袂,这家医院的医生。”袂开口,依旧坐在椅子上,腿翘翘着,看向幕水渊的目光带着一丝凶狠,这行为说不上礼貌。

  “你好,我是幕水渊,也是名医生。”幕水渊也不在意对方是否懂礼貌,毕竟只是一个长相可以的医生而已,他随即开口,“我希望将病人转到我的医院去。”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医院的病人。”袂一双桃花眼含轻笑却夹杂着锋芒,果断直接的否定。

  幕水渊有稍许的诧异,这才开始正式面前的男人。从进来开始,面前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淡定与从容不像一个一般的医生。

  公子如玉的面孔带着和煦如暖阳的微笑,礼貌而又疏离的开口,“我是她的未婚夫,有权决定她在哪儿里就医。”实则语气已经带上愠怒。

  “你带不走她。”袂神秘的开口,轻轻转动指间的白玉戒指,“而且你这个未婚夫很快就不是了。”

  “你什么意思?”幕水渊笑容僵持在脸上,冷冷的问道。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袂低垂着眼睑,伸手,细心地帮末小鹿压好被子。

  现在的末小鹿麻药的成分还没有失效,他们这样的声量是不会吵到她的。

  “幕水渊,幕水家族的人。难道你的祖辈没有告诉过你们,幕水家的人没有资格迎娶公主吗?”袂开口,目光带着轻蔑。

  “你……”幕水渊惊住,为什么面前的人会知道这个秘密?这个秘密不是只有末鹿鹿知道的吗?

  连末默末爷都不清楚的情况为什么面前人会知道?

  一旁的绯嫣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言论,心中也有些震惊,当然震惊更多的原因是:面前的男人好像对他们所有的事情都了若指掌,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安。

  “作为末家下族,唯一做的事情只有世代守护末家。幕水流当年想要违背祖训娶末小娜,最终却疯了,你不记得了吗?”袂轻飘飘的说着让幕水渊疼痛的话。

  幕水流疯掉的事情一直是幕水渊的一个心病,说到底父亲当年的决定还是影响到了他。

  幕水渊攥住手心,他在强忍着,他怕自己一冲动会失控的打对方。

  “末末怀孕,你却不知晓,你们幕水家是干什么吃的?”阴冷的话仿佛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力,居然让听者觉得呼吸都开始就不通畅。

  幕水渊震惊,这是古武吗?

  幕水家、宁家因为同是末家的下属家族,所以越走越近。幕水渊是知道宁家人习古武的。

  这种被一股神秘力劲压抑住的感觉……

  与当初跟宁家人对决的时候感觉一致……

  不会错的,是古武!

  并且比宁家所学的更加霸道、强势,连说话间都可以带着强烈的气势。

  “你究竟是什么人?”幕水渊防备警惕的看向他,将绯嫣藏于自己身后,手暗暗的抓住病床,气势上也没有被压住,只是更加谨慎。

  “会抢走末末的人。”袂这一刻仿佛地狱来的撒旦,美丽魅惑的脸带着肆意的微笑,那是志在必得的微笑。

  幕水渊皱眉,不语。

  “她,你带不走。我给你留下来照顾她的资格。但是站在她左右的人,只能是我,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有这个资格。”袂轻飘飘留下这样一句话,阴骛冰冷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幕水渊的身上。

  临关上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小嫣嫣,希望你一直是个四岁的小乖乖。”

  这一回眸,明明是一张近乎妖孽般美丽的脸,在绯嫣眼里却像是地狱勾魂的使者,她下意识躲到幕水渊的身后,抓住幕水渊的衣角。

  这个反正正好符合一个孩子的作风,但也确确实实是她的真实反映。

  绯嫣,两世为人,龙门走过一遭,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幕水渊护住绯嫣,柔声安慰她,“不要怕,有水渊叔叔在。”

  “叔叔,我想去趟卫生间。”绯嫣说着,慌张得直接冲出去。



  ------题外话------

  潇湘原创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89825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