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65 我不想再失去

065 我不想再失去


  末小鹿慌张得喊着她的名字,“绯嫣……,绯嫣,你不要跟姐姐开玩笑,你快出来……”

  大块头拍了下脑袋,暗道一声“不好”,也窜进人海。

  末小鹿一个人慌张得在人群中,寻找那小小的身影,却怎么也没找到,她只能原路返回,去门口找寻来时看门的人。

  “绯家小小姐丢了,你快去找人去……,去把孩子找到。”末小鹿慌了,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门口的肌肉男闻言,立即掏出刚刚那台平板,发动指令。

  “大少爷家的绯嫣小小姐刚刚进入地下格斗场,现在不知去向,尽快去找。”

  末小鹿蹲在一旁的地上,像是失了魂魄一样。

  可是这么等着终不是办法,绯嫣刚刚说要参加格斗比赛,那么她就去那里等绯嫣。

  末小鹿蓦得站起身子,再次往地下格斗场走去,格斗台子就在这儿中心,刚刚她只是远远的看到,这回她要走过去。

  越靠近格斗场台子,她就越会发现周围人看向自己的眼光带着恶意,那可能是这些人与生俱来的一股气势,像是凶猛的野兽,时刻匍匐着,伺机而动,准备一招毙命。

  末小鹿的到来就像是误入狼群的羔羊,她强忍着、控制住自己不去颤抖。

  格斗场的很快便传来消息。

  四岁小女孩准备守擂的消息一时间震惊了整个地下格斗场。

  一些人的眼睛已经染上兴奋的猩红,这或许是他们距离获胜最近的一次。

  末小鹿听闻场内的通报,急忙推搡着身边的陌生人,跑到那个拿着麦克风的人身边。

  “你刚刚说什么?”紧张地问,“是有个孩子要进行格斗比赛吗?是吗?”末小鹿着急得抓住那人的衣襟。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这人在格斗场里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即使场内有这么多实力强悍的人,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抓着他的衣服问他话。

  “我是那个孩子的姐姐,那个孩子是华夏绯家的孩子,你们不能让她上格斗台。”末小鹿被对方推得一个踉跄,她仰着头纷纷焦急地开口。

  他显然没有相信末小鹿说的话,“不管她是不是绯家的孩子,我是这格斗场的经理,我说的算。”

  “你会后悔的。”末小鹿大声喊出来,心底急得仿佛有一团火。

  经理回头看了看她,突然说道,“如果你担心那个孩子,你可以上去保护她啊。”目光闪过一丝邪恶。

  很快,绯嫣被安排上场。

  小小的四岁孩子,还不到这些人的腰间,她身上披着一件红色斗篷,已经贴到地上。

  小小的人儿洋溢着自信的微笑,挥动着短小的手臂,像是一个拳击娃娃。

  场内的人无不嗤笑,甚至还有人戏言,“这奶娃娃该不会是个傻娃娃吧。”

  “即使现在不是个傻娃娃,一会儿也傻了,哈哈哈。”

  末小鹿听着周围人不在意的调笑,心里更加担心,她来回踱步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格斗场怎么可以让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登上格斗台呢?有没有原则啊?

  末小鹿哪儿里知道绯嫣是拿着自己SSS级的通过令蒙混过关的,登记的人员看到SSS级时尤为震惊,当即就决定直接让拥有者上场,但登记员根本没有想到她是要自己亲自上场。

  当发现时,经理来了,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噱头,就顺水推舟了一下。

  眼看着身边跃跃欲试的人,末小鹿心中不耻,这些人真的没有原则到极点。一个孩子守擂居然好意思想要上场攻擂。

  刚刚绯嫣与大块头都忘记告诉末小鹿,这擂台一周开一次,一次开三十分钟,获胜者将拥有五千万元。

  多数人在金钱面前哪儿里还顾及得了什么颜面。

  马上身边就有人向擂台走去,末小鹿意识到那人的意图,拼尽全力向前面跑去……

  ————

  绯洛今天也来了这格斗场。

  这格斗场虽然是绯家名下的,但一直是绯洛与洛玫的师傅景韫在管理的。

  绯洛不愿意回家面对自己的父亲绯景之,只好来找自己的师傅景韫,求知情况。

  “五万年前,绯家确实是华诺国的皇室,每一代帝王都被尊称为绯帝。而最后一代绯帝爱上一个女人,他钦点那女人为华诺国外姓公主。”

  “并命令当时的龙家、幕水家、刑家、宁家世代追随那公主所在的家族,算是娶她来的聘礼。”

  景韫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一字一句的说着。

  “邢家与宁家也是?”绯洛知道这两个家族,他们都是维立国的大家族,掌握着维立国的经济命脉。

  “当然,如果不是这两个维立国表面的掌权家族,末家怎么可能隐藏得这么好,能够一直活在其他家族的记忆里,却从不外露。”

  “师傅,我一直想知道父亲为什么要跟着黑鬼一起打开龙门?”绯洛终究还是问出了口,他来之前一直在犹豫该不该直截了当地问出口。

  “这……”景韫有些犹豫,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不安的敲打着。

  “师傅,这件事情的缘由我终究有一天会知道的。”绯洛开口,言语中带着引导,“你只不过是早早告诉我罢了。”

  景韫轻笑,“你小子,不用忽悠我,如果我可以说的话,我早就说了,何必等到现在你来问我。”

  绯洛与景韫周旋许久,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正打算走,景韫突然开口,“景主子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跟黯儿,他的心也不坏,只是绯家带给他的责任太重。”

  闻言,绯洛握着门把的手一紧,沉重的开口,“我懂。”推开门离开。

  却没成想刚一出办公室,走过地下格斗场,就听闻里面的人说今天来了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说是要上场,还有人说听闻是绯家绯黯的孩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绯洛心下有些忐忑,连忙找来管场的经理,揪着经理的衣襟。

  经理吓得瑟瑟发抖,心中咯噔一下,立马意识到刚刚那个女人说的都是真话,“绯二少,绯二少……这真是个误会,小小姐说要上场,我又拗不过,只能让她上了。”

  “但是我派了个贴心的,一会儿上场演演过场,哄哄小小姐下台子就是了。”经理吓得浑身发抖,只能撒谎。

  绯洛的眼神像是嗜血的撒旦,双目猩红,仿佛下一秒便会将他挫骨扬灰。

  那种深入骨髓的惧怕,是经理在这格斗场里第一次体会到的。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93547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