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41 王晓雯

041 王晓雯


  夜闵贤当然能够察觉到两个好兄弟表情上明显的变化,薄唇轻启,“有什么话就说。”

  绯洛看了看亓晟的状态,俊眉皱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自己比较适合来说这件事。

  可是刚要开口,亓晟腾的一下站起来,郑重地说道:“三哥,我有话想对你说,我们一对一说。”声音低沉,说完就径直走出去,不给夜闵贤拒绝的余地。

  夜闵贤怔了一下,看了看绯洛,见绯洛点头,他就也没再想什么,跟着出去了。

  龙隽有些迷茫,“这是怎么了?”亓晟的情绪好像不是很友好啊。

  绯洛收回腿,手肘拄到双膝盖上,压下身子,缓缓开口说道:“我们在古末岛见到睨倩了。”

  “三嫂?你们找到三嫂啦?”龙隽惊喜地开口,自从龙门事件后睨倩也消失了。

  起先夜闵贤是没在意的,因为睨倩每周都会消失一天甚至两天去学习医术,但是三四天都没回来还是第一次。

  只是当他们察觉的时候人已经彻底找不到了。

  “她怀孕了,生了个男孩。”

  绯洛接下来的话让龙隽震惊得站起来,紧张得来回踱步,“三嫂怀孕了?那我不是当舅舅了?不对不对,我是当叔叔了,我当叔叔了!”龙隽开心得说道。

  “可是睨倩已经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了。”绯洛的话音刚落,龙隽就懵了。

  “什么?”龙隽震惊得不知道如何表达。

  另一边,亓晟带夜闵贤来到后面的游泳池,相似的话从亓晟嘴里说出来,但明显亓晟的情绪要比绯洛难控制得多。

  毕竟亓晟是爱睨倩的,他们说到底除了是生死兄弟,也是情敌。

  亓晟可以说是一句话挥出一拳的说出来这件事情,夜闵贤没有还手。

  此刻的他黝黑的眸中瞳孔倏然骤缩,难以言表的震惊和无法抑制的喜悦在眼底交织起伏,巨大的喜悦冲击着他,他哪儿里还在意这身上的一点痛。

  夜闵贤磁性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的颤抖,“真的吗?她真的生了我的孩子。”这个独霸一方的男人眼圈微红。

  “对!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亓晟挥出最后一拳,见夜闵贤嘴角噙着血丝,他不忍心的收住手,嘴上讽刺道,“你不懂得珍惜的人,有大把人想要疼惜,她现在身边就有这儿一个跟你我一样优秀的人在珍惜她。”

  “你说什么?”夜闵贤的脸顷刻间恢复冰冷,眸中暗藏怒火,带着像是要毁天灭地的气势。

  “对,就是你这副面孔,你总是这样对待她,你有没有在乎过倩倩的感受?夜闵贤。”亓晟的怒气又一次升腾,伸手强健的手臂推开夜闵贤。

  夜闵贤触不及防,脚下一个踉跄,身后就是游泳池,他绊倒在游泳池里。

  水花四溅,迸溅到亓晟的身上,他有些错愕。

  他只是生气,气夜闵贤的不珍惜,气自己的求而不得,但没想把他推进水里,毕竟这是自己的兄弟。

  还好夜闵贤是个懂水性的,扑腾两下,立即就缓和过来。

  这边的动静其实早就惊到附近的末小鹿,她刚刚是想来这里躲个清静的,没想到那两个男人在这里争执起来。

  她跟两个人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同时心里也有一份觉得亓晟说得是对的。

  夜闵贤确实是个不懂得珍惜的。

  她心里觉得,他确实活该被亓晟打。

  只是下一秒,夜闵贤站在淹没过胸膛的池水中,冷峻的面孔霸气的吼道:“我爱她!”深邃的目光中满是坚定,这是夜闵贤第一次说出爱睨倩的话,“我是不会表达我的爱,但我确确实实爱她!”

  以前的他们两个人之间,都是睨倩一个人在努力,睨倩一个人在追赶着夜闵贤的脚步。

  夜闵贤从来不知道要回头看看她,从来不在意有一个女孩儿默默为他付出,对于她给予的爱他坦然接受甚至心中有些欢喜,但不给予任何的回应。

  直到睨倩伤心欲绝的怀着孩子离开,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爱。

  “两个月,我在岛上通过各种训练来强迫自己不去想她,我用尽一切办法,可是都没有用,疼痛也无法遗忘。”夜闵贤说着,一把扯开西装外套里的衬衫,衬衫的纽扣飞溅弹开带起一阵水花:

  末小鹿惊得捂住嘴,瞳孔睁大。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夜闵贤满是错落伤痕的胸膛,有的已经落成疤痕,有的还缠着纱布,被池水打湿的纱布透着血色。

  他是通过自残来排解思念的吗?

  亓晟也被震惊到,“你……,三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所以,请你告诉我,怎么去古末岛?我要去找她,我要把她带回来,我要向她赎罪。”夜闵贤一步一步靠近亓晟,动作间惊起一片水花,目光真诚澄澈。

  “我……”亓晟有些呆住,他不知道该不该说,毕竟那个男人其实把睨倩照顾得很好,他不知道该不该打破睨倩现在的生活。

  正当亓晟犹豫时,末小鹿站出来,清澈如水的眼眸坚定地说出口:“我告诉你。”

  夜闵贤震惊得看向她,他们俩个人之前情绪波动很大,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末小鹿。

  此时那俏丽的身影站在泳池旁,幻化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倒映在池水上。

  “你知道?”夜闵贤问出口,这个女人他记得,上午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在门口看自己的目光仿佛认识自己。

  “我是倩倩从小一起长的闺蜜,我想她心中还是有你的,所以我帮你。”末小鹿坚定的说出口。

  —————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在马路上疯狂得奔跑,旗袍的裙摆限制住她的步伐,她一咬牙用力一撕,旗袍顺着分叉处撕开到大腿,露出一片白皙细腻的大腿。

  马上就要到达海底通道的入口了,她要坚持。

  睨倩说事先在入口藏了一辆车,只要找到车她就可以逃出古末岛,就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坚定着心中的信念,闵孝媛捂着肚子疯狂的奔跑。

  那天,末子晨魔怔一般想要给她吃打胎药。

  当时的末子晨让闵孝媛害怕得心尖尖都在颤抖,他就像是地狱勾魂的魔鬼。:

  她泣不成声,绝望又无助。

  她不敢想象她深爱的男人,要第二次夺走他们孩子的性命?

  当时的她绝望地大喊,“你没有心吗?末子晨——”

  就是这样一句话,成功让末子晨收了手。

  他颓废地坐到床上,冰冷的脸,眼角却带着一滴泪。

  闵孝媛得到喘息后,迅速退到床下,不敢在床上多待一秒。

  末子晨的状态,让闵孝媛控制不住的嘲讽出口,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抹了一把眼泪仰着脖子喊道:“你为什么要哭?你很难过吗?”

  末子晨低头不语,手指攥起床单,紧紧的揪着,眼泪滴到床单上晕开一朵墨莲。

  “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见末子晨没有反应,闵孝媛站起来大胆的走到末子晨的面前,扳住末子晨的肩膀,哭喊着:“你有什么可哭的?你不是不想要她吗?你凭什么哭?”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59818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