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29 醉酒

029 醉酒


  “六界?”绯洛疑惑的开口,难道不只有人界?

  末鹿鹿冲着他娇媚的笑笑,“不知道了吧,五万年后的后辈,这个世界是真的有神存在的。”

  “什么?”绯洛震惊得开口。

  末鹿鹿笑着拍了拍绯洛的肩膀,“哈哈哈,别怕,你们华诺大陆没有,反正最近的一万年,我都没有在华诺大陆上察觉到神。”

  “关于神……”

  “哈哈哈,是不是想听?我讲给你听。”还没等绯洛继续问,末鹿鹿已经自顾自地回答,也许是寂寞了五万年,末鹿鹿有好多话想要说出来,这个与绯帝长得有几分像的后辈,让她有诉说的欲望。

  “五万年前,天地分为六界,天界、人界、灵界、魔界、仙界、鬼界”

  “六界之中天界最强,因着天界的神秉承着公正公平,所以六界之主是由天界选拔。”

  “人界最弱,但因着天界的上神们一直由人类供奉得以修炼神力畅游六界,所以人界一直由天界保护着。”

  “你们华诺大陆之所以没有神,就是因为华诺大陆的人信奉科技,只有少数人还信奉神,没有强大的信念,神没有神力资源。渐渐的,神无法穿过结界来到华诺大陆。”

  绯洛静静的听着,心中是觉得有些神奇的,但经历龙门事件后,对于这种事情的接受能力也大大提高了。

  “那您是怎么到小鹿身体里的?”绯洛淡淡地询问道,只是这面前漂亮到极致的脸,绯洛有些恍惚。

  提到这个,末鹿鹿的表情有些狰狞得凶狠,漂亮的脸眉头都快要皱到一起去,“我被创世封印啊,在龙门里足足被封印了五万年,当封印被解开的那一刻,三大陆强大的能量汇聚,相吸相斥。”

  那还记得强大的能量挤压着她的灵魂,本就没有身体的她,随着这股能量被惯出龙门,之后她便昏睡过去。

  “我当时就晕掉啦,再次醒来就在小鹿的身体里。不过这小妮子长得与我当年倒是很相像呢。”说着,末鹿鹿凑到镜子前,素手托起自己的下巴,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如此倾国倾城,哎。”得意地笑。

  女生永远在乎自己的容颜,无论她二十岁也好,五万岁也罢。

  “之前啊,小鹿的精神意识一直都很强,我无法占据这具身体。”末鹿鹿转过身来,媚眼如丝地看向绯洛,“这要多亏你,自从你出现后,我渐渐可以夺取她的意识。”

  “你什么意思?”绯洛瞳孔微怔,向前两步质问道,“你究竟会不会伤害到她?”

  “当然不会啊。”末鹿鹿一副不屑的轻哼一声,高傲的扬起下巴,“倒是你,别再让她难过才是。”

  这句话成功让绯洛停止脚步,低垂着脸,看不清楚表情。

  “哎?”末鹿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脸坏笑地凑了过去,贴在绯洛的耳边,吹着温热的气息,“你那么紧张做什么?不是不喜欢人家吗?不爱你的洛玫了?”

  “我爱洛玫。”绯洛抬眸,黝黑深邃的眸带着凛冽的光,隽美的脸部曲线绷紧,“恨末小鹿,我现在每看到嫣嫣,都揪心地难受,这都是……”

  “都是小鹿的错。”末鹿鹿打断他,接着说道,一脸不屑的瞅着冷峻的脸,“哼,你明明知道这与小鹿无关,况且一开始你还算机着人家的性命。你们绯家人一如既往的不讲道理。”

  “你总说我们绯家人,你之前到底与我绯家是什么关系?”绯洛叉开话题,关于末小鹿的话题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不愿意面对的结,他现在依旧不愿意面对。

  “龙隽不是说了吗?五万年前绯帝保护我呀。”末鹿鹿说得模棱两可,好像不是很愿意同绯洛讲述这件事情。

  绯洛皱着眉头发问,“绯帝是人名?还是尊称?”这个问题尽早就困扰着他,一般很难有人取名为‘帝’吧。

  “尊称,华诺大陆前身是华诺帝国,历届统治者被称为帝。”末鹿鹿瞥了一眼他,突然揶揄道,“没想到自己是五万年前的皇族后裔吧。你要是真的好奇呀,你就回你绯家查查,我知道的其实不多,但我估计你父亲应该知道的不少。”

  绯洛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点头,之后又突然冷着脸别扭的说道,“末小鹿什么时候回来?”

  “不是吧,刚问完我问题就要赶我走?过河拆桥吗你?你这个后辈很不懂事呀。”末鹿鹿牵起脚尖,嘟着嘴,食指点了点绯洛的脑袋。

  “我……”绯洛有些尴尬。

  末鹿鹿环抱着手臂,又碰到了被绯洛弄伤的胸口,“嘶”叫了一声,嫌弃的用手碰了碰,说着,“马上啦,我其实想要占据她的身体是需要很强大的精神力支撑的,出来这么久已经很极限了。”

  话刚说完,下一秒,纤柔的身姿就倒在绯洛的身上,绯洛迅速伸出手臂顺势拦腰抱起她。

  再次睁开眼睛,水汪汪的眼睛带着迷茫的、悲伤的看着他,从喉咙里轻叹出来的声音,“绯洛?”

  绯洛紧张的表情一秒恢复成疏离冷静的模样,清冷的眼眸仿若从来没有过变化,他没有理会她,控制把她抱到床上。

  刚一到床上末小鹿便拽过被子挡在自己身上,眼神不安的、瑟瑟的看向他。

  末鹿鹿的状态与末小鹿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同样的一张脸,一副身子,末鹿鹿可以让他觉得轻松,而末小鹿会让他觉得心被人揪起来一样,心脏的跳动极快。

  末小鹿只见面前高大的人,站直了身子,双手伸到胸前,好似要解开扣子,她惊慌得向后挪了一下,深怕他又要进行兽刑。

  绯洛见此,烦躁得迅速脱了衣服,没有脱掉西装裤,在末小鹿想逃跑的那一刻,掀开被子滑进被子里,及时揽住末小鹿纤细的腰肢,把她揽了回来。

  末小鹿惊叫了一声。

  他另一只手迅速揽过她的脖子,强势地压低她的脑袋,抬高下巴让她舒服的缩在他的脖颈处。

  末小鹿瑟瑟发抖,想要伸手推开他,却觉得触手的肌肤炙热滚烫,她连忙收回手,不敢再碰他。

  “睡吧,我不碰你。”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到耳朵里,末小鹿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勇敢的开口,“我想要回自己的房间睡。”

  声带带动胸腔,“带着一身吻痕?”末小鹿可以感受到他胸口的震动。

  她看了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肌肤,苦涩地闭上眼睛,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为什么要抱着自己?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一个巴掌一个甜枣?为什么给了自己绝望又要给自己希望?末小鹿绝望的想着。

  眼角的眼泪滴到绯洛的胸口……

  灼烧到他的心……

  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末鹿鹿的那句话,‘你明明知道这与小鹿无关,况且一开始你还算机着人家的性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00406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