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17 家的诱惑

017 家的诱惑


  龙隽一步步移动过来,搁着玻璃墙,伸出手。

  绯嫣看了一眼掌管监控器的男人,甜甜一笑。

  “小小姐,绯二少昨天特意嘱咐过,你不能呆太久,所以……”管着监控器的男人话语点到为止,知趣得关门出去

  玻璃房间里……

  龙隽英俊漂亮的脸带着单纯的喜悦凑过来,蹲坐到绯嫣面前,眉眼笑眯眯的像一个月牙。

  “舅舅,你看看我带谁来看你了。”稚嫩的声音由话筒传递到屋子里,传递到龙隽的耳朵里。

  龙隽这才抬眸,注意到绯嫣身边的末小鹿。

  只是一眼,他瞳孔骤缩,猛得站起来,激动得捶打特制的玻璃墙,他好像在大喊些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末小鹿踉跄向后,脸色不由得发白,不禁扶住胸口,“这……?”疑惑得要问。

  “舅舅你要找的人就是鹿鹿对不对?”绯嫣也激动得站起来,兴奋得开口。

  玻璃那边的男人激动得点头,激动得手有些颤抖,颤颤巍巍的拿出一条手帕……

  摊开手帕,素白色的手帕上一张清晰可见的小像……

  聘婷玉立的佳人仿若江南湖畔的西子,略施粉黛却有着沉鱼落雁之姿,纤细白皙的脖颈高傲得昂起,炯炯有神的瞳孔流转着魅惑人心的情意,樱桃般水嫩饱满的唇瓣微微抿着,眉间印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她一袭古时黛粉色衣裙,挽起发髻,戴上一只飞舞张扬的凤钗……

  这仿若仙子般美好的人儿好似汲取了天地间美好的一切,张扬却也端庄,妖娆却也清纯,无数的矛盾却显得相得益彰。

  这佳人的长相与末小鹿一般无二,只是穿衣打扮与现代大有不同。

  末小鹿不禁皱眉。她自己也觉得像。

  玻璃对面的龙隽,表情焦急,敲着玻璃墙,拼命想要吸引末小鹿的注意力。

  “鹿鹿,我找你来就是因为这个。我舅舅好像一直在找你。”绯嫣扬起小脑袋,拉了拉末小鹿的裙摆,认真地叙述着,“我昨天来这儿,舅舅给我看了那个手帕,我一眼就看出来手帕上画的人与你一模一样。”

  “可是,我能确定这不是我。”末小鹿否定。她从出生就一直在古末岛,只有十五岁那年出过岛,之后一次就是三个月前出来找绯洛的那次,她没穿过这样的衣裳,更没有机会让人在手帕上画这样的画。

  玻璃那边的龙隽听到她们的对话,不停地锤着玻璃,好像还有话要解释。

  “舅舅,你别着急,你慢慢说。”绯嫣安慰着他。

  末小鹿也上前,伸出手,与他的大手搁着玻璃印在一起,“你别着急,慢慢讲。”

  龙隽总算放松下来,可是他讲的话末小鹿都听不清,还好绯嫣会唇语。

  绯嫣这几天都是用读唇语来与龙隽交流的。

  稚嫩的声音转述着:“公主,我是末家的护卫。”绯嫣的眼睛瞪得老大,惊讶的看向末小鹿,“什么护卫啊?”

  “嫣嫣,你认真点。”末小鹿严肃地板着脸。

  绯嫣尴尬得讪讪摆手,接着一板一眼地转述道:“五万年前,末家最受宠的小公主出生,那时一夜间玫瑰花瞬间盛开,百鸟争鸣盘旋于空中久久不散。”

  “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预言,说是末家有女,欲飞成神,六界一统。一时间人间三位霸主不惜用战争来夺取她,惹得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绯嫣越翻译越觉得自己在讲童话故事,结果手舞足蹈起来,讲得眉飞色舞。

  这话里好多成语,绯嫣都懂,好似是很骄傲的,她仰着脖子继续翻译道。

  “后来,有传言说小公主被天界创世神打入地狱,天界的神仙们布下隔离咒来隔离当时三位霸主所建立的三个国度,以龙门为界保三地之间不再互相侵扰。”

  “龙门?”末小鹿惊奇地打断道,“你是说龙门吗?”

  玻璃墙对面的龙隽狂点头,末小鹿看着他的嘴型,多少能感受到一些他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龙门真的与末家有关。”末小鹿抱着手臂,呢喃自语。

  “鹿鹿,舅舅好像还有话要说。”绯嫣拽了拽末小鹿的裙摆,示意她不要走神z

  “您讲。”末小鹿歉意的点头示意。

  龙隽又继续说道:“龙家是龙门的守卫者,掌管着三大陆连接的要塞,所以因此居大。龙家本是末家的下属家族,世代以保护末家为己任,却因着时代的变迁,慢慢脱离了末家,长久以来龙家后代已经慢慢淡忘了末家。”

  末家下族吗?像幕水家族一样吧。

  末小鹿有些疑惑地发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龙家与末家的关系,她从未听说过。

  迄今为止,末家下属家族最有名望的仅仅是多宝国的幕水家族,哥哥也曾提过维立国的宁家与刑家也是下族,只不过排位上抵不多为末家提供医疗人才的幕水家,所以很少出现在古末岛。

  龙隽像个孩子似的锤着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拼命的想着,“我只知道这些,其余的我都忘记了。”像是被灌输的思想,龙隽的意识里只有这些部分,也只有提到这部分时才会像一个正常的成年人。

  脑子里其余的都是连不成线的碎片,他就是锤破脑袋,也想不起什么。

  “我只知道您是我的公主,我是您的护卫。”说着龙隽单膝跪地,双手虔诚的放下胸前,表情庄重而又神圣。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我是你口中的末家人,也许只是姓氏相同?”末小鹿试探着问,想要探探他的表情,同时也是想知道这龙隽忽精明忽痴傻的状态是否是真的。

  “你就是。”很清晰的嘴形,龙隽表情一变,像一个受伤的孩子,踢着脚,委屈的表情,扭着衣角。

  “可……”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末小鹿将要说的话。

  门被推开,“小小姐,一会儿亓少他们要过来,您看着要不要先……”是刚刚那个管监控室的男人,他焦急地表述着。

  “好的,谢谢大哥哥。”绯嫣笑得眯眯眼像个小月牙,倒是与刚见龙隽时的样子有些像,单纯天真的笑意。

  绯嫣拿起话筒对龙隽喊道:“舅舅我们明天再来看你,先走啦。”说着拽起末小鹿往外跑,头都没回。

  龙隽委屈得伸伸手,有些不舍得。

  但见两个人走出门的背影,也只能失落得放下手,垂头丧气地坐回床上,继续看着那个有图画的小盒子(电视)。

  “我们为什么要跑?”末小鹿被小小的人拉着疯狂地跑,不免疑惑得开口询问。

  “哎呀,还不是洛洛不让我来,更何况还是带你来。”绯嫣回头瞅了瞅末小鹿,放慢了脚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出现了,“你要是早点拿下洛洛,你说我还用偷偷带着你来吗?你对洛洛撒娇我们不就都搞定了吗?你这是笨。”

  末小鹿呆滞住,表情无奈。这也能怨到自己身上?



  ------题外话------

  谢谢么么哒小仙女的一个守卫骑士~~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04144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