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07 跟玫玫气味好像

007 跟玫玫气味好像


  夜晚来得很快,吃过晚饭后,绯嫣强烈要求要跟末小鹿一起睡。

  不知道这小魔女心里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几个大人讲不过她,只能由着她来。

  末小鹿想着要不要帮绯嫣洗洗澡,毕竟今天她跟自己一起住,她应该照顾好嫣嫣的。

  可是没等她开口,小绯嫣已经自己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末小鹿想进去帮忙时发现浴室门已经被锁住了。

  末小鹿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

  浴室的门被推开,小小的人儿迈着圆润的小腿,蹬蹬地走出来,头上还包着小毛巾,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有些滑稽得可爱。

  末小鹿不禁笑出声音,现在小孩子都是这么有趣的呀。

  绯嫣圆溜溜的大眼睛瞟了瞟她,稚嫩的嗓音略带嫌弃的开口:“很好笑吗?”

  “对不起。”末小鹿笑容一僵,是真的没想到会被一个小孩子嫌弃,有些尴尬地道歉。

  “你快去洗澡,然后我们一起睡。”绯嫣小小的脸透露着冷淡,不像下午那样活泼热情。

  末小鹿担心绯嫣一个人在空荡的房间里会害怕,她匆匆的洗了个澡就出来了。

  出来后她才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小绯嫣已经盖好被子,端正的躺在床的一边,双手交叠放在腹部。

  末小鹿勾起笑意,蹑手蹑脚地过去,拉起一点点被子,滑了进去。

  “你,离我远一些。”小绯嫣闭着眼睛,脆脆的声音在诺大的房子响起。

  末小鹿有些呆愣,反应过来后温声细语道:“那你不会害怕吗?要不要阿姨抱着你睡?”

  “不用,离我远点,谢谢。”小绯嫣说着便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末小鹿这回僵住了。

  下午绯嫣还很亲近她的,怎么这会儿就变了。

  看样子下午绯嫣是故意在大家面前对自己表达好感的,可这是为什么呢?

  末小鹿伸出手关掉屋内的灯,只留了一小盏夜灯,是担心小孩子会起夜留的。

  —————

  次日,末小鹿睡醒,眼眸里还有几分朦胧,等目光清醒。

  环视四周陌生的房屋设计,她才想起自己已经来到华夏国住在亓晟家。

  下床收拾一下,简单整理一下床单。

  她才恍然想起。“小绯嫣哪儿去了?”她急忙去浴室找,没有。

  找遍整个屋子都没有,她慌张地套上衣服,往楼下去。

  亓晟家的设计是开放式大跃层,三层楼顶挂着一个水晶吊灯一直垂到二楼那么长,从三层二层都可以看到一层正厅。

  她扶着实木栏杆向下望,楼下绯洛正抱着绯嫣吃饭,亓晟在一旁边看文件边吃早餐。

  末小鹿一下子放下心来。

  回房间梳洗好,才出来。

  黑色的修身连衣裙衬得末小鹿的身姿凹凸有致,本就白皙的肌肤衬得更加白嫩透亮,披肩的卷发带着些许性感。拿出那翘事先放在书包里的一字高跟鞋,如玉的指尖灵巧的系出一个精巧的蝴蝶结。

  末小鹿这身打扮出现在绯洛面前,还是让绯洛无比震惊的。这是末小鹿以前没有过的样子。

  性感、妩媚却又端庄、优雅,六厘米的高跟鞋踩在旋转台阶上,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白皙修长的美腿交错之间,倒是让绯洛有些浮想联翩。

  “小鹿姐姐……”绯嫣从绯洛怀里跳下来,小胖腿一蹦一跳的向末小鹿冲过来,末小鹿下意识地接住那个小肉球,她抱着绯嫣稍稍有些吃力。

  绯嫣撒娇似的小脑袋蹭蹭末小鹿的颈窝,奶里奶气地抱怨道:“小鹿姐姐,你怎么睡这么久?嫣嫣早早就醒了,怎么喊你你都不起来。”

  末小鹿呆愣着抱着她,一时有些跟不上话。

  这小魔女变脸的速度太快,昨晚还一副嫌弃的警告自己离她远一点,这一觉睡醒又变了一副样子。

  “小鹿姐姐,你好香哟。”绯嫣小脸红彤彤的,像是陶醉一般,“跟玫玫的气味好像哟。”

  童言无忌,绯嫣还不知道洛玫已经去世的事情。一句话,屋子里的三个人都瞬间安静,表情各异。

  绯洛照旧吃着手里的起司,只是涂着果酱的手指几不可查的颤抖,流转的目光中带着悲伤。

  亓晟是这帮朋友里,除绯洛外跟洛玫最熟的人。他签写文件的手重重一划,一个漂亮的字出现扭曲。

  末小鹿抿住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打破这悲伤的僵局。

  “小鹿姐姐,你跟玫玫姐姐长得有些像哦。”小绯嫣奶里奶气的声音继续说着,小手指还指了指末小鹿的嘴巴跟鼻子,“这里,这里,都有些像哎。”

  末小鹿呆住,抱着小绯嫣的手有丝颤抖。她真的与洛玫像吗?她之前没有注意过。

  像是询问的眼神,末小鹿看向绯洛。

  绯洛低着头故作镇定地喝着牛奶,不与末小鹿对视,轻声唤着绯嫣:“嫣嫣过来把牛奶喝光。”

  绯嫣听话地踢了踢脚,撒娇道:“小鹿姐姐快抱人家过去啦。”

  末小鹿只得呆呆愣愣地抱着她过去。

  绯洛接过绯嫣,抱在怀里。也许是一种亏欠,怀里的孩子将要被自己无情的推出去祭祀,所以绯洛对绯嫣格外关心。

  抱在怀里的力道都比平时要重得多。

  绯洛低垂着眼睑瞟了一眼末小鹿。

  末小鹿某些角度上确实与洛玫有些相像,但是也不然。像现在末小鹿稍微施加些粉黛,就无法看出两人之间的相似。要说原本的相似也只能说她们两个人都一样是樱桃小嘴,小而挺的翘鼻。

  末小鹿的气质更端庄典雅,这可能与末家对她近乎民国闺秀的教育观念有关。

  洛玫自幼便跟在师傅身边,习的是古武,干的是杀人这样冷血的事情,所以气质孤傲冷淡些。

  两人大有不同,要说与洛玫像的,她怎么比得上云柔。绯洛想着不禁摇摇头。

  他的算计,墨水渊现在已经快到亓晟家了。

  果然,下一秒,便有佣人来询问亓晟,“亓少,门口有人说要见您,说是幕水家的。”

  亓晟抬头有些疑惑。这幕水家的,他最近是认识两三个但都不熟,为什么要来他家?

  随后他想起来末小鹿,这幕水家的未来儿媳。

  看了眼绯洛的表情,得到对方点头,亓晟开口:“让他进来吧。”

  幕水渊带着云柔进来。

  阳光有些刺眼,逆光中一身西装笔挺的男人身后跟着一位白裙胜雪的清纯女生,她脚踩着白色平底鞋,低着头默默地跟着,齐腰的长发如泼墨般。

  抬眸间,那女生的目光都在前面男人的身上,饱含爱意的眼神,像是冬日暖阳,灼灼生辉。

  绯洛低低一笑,深邃如黑曜石般的眸如浩瀚星河般夺目。

  这便如他预料好的一样。

  末家小公主与别的男人私奔,身为小公主的王子又怎么会不来找呢?幕水渊一出来,云柔没有依靠必然会跟着。那么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这就是他那晚为什么给末小鹿打电话的原因。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末小鹿不单单是引出云柔的诱饵,还是他保护哥哥与嫂子的筹码。

  把自己亲哥哥亲嫂子放在陌生人的管辖内,他怎么能放心呢。末默既然起初可以说谎骗自己祭祀只能用绯嫣的血,那么绯洛又怎么可以确定这人一定会帮自己照顾哥哥嫂子呢?他当然要挟末默心爱的女儿以保哥哥嫂子安然无恙。

  末小鹿虽然一直被末家保护得很好,但也不是个傻子。幕水渊带着云柔出现的这一刻,她终于明白绯洛对自己做了什么。

  末小鹿扶住桌子,否则她真怕自己会倒在地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0674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