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01 龙门封印三大陆

001 龙门封印三大陆


  “他喜欢我研磨的咖啡,但我不喜欢煮咖啡。”云柔蹙眉,表情冷淡甚至冰冷如深潭,不似之前柔弱的样子,仿佛变成睡梦里的那个人。

  末小鹿心底越发震惊,云小姐的梦与她了解过的洛玫与绯洛一模一样。

  她心中有个念头,她不希望云柔与绯洛见面。

  云柔手扶着脑袋,不时的敲两下。像是要拼命的回忆什么。

  “云小姐。”回过神的末小鹿担忧得唤她。

  云柔没有给予她回应。

  末小鹿又唤了她一声,她依旧是。

  正当末小鹿慌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幕水渊带手端着盘子带着那翘走过来,声音温暖如暖阳,“怎么了?”

  “水渊你快来,云小姐好像有些不对劲。”末小鹿像是看到救星般。

  幕水渊急忙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一靠近云柔,他便明白过。

  他坐在云柔面前,一只手拽出胸前的吊坠,垂到云柔面前,吊坠左右摇摆,另一只伸手抚到她的头顶,温柔的开口,“放松,呼吸。”

  云柔有些挣扎的晃动,但是却没有推开幕水渊。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沙哑。

  像是有魔力一般,云柔冷静下来,表情舒畅。

  慢慢的,她开口:“我看到了一辆房车,那个坏男孩带着一个女孩进了房车,他们好像准备住一起,我很难过,我躲了起来。”

  “然后,你又看到了什么?”幕水渊娓娓的话音引导着她。

  “我在外边坐了一夜,我第二天,看到那个女孩从房车出来,她好像很生气,随后他出来接她回去。我远远的看着,心里好难过。”云柔机械的回答着,声音没有起伏,不带感情。

  “你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了吗?”幕水渊冷静的引导着她。

  “看不清楚。不过,女孩子好像…好像…”云柔皱起眉好像是要从幕水渊的催眠里走出来。

  “啊——,我头好痛。”云柔挣扎得抱住头,猛得睁开眼睛,双眼猩红,浑身冒汗。

  幕水渊顺着她的后背安抚她,语气轻柔,“结束了。结束了,不要怕。”

  云柔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浑身发抖,战战兢兢。幕水渊下意识的去看末小鹿,想要推开云柔。

  却惊见,末小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瑟瑟得缩在沙发上,双目失措,纤细圆润的手指死死的揪着自己的衣襟。

  幕水渊连忙推开云柔,抱起末小鹿往二楼跑去。一旁的那翘心里着急,跟着跑。

  云柔痛苦得抱着脑袋,无助的望向幕水渊。她没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幕水渊会那么决绝的推开她。

  末小鹿得到怀抱后,转而揪着幕水渊后背那块布料,神情恍惚,目光无神。

  “鹿儿?鹿儿?你别吓我——”幕水渊慌得不停的唤她,低低地声音带着颤抖。

  主宅二楼有一个专门为末小鹿建的诊疗室。佣人是不可以进入的,那翘只能焦急地等在外边,人来回踱步,嘴里不同的念叨着:“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直到放到诊疗室床上的那一刻,末小鹿才缓和过来。

  汗水已经湿透衣襟,她刚刚没有控制住情绪,“我没事,水渊。”

  “我先给你看看,再下定论。”幕水渊拿出医疗设备,各种检查一番,才放下心来。

  “你刚刚是怎么了?我以为你发病了。”幕水渊坐到末小鹿身边,看着面前女孩苍白的脸,心下无比心疼,为什么他如此珍爱的女孩要受这么多苦。

  “没事儿。”末小鹿勾起笑脸,但奈何脸色过于苍白,深怕幕水渊不信任自己的话,她只能扯谎,“我只是心惊呀,毕竟她跟我一样,身体里有着第二人格。”故作轻松的说着,就是希望幕水渊能够信任自己。

  幕水渊皱眉,想要解释,“你们不一样。你是——”瞳孔一怔,他差点说出口,鹿儿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得了怪病,而是一种诅咒。

  “啊?”末小鹿疑问,清澈的大眼睛注视着他,如玫瑰般娇艳欲的唇微张,苍白精致的小脸居然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最受不得鹿儿这幅无辜求知的模样,幕水渊只能解释道,“你的第二人格是精神上的自我防御,只有足够刺激才会引发出来,”

  “而云柔她——”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知道关于龙门的事吗?”幕水渊是去到云家才知晓这件事情。

  幕水渊去云家时,有各大家族的人纷纷去云家求云止算上一卦,算的都是关于龙门,但云止很是坚决,就是不给算,谁来都没用。

  龙门!闻言末小鹿低垂着眼脸,苦涩一笑,她怎么会不知道,绯洛那晚疯狂的时候把什么都告诉她了。

  “我在幕水家曾看过一本古书,那上边记载,龙门乃封印三大陆的结界,也就是说这个世界除了我们大陆还有其他两个大陆。现如今那结界已破,后果是无法想象的。”幕水渊低着头没有注意到末小鹿的表情,细细的到来。

  他其实是崇尚科学,不喜欢这些玄幻得无法解释的现象。

  当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曾想过,“我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三个大陆,那会不会就有三个太阳,那如果三个太阳运行在不同的轨迹上,有一天相撞,那岂不是世界毁灭了?”

  他皱着眉为自己的设想感到害怕。

  “鹿儿,你觉得这会是真的吗?”幕水渊问。其实他心下里是矛盾的,他虽然崇尚科学科技,但是也有好多事情是科技解释不来的。

  就比如末家世代都会有一位女孩被诅咒、无论如何都破解不了,就比如云家历代族长有通天窥地之术、可以看破未来,又比如幕水家世代承袭的幕水行医录、有好多医理是自然无法解释的,还有绯家的人他们的功夫、那更像古时候侠客的气功,运行之时周围微风四起。这都不符合科学现象。

  关于龙门的事情,原本是华夏国龙家一直苦苦守着的秘密。华夏龙家是龙门的守护者,历代龙门人守护它已经近五万年。

  只是这个秘密没有被完全守护好,所以在发生龙门事件之前便已经有小部分人知道龙门的秘密。

  云家新晋家主云止是云家历年来最杰出的后辈,他算出龙门之事,所以他是知道此事人中的其一;维立国末家世代守护琉璃珠,作为锁,末家家主又怎么会不知道门是什么,所以末家末默也是明事人中其一;作为龙门事件的始作俑者万俟杰、绯景之和黝立权当然就是其三,所以起初知道这件事的外人只有这五位。

  但是现在龙门已开,消息在各大家族间开始不断蔓延,也造成小范围恐慌,已经有几队人在研究关闭龙门的事情。也是因此才有各大家族人纷纷去找云家家主算卦一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07713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