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32 计划出行古末岛

032 计划出行古末岛


  末小鹿犹豫了一夜也没敢开口跟绯洛说关于订婚的事情。

  时间慢慢缩短,奈何她怎样抗拒,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往年的生日宴会名单就是幕水家族、包括古末岛上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下族。在这座岛上,末家相当于古代的皇家,拥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

  今年生日宴是特殊的,末家打开了海底通道,通过海底通道迎接各大家族。

  末家长子也一早便赶回古末岛。

  飞机就停在距离末家大宅很近的私人机场上,舱门打开,末子晨抱着一个女人缓缓走下来,女人长长的裙子遮住了他的腿。

  末子晨生得很像末默,长相俊美,浑身散发着令人惊羡的冰冷,气质矜贵,仿若天神。

  他怀里的女人显然有些不安分。

  一路反抗,脚乱踢,手不停的在拍打他。

  远远的,末小鹿便听见,那边女人的叫声,“放我下来,我要回去!”

  湛蓝色竖条纹西装修得身材笔直,坚毅隽美的脸庞棱角分明,越靠近越神似末默。

  末子晨仿若未闻,挺直脊梁,任由怀里的女人捶打。

  “放我下来,末子晨!”女人素面朝天、五官出奇的精致漂亮,她不断的挣扎着,头发有丝凌乱,衣衫有丝不整。

  “哥哥,你们怎么了?”末小鹿远远便看见他们之间的不对劲,连忙走过去。

  女人见到末小鹿仿佛看到了救星,“鹿儿!你快救救我,你哥疯啦!”

  “哥哥,你放媛媛下来。”说着她便上手要抢人。

  末子晨不动声色的躲开她的手,“宝贝你先回去,哥一会儿再带媛媛去见你。”说着便迈着矫健的步伐径直离开。

  末小鹿迷茫的望着他们,随后无奈的摇摇头心道:哥哥的性子还是这样,难怪媛媛反抗的厉害,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生日宴定在下午六点六分,现在的时间刚好可以补眠,昨晚被绯洛折腾坏了这时正是困的时候。思来末小鹿脸颊红得像苹果。

  不过,他们可什么实质的事儿都没做,绯洛很尊重她,就是可怜她娇嫩的小手。想着末小鹿捂住脸低头往回走。

  ——

  岛上的天气多变,上午还是烈日炎炎,这会儿却起了风。

  床幔被风吹起。

  小女佣——那翘,小心翼翼的踱步去关窗,刚握住窗框一阵烈风袭来,触不及防。窗框脱手被风打了回去。“哐——”

  “啊——不要!”沉睡的末小鹿突然惊叫。

  那翘吓得乱忙回头,见小姐只是做噩梦,才放下心来,蹑手蹑脚的关上窗。

  末小鹿睡得极其不安稳,止不住的踢被子,浑身发抖。

  那翘连忙扶住末小鹿,轻声喊着:“小姐,小姐。”

  末小鹿猝得坐起来,额头间满是细汗。粗声喘了好几次气,才摆脱掉梦里那种窒息的感觉。

  “小姐。”那翘担忧的唤着。

  她抬头看了看,脸色苍白,道“我没事儿,你下去吧。”

  “您还好吗?”

  想来是吓到了她,末小鹿微微恬笑以示安慰,“没事,去帮我准备一下接下来宴会需要用的东西。”

  “好的。”

  那翘走后,末小鹿凝视着窗外,窗外狂风骤起。

  最近那个梦越来越频繁,她总能梦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墙角里,不断地撞着墙壁。那个身影的主人,指甲在她自己的手臂上不断地抓弄,抓出一道一道刺眼的血痕。无论怎样的痛她都不会哭,只会痴痴的笑着。好像只有让血管里的血液流出来,她才会好受些。

  末小鹿看不清那个小身影,但却莫名的心疼。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末小鹿的思绪。末小鹿转过身下床,快步走去开了门,入目的是一身酒红色旗袍的母亲、雍容华贵,即使已身为人母面容依旧姣好艳丽,身后还有几个佣人跟随。

  睨娇有些苍白的面带上恬淡优雅的笑容。“鹿儿,妈妈给你准备了礼服,方便妈妈进来吗?”

  末小鹿娇嫩精致的脸染上点点的笑意,伸手扶着母亲走进来。

  佣人有序的进入,将准备好的衣服挂到衣架上。

  与母亲相似的一条旗袍,纯白的旗袍晕染上桃花的颜色,相对于母亲的旗袍要更为俏皮一些。

  末小鹿很喜欢。

  梳妆台上摆着各式各样精致的首饰。

  “六婶,让Diny你进来吧。”

  Diny是末家御用的服装造型设计师,她也一直住在岛上,是岛上一位很有名望的知性女人。

  Diny摆弄着末小鹿的头发,睨娇在一旁细语。

  “这次的生日宴,对于整个末家都很重要。谣传古末岛有着几千年前遗留下来的宝藏,但是我们都心知肚明,那只是谣言。各大家族对我们末家早已不单单是好奇而已,随着时代的变迁,一代一代家族交换更替,他们早已经不像当初那样畏惧我们末家。”睨娇优雅娇弱的倚靠在沙发上,温吞细语的劝说着,“鹿儿,妈妈相信你懂其中深浅,妈妈希望你能听你父亲的话。”

  “妈妈——”末小鹿明白,这次海底通道被发现,张二叔死于非命,古末岛已经不似从前那般安全,这里再也不是她孩儿时可以无忧无虑的桃花源。

  但是——,她不会跟其他人订婚的。她有她的底线。

  “乖,起码今天不要抗拒你父亲的话。妈妈求你。”母亲渴望的眼神,让末小鹿不忍心直视。

  无数次的用贝齿碾压嘴唇,末小鹿挣扎无数次却也只能缓缓点头。

  “你答应妈妈了?”睨娇原本苍白的脸带上激动的红晕

  “嗯。”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的音节,只希望到时候绯洛能够听自己解释。

  大约一个小时,妆发,服装基本完成。

  Diny从首饰盒里取出两枚珍珠耳环佩戴在末小鹿的耳上,珠圆玉润的珍珠称得她更加娇嫩。

  睨娇亲自取出一条同系列的珍珠项链,“这套首饰是你姑姑送你的,算是订婚礼物吧。”如白天鹅般的脖颈,配上白玉般的珍珠项链。

  “嗯,真的很好看。”睨娇满意的点头。

  末小鹿神情有些迷茫的站起来,纯白的旗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盘起来的发髻上插了一只简简单单的珍珠钗子,清秀脱俗。

  看着出落得这般亭亭玉立的女儿,睨娇不禁感慨,时间真的是快啊,鹿儿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只会缩在自己怀里哭的小女孩儿了。

  房门被敲响,佣人打开门,一身白色西装的幕水渊站在门外,温润儒雅的他很适合白色,他开口如大提琴版的声音,“鹿儿准备好了吗?”

  “听见是幕水渊的声音,睨娇恬淡的笑意染上嘴角,”渊儿,快进来。看看我们鹿儿美吗?“

  略施粉黛,肌肤如玉,明眸皓齿,简直倾国倾城,一袭白色旗袍仿若江南湖畔的西子。

  夺目的美丽一时迷住幕水渊的眼。

  ”哈哈——,我们渊儿看呆了?“睨娇掩面偷笑,故意打趣道。

  反应过来的幕水渊羞红了脸,末小鹿也面带红晕。

  ”哈哈——不逗你们了,你过来是时间要到了吗?“

  ”对,末叔叔让我来叫你们。几大家族都派了人来,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今晚我需要全程陪着你们。“

  ”默哥也太看得起他们了,生日宴上他们还不敢造次。“睨娇伴随末默多年,经历过的风浪也不少,身上也带着些傲气。

  ”末叔叔也是关心。“也是担心,听闻睨娇与末默生活在岛外那几年,曾被人绑架过。现如今睨娇心脏不好,体质较弱,末默更是关系得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2159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