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26 陷入沉睡

026 陷入沉睡


  绯洛要求看琉璃珠。末默很爽快的便答应了。

  末家大宅的顶楼,戒备森严的地方。

  那半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居然只有“鸽子蛋”般大小,透射着五彩琉璃的光芒。屹立在供台上。

  虽然只有一半,仍然闪耀,映照得整个房间灼灼生辉。

  就是这么半颗珠子可以关闭龙门?

  绯洛不禁伸出手——想要触摸。为什么会这么眼熟?

  “别碰!”末默慌张得伸手拍开他。

  绯洛皱眉,漆黑的眼底带着疑惑。

  末默解释道,“这半颗琉璃珠认人,不是这么容易带走的。”取出怀里的手帕包裹住那半颗琉璃珠,遮住琉璃珠的光芒。那暗红色的手帕上绣着玫瑰花,有些妖冶。

  “拿着,一会儿会有人带你去见你哥他们。”末默把东西塞到绯洛怀里,临走时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半颗琉璃珠。

  末默的目光深邃,带着绯洛无法解读的含义。

  末家家主好像不太喜欢他怀里的半颗琉璃珠,难道?

  绯洛晃头,甩掉脑袋里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先见哥他们之后再说。

  他没想到,禹小眸和绯黯、亓晟就被安排在附近的一个别墅里。

  这别墅戒备森严,居然比末家大宅的警戒度要高。

  推开门,便看见许久未见的禹小眸。

  禹小眸侧颜憔悴,倚靠在床边,对着昏睡的绯黯喃喃细语。

  床上的绯黯安安静静,但是可以感觉到呼吸,浑身僵硬,真得如活死人一般。

  推门的声响不大,却也不轻,但此刻禹小眸居然丝毫没有反应。

  “黯你快醒来吧,我们回家,丞丞嫣嫣一定很想我们。”

  “嫣嫣最喜欢你了,小丫头看见你一定会很开心。”

  “以前我一直冷落两个宝贝,现在好后悔。”

  禹小眸趴在床边,泪如脱线的珍珠,“黯。我快坚持不住了。”语气虚弱。

  见此情景,绯洛呆滞的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开口,如刺哽咽在喉。

  直到亓晟的出现打破僵持。

  “洛——”亓晟惊喜的抱住绯洛,“你来了。”

  “晟子。”绯洛回抱好兄弟。“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不免有些感概。

  “得了吧,你不适合煽情。”亓晟用拳头怼了一下他。

  禹小眸起身,“绯洛——”在看见绯洛的那一刻崩溃得大哭,“黯一直没有醒过来——呜呜呜”

  “先别哭,嫂子,我有事情问你。”他走向禹小眸。有一件事情他需要证实一下。

  抹掉眼泪,禹小眸哽咽的说:“你问。”

  “哥送你的定情信物呢?”

  “我一直戴在身上。怎么了?”禹小眸疑惑。

  “拿给我。”

  禹小眸毫不迟疑地掏出项链,摘下来,递到他的手里。

  “果然,一模一样。”他掏出怀里的暗红色手帕。

  左手那条项链上那个闪闪发光的吊坠与右手暗红色手帕包裹住的半颗琉璃珠一模一样。

  难怪他当时会觉得那半颗琉璃珠眼熟。

  只是这半颗琉璃珠不需要认主吗?还是说禹小眸便是它的主?

  “这是什么?跟我的吊坠一样。”禹小眸好奇的伸出手,刚要触碰到它,便被一道刺眼的闪光震慑得站不住脚。

  还好亓晟眼疾手快,扶住她。

  这半颗琉璃珠果然认人。绯洛暗想。“这就是琉璃珠。”

  “什么?”禹小眸震惊。她一直以来视为珍宝的定情信物是琉璃珠?难以置信。

  “那为什么会被一分为二?”亓晟问。

  “原因不明。”绯洛尝试着去把两个东西合在一起,但这两个东西就像是有互斥的磁场一样,难以融合。绯洛不禁皱眉。

  “所谓的锁引子,其实就是把琉璃珠复原的方法。”云家那位恐怕早就算出琉璃珠早已一分为二,并且算出锁引子便是几大家族孙子辈继承人——绯嫣,用嫣儿的血来祭祀琉璃珠使其复原,难怪云家那位不愿意说出锁引子的秘密,如果他告诉哥哥“引子是用你女儿的血祭祀”,估计绯黯一定会不顾一切毁了云家。

  “那锁引子是什么?”禹小眸目光希翼的望向绯洛。

  “不知道。”绯洛毫不犹豫的说谎。这件事情先不能说,他有自己的考量。

  “哦。”禹小眸和亓晟不约而同地叹气。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21798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