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24 渴望像她一样

024 渴望像她一样


  幕水兰真的带绯洛出来了。

  出了这一方小屋,见到外面的世界,绯洛不禁有些惊讶。

  末家好似一座古时的宫殿,房屋的建造古色古香,几步间便可看到巡逻的守卫,长廊间不时会看见几个年轻娇小的佣人,她们身着一身浅蓝色旗袍,手里或端着新采摘下的果实,或端着新作好的糕点。

  他恍然间有一种来到华夏民国时期的感觉。

  “快走吧,洛洛,小鹿姐姐该等急了——”幕水兰不由分说地牵起绯洛的手。

  但是他们并没有见到末小鹿,反而在正厅偶遇了故人。

  淡紫色飘逸长裙,上面绣着精致的刺绣,将女人的皮肤衬托得更加白皙,整个人就像发了光似的。隆起的肚子,披着微卷大波浪,精致完美的脸,娇媚可人,小女人的气质淋漓尽致。

  她的身边,一位高大伟岸、沉稳内敛的男人。那男人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纽扣扣到最上面,那股禁欲的美感展现的淋漓尽致,目光清冷不带有任何情绪的起伏,有着拒人千之外的寡淡。

  男人细心的扶着她。嘴里还念叨着好多注意事项。

  ——是睨倩!

  “三嫂?”

  “绯洛!”

  “这人是谁?”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怀孕了?”看样子月份已经很大,快要生产了吧?为什么三个月前他们几个都没人看出来呢?

  “墨,我想跟他单独聊聊。可以吗?”睨倩倚在男人的怀里,柔声问道,小女人的娇态尽显。

  “只给你三分钟。”男人环着睨倩柔软的腰肢,霸道的宣布,眼神睥睨的望向绯洛,像是警告。

  幼稚。这是绯洛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伸出右手,让睨倩搭在自己手臂上借力。

  看她的样子,月份已经大到行动不便,那估计最近就快生了所以那个幼稚的男人才会表现得格外小心。

  走到副厅里,虽不同正厅的大气磅礴,但也别有一番风味,红实木包上牛皮的沙发,即有古味又有现代风气。

  绯洛扶着睨倩坐下。

  “是他的孩子吗?”

  “是我的孩子。”睨倩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女性柔美的气息,妈妈的光环围绕,圣洁淡雅。

  睨倩的性子还是如当初那般温柔,好像也有些不同但他说不上来,也许只有那个人能看懂吧。

  睨倩抚着肚子,轻声问:“你的左臂?”她也是学医的,与幕水渊师承一人。在刚刚搀扶她的时候,她就发现他的手臂出现问题,平时管用左手的人现在一切活动都在使用右手。

  “伤到了,但是无碍。”只是再也不会如以前灵活罢了。绯洛心底苦涩的想。如果不是幕水渊和幕水兰估计这几度受伤的手臂早就彻底废掉了,现如今居然还能动弹已经是万幸。

  “为什么会来古末岛?”睨倩抚着肚子又问,温柔的视线,有些像是再看小辈。果然有了孩子的女人,会更具母性光环。

  古末岛非一般人能进,但她却没有问他为什么能进古末岛,而只是单单问了为什么来。仿佛她早就猜到他会来一般。

  “来救人,哥嫂子被末家家主关了起来。”

  “怎么会?末家一直与世隔绝从不与外人接触,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绯洛以最简短的方式把从她走后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睨倩是龙门事件之后才离开的,距离那件事情现已经有将近三个月了。

  “琉璃珠你还是放弃吧,据我所知琉璃珠已经一分为二,而且五年前末家遗失了另一半琉璃珠。而锁引子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跟末家?”睨倩不是从小生活在紫罂堡吗?

  “鹿儿是我从小的朋友。对她好点,她喜欢了你五年。”睨倩语气淡淡说完,缓慢的起身扶着沙发,扶着后腰,一直远远等着的英俊男人快步上前,搀扶着她慢慢的离开。

  五年?她早就认识自己?

  另一边,末小鹿领完家法后当晚便发起高烧,高烧一直不退。

  她心中仍是一直放心不下绯洛,担心父亲会伤害他。

  末小鹿迷迷糊糊的,摸索着去往绯洛的卧室。

  一路跌跌撞撞,却还是记得知道要躲着家里的人。

  总算来到他的卧室,原本以为可以见他一眼,却只看见一个空荡寂寥的房间。

  突如其来的落寞、无助,排山倒海般向她涌来,支撑她残破身体的唯一动力丢失。

  她迷糊间开始产生幻觉,她仿佛看见绯洛就站在她面前,他对她伸出手。

  末小鹿痴迷得伸出手想要搭上他炙热的手心。

  却见他一步步后退,嘴里还说着:“你要是后悔了,就滚吧。”

  冰冷,无情,嫌弃,鄙夷,好像有无数个词可以形容他的语气,但没有一个词汇是她能够承受的。

  她难过得哭,却于事无补。

  那个人越走越远。

  她怎么追也追不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21869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