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16 身不动则心不动

016 身不动则心不动


  看着兰兰天真烂漫的背影,小鹿不禁想到。这样开朗活泼的性格真的很适合如今沉默寡言的绯洛,虽然她还不稳重,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但这就是她最可爱的地方。真实、不做作。

  而她早就过了这样天真烂漫的年纪。她是大家族的女儿又已经成年,她需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保持着大家闺秀应有的样子。

  更因为她十五岁时得的怪病,她从十五岁以后便只得安安静静的生活着,她可以表现自己的开心,但是无法像兰兰一样蹦蹦跳跳肆意潇洒。

  她有些羡慕兰兰,能够让绯洛打开心扉。这是她努力一个月都没有成功的事情。

  这一个月里,她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排斥,她拉着他手的时候,他从不拒绝不反抗但也不回应。她拽着他种玫瑰花的时候,他静静站在一旁,不伸手也不作为。

  有时她好难过,生命里出现一个让她喜欢得无可救药却又永远都得不到的人;有时她好感谢,生命里有着一个可以让她寄托情感的人。

  她真的由衷的感谢他,感谢他能够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让她的心火热的悸动着,让她枯涸的生命激情的燃烧着,让她觉得原来幸福这么简单,就只是呆在他的身边,就觉得心里有股暖流不断的划过。

  喜欢他,也让她无比难过着,她不想要自己继续沉沦下去。那些日子里,她曾想过忘记他,她无数次在日记本里写着——我一定要学会忘记绯洛。

  她逼迫自己忘记他,她可以控制自己白天不去想他,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梦境。

  她觉得好累。瘫软得倚靠在沙发上,眼眶里泪水在打转。

  她无数次梦见和他结婚的桥段,梦中的婚礼绚烂美好,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幸福的站在他的身边,牧师说“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幸福的踮起脚,努力凑过去,却得不到回应。

  然后美梦惊醒,心空唠唠的,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不断响起——梦都是反的。那个声音不断的在提醒着她——那个人是她遥不可及的梦。然后她不断的陷入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里。

  她蜷缩在沙发上,报住自己。窗外阳光明媚,光线洋洋洒洒的散在她的身上,但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只感觉到来自心底间那份痛不欲生的疼。

  她深深的喜欢着绯洛,所以在睨倩姐告知她洛玫去世后,毅然决然的跑到华夏国,偷偷跑到他每晚都会去的酒吧,夜夜在身边偷偷守着他,从不曾露面,也许她害怕他还记得她吧。

  如果那天不是因为每天都会跟在身边的幕水渊临时去了多宝国、她身边无人保护,她也不会被坏人调戏,更不会下意识抱住他的腰依在他的怀里,求他救救她。

  如果——不,没有那么多如果,她喜欢他,她不后悔。

  擦掉眼角的泪。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小鹿推开自己的房门走到绯洛卧室门口,轻轻的敲着。

  “绯洛,你在吗?”

  “什么事?”没有说请进,也没有主动开门,屋内的绯洛就这样冰冷的开口。

  其实她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昏睡的这几天很想他,想听听他的声音。

  “——我想知道你的手臂恢复的怎么样?我这一周有事儿所以一直没来看你,你——”有千言万语想要表达最后却只能化为一句“你——还好吗?”门口的小鹿没有推开门,就这样转过身背靠着倚着门。

  “恢复的很好。”磁性的男低音好像越来越近。

  低沉磁性的声音即使是隔着一道门,也依旧动听,依旧让她的心不争气得怦然乱跳。

  “那就好,我希望你可以早点恢复——”就可以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比如恢复你引以为傲的好身手。

  “我累了,你走吧。”

  “我——好吧。”她还有话想说。她还幻想着绯洛可以教她散打,毕竟这个宅子里有一间超级大的散打练习室,而且绯洛那么喜欢那项运动。

  屋内绯洛仰头靠在门框上,脑海中不禁浮现半个月前幕水渊对他说的话。

  “我也不想管你,我恨不得你现在就离开!但是眼下只有你伤好了,鹿儿才会让你离开。”

  ——恢复的那天便是他该离开的那天。

  浓浓的讽刺爬上他俊美无可挑剔的脸庞。

  左手重重的锤在墙上,墙体瞬间出现龟裂。他的左手臂其实已经好了,只是太久没有通络的感觉所以总会有一些不习惯的麻痹。

  幕水兰小小年纪但医术却是出乎意料的好,甚至他觉得幕水兰远比她哥哥幕水渊医术造诣要高。

  但他现在不想要别人知道他已经恢复的事情,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没有任何原因,他是绯洛一向狂妄不羁,他就是不想!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2207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