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11 左臂失去力量

011 左臂失去力量


  原本这点小伤,她是不想惊动水渊的,但奈何身边的张叔心急非要给水渊打电话。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

  一向温文尔雅的水渊像个小老头一样絮絮叨叨,吩咐这个嘱咐那个,实在是唠叨得她感觉自己耳朵都要生茧了。

  “水渊,我知道了,真的知道了。我这就是小伤,真的不打紧。而且你就在我身边啊不会有事的。”脚上和身上的伤都已经被水渊处理好了。

  小鹿趴在床上无聊地拨弄着胳膊上的纱布。还真是有点疼啊。

  “可是我也不能每时每刻守在你身边啊。鹿儿,你怎么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自从绯洛出现,你大大小小的伤受得比你以前这二十年的都多。”

  “你不能受伤,知道吗?”

  被她毫不在意的样子气得,水渊开始口不择言。

  “绯洛有什么好的?不说他绯家已四分五裂,就说他现在手不能提武不能就,他如何配上你啊?”

  “他现在像是废物——”

  宣泄抱怨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枕头直直砸向水渊头部。

  “幕水渊。”

  随之而来的便是冷似寒冰的声音。

  女孩儿犀利如剑的目光直直射向幕水渊,小鹿儿此刻眉头紧锁,周身宛若陷入深潭、寒冷刺骨。仿若换了一个人般。

  幕水渊被砸得有些呆愣。“鹿鹿?”糟糕,他刺激到她?发病了?

  水渊有些紧张的靠近,伸出手想要安抚她。

  “滚。”阴冷的话语从那张稚嫩如桃花瓣般的唇中吐出,。

  幕水渊叹气,熟识得一把抱住她,“鹿鹿,冷静下来。”用力把她紧紧压在怀里,“鹿鹿乖,是水渊刚刚把话说重了,是水渊不好,鹿鹿乖。”

  修长的手顺着小鹿的背安抚着她。

  绯洛刚刚走到小鹿卧室门口,就看见水渊深情款款的抱着小鹿、嘴里不停说着安抚的话,水渊那温柔的声线就像是黑暗中那缕明光,温暖明亮。但绯洛却觉得水渊温声的哄语刺得他耳朵生疼。她缩在他怀里的样子刺得他眼睛酸涩。

  暗暗握紧拳头,默默退后,绯洛面无表情地离开。

  屋内,幕水渊不停地安抚小鹿,但女孩的情绪不但没有稳定还渐渐有着暴力的趋势。情急之下,水渊抱起她直奔温室花厅。

  “渊少爷。”路过的张管家,看着幕水渊急冲冲的样子,暗叫不好,急忙跟着过去。

  她不断的挣扎,甚至多次去捶打撕咬幕水渊,甚至把幕水渊的肩膀咬出血。

  “鹿儿小姐,你快松嘴,渊少爷都被你咬出血了。”一旁的张管家心急如焚。

  仿佛陷入魔怔一般,小鹿表情狰狞的咬着幕水渊的肩膀,无论如何就是不松口。

  “没事儿,鹿鹿你要是难受就咬我,我马上就救你。”

  三个人动静弄得很大,一群女仆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刚要关卧室门的绯洛远远看见幕水渊焦急的抱着她。

  她——

  来不及多想,跟随身体的本能,绯洛追了过去。想要伸手把她抢过来,却惊觉自己左手还没有恢复,使不上力气。

  呆愣着悬空的双手,横在幕水渊面前。

  幕水渊皱眉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绯洛。

  “绯少爷,让开——”张叔毫不留情面地推开绯洛。

  被推开的那一刻,浓重的无力感渗进他五脏六腑,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幕水渊抱走她。

  沉默半刻,绯洛抬腿跟了过去。

  绯洛一直跟着,直到跟到温室花厅。

  张管家迅速的来到最里处的油画前,移开油画,按下按钮,那是一个极其小的白色按钮,不仔细看都察觉不到。

  按完按钮,整面墙体迅速向后移动,右手边赫然出现一道门。

  这温室花厅其实是镶嵌在山体里的小型建筑。这个别墅建立在郊区,后花园便是山。

  可能幕水渊一直喜欢搞一些医学研究,所以就在这里建了个医学密室吧。绯洛这样想。

  幕水渊迅速的把小鹿放在病床上,打开病床上的机关。小鹿瞬间被锁在病床上,无论怎么反抗挣扎都没有用。

  “啊——放开我!”青筋暴起,血管中出现异常涌动,很是吓人。精致的小脸皱得狰狞。

  张叔翻出柜子里放的医疗箱。取出各种绯洛看不懂的小瓶液体。

  “你们要做什么?”为什么要锁住她?这些个瓶瓶罐罐又是什么?

  眼见着,幕水渊配制完的药剂一点一点被打入她的体内。原本暴躁不安的人儿渐渐镇定、慢慢陷入沉睡。

  精致的小脸恢复平静,长长的睫羽微微颤抖,安静得如同天堂中圣洁的天使,感觉世上一切美好圣洁的词汇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2207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