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53 第二人格

053 第二人格


  两个人又道了几句家常,吃过午饭后,末小鹿才离开。

  末小鹿很听话,出了睨倩的门便往绯洛所在别墅去。

  素色为基调的房间里,那位俊美非凡的男子阖着眼静静地躺在床上,手上好多可以目测的针眼,长长的线上挂着的是营养液,他纹丝不动只有浅浅的脉搏跳动可以证明他还活着,阳光透着纱窗照在男子的身上。

  绯黯与绯洛真的好像。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绯黯,但还是不由得感叹。

  长久这样躺在床上,靠着营养液维持着的他,现在已经显得有些面黄肌瘦,但仍能看出俊美的样子。他的五官与绯洛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如果他能睁睁眼,该有多好,她没见过他睁眼的样子。

  “小鹿,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要来,这房间也没收拾。”禹小眸有些无措,黛眉一直紧簇着像是一道悲伤的河流,面色有些苍白,身子虚弱,“我去给你倒水。”

  她真如睨倩所说那般。上一次见禹小眸是在生日宴上,她一袭淡色长裙温婉动人的样子末小鹿还犹记于心,再见她,只不过短短四五天,便已经是一副对生命失去希望的模样。

  原本这个别墅用来关押他们的时候还是有些佣人跟保安的,但是自从末家放令解禁之后,就只留着门口几个保护安全的护卫,没有佣人再来伺候了。屋子里的打扫多半靠禹小眸,但她最近的心情哪儿里容得她去收拾屋子。

  “不用忙,嫂……”两周前两人在一起时,末小鹿便改口叫禹小眸嫂子,但现在这声嫂子,由她叫好似有些不妥了,“小眸姐,别麻烦了,我就是来看看。”

  禹小眸停下慌乱的动作,捻着衣角,“小洛没在。”随后踌躇的开口,“估计是……”

  “我不是来找绯洛的。”末小鹿开口解释道。她只是觉得与他也算在一起过,却只看过他生病的哥哥一次,她的爱意好似有些幼稚了。

  “我只是想来看看绯黯哥。可以吗?”末小鹿轻声询问着。面前的人已经憔悴得如同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仿佛自己稍微重的语气,都能刺破她。

  禹小眸面容憔悴、轻轻点头。幕水兰最近经常来看看,她一直想着身为绯洛的女朋友,哥哥病情加重,她应该早早便来看看,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才来。

  禹小眸哪儿知道,是绯洛的刻意隐瞒导致末小鹿现在才知绯黯病情的严重性,也是绯洛最近肆意妄为的情事弄得她几天没办法下床出门。

  “我会找全古末岛最好的医生来治绯黯的。”末小鹿安慰道。

  其实早在她与绯洛在一起初期,她便已经找过许许多多的人来看过绯黯的病情,但多数都是摇头说着:这是怪病。

  末小鹿最不喜欢别人说的就是:怪病,这两个字。

  “兰兰已经来看过几次了,但也查不出原因。”禹小眸苍白着脸,绝望得摇头,眼中无光,“况且之前你也派人来查过,没用的。”

  “水渊马上就要回古末岛了,等他回来我便求他来。”从末小鹿回到古末岛开始,幕水渊就一直维立、华夏两头跑,不光忙着幕氏医院的事,最重要的还是张二叔的后事与海底通道入口的重建。

  “他是多宝国很有名望的神医,在我们维立国也很出名,我相信他会有办法的,什么怪病他都有办法。”她自己的怪病就是幕水渊控制住的。

  “怕只怕这不是病。”禹小眸摇着头呢喃道。

  其实,进岛那日——

  绯黯带着禹小眸、亓晟、龙隽力排万险终于登上古末岛,原本带着的二十个精英已经有一半在来时的路上被那些精巧的机关夺去了生命。他们四人也有些狼狈。

  那时的他们在想,古末岛的岛主还是太自负,古末岛戒备如此森严却也有他们不方便看守的地方,而那些地方由机关代替,重重机关,关关要人性命。

  但绯家二子最擅长的是什么?那便是机关防御术等。从这些机关的遗迹可以看出,是由古至今保留下来的,机关涉及五行八卦之术,靠现代科技强硬去解是徒劳的,稍有不慎可能所有人都要命丧于此。

  不过,还好,他们可以留下一半人,登上岛屿。只是那另一半人的生命啊,那些人中不乏与绯黯一起长大的兄弟啊。

  入岛——

  古末岛如亓晟所言,真如同书中所述的桃花源,虽然周围机关重重、戒备森严,但越往里走,越能看到繁华而又欣欣向荣的世界,这里更像是一个国度。

  这里的人跟外边人一样幸福地生活着,这里的科技甚至要比外界更加先进,一些简易的工作都由机器人在执行,这里的女人仍旧喜欢穿着民国时期的旗袍,但也会有一些年轻青春的小姑娘穿着与外界一样的小裙子。

  这里的人不多,感觉上倒是跟华夏国一个大镇子的人数差不多,他们互相好像都熟悉着,纵使绯黯等人再小心翼翼还是被人看到,并且一眼便看出端倪。

  这里的人立即通知了末家。

  从他们言语上,可以听出他们对于末家的尊敬,末家在于这些人心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不过幸亏这些人只是普通百姓,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趁乱便可逃走。

  但是古末岛上有些无数监控,他们还是没有躲过那些眼线。最后被堵在来岛时的那个入口。

  前方是末家人来抓他们,后方是依旧运行着的机关。他们只能选择再次进入那重重机关中。

  只是当他们再次进入时。那里已经被毁掉。

  绯黯等人纷纷震惊到,立即意识到在自己走后,又有人来过。

  没等他们走出机关,一群身着唐装的男人,整齐划一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只见,对面领头人手臂一摆,食指一伸,身后的唐装男人们便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显然是要致他们于死地。

  绯黯抱着禹小眸迅速向后退,龙隽与亓晟挡在身前,两方火热的厮杀着。

  对方的领头人静静地站在另一边,修长健硕的身躯投下暗影,低着头看不清脸,悠哉悠哉地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这边的厮杀仿佛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般。

  他手下的人明显都是练家子,但绯黯带的人也不差,双方也算是势均力敌的。

  只是绯黯这边带着禹小眸还是有诸多不方便之处。

  那个领头人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他勾唇轻蔑的笑,抬手向后抿了一下头发。还没等众人看清他的面孔,一阵风起,这人居然已经来到绯黯身后,以迅雷不及之势,夺走了禹小眸!

  “小眸!”绯黯与龙隽这下子慌了。

  龙隽一脚踹开身边的人,迅速跑过去,欲抢回禹小眸。

  绯黯也作势,运气踢向那人,并怒吼:“放开她!”

  可,无论他如何气势如虹,那领头人依旧一副松散自在的样子,还顺手摸了一下禹小眸的脸颊,唇角轻佻。

  绯黯这才看到他带着半块面具,面具上镶嵌金丝凤凰,那凤凰展翅,栩栩如生,好似下一秒便要翱翔。

  禹小眸觉得自己被侮辱,羞得大喊:“滚开!”

  那人也丝毫不在意禹小眸的反抗,低沉沙哑道:“离开古末岛。否则,你心爱的女人就将死在这岛上。”

  绯黯身子一怔,手指剧烈地收紧,手臂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栗,“你让他们都停手,我们在谈。”

  他的兄弟已经有倒地不起的,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一共带出二十个兄弟,不能让他们全都死在这古末岛上。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那人轻笑出声,言语间不乏讽刺与不屑,搭在禹小眸脖颈处的手指收缩。

  禹小眸脸色憋得发青。

  绯黯瞳孔骤缩,拳头握紧,却也只能强迫自己镇定,冷冷的勾起唇角,尽量冷静分析道,“这机关室里暗藏无数机关,种种机关都与五行八卦有系。你即使晚我们一步登岛,那么就是说你根本不懂这五行八卦之术。”这群小人分明是看着他们通关后,毁了部分阵眼才进来的。看他们也很狼狈的样子,估计即便看到自己通关的方法,但还是有些不得其法吧。

  “你应该知道,这里不止表面所见到的这些机关吧。距离出口虽然不远,但是末家人在门外守着,你不怕他们来个翁中捉鳖?”绯黯一步一步靠近,深邃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而距离你来时的入口可还有好远,你能保证,那来时路上的阵眼都被你销毁了?”绯黯又道。

  那人好像是被他说服,微微一笑,薄唇轻启勾出优美的弧度,“停手。”

  周围的唐装手下迅速收手,又整齐划一的站在一旁,行动如同机器。

  “你带路,既然想让她活命,那便拿出你的真本事。”

  这由古至今传下来的机关,每用一次便会失去,再由其他种机关继续代替,其实说白了,就是你之前通过的都不在了,但是会有更狠更新的替换上来。

  这些机关加了一些现代科技元素在其中,飞出的利器稍不小心便会致命。

  不过已经走过一遭,绯黯心中其实对于这些机关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预想。

  所以这回去的路还是很顺畅,只是刚要到来时的入口。

  那领头人不知为什么突然抓住绯黯,绯黯惊得回手,那人一躲正好一掌拍上不该拍的地方。

  最后一个机关被触动,入口轰轰隆隆的作响。

  绯黯向后冲去,那人又想抓住他的肩膀,却被身侧冲过去的身影撞出去。

  “不要!”不知是谁大喊一句。

  那人与那个身影齐齐撞出入口。

  入口开始塌陷,大量的石块往下掉。

  “快跑——”

  “入口要踏啦。”

  生死关头,大家有选前进的,有选后退的,乱成一团。

  绯黯慌乱中拽着禹小眸,只能往回跑。

  身后轰隆隆的嗡鸣声,巨石像是一个妖怪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般。

  瞬间入口便被埋住。

  待到一切平静时,绯黯才恍然发现,身边只剩下自己,禹小眸跟亓晟。

  “龙隽呢?”“哥哥呢?”绯黯禹小眸惊得异口同声。

  “刚刚他冲过去救你——”亓晟恍惚的开口,“所以...从那边出去了。”

  “我们来时带来的人,一直在前方开路,估计多数应该是从那边出去了。”绯黯皱着眉头开口,“他们的人也伤得不清,希望龙隽可以……”绯黯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毕竟对方那个精通古武的能人好像没有受任何伤。

  “哥哥…”禹小眸呆滞的站在原地。

  绯黯揽住禹小眸,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龙隽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隽哥会没事儿的——”亓晟自我安慰道,但语气很不自信。

  禹小眸眼含着泪,崩溃得大哭。

  绯黯心疼得抬手想帮她擦泪,但下一秒却——直直的倒在地上。

  就是这样,绯黯再也没醒来过。他们俩人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只能出去,被末家人带走。

  末小鹿帮着禹小眸大致收拾了一下房间。她不精通医术,但是收拾一下屋子她还是可以的。

  这么大的房间,她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想着要不要明天调来几个佣人帮衬帮衬。

  随后又想到,万一父亲知道了,借着这个由头把人赶出古末岛可怎么办?思来想去,还是自己每日带着那翘来帮忙吧。

  那翘便是那日守在末小鹿房门的那个女佣人。

  “小眸姐姐,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我给你做完饭再走吧。”说着,末小鹿便往厨房去。

  禹小眸脸色苍白的样子,看起来这三日都没有好好吃过饭。绯洛跟亓晟怎么就不知道管管呢?

  对了,亓晟呢?想到这里,末小鹿轻声细语地开口问道:“小眸姐,晟子呢?我做饭要不要多给他带一些?”

  “晟子回华夏了。”禹小眸扶着厨房的门框,虚弱地回答道。

  末小鹿纤纤玉指洗着银耳,洗着菜也是举止优雅的样子,“你最近是不是都没有好好吃饭?”,她刚刚看了厨房里剩下的菜,正巧有她专门学过的百合银耳粥的材料,所以便开始弄了。

  禹小眸虚弱的勾起唇角。其实最近幕水兰来都会带着吃的,但她实在没有胃口。

  “绯——绯洛都不知道帮你做饭吗?”犹豫好久,末小鹿才开口。心下有些酸涩。

  “他不会做饭。”禹小眸开口,带着些笑意,好似想到什么可以令她开心的事情,“他倒是做过一次黑暗料理,那食物看起来样子不错,吃下去,我们四个人三个人都吐了,包括他自己。”

  末小鹿可以想象那种画面,因为她刚开始学百合银耳粥的时候,她的小丫头那翘可没少吐。想想末小鹿娇俏的小脸便染上笑意,像春日里的暖阳温暖人心。

  “那另外一个人呢?他为什么没吐?”末小鹿娇笑着问道。

  禹小眸的表情一僵,吞吞吐吐地说道:“她——,她那么听话,多半是不敢吧。”没有吐的那个人便是洛玫,洛玫在华诺闵雅学院时是个出名的冰雪美人,仿佛没有表情,像是一个机器人,她听从绯洛一切的话,不敢有任何违背。可惜——

  禹小眸叹了口气。

  末小鹿切着菜的手一僵,瞬间刀锋划过指尖,带出一串血珠。她好像猜到那个人是谁了。

  “小鹿?你?”禹小眸紧张地上前,抓起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将带土豆淀粉的血吸出来,她太过着急了,不小心喝了点末小鹿的血。拿出她的手指又放在冷水下冲,嘴上担忧的念叨,“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我没事,我没事。”末小鹿扯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放心吧,包两下就好了,我伤口复原很快的。”其实并不是,她受伤要好久才会恢复,她只是不希望小眸姐担心。

  “这怎么行呢?你啊,还是我来做饭吧。”禹小眸说着抢过她另一只手上的刀,手起刀落间,一根根细细的土豆丝晶莹剔透,她的动作迅速准确,“刚刚是不是想做醋溜土豆丝?”

  “嗯。”末小鹿呆呆地回应。

  “你先去,黯哥房间里拿医药箱,虽然伤口不深,但是以防感染,还是去消毒一下。”禹小眸面色红润的指挥到,“我马上做好菜,你拿下来之后到客厅等我,我帮你消毒。”

  末小鹿还是原地呆愣愣的看着她,黛眉凑到一起去,像是要拧出一个麻花来。

  “别光看着我啊,快去。”禹小眸见她还是傻傻的样子,心下着急道,手上还不忘着试试油温。

  “啊?”末小鹿总算反应过来,“哦——”朱唇微启,应着声往楼上走。

  小眸姐姐怎么突然之间生龙活虎的?她不是刚刚还虚弱的站不住身子吗?

  末小鹿心怀疑问地迈上楼梯。这是为什么?秀气的眉头紧皱。她想不明白。前一秒还脸色苍白的人为什么下一秒就面色红润了?而且掌刀切丝的速度如此快?

  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末小鹿带着疑问下楼,看见厨房里正生龙活虎、热火朝天做着饭的禹小眸。

  她不禁擦了擦眼睛。

  禹小眸一回头见她又傻愣愣的站着,急忙走过去,嘴上念叨着:“我帮你把伤口消毒。”

  被推搡着来到沙发坐好,末小鹿全程都是傻傻、呆呆的。

  刚要倒上药水,绯洛回来了。

  “你来这儿干嘛?”绯洛眼神慌乱,修长挺拔的身姿屹立在两人面前,声音震耳欲聋。

  “我——”末小鹿有些被他吓住,身子向沙发里处靠去,娇俏的小脸惨白,他逼近的动作让她忆起最近被他强迫的事情。

  难以控制的惧意,扑面而来。

  末小鹿的颤抖打掉了禹小眸手中的消毒水,这消毒水就是普通的紫药水,一下子撒了末小鹿一身,一身素色的旗袍脏了一大块。

  “绯洛,你就不能小点声吗?”禹小眸直接训斥道。哪有对自己女朋友这么凶的?

  “你有没有说些什么?”绯洛抿着嘴,眼神阴鹜、目光冷冽,声音冷戾没有起伏。

  末小鹿慌得摆手,无辜的小脸带着绝望的死寂,“我没有。”她好像懂得绯洛在说什么了,他害怕自己告诉禹小眸琉璃珠祭祀的真相。

  可是他怎么会觉得她能说出真相呢?难道在他眼里她就如此不堪吗?

  她亲身体会过知道真相时的绝望,又怎么会告诉禹小眸呢?一个绯黯的事情已经让小眸无力支撑了,她怎么可能再把绯嫣的事情告诉她,让其雪上加霜呢?

  “走。”绯洛直视着她,如鹰般锐利的眼神。

  他本生得一双桃花眼,眼型似若桃花般,即使目不含笑却也依旧眼神迷离,教人心荡意牵。

  她一直是爱极了他的眼睛,但自从生日宴那晚起,他看她的眼神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好似再也没有温度。

  她仿佛能够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痛彻心扉的,她揪住自己的胸口。

  好似心脏碎裂,身体里的血液倒流,她控制不住的颤抖,僵硬着身体,迈不动步伐。

  禹小眸总算看出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说,只能先安抚绯洛,“洛啊,你刚回来,小鹿在这儿忙一下午了,还做了饭,你快去吃吧。”

  说着推搡着绯洛往厨房去。她身为绯洛的嫂子,还是稍稍能够治住绯洛的。

  绯洛听着是末小鹿做的饭,心下还是有些奇怪的。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只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末家小公主为他煮饭,实话说还是有些许感动的。

  刚刚是不是不该那样吼她?他不由内疚的想到。这些晚上已经把她折磨坏了,刚刚还那么吼她,怀疑她。

  可随后想到关于琉璃珠的事儿他又控制不住的厌烦她,如果不是她,嫣儿可以一直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华夏。

  这次亓晟回华夏,就是为了把嫣儿带来古末岛。

  他欺骗了亓晟,他与亓晟说,嫂子的情绪一直不稳定,他怕她想要寻死,希望把孩子带来,让嫂子振作起来。

  亓晟问他:为什么不一起回到华夏?

  他又撒了一个谎:自己手臂还有问题,幕水家技术高超可以救治自己,而且最重要的是哥哥的病估计也只能依赖幕水家的人。

  亓晟被他说服,替他办了带嫣儿来古末岛的事。今天他刚来过电话,说明天便可以带嫣儿上古末岛。

  古末岛自生日宴起便已经处于半开放境地,部分人员可以来往,只是有时间上的限制,而这时间上的限制也随着当事人的社会地位而有所不同。

  绯洛走进厨房,看着桌子上摆着一道菜,一道粥。开口嗓音如晨间清泉般冷澈,“有饭吗?”

  最近的烦心事有些多,他也三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这道菜的样子不知为何他觉得挺有食欲的,只是这粥?不禁皱眉。他不喜欢甜食。

  “有——,”禹小眸喊道,继而对着末小鹿挤眉弄眼,“小鹿,快来,给小洛盛饭。”

  正擦拭紫药水的末小鹿,只能强压下心里的痛楚与苦涩,轻轻的“嗯”了一声,之后故作轻松地起身。

  不顾手上的伤,拿出碗盛了好大一碗。碗壁炙热灼烧着伤口,她尽量翘着食指去避免那样的痛。含着怯意踱步过去,小心地把碗放到绯洛面前。

  纤细的身体站得笔直,没敢坐下。他刚刚说让她走,她要不要走?

  绯洛斜眼睨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拿着碗筷开始吃。几天没认真吃饭,这醋溜土豆丝倒是蛮好吃的,只是吃起来更像是嫂子的手艺。

  “小鹿快坐下,”禹小眸招呼着,盛了一些百合银耳粥递给绯洛,“尝尝这个。”

  末小鹿怯生生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说什么,便小心翼翼的绕到绯洛另外一边准备坐下。

  百合银耳粥?绯洛皱眉,推开碗。吃米饭喝甜粥这是怎么想的?“不用了,我不喜欢甜食。”

  身子刚贴到椅子上的末小鹿一僵。他不喜欢甜食?

  可是她听说他喜欢百合银耳粥,便特意去学了这道粥。这粥制作虽然简单,但是糖量很重要,当初学的时候不是甜了就是无味,她试过好多次才成功的。

  禹小眸是不知道绯洛喜好的,讪讪然一笑,“就尝尝,小鹿亲手做的呢。”把碗推到他面前。

  “这土豆丝就够吃了。”绯洛又塞了几口菜后放下碗,“我吃好了,你们吃吧。”

  因为小鹿只会做这一个菜,怕不够吃的话就只能准备好多好多的量,所以这醋溜土豆丝与其说是一盘菜,不如说是一盆菜。

  最后,末小鹿做的粥,他一口没有碰过。

  绯洛去正厅拿起外套,往楼上去。

  末小鹿回头,只见他高大的背影,修长的腿包裹在西装裤里,挺直的背脊,周身氤氲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孤傲。

  他最近变了好多,他变得有些让她害怕。她想接近他想要安慰他,又有些害怕靠近他。

  “别想了,吃饭吧。”禹小眸拉过末小鹿的手,拍了拍安慰的说道。

  末小鹿“嗯”了一声,拿起那碗被他抛弃的粥。舀起一小勺,朱唇微启。

  其实他可以喝的,这粥没有丝毫甜味,不算甜食。

  “啊——”一旁的禹小眸低声哀嗷,“小鹿呀,你这是放了多少糖呀,甜死了。”

  末小鹿秀眉轻轻一皱。她怎么没有觉得甜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72646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