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50 被要求订婚

050 被要求订婚


  这一夜是她知道真相后,第一次与他相拥而眠。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恨她的,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以后了。

  他们之间的距离以后好像不单单是爱与不爱这样单纯的事情,他们之间还可能隔着一条鲜活的生命,那个孩子的生命,也很有可能隔着一个家庭,绯黯一家的命运。

  她这一刻好希望绯洛之前说的都是骗她的。

  应该其实骗她的吧,好好的一个世界怎么就突然需要拯救了,一道门怎么可能是封印呢?

  绯洛一定是在开玩笑。她苍白着脸自欺欺人。

  不管真假如何,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她还是不愿放弃的。可能是从小教育的原因,末家对于女子的教育讲究的是从一而终,跟了谁便一辈子跟谁。

  其实这种类似于古代女德式的教育,是末默希望末小鹿以后认定幕水渊一人,但没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绯洛在五年前得逞了。

  所以,虽然知道当初他有所目的,她心里居然除了怨他却没有恨。他在危难时刻救过她,又替她挡过子弹。他想要过她的命,虽然没有得逞。那么现在他们算是扯平了

  窗外的玄月高高悬挂,月色幽幽流淌。屋内的世界,一片漆黑,这时人的听觉是那么敏锐。

  耳边,他浅浅的呼吸声听得格外清晰。

  末小鹿小心地攀上他的肩膀,小脑袋贴在他的胸膛,她能听见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她不敢用力压,深怕他感受到重量而醒过来。

  如此亲呢的动作,她却只能涩涩的勾起唇角。为什么她开心不起来呢?

  心里百转千回,脑子里乱七八遭。

  她苦恼得闭眼,试图强迫自己入睡。

  她靠摸索着地抓住他的大手,深怕他跑了一般。这个动作是她平日里不敢做的,他平日里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这一天里,上午带孩子,下午收拾屋子,她也有些乏了。

  渐渐进入梦乡。

  入梦,她睡得好像不安稳,眉头皱得紧紧的,樱桃般的小嘴死死的抿着,好似很压抑。

  她梦见洛玫一袭清冷的黑色长裙,海藻般的长发,肌肤莹白的仿佛能透光,窈窕婀娜的身姿,走在绯洛的身侧。

  绯洛英俊的侧脸曲线像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少年,可以看出他正含着笑意,他抓住她的手。洛玫清冷的眼神中泛着淡淡的柔光,任由他牵着走过台阶。

  末小鹿尝试去抢绯洛的手,可是却虚无的穿过他的身体,无法触碰。

  她只能看着他们郎情妾意地离去。一个人蹲在地上哭,不断的哭。

  现实中的她,不安得揪着被子,眼角已经含着泪珠,顺着太阳穴流到枕头,泪珠被软面的枕头吸收,之后消失不见。

  最后,她哭着惊醒。下意识的看向身边人。

  模糊间,可以看清身边人的轮廓,她用手摸了摸他的脸庞,轻轻地。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

  她擦干泪后,再也不敢靠近他睡觉。

  深怕又一次陷入他的梦魇里。

  幕水渊回归。

  在外这几天幕水渊处理好张二叔的后事,完成海底通道路口重建,又派来更多守卫守护海底通道路口并建立古末岛进入新规。

  还有一件事,便是受邀请前往华夏国云家,医治云家小妹云柔。

  只是这一去,带了个麻烦回来。

  这病不是短时间可愈的,云止为了自家妹妹的病情,又是以人情利益诱惑,又是以云家地位变相威胁等等手段,硬是让幕水渊把云柔带在身边。

  这下子,幕水渊带了个云柔回古末岛。

  本就复杂的感情关系,又掺和进来一位。

  要说这个云柔,原本上学时期,便与幕水渊相识,但是因为当初年少,不敢表达自己的情谊。

  这回,幕水渊前往她家为她医治病情,一下子便挡不住内心滔滔的爱意,软磨硬泡的求着自家哥哥非是要跟着人家走。

  云止瞧了都有些发懵,自己的妹妹从来都是如林黛玉般温柔可人,什么时候这般执着强硬过。

  “可人家已经有了未婚妻。”云止想要劝云柔,不要这样任性。

  但云柔,却嘟着嘴,泪光点点,“可你不是说末家的小公主不喜欢幕水渊吗?那既然两人不相爱,我为什么不可以争取呢?”

  闻言云止有些恍惚,原来从小跟在自己身后那个小尾巴已经渐渐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心下苦涩,但还是依了这唯一的妹妹,只能厚着脸皮又是威胁又是诱惑的算计幕水渊。

  云柔,这女子便与她的名字一般,如云朵般洁白无暇,纤柔娇小,是个惹人疼惜、会不禁心生爱怜的女生,再加上体制不好真有些古典名著里林黛玉的样子——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

  幕水渊一身笔挺的西装,包裹在长裤下的双腿修长挺直,身材完美得无可挑剔,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温润如玉的面容带着优雅绅士的微笑。举止得体,看病工作的时候一丝不苟。

  这样的幕水渊怎么能不让云柔心动。

  他出现在云家那天,本是有些开心事儿的,末小鹿难得主动给他来了个电话,让他早些回古末岛。

  这是这些天忙忙碌碌以来,最让他觉得心暖的事儿,不自觉地精神也比前两天好些了。

  只是幕水渊的心情舒畅,却让云柔会错了意。

  就这样两个人一起回了古末岛。

  ——

  末小鹿见到云柔第一眼,瞳孔骤缩,震惊得后退三步。

  不敢靠近。

  脑袋几乎是一瞬间嗡的一下,彻底空白。

  像,像,像,太像了——

  这云柔与已故的洛玫简直太像了,除了身高、性格,其余简直一模一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两个人。

  “鹿儿,你怎么了?”见状,幕水渊担忧的扶住她问,“我这两天不在,你是不是又发病了?”

  他的手赶紧附上她的脉搏,眉头微微一皱。“还好,你最近饭吃的少,营养有些跟不上。”脉象虽然波动得很快,但是最近的身体出了操劳过度,有心胸闷,倒是没有要发病的迹象。

  末小鹿陷在幕水渊的怀里。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装作轻松的样子,但是面前的人实在令她的心无法平静。

  她能感觉到面前人带给她的威胁感。

  她害怕,她觉得有些事情她更加抓不住了。

  云柔紧张得揪着袖子,似蹙非蹙的柳眉,朱唇微微轻起,“您好,我是云柔。”话说完,赶紧闭嘴,深怕又说错什么。

  自己毕竟抱着抢人家男朋友的心思来的,看见人家正牌未婚妻,还是有些怕的。毕竟伦理道德上,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这样想着,云柔的眼角已经沁出泪珠,她用眨了眨眼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您好,我是末小鹿。”末小鹿扶着幕水渊站直了身子,理了理身上的旗袍,故作镇定地开口。

  末小鹿一身纯白典雅的旗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曲线,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明眸皓齿。两弯弱柳柳叶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不施粉黛却依旧美丽动人。举止端庄,声音娓娓动听,低回轻柔,不愧是名门闺秀。

  不禁让云柔想起一句诗词: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你们坐了一天的车,应该还没有吃饭吧,我吩咐厨房准备些吃的,你们就留在我这吃吧。”古末岛的新规定,非末家人进出古末岛只能坐车走海底通道。幕水渊算是末家人,但云柔不是,并且云柔是第一次登岛只能通过海底通道。

  “鹿儿,你们先去正厅坐着,还是我去厨房吩咐吧。”幕水渊起身。他其实是想为鹿儿熬些药膳,看样子她走的这四天,鹿儿又没好好吃饭。

  说着他已经出了门。

  云柔不安得望向他的背影,想要跟着去。但被末小鹿拦住。

  “云小姐,冒昧的问您今年多大了?”末小鹿面含微笑,声音清澈如空谷幽兰。

  云柔不安得,揪着衣角,眼睛不时地往外看,踌躇的开口:“二十二岁。”心里不清楚,她问年龄做什么?

  末小鹿皱眉,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云小姐的年龄与洛玫的年龄相当。

  “云小姐,实不相瞒,您的病情我也有,我们的经历相似。”

  “你也有?你也连续做过同样的梦?”云柔有着惊讶,总算遇到一个与自己一样的人,她立即放下心中防备,小心地凑过去。

  末小鹿郑重地点头“嗯”了一声。

  “那你都梦见什么了?”云柔小心翼翼的问,目光澄澈没有丝毫恶意。

  “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小房间里,被人锁起来。这个梦我重复着做了好久。你呢?”虽然,从云止那听说一些,但还是从当事人嘴里说出来更具说服力,而且她想确定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梦见我被人打,我梦见——”云柔皱着秀眉,嘴巴抿紧,像是陷在回忆里,“我梦见我要照顾一个小男孩,他很调皮总是捉弄我。每一次闯祸都会害得我被鞭打。我很想让那个小男孩听话一点,但他就是不听。”

  “有一次我烧了他的游戏光碟,他好生气剪了我的头发,我有好一阵子都没有头发。”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765163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