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73 他不能说

173 他不能说


  末鹿鹿早早就惦记游乐场的事情,奈何她每次出来不是有幕水渊,就是有绯洛在。那两个都是人精,抓到自己就是一顿问东问西,根本没机会给自己玩。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时间。

  “可是你还没有吃饭呢,小姐。”抬了抬手中的托盘,盘子里一份背精心煎成心形的鸡蛋,还有一份香喷喷的牛排。

  看了眼盘子里的东西,“这是什么呀?”有些好奇得指了指那份牛排,末鹿鹿凑过去,“你抬起来,我闻闻。”

  作为五万年前的人物,她是第一次见牛排。

  拿出牛奶杯子里的勺子,拨了拨牛排边用于摆盘的薄荷叶,“为什么要留一片叶子在这里?”好奇得发问,一双媚眼透露着无法言语的稚气,樱桃小嘴微微张着。

  肚子突然咕噜噜的叫起来。

  有些害羞得瞟了一眼那翘,见那翘没什么反应,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道:这末小鹿是有多久没吃饭了,身体居然饿成这个样子。

  “小姐,我们吃过饭再去游乐场好不好?”那翘见末鹿鹿一副馋嘴的可爱模样,忍不住诱哄道。

  小姐可是昨晚见过那个男人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吃过饭。

  “……好。”微微张着嘴,那一个好字就要完全说出来,硬生生被她憋了回去,“不好!我们现在就要去游乐园,快走啦!”

  转过头,末鹿鹿瘪了瘪嘴,她的精神力撑不了多久,吃过饭再出门的话,可能就没得玩了。

  “可是小姐……”

  “没有可是!现在就走,你真啰嗦!”末小鹿是怎么忍得了那翘的,像个唠叨的管家婆。

  “小姐,你等等我,我去把盘子先送回厨房。”那翘看着末鹿鹿气哼哼走起的背影,焦急得喊道。

  “本公主才不要等你。”一时气急,末鹿鹿那傲娇的性子上来,自称起公主。

  无奈之下,将手中的盘子交给了看守主宅的保镖,“洋哥,这个交给你了,记得让其他人送到厨房啊。”

  “小姐,你等等我,你不知道路啊。”

  那翘,跟末家其他的女仆不一样,末家女仆不经允许是不容许迈出末家主宅的,但是那翘可以。

  平时末小鹿不在的时候,她是可以出门逛逛的。

  末鹿鹿走在前面,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脚步稳健,每一步的距离都刚刚好像被丈量过一样,姿态优雅不会因为急切而表露出慌张。

  “小姐,我们得坐车啊!”那翘气喘吁吁地跟着。

  “车?”她早就想坐车了!末鹿鹿停下脚步,澄澈的眼睛一亮,精致的脸带着欣喜,“我想坐车,我们去哪儿坐车呀?”

  当然得回去坐车啊。那翘捏了捏眉头。小姐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反常?

  回头看了眼末家主宅大门,自己追着小姐居然已经追出这么远了。

  “我们要回去坐车,车停在家啊。”

  “不要回去!”她刚走出来,才不要回去,万一看到幕水渊,他又该问自己一大堆问题,她这次出来可是要好好玩的。

  说来也巧,她刚想到幕水渊。这个人就正巧开车过来。

  轮胎在马路上刹车的声音,一亮火红的超跑听到末鹿鹿的面前。

  “这不是车吗?我们坐这个就好啦。”说着,就要去拉车门。

  “小姐……”

  还没等末鹿鹿的手搭上车门,这张扬的红色车门已经自动向上打来,像是燕子的翅膀。

  末鹿鹿惊喜得看着这车的变化,她醒来的时候从来没有坐过车,只远远的看过一次,原来近距离接触是这样的。

  “鹿儿?你怎么会在这?”车内的幕水渊惊讶的问。

  刚刚过于惊讶这辆车,没有注意到车里的人是谁。

  这下子定睛一看,吓了末鹿鹿一大跳。

  “怎么是你?”看来这车她不能坐,说着拉过一旁的那翘就要走。

  这那翘可是她的挡箭牌,她可不能让幕水渊知道自己出来了,不然这家伙不是拿针逼自己走,就是对自己问东问西。

  末小鹿与末鹿鹿的性格相差甚远,那翘哪儿里理解末鹿鹿的意思啊,当下开口,“渊少爷,我家小姐说要去游乐场,但是又不想回去取车,少爷您看,您可以送我们去吗?”

  那翘这个人精,可是心里攥着主意的,既然那男人对自家小姐不好,那小姐何必单恋那男人,渊少爷可是从小就喜欢自家小姐,左看右看还是渊少爷最适合自家小姐的。

  哎,自己当初真是糊涂,居然帮助那男人。

  说着拉住末鹿鹿的胳膊,定住不走,任由末鹿鹿怎么拉都拉不动。

  幕水渊顺势将末鹿鹿推进车里,温柔得开口,“我带你去。”

  “我不要!”末鹿鹿立即反抗到,想要推开车门,又不会开,只能焦急得对那翘说,“翘翘,帮我开开。”

  那翘见状笑了笑,转身,“小姐,渊少爷的车只能坐两个人啊,那翘就还是回了吧。”

  说着又转对幕水渊说着,“渊少爷,我家小姐就交给你了,游乐场人多,我家小姐不认路,需要您费心了。”

  话落悠哉悠哉的离开,丝毫不管车内焦躁难安的末鹿鹿。

  幕水渊上了车,直接调头。

  “我要下车,不要你带我去。”末鹿鹿别扭得开口,一张精致张扬得小脸倔强得仰着脖子。

  幕水渊抿了抿唇,温煦柔和的五官透露着无奈,半晌开口,“为什么突然想去游乐场?”

  “不要你管,我想去就去。”五万年前的他就总喜欢管着她,总一副自己是哥哥的样子,看着就心烦……

  说着转过身,看向窗外。

  “……”幕水渊深深叹了口气,眉头拧在一起。

  又过半晌,薄唇微启,“那天的事儿对不起。”

  自从那天在袂家对末小鹿说了那样过分的话之后,末小鹿几乎没有理过他。

  他当时只是想通过刺激末小鹿的情绪,将末鹿鹿逼出来,他太过急切想要知道答案,以至于没有考虑末小鹿的感受,说了很多口是心非伤害她的话。

  但是目前的他没办法解释,还不能告诉末小鹿,她身体里的不是第二人格。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791425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