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补72 你深爱的人知道吗?

补72 你深爱的人知道吗?


  “喝酒?嗯?”磁性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响起,性感的拉长声线,婉转而又磁性。

  这间客房实际上是亓晟为绯洛精心准备的,每次绯洛来到亓家都会住在这间房,所以这件根本不是末小鹿住的那间,末小鹿住的那间现在正睡着绯嫣。

  幕水渊怎么也不会想到冷漠的绯洛会以这样的方式欺骗他。

  骗得他亲手把自己喜欢的人送进恶魔窟。

  绯洛修长的腿迈了几步便走到床前,抬手掀开被子。

  顷刻间,绯洛清冷的脸上抑制不住的怒气。他清晰的记得她刚刚进门的时候穿的不是这条裙子,是旗袍。

  “你为什么总是要惹我生气呢?”

  突然的凉意让末小鹿不安得扭动身子,她迷糊地呻吟一声,转过身去继续睡。

  睡梦中好像有人夺走了她的呼吸,她开始喘不过气,身子也变得好沉好沉,她迷糊得去推搡,却怎么也推不开压住自己的大山。

  她秀眉紧蹙,相互拉扯闹得她头痛欲裂,她锤了锤自己的脑袋,难受地呢喃,“头疼。”

  “还知道头疼?”清冷的声音带着讽刺的意味在她耳边响起,“还有更疼的。”

  隽美的脸庞带着肆虐凶残的寒意……

  随后……

  剧烈的疼痛惹得末小鹿惨叫,“啊——。”眼泪沁出眼角。

  这下子喝了再多的酒,都能被刺痛惊醒了。

  睁开朦胧的睡眼,眼前的薄雾挥散,她吓得脸色苍白,用力去推,震惊地开口,“绯洛?”

  “呵。”男人轻笑,丝毫不去理会……

  “啊——,疼。”痛不欲生的感觉席卷全身。

  他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她只能像漂浮在海面上缺失船桨的船舶,被动地摆动……

  浮浮沉沉……

  他一手托住她的脑袋,拉起她的下巴,他的动作像是窗外的飓风雷鸣般肆虐……

  也许是喝过酒的原因,这次的末小鹿反抗得比以往都要强烈,她居然敢咬住他的唇瓣……

  浓郁的血腥味席卷……

  绯洛镇定地勾唇轻笑,缓缓松开桎梏她的手,如星辰般的眸子微微闪烁星光,眼神愈发疯狂。

  丝毫不怕末小鹿会咬断他的唇瓣。

  这是绯洛的自信,他赌她舍不得让自己受伤。

  果然,血腥味刚传到嘴里,末小鹿就急忙收住贝齿,不安得看着他,葱白的手指抱住他的脸颊,急切的想要去看。

  绯洛清冷的脸上微微松懈了冷硬的线条,带上一抹得意地笑。

  这抹得意的笑意刺痛末小鹿的自尊心,激得她开口讽刺道,“绯洛,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已故的洛玫吗?”她松开手,嫣红着脸颊,吃力得抬起头,让他清晰明了的看出自己对他的讽刺。

  果然,这一句话彻底刺激到绯洛,他停了下来,满眼猩红,蔓延的恐怖气息让末小鹿有一瞬间后悔自己的逞强。

  从末小鹿喝醉了进门开始,升腾的怒气冲昏了绯洛的头脑,让他有片刻忘记了他在龙门时的难过悲伤,但末小鹿的一句话又把他记忆深处悲伤绝望的故事勾起来。

  他翻身下来,背对着她,慢条斯理地拉起拉链。

  原来从自始自终他都是衣衫整洁的,只有自己破烂不堪。

  末小鹿悲哀地看着散落四周的裙子,压下心中的痛苦,她倔强的坐起来,任由肌肤曝在空气中,讽刺的开口,“绯家二少,原来这么喜欢撕人衣服。”

  “你深爱的人知道吗?”末小鹿皱着眉头,头痛欲裂的感觉,隐隐的,她觉得自己在浑身战栗,此刻的她只是在强装镇定。

  “讽刺我?”他清冷黝黑的眼眸淡淡的问道,转过身来,他的眼神中出现一抹清晰的诧异。

  那白皙如羊脂、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一道道惨不忍睹的,青的、紫的……

  嘴角还挂着血珠,虽然是自己的血,但看起来还是残破的惊人,她就像一个要破碎的玻璃娃娃,好似他再一动她,她就会碎掉。

  他没想到自己下手那么重。

  “我说的不对吗?”末小鹿擦掉眼角的泪水,仰着脖子,不卑不亢的说着,她感觉自己的血脉在膨胀。

  “滚。”薄情的字眼从他嘴里吐出来,他的表情冰冷如深谷寒潭,黝黑的瞳孔没有任何的温度,他转过身不去看她。

  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在倒流,末小鹿勾唇苦笑,拽起地上的长裙,胡乱地套在身上。

  纤柔的身姿站在绯洛身后,沙哑的声线,“绯洛,我后悔喜欢你了。”

  绯洛回身,手臂一伸,强势的把她拥入怀里,重新按到床上,言语中带着怒气,“你说什么?”

  “我说我后悔喜欢你了。”末小鹿再也无法顾及自己的骄傲与自尊,她悲伤的喊出声来,泪流满面,“我后悔喜欢你了。”

  “所以你要嫁给幕水渊了?”绯洛压着她,目光凶视,像是刚刚苏醒的雄狮,胸腔剧烈起伏,仿佛下一秒就要咬断她的脖子。

  “我本来就是水渊的未婚妻,我嫁给他不应该吗?”末小鹿毫无惧怕的开口,眼泪顺着眼角止不住的流,她的唇瓣剧烈颤抖着,脸色惨白,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你敢?”绯洛怒目圆睁,大掌举起,手掌颤栗。

  末小鹿仰着脖子,绝望的闭上眼睛。

  可是心中以为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来,她睁开眼睛,只见绯洛的汗已经到下巴,表情狰狞,他在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末小鹿勾起毫无血色的唇角,讽刺的笑,“你可以打。打碎我的心,我便再也不会纠缠你。”

  两个人的眼睛直直的对视着,一个怒气冲昏头脑,一个倔强不堪还要逞强。

  突然,末小鹿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眉头紧锁,肉眼可见的身体抽搐。

  如小鹿般的大眼睛沁着猩红色,血脉膨胀,控制不住的痛苦呻吟,“啊——。”

  “你怎么了?”绯洛察觉到她的变化,急忙抱起她,“别吓我,末小鹿。”

  痛苦中的人儿陷入混沌,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疯狂地咬住绯洛的肩膀。

  “末小鹿……”



  ------题外话------

  我发现有几章被屏蔽掉里边有重要情节所以我改了改又发出来试试希望可以不被屏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79373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