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162 最苦涩的香槟

162 最苦涩的香槟


  “小洛。”一旁的夜闵贤冷声道。示意绯洛注意说话态度。

  睨倩却不以为然,嘴角甚至含着意味不明的微笑,“炸了刺的猫?”手指轻轻划过楼梯扶手,红实木的扶手带着微凉。

  不言而喻,只有被戳到痛楚才会跳脚,是人们潜意识里的一种防御意识。她轻笑带着温婉的意味。

  “跟随自己的心,别到时候后悔。”说着转身,目光轻轻睨向夜闵贤,再次踏上楼梯。

  那个问题,睨倩到底有没有问出口,没人知道。

  也许她想问的就是绯洛爱不爱末小鹿,也许不是。

  总之,她低低一笑,姣好的五官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潋滟美好。

  希望这个刚懂得开花的石头,懂得保护花蕊吧,别让旧故事重演。眸光闪过一丝暗淡却也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温暖,复杂多变。

  舌尖顶住嘴腮,绯洛漠然转身,冷静得没有说一句话,背脊挺拔,仿若刚刚睨倩所言句句与他无关。

  夜闵贤无奈睨了他一眼,扯掉胸前那不符合他沉稳风格的口水巾,仔细地叠好放到桌子上,“说吧,来找我做什么?”大老远的从华夏国赶来维立国。

  “关于琉璃珠的事儿。”坐在沙发上的那一刻,绯洛才感受到真实。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他居然可以古末岛来去自如。

  “嗯?”夜闵贤挑眉,手上整理着弯弯的小玩具,虽然儿子现在还小用不上,但是玩具发出的叮铃叮铃声,很讨那小家伙的喜欢。

  嗯,好像应该给光明涨涨工资了。这些都是他准备的。

  “喏……”摊开手掌,被手帕细心包裹着的半颗琉璃珠,在手帕被拨开的一刻,灼灼生辉。

  “什么时候得到的?”这珠子带有魅惑人心的能力,只是一眼便会让人心生贪念。

  夜闵贤立即闭上眼睛,歪过头。

  刚刚有那么一刻恍惚得让他想要夺走绯洛手上的东西。

  “两周前。”说着,将琉璃珠重新包裹住。这珠子认人,少了这手帕恐怕会伤到无辜的人。

  “为什么是半颗?”夜闵贤说出心中疑惑,琉璃珠不应该是一整颗珠子吗?

  “末爷只有半颗。”绯洛淡淡的开口,有些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给你的?”夜闵贤这下子有些惊奇了,传言隐世末家世代守护的宝贝会拱手相让?

  绯洛不置可否的点头,剑眉紧簇,

  “他会那么好心?”

  “当然不会。”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讽刺。将这颗烫手的山芋交给自己,并告诉自己要拿自己侄女的命才能达成拯救华诺大陆的目的。

  “哼。”绯洛冷冷一笑。这末默将选择权交于自己,何其残忍。

  “就只是谈琉璃珠的事儿?”夜闵贤起身,这客厅摆着一个酒柜,很多美酒,就是不知道摆在这外面是否会伤了口感。

  夜闵贤又顺手拿过两支高脚杯,“喝点?”

  绯洛接过酒杯,“嗯。”

  拔起软木塞,放到桌子上,“讲讲吧。”修长的腿交叠,静等着瓶内的的碳酸气稳定下来。

  绯洛突然站起身,直接粗鲁地拎过瓶子,倒满。

  夜闵贤瞳孔骤缩,但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

  仰头,直接灌了下去,高脚杯重重的放下,“叮”地一声。绯洛深深叹了力气,呼吸都在颤抖,像是有什么快要压制不住了,他歪着头看向门外。

  睨倩在末爷生日宴后就搬出末家主宅,这儿的环境比末家那还安静些,门外的阳光灿烂,别墅前的树上有一个喜鹊窝,喜鹊的声音真的很动听,但是绯洛的心很乱他听不进去。

  夜闵贤看着绯洛的样子,绯洛好像一下子回到洛玫刚去世的那两天,有些担忧地开口:“洛。”

  他打了一个酒嗝,接着又是一杯。

  夜闵贤有些后悔让提喝酒的事。这儿刚刚还挺好的一个大男人这会儿居然变了个样子。

  他眼疾手快地按住酒杯,“要喝换个地方喝。”

  “……这不行。”夜闵贤抬眸看了眼空荡荡的楼梯。

  绯洛低下头,垂着眼睑,缓缓开口:“三哥,两半琉璃珠我都得到了。”

  夜闵贤没有说话,因为绯洛萎靡颓废的状态让他意识到,也许拿到琉璃珠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只能定睛看着绯洛。

  “但是融合琉璃珠……”鼻间泛着酸涩。

  “融合琉璃珠,需要嫣嫣的血。”

  “嫣嫣会死的。”颤抖的说出埋藏在心里半个月的话,这一刻绯洛总算是将秘密袒露,这个让他几乎崩溃的秘密。

  整个人僵住,那杯上的手毫无力气。

  绯洛拂开那杯上的手,抬起杯子,一口灌下肚子。

  这香槟,是他这辈子喝过最苦涩的香槟。

  ———————

  多宝国宝都——

  因为地质的原因,即使已经入秋,多宝国这边依旧暖意洋洋。

  一袭墨色长裙的优雅知性女人慵懒得倚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玉臂拄在沙发扶手上。

  她带着一副超大的墨镜,几乎遮盖住她整张脸,只能看清她娇艳欲滴的烈焰红唇。

  那菲薄的唇带着清冷高贵的笑,“绯家的地下格斗场没有你需要的人。”

  “是没有?还是没找到?”圆润饱满的声线,轻柔舒适的音调让人感觉像是春风拂面。

  女人对面的沙发上,一个男人背脊挺拔,端坐在上面,他一身特殊白色军装衬托得他身材修长笔直。

  纤细葱白的手指,指尖圆润,指甲被修理得一丝不苟。

  他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杯中的水是透明的,看不到水面的波澜壮阔,但可以感受到水杯内的波涛汹涌。

  “哼。”女人冷哼一声,“说来简单,你自己倒是去做啊。”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蓦得将杯放下,杯中的水被激荡出来,水花溅到桌面,星星点点的水珠溅到女人的裙摆上。

  “我们只是合作的关系,不要将你自己想得太重要。”女人潇洒自如得抬了抬墨镜,说话声音清冷贵气,“没有你,我还可以换合作对象。”

  “但是你,少了我将寸步难行。”女人优雅起身,阳光洒在身上,平白多了些高贵典雅的气质来,像是古希腊神话里的女人,高傲、冷漠、却又充满魅力。

  轻睨了一眼那冷傲的背影,男人轻笑,唇角勾起的弧度如死寂般令人害怕。

  他缓缓站起来,那杯子在他转身的一秒,“砰”地碎了一桌子,碎片星星散散。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79517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